0009 康橋漸出院,稅收兩頭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康橋漸躺在床上,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在恢復,年輕果然不一樣,身體的素質還是硬朗。此時康橋漸腦海中就在想高安這件事是否做得很好,得到了副市長對自己的欣賞,從而與市政府建立良好的關系。

    康橋漸的算盤其實并不是輔佐高安這么簡單,他也是為自己的仕途在考慮。只有高安當上了財政局的一把手,他才可以跟市政府的人多打交道,也才有機會見到省政府的班子。自己也才有機會在更大的舞臺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康橋漸此刻并非想著高安能給自己一個什么科室的科員當當,他覺得現在根本不是時機,在一個蘿卜一個坑的官場,康橋漸想要最大發揮自己的能動性,當然能輔助的人的職位越高越好。

    如果高安現在處理好了這個問題,那么下一步無非就是找兩個稅務部門談具體的稅收獎勵制度。康橋漸前世是知道財政局走了這步棋的。但是當時,高安在這件事當中并非始作俑者。但這一世,康橋漸希望非他莫屬。

    武媚這個時候也在醫院,她現在正在外邊詢問醫生康橋漸的病情。

    今天的武媚剛從片場回來,沒錯,武媚已經和董青仁簽署了合作協議,她正式成為了進軍娛樂圈的演員,簽下了董青仁的青春勵志偶像劇“愛你卻不能”。武媚所以簽下這個電視劇,也是她看了劇本之后,覺得這個劇本很符合當代社會的一種感情現狀,你愛的人不愛你,愛你的人你不愛他,當終于有了感覺,兩人可以愛時,卻發現,兩人都沒有愛最最基本需要的空間和物質。

    武媚是一個感性的人,她在劇中扮演的角色也是對男豬腳用情至深,從最開始的單純,到為了獲得愛的不擇手段,最后良心發現,想要救贖自己,重新去愛,卻在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中結束了生命,香身隕滅。

    “康橋漸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這小子的體格很壯,一般的人出了這個事少則也要住半個月,他就一個禮拜就沒事了,真是罕見。”

    “是呀,他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WBO的金腰帶得主,就是那個國際上很有名的格斗!他是冠軍。”

    武媚興奮地對著醫生說,更是以康橋漸為自己的驕傲。這幾天,武媚因為拍戲很忙,看康橋漸的頻次有些少了,今天來也是估摸著康橋漸該出院了,所以就到了。

    因為醫院的費用高安早已結算清楚,康橋漸出院的話只要人走就成,武媚也就直接到了病房接康橋漸。

    推開房門,康橋漸似乎知道自己要來接他出院一般,已經把自己的衣服換上了。

    “怎么?戲拍的怎么樣?”

    康橋漸一見武媚那妖艷的模樣,就知道她是從片場回來的,

    “你怎么知道我拍戲了?錢進告訴你的?”武媚扭動著那招搖的身姿,給房間填充上怒放的花香。

    也許是受不了那強烈的香水味,康橋漸這個乞丐出身的打了一個噴嚏,“啊切。”

    “我說你抹了多少香水,受不了,對待一個病人可不可以仁慈一點。”

    “哦哦,不好意思。”武媚平日里絕不會這樣和康橋漸道歉,但是對待病人,真得就不一樣。武媚這會急忙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通通風就好了,我也不想這樣子就過來,可是我也是著急見到你呀。”

    武媚還是那么大方,她從不遮掩自己對康橋漸的喜愛,只是她沒有要求康橋漸同樣果敢的給自己回答,他對自己的感覺。她不想知道那個答案是因為她害怕答案并非是自己想要的那個。

    “好了,這房間的味道也不是通通風就好的,也許是你的香水味攪上了屋子的醫藥味道才這樣,咱們還是趕快出去吧。”

    支呼了一聲,康橋漸和武媚就離開了醫院。

    在錦瑟咖啡廳,有兩個長相般配的男女坐在東西兩面,挨著木黃色的窗簾邊喝著咖啡。而前方的墻壁上寫著:兩情若是久長時,尤其在朝朝暮暮。

    對于一個咖啡廳而言,生意絕對是在乎這朝朝暮暮,康橋漸曉得這是經商之道,而取自秦觀的這句情詩稍一改動,即是這間咖啡廳的代表,既有儒雅,適合咖啡廳的氛圍,又顯得與眾不同,有自己的獨樹一幟。

    康橋漸此刻飲著咖啡,對面上武媚,擔心的兩件事涌上心頭。一就是乞丐實業有限公司,武媚是個能干的女人,如果她在公司,那么一切都好。可是武媚的離去使得碩大的公司完全是秦獸在經營,他擔心秦獸會漸漸吞食自己的公司,至于和前世一樣。再就是武媚進入娛樂圈,娛樂圈魚龍混雜,有好人,當然也有壞人。武媚此時遇到的這個投資人,包括這個劇的導演,監制,康橋漸都不敢確保是不是好人,在娛樂圈潛。規則的橫流的環境下,是否在潔身自律?

    或者就算這幫人沒有問題,那么下一次,再下下一次。

    愜意的咖啡廳,微微的陽光灑在兩個人的臉上,她們相互對視,彼此都為彼此擔心著什么。不需要語言,在這里,完全是一種意境,是高山水流,還是泉澗小溪。

    康橋漸這邊和武媚正在喝著咖啡,高安早已經有了行動,有了楊天和的那句話,高安行動起來也就沒有了太多顧慮。他此時早早約下了稅務部門的兩個大佬,自己安排了一個豐盛的酒宴,正等待著兩人赴宴。

    而高安同時等待的還有自己的小軍師康橋漸,雖然沒有來醫院接康橋漸,但是他已經編送了一條信息給康橋漸,告訴他事情進展很順利,自己此時更約了兩位稅務部門的大佬,今晚六點的宴。

    但是康橋漸因為一直和武媚在一種似情侶非情侶的狀態下含情脈脈,他沒有看自己的手機。

    “今晚你有什么事情嗎?”武媚在想著,如果康橋漸沒有事的話,把他約去看一場電影,然后自己鼓起勇氣對他用心地表白一次,

    “我可能真有點事。”這一提醒,康橋漸才想起來高安這邊的事情,“不如我問一下,要是沒有的話我可以陪你。”

    康橋漸曉得武媚這么問的目的,作為武媚的大哥,他了解這個女孩眼睛中說出的話,晚上稍微陪她一下,這個要求也不過分,他也不希望自己給武媚什么拒絕。因為,她為自己付出了太多,這種愛,讓他都有些惶恐。

    拿出手機,康橋漸發現了那條短信,“事情進展順利,今晚六點,兩位稅務局長,天食華府318,高叔等你來。”

    是高安發來的,康橋漸看著那個叔字笑了笑,那笑他都不知道摻雜了到底什么些情感,總之很多。

    “武媚,我今晚看來不能陪你了,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你看一下,錢進有沒有時間,叫他陪你吧。”

    前世,康橋漸知道武媚除了和自己,和錢進的關系也很不錯,但是那時候,他不知道為什么錢進和武媚也經常在一起,原因很簡單,錢進在追求武媚。但現在,錢進還是在暗戀的階段。

    “我知道了,你快忙你的去吧,剛出院,注意自己的身體,要是你的身體有個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

    武媚那霸氣的姿態又回來了,似乎剛才和康橋漸深情對視的人不是她一樣,她如此彪悍。

    天食華府,318咱要發的房間里,高安已經開始了點菜,而康橋漸來得也是較早的。一到房間,康橋漸急著把菜單捋到自己一邊,對著服務員就道,“怎么叫大哥你點起菜來了,這種事還是我來吧。不好意思,這位美女,我來點。”

    似乎康橋漸叫大哥這一句是別有用心,也許就是為了影射高安那句高叔等你。而所以康橋漸搶過來菜單,是因為他了解過,這兩個局長可不是一般的人,其中一個信佛,所謂殺盜淫枉酒,是其忌。甚者,更是素食。另外一個是**,豬肉那是最忌諱的,桌上能無就別有。

    康橋漸叫了幾個素菜,涼菜,適當的叫了兩個葷菜,但是避諱了豬肉。點了飲料,助興的話也準備了些紅酒。

    然后康橋漸安排了到一家別具一格的按摩房按摩,按摩完了直接到房間,給兩位稅務局長,還有高安準備了一份禮物。

    康橋漸不差錢,而這一家別具一格的按摩房也是自己公司的合作伙伴,他和女老板蘇珊珊也很熟,那是一個少婦,很豐韻,很性感。也是因此,那家按摩房生意很火,很多人就想著哪天自己可以幫蘇珊珊按摩一把,在那圓圓的性感的東西上撒一下野,將是人生快事。

    ---------------------------------

    好要好,就推倒。想風流,你就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極品島主生活
作者 神一小嘎
  一個男人和六個女人在一個荒無人煙的海島會發生什么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