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近、現代律師制度發展年序

    清末著名法學家沈家本主持制定、1910年完成起草的《大清刑事、民事訴訟法》規定了律師可以參加訴訟。但因辛亥革命爆發,沒有公布實行。

    1911年,南京政府起草了律師法草案,這是第一部有關律師制度的成文法草案。后因袁世凱奪權而未公布實行。

    1912年,北洋軍閥政府制定了《律師暫行章程》和《律師登記暫行章程》,這是中國第一部關于律師制度的成文立法。章程公布后,中國律師職業慢慢興起,至北洋軍閥政府末期,律師達到3000人。

    國民黨政權于1927年公布了《律師章程》,1942年制定了《律師法》。這兩個法律,奠定了國民黨律師制度的基礎,也是現在臺灣地區律師制度的淵源。

    1950年7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公布的《人民法庭通則》規定,人民法庭應保障被告有辯護和請人辯護的權利。

    1954年7月31日中央人民政府司法部發出了《關于試驗法院組織制度中幾個問題的通知》,決定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試行開展律師工作。

    1954年9月新中國頒布的第一部《憲法》和《人民法院組織法》規定,被告人可以委托律師為自己辯護。

    1956年1月國務院批準了司法部《關于建立律師工作的請示報告》。

    1956年7月20日頒布了《律師收費暫行辦法》。

    1957年下半年律師制度建設被迫中斷。

    1979年黨中央決定重建律師制度。

    1979年4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成立了專門小組,開始起草律師條例。

    1980年8月26日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暫行條例》。

    1986年開始實行全國律師資格統一考試。

    1986年7月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成立。

    1996年5月15日八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了新中國第一部律師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

    1997年3月1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訂,306條增設了律師犯罪。

    2007年10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修訂。

    2012年3月1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訂,律師將有所作為,同時該法也是把雙刃劍,因為對律師相應的保障措施沒有跟上。---上述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

    前言

    有人這樣形容檢察官與律師的關系。說檢察官就是建筑師,立項規劃、買地、繪圖、跑準建手續,然后找建筑公司開始蓋樓。等樓蓋完了,檢察官滿心期待等著竣工驗收的時候,驗收員律師來了,這里敲敲,那里打打,終于找出了一塊壞掉的磚頭。然后猛地把這塊壞磚抽了出來,立刻“轟”得一聲,樓塌啦!檢察官立刻就不愿意了,滿臉通紅地指著律師說道:“不帶這么玩的!我辛辛苦苦蓋座樓容易嗎?你倒是輕松,就這么一下,我就白忙活了!”可律師工作真的這么容易和簡單嗎?他們背后的艱辛、痛苦以及淚水誰又能看得到呢?

    律師就像是在峽谷上走鋼絲的雜技演員,為了自己能夠安全的走到終點,手中的那根棍子必須要保持住平衡。棍子的兩頭,一頭是法律,一頭是當事人。雜技演員懂得如何擺動棍子讓自己保持平衡,律師也一樣,也要懂得在法律與當事人之間保持平衡。觸犯法律,會讓自己身敗名裂、鋃鐺入獄,甚至家毀人亡。可一味地堅持正義,頑強的維護法律的尊嚴,當然也可以,反正你餓死了,沒人會憐惜和同情你,更有甚者,還會在你的尸體上踩兩腳,并說:“誰讓你沒本事呢!死了活該!”當事人也不是你的親爹,他不會去考慮法律是如何規定的,不會顧忌你律師將要冒著什么風險去為他服務。他們追求的只有自己的利益,花錢雇了律師,根本不考慮你通過何種途徑、何種方式去做事,只要達到目的,當事人就滿意了。當然律師也不可能一味的去滿足當事人的追求,為了保持住法律與當事人之間的平衡,久而久之,律師就成了一群專打法律“擦邊球”的人,這個“擦邊球”還要打得準,打得巧。否則一旦失誤,就像那根棍子失去平衡一般,走在鋼絲上的人就會跌的粉身碎骨。在你摔死之前,你會在心里吶喊:“早知如此,當初就不選擇做律師啦!”

    李建1995年大學畢業后直接回了家,在家呆了一周,幾乎沒有出門。許多同學在畢業前都開始忙著找工作,可他始終沒有動靜,看他這么鎮定,連吳子達、周長河都認為家里早就為他安排好了工作,所以才不急不躁。而事實上李建很迷惘,走出校門直接面對社會他雖早有思想準備,可這一刻來臨時,他仍然覺得無所適從,不知道從哪兒下手。

    促使李建大學學習法律的直接原因是父親李長松的工作。李長松當兵整十八年,由于文化程度太低,到了連長就再也升不動了,按當時的規定,家屬隨軍需要正營級以上,到李建十歲的時候,李長松在部隊實在是耗不下去了,無奈脫掉軍裝轉業回了地方。安置辦當時提供了三家單位供他選擇,公安、法院及司法局,1982年的時候檢察院、法院系統還不是很受歡迎的單位,人們的意識里,總覺得在這種單位工作很容易得罪人,許多人都在想辦法調離,當年,許多法律顧問處的骨干就是由檢察院、法院調來的。當警察又覺得工作危險性比較大,李長松也不年輕了,總想找一份安逸點的工作。一打聽司法局,說是剛剛恢復建立的機關單位,主要業務就是宣傳普及法律,再有就是調解民事糾紛,李長松再三權衡,最后決定去了縣司法局。然后又被縣司法局派去了劉橋鎮政府司法所任所長,編制在縣司法局,工資由鎮政府發。當時他們的家就住在離劉橋鎮不遠的袁莊村,李建與媽媽郭蘭英、妹妹李梅還都是農村戶口,郭蘭英在村里的木材加工廠上班,司法局的領導之所以讓李長松到劉橋鎮司法所工作,也是考慮到了這一層關系,離家近。

    1988年縣政府蓋了兩座宿舍樓,夠級別的領導都搬出了平房去了新樓。騰出的舊房子縣里進行重新分配,為此還組織了一次摸底,沒有房子的都可以申請,李長松一家因此住進了縣政府機關宿舍。宿舍都是一排排的平房,據說就是按照部隊里營房的格局建造的,李長松每次下班回家都感覺像是回到自己原來的連隊,只不過區別在于每家都有自己單獨的院落和大門。

    也就在這一年李建考入了縣城二中,媽媽郭蘭英進了縣針織廠上班,但妹妹李梅還在劉橋鎮讀初中,所以李長松新買了輛永久牌自行車,每天一大早帶著李梅出門,送到校門口然后自己再去鎮政府上班,中午李梅自己到鎮政府食堂找李長松吃飯,晚上李長松再帶著李梅一起回家。

    司法所的主要職能是調解本轄區的民事糾紛,而且不收費,老百姓之間的糾紛有人管了,許多矛盾就是這樣解決的,而不再需要去打官司,既節省了司法資源,又為老百姓解決了實際問題,中國的老百姓似乎更接受這樣的處理方式,有矛盾、有問題找政府,而不是找法院。司法所還要對下轄的各村、居設立的調解委員會進行工作指導,從事人民調解工作,一些常識性的法律知識還是必須要掌握的,李長松定期到縣司法局法制宣傳科領取《司法文件匯編》以及一些法律宣傳資料。他偶爾也會帶回家一些,李建無聊時會隨手翻看,許多條文規定對于他一個高中生來說過于抽象,他從不問,李長松也從不主動解釋。本身這些書對小學沒讀完的李長松來講,他自己也覺得理解起來很吃力,而且有些字還需要查字典。

    高考報名選擇學科專業時,李建不知道學什么?家人更無法給他好的建議,老爸帶回家的書忽然從他腦海里閃現,就選擇了法律,他琢磨著學這個專業要是沒前途大不了回縣里和老爸一樣從事人民調解工作。此時的他對律師職業根本就毫無概念,對律師的認識都來自電視里的香港連續劇。在大二暑假時,吳子達拉著他去市法院參加社會實踐,大四下學期又再次到市法院實習,他才漸漸地接觸到律師。他看到的律師與他原本的想象還是存在很大差異的,有的穿得西裝革履手持大哥大,有的卻像是來自工廠的工人,更有甚者,有的手持律師證但衣著卻像是農民,和他老家在田里種地的村民看不出有啥區別,布鞋上沾著黃泥,案卷材料裝在尼龍口袋里。當時,律師開庭沒有統一的服裝,什么打扮的都有,說著自己的方言,很少聽到規范的法言法語,盡管充滿了好奇,但李建從未想到有一天他也會從事這一行業。

    大學畢業回家后,白天家里沒人,父母都去上班了。李梅高中畢業后堅決要上班,說一讀書就會頭痛,為此李長松兩口子差點花光了家里的積蓄才把她塞進了縣供電局。這幾天電視里正在播放由米雪、劉松仁主演的香港電視連續劇《法網柔情》,在家里無事可做的李建竟然一直堅持在看。李建很喜歡劉松仁扮演的律師倪博文,他一直牢牢掌控著法**的主動權,通過精彩的法庭辯護,被告人被當庭無罪釋放。開庭前倪博文通過細致的調查取證,庭審中展現出敏銳的反應能力,通過嚴密的邏輯推理得出的結論被法官所采納,這一切都吸引著李建。此刻他竟然產生了要做律師的念頭。

    嚴格講李建已經過了青春叛逆期,但從心底里他總是無法接受每天早上八點上班、下午五點下班的規律性生活。一想到要進入那種生活節奏,他就覺得再沒有自由了,這一生也再無精彩可言。律師工作與普通上班族明顯的區別就在于多數時間是由自己來掌控的,這也是促使李建要做律師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當晚吃飯時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李長松,母親郭蘭英聽了不敢表態,也無法表態,作為一個農村婦女,雖然現在到了縣城里上班,但她平時接觸的人除了原來袁莊村的村民,就是現在一個車間里和她水平差不多的婦女,她根本就不知道律師是什么身份,具體做哪些工作,有沒有前途。李梅對哥哥的決定卻非常贊成,李長松瞪了女兒一眼后也沒有發表意見,反而繼續低頭吃飯。

    李建也知道需要給老爸一個考慮的時間,便沒有再提這事。

    其實李長松最近幾天一直都在為李建的工作忙碌,在李建畢業前,他已經找過縣司法局局長鄭守經。在鄭守經眼里,李長松雖然腦子太直,但工作上絕對勤勤懇懇,讓人挑不出毛病。還有一點,把李長征放在劉橋鎮這么多年,他從沒向自己提出要調回局里,現任副局長及基層科科長都是和李長松差不多時間轉業到縣司法局的,而且他們也都在基層司法所干過。所以就內心而言,他覺得虧欠了李長松,現聽說是為兒子的工作來找自己,便滿口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李長松到劉橋鎮鎮政府上班。鎖好自行車后,他向辦公室走去。看到司法所辦公室的門敞開著,宋玉紅已經拖完地,開始擦桌子了。宋玉紅二十多歲,長的雖然普通但是特別勤快,是剛分來司法局的新同志,局里讓她來跟李長松學習一段時間,熟悉工作后再做具體安排。

    “所長早!”宋玉紅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你早!”李長松隨口回應。來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很自然的從口袋里掏出簡裝的“紅旗渠”,點上后使勁抽了一口,在吐出的煙霧中陷入了思考。而宋玉紅很自覺地把他的茶杯拿走放上茶葉,沖入開水后端了回來輕輕放在李長征桌上。

    “哎,小宋。”李長征喊住了她。

    “有事嗎?所長。”宋玉紅立刻問道。

    “對于律師這個工作,你有什么看法?”

    宋玉紅愣了一下,沒想到李長征會問她這個問題。稍一沉思,回答道:“我覺得干律師挺好啊!我嫂子的哥哥就是做律師工作的,說是工資、獎金都很高,單位還給配備摩托車呢。”

    “他每月工資能拿多少?”李長松追問道。

    “這我不知道,我沒見過他,都是聽我嫂子說的,不曉得真假。”

    宋玉紅說。

    “噢,沒事了,你忙你的吧。”李長松抽著煙把頭轉向了窗外。

    因為司法所在鎮政府大院的西側平房里,透過窗戶就幾乎能看到整個院子,他看到東南角自行車棚里王俊香鎖好車子,扭動著肥碩的屁股向司法所辦公室走來。

    李長松轉回頭端起了面前的茶杯,輕輕吹了吹飄著的茶葉,然后抿了一口。

    “這該死的路,天天塵土飛揚,都好幾年了也沒人修,每天上下班都搞得人滿頭滿臉的土。”王俊香進門就嚷道。

    李長松也沒理她,繼續吹著杯里茶葉。

    “所長,你也應該給朱鎮長反映一下嘛,每天在門前這路上都遭老罪了,你看看我這鞋上,都沾了一層的土。”王俊香跺了跺腳,繼續說道。

    “王大姐,我來給你擦一擦。”宋玉紅掏出自己的手帕走過去就要蹲下。

    “我自己來就行。”王俊香覺得不好意思,沒敢讓她擦,急忙閃開身子。

    “沒關系的,手帕臟了我去洗洗一會就干。”宋玉紅堅持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擦擦就行。”王俊香知道宋玉紅的身份,只是暫時在這里學習,以后還要回司法局上班,所以也不敢太過得罪她。

    “嚴格說來我不屬于咱鎮政府的人,修路這種事我根本就無權找領導反映,要反映也應該是你去,你才是鎮政府的人,你去說名正言順嘛!你看,鎮長就在外面。”

    王俊香是鎮政府安排在司法所配合李長松工作的,接受李長松領導,她之前在辦公室負責打字。這么多年兩人一直不冷不熱的,倒也相安無事。

    這時一輛白色的普桑正駛進鎮政府大門,停在了辦公樓前。

    “鎮里那么多人,沒有一個去和領導反映的,我干嘛露這個頭。”王俊香看了一眼窗外說道,話里明顯沒了底氣。

    李長松剛想找話再刺激她幾句,忽然發現鎮政府傳達室的老張頭和一位中年農村婦女正在拉扯,因為較遠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李長松立馬放下茶杯,把煙裝進口袋,拿起掛在椅子后背的皮包就向辦公室外面走去。

    “我有事出去一下。”說完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王俊香斜著眼看著李長松出門,嘴角撇了一下。

    當李長松騎車出鎮政府大門時,正在和傳達老張頭拉扯的婦女看見他,立刻沖他嚷道:“李所長,我家里的事你還管不管?郭長福他老婆昨晚在我家門前罵了一宿。”

    “管,管,我現在有急事,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再說。”李長松沒有停車,一溜煙飛快地蹬著車子走遠了。

    他回到了縣城,卻沒有趕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縣司法局。

    當天吃完晚飯后,李長松對李建說:“我今天去司法局找了鄭局長,鄭局長說律師事務所還空著兩個編制,你又是學法律的,所里正好需要你這樣的人,律師事務所屬于事業編制,享受差額財政撥款。我還見了律師事務所的王主任,聽他給我介紹的情況我感覺做律師還是不錯的。鄭局長會安排人給縣政府寫報告,沒有意外的話你應該可以去律師事務所上班。”

    李建沒料到自己昨晚的想法會讓父親這么重視,今天就把事情跑的有了眉目,他心里非常忐忑,不知道自己做出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1995年7月10日,李建拿著身份證、戶口簿、畢業證、照片到市司法局教育處報名參加律師資格考試,回家時帶回了一大摞的律師考試資料,一個人去了袁莊的老房子開始閉門苦讀。因為袁莊的房子沒有電話,他復習期間李長松擔心有事無法聯系他,便去縣電信局買了個數字傳呼機給他送來。

    一直到1995年10月考試結束,除了吳子達、周長河外,李建沒有和任何一個大學同學有過聯系。

    1980年元旦,我國司法部正式恢復對外辦公,1980年8月26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并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暫行條例》。當時,我國律師制度剛剛恢復,律師隊伍也正在重建,《條例》將律師定性為“國家法律工作者”,認為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法官、檢察官、律師都是國家的法律工作者,都為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服務,它們之間的區別只是分工不同而已。1996年頒布的《律師法》對律師的性質進一步作了明確規定,律師是“依法取得律師執業證書,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而不再是國家法律工作者。而后,經過一系列地演變,律師才成為提供法律服務的自由職業者。

    1982年后,隨著各省、市司法廳、局的恢復,由各級財政或司法廳、局出資設立了法律顧問處,也就是現在的律師事務所的前身。法律顧問處是各司法廳、局直屬的事業單位,所有律師及行政人員都是占編的國家干部,工資由政府財政劃撥。專職律師按行政級別拿固定工資,律師辦案收入與其個人工資不發生關系,法律顧問處的管理完全行政化。

    全國律師資格考試始于1986年,曾經是中國最難的考試,被譽為“中國第一考”,直到2002年方被司法資格考試所取代。

    1996年2月15日李建接到縣人事局的通知,讓他去辦理相關手續,春節后去縣司法局報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法醫的死亡筆記
作者 寒山斜竹
  你知道法醫是一份什麼樣的工作嗎?那些尋找死亡真相、為受害人申冤的法醫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不一...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