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破滅時代

  • 閱讀背景色

    古嵐鎮坐落在古嵐山腳下。雖然名字叫鎮,實際上只是稍微大些的村落而已。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是進入山里的必經之路。因此,大多數狩妖者、采藥人都會在此停歇,或是交換情報、或是兜售貨物,一時間小鎮逐漸繁榮,并將影響力輻射至百里開外。

    這一日,一個腰懸長刀、身著皮甲的斗篷人,脫離了野外的靜謐,邁入了塵世的喧囂,來到了古嵐小鎮。此人仿佛對周圍的環境極其熟悉,避開了密集的人群,徑直往最大的建筑物走去。

    大多數狩妖者都是結伴而行,或是三人一隊,或是五人一組。斗篷人不僅單人獨行,而且除了長刀外,別無他物,引得路人紛紛露出詫異之色。

    有幾名壯碩的漢子,想過來打聲招呼,卻突然被身旁同伴拉住,在低語的解釋下露出恍然之色,望著斗篷人腰間巴掌小的袋子愈發恭敬起來。

    斗篷人對此視若不見,來到一個名叫‘醉夢居’的客棧,在門前駐足了數秒,最后推門而入。

    “沐仙師,您來了。”一名明眸皓齒的少女,躬身行禮道。少女名叫李蕓,是這家客棧的賬薄先生。

    “說了多少次,不要稱呼我仙師,直接叫名字就好了。”沐風掀起斗篷,露出一張稍顯稚嫩的臉龐,只見他目如朗星,眉若利劍,凌亂的碎發隨意披散在額頭上,平添了一份灑脫與不羈。

    李蕓抿嘴一笑,沒有深究這個問題,轉而問:“今天還像往常一樣嗎?”

    “嗯,一切照舊。”

    沐風回了一句,然后熟門熟路的來到東邊的廂房中。里面環境典雅,桌椅由上好的檀木所制,一爐熏香擺在中間,淡淡的青煙繚繞,給人一種靜謐祥和之感。左邊的墻壁懸掛著幾幅山水畫,據說是大破滅時代前流傳下來的。

    沐風雖然不懂得鑒賞,但也相信了八分。這些畫不像是繪制而成,倒像是用某物拓印下來的。每一幅都栩栩如生,與真實無異,即使最優秀的繪畫大師,也達不到這種程度。客棧的掌柜不止一次炫耀,說這些畫是祖輩代代流傳下來的,是大破滅時代前,人類留下的‘科技’產物。

    正在此時,客棧伙計將幾碟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了上來。

    紅燒鱈魚、醬獅頭、炒什錦、紅酥小菜,還有一瓶醉夢酒。經過一天的風餐露宿,沐風早已餓極,況且這些都是平時最喜愛的菜肴,食指大動下沒過多久便掃掉大半,就連醉夢酒也喝了見底,腦中平添了一絲醉意。

    這間廂房處在東北角,與客棧內的大廳相連,只要打開身后隔窗,外面的情況一覽無遺。此時正值下午,外出狩妖者大多返回,正是客棧最熱鬧的時候。

    轉身望去,大廳內坐著十余桌客人,最中間處,兩個大桌子拼在一起,十幾名滿臉兇悍的彪形大漢,圍坐在四周,扯著嗓門大聲嚷嚷著。

    里面的人大部分認得,其中有一個憨貨還是他們村里的人。順手拿過一碟小菜,一邊吃一邊津津有味的看著,這幾乎是生活里的必備節目,不僅可以緩解壓力,還能獲得不少有用的消息。

    “老嚴,你們小隊今天的收獲如何?”一個壯碩的漢子噴著酒氣,拍著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肩膀問。

    “還可以吧,一頭黑鬃熊,兩只木狼妖。”老嚴灌了口酒。他看起來十分蒼老,卻只有四十多歲,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跡。

    “行啊,老小子。如果沒記錯的話,你們村子的年貢,正是黑鬃熊。”說話的大漢叫做劉胡子,是附近大林村的人,他本身的實力不值一提,娶的婆娘卻彪悍無比,不僅長的膀大腰圓,而且實力不知比他強了多少,平常沒少在他婆娘面前受氣,一時間成為周圍的笑談。

    “行個屁啊。大半年的時間才打了17頭,離45頭的年貢不知差了多遠。年底要是不夠,諸位可要拉我一把。”

    “放心吧,老嚴。大不了把老婆賣了,給你籌錢。”劉胡子借著酒意,彪悍的說道。

    “呸,你個聳貨,就你那老婆誰敢要,買回去找罪受嗎。”一個大漢大口灌著酒,滿臉不屑的說道。也許喝的太急,一口酒還沒咽下,便噴了出來,隨后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嗆的眼淚都流了下來,也不顧得擦拭一下,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可惡,異族欺人太甚。再這樣下去,大家早晚死路一條,趁著還有口氣在,反了算了。”

    沐風心里默然。

    自從異族入侵,人族戰敗已有四百余年矣。這些年來,異族壓迫愈發嚴重,不但增加了數種賦稅,而且一年一度的年貢更是逐漸提高。

    往常的時候,分擔在村落里的年貢,只有四十多頭低級妖獸。而今年,不僅提高到五十頭,并且都是中級妖獸。

    要知道,村子里大多是低級練體士,中級的都很少,高級的更是鳳毛麟角。而中級妖獸的戰力,相當于高級練體士,這簡直把大家往死里逼迫,就連沐風這樣的修士都大感吃不消,何況那些凡人百姓。

    大廳里一陣沉默,不知過了多久,老嚴慘笑一聲:“反,拿什么反。前一陣子,南方十幾個村落集體暴亂,無一例外的都被異族修士鎮壓下去。領頭者,當場處死,剩下的無論男女老幼,全部貶斥為礦奴和役獸奴。”

    奴隸分很多種,最常見的是礦奴和役獸奴。前者還好,最起碼能多活些時日,至于后者,九成九會成為妖獸的裹腹之物。

    劉胡子察覺氣氛壓抑,打個哈哈道:“你們在不好過,也比我們強多了。我們大林村的年貢,是50頭青尾狐,比所有村都多出5頭。況且,青尾狐在中級妖獸中,被公認為最稀有、最難對付的。與你們相比,我們是才是最倒霉的。”

    所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一臉的不可思議,那表情仿佛在看一頭史前巨獸,沉寂了數秒,老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劉胡子,你個孫子,老子拿出根筷子,你還真敢在上面玩倒立。誰不知道你們大林村里的沐風,是附近的第一高手,僅僅半年,就獨自一人斬落25頭青尾狐,而剩下的人加一起才搞死了6頭。”

    “是啊,太變態了。聽說沐風不僅是一名聚氣三層的修士,還是一名練體三層的練體士。”

    “你這消息過時了。聽說上個月,沐風獵殺了一頭高級妖獸——刺背虎,并融合其血脈一舉突破四層,開啟了天賦戰紋——撕裂爪。”

    “嘶。”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賦戰紋?不可能吧。即使突破練體四層,也剛剛邁過中級練體士的門檻。要知道,很多高級練體士,都無法激發天賦戰紋的。”

    “可惜,他的靈根為金、火、風三系雜靈根,最高的金系也只有四級,資質太過低劣。就算練體天賦再好,未來的成就終歸有限。”

    “是啊。不過他的妹妹沐雪資質很高,已被千壑城的羽族長老收列門下,成為一名內城弟子。”

    “不僅如此,大林村村長的孫女林雪鸞,也成為千壑城的外城弟子。三年前的一村三修士,不知震驚了多少人。”

    眾人說來說去,最后把目光齊齊落在劉胡子身上,而后者還不知犯了眾怒,正自鳴得意的咧嘴傻笑。

    “劉胡子,聽說前幾天,你被一只木狼妖掏掉半拉屁股,今天要不給大家一個滿意的解釋,另外半邊也別想要了。”一個膀大腰圓的壯漢一臉威脅的說道,話到最后,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咦,你能坐了,這不可能,你那傷勢我可是親眼目睹,沒有幾個月絕好不了。”

    “嘿嘿。我那婆娘昨天去了千壑城,從雪鸞侄女那討了張春風化雨符,這不一晚上好了大半。”劉胡子得意的說著,話到最后,甚至當眾脫掉了褲子。

    “靠,給我死開,沒天理了,一張春風化雨符要100靈幣,抵得上我十天收入。比你那半拉屁股值錢多了。”

    “哈哈。”整個大廳傳來一陣哄笑聲。

    “對了,劉胡子。你的消息向來靈通,最近那邊有沒有什么風聲傳來?”老嚴一掃醉態,目光灼灼的問道。

    “你說神州啊。”劉胡子一臉肅穆,用近乎夢囈的語氣道:“前一陣子,人族盡起西南三十二座仙城的精銳,其中修士30萬,高級練體士170萬,共200萬大軍乘著圣級戰艦浩浩蕩蕩殺來,連續突破數道異族聯軍防線,最后將戰場推至500里外的尸族腹地天碭山腳下。在那里,爆發了二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爭斗,大戰持續了十余日,低階修士死傷無數,就連元嬰尊者也隕落了數名。”

    “嗨,這條消息大家早已知曉。天碭山之戰,人族雖然取得了最終的勝利,卻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不說損失了數萬精銳修士,但是青木尊者的隕落,就是人類所無法承受的。”

    “沒錯。據說青木尊者以無上秘術,抽空了方圓數百里的木系靈氣,半個天碭山的草木盡數枯萎,無一絲生氣。隨后化身為千丈巨樹,以莫大神通將兩名尸族元嬰強者,直接鎮壓在體內。因為引發的元氣波動太過劇烈,被天上的蒼穹裂縫‘黑日’所察,降下萬千雷火,將巨樹摧毀成數百段,三名頂尖強者為此同歸于盡,連元神都沒逃的半分。”

    “嘿嘿,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劉胡子咧嘴一笑,發現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后,才不緊不慢的續道:

    “我族這次雖然明面上攻打天碭山,卻在暗中布置高手,繞過了聯軍的封鎖,偷偷的潛入神武閣。明眼人都知道,神武閣一日不奪,我人族一日難興,之前取得再多的勝利,都毫無意義,只會白白損耗自身的實力。”

    “真的,還是假的。這么隱秘的事,是如何知道的?”一群人紛紛追問著。不過發現后者,擺出一副不再多談嘴臉,雖然心里恨的要死,但也拿他毫無辦法,索性不再理他,就此事討論起來。

    “據說,我們腳下的這塊大陸,就是因為神武閣,從而被命名為神武大陸。想當年我人族先烈,在大破滅時代后,一路漂洋過海來到這片未知大陸,在偶然下發現了神武閣。相傳里面靈氣如霖,吸上一口便增加千斤巨力。地上到處是奇花異草,隨便吃上幾顆,就能突破一層修為。”

    “不僅如此,傳說里面擁有無數頂級功法,隨便拿出一種就足以縱橫天下,為此當年人族誕生了無數高手,其中以七神君的實力最為頂尖。”

    “想當年,七位神君是何等強勢,以區區元嬰尊者的修為,力戰異族數名道玄神君不落下風,最后甚至將入侵的神君全部斬落,殺的異族血流成河、伏尸百萬,直至天穹裂口,順勢殺入天外天。”

    說到最后,一群大漢心情激蕩,血脈賁張。這些人本就是豪情萬丈之輩,平時被生活所迫,受異族欺壓,心內早已郁結難平。此時借著酒勁發作,觥籌交錯間各種憤罵聲不絕于耳。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虬須大漢,只見他擼起袖子,露出肌肉結實的膀子,卷起一個頭顱大小的酒壇,一口氣將里面的酒水一飲而盡,然后拍打著酒壇,用低沉而雄厚的聲音輕喝著:

    “恨不能早生五百年,追隨先烈,滌蕩仇寇,戮盡強敵,重建人道,復立乾坤,以血肉之軀,補蒼穹之裂,楊威天外天。”

    起初眾人還聆耳傾聽,隨著心情激蕩,越來越多人加入其中,最后形成浪潮般洶涌,聲音轟鳴,彷如鐘鼓。

    就連沐風也就著拍子輕聲低喝著,他今年才16歲,正是最熱血的時候,再加上酒勁上涌,聲音逐漸拔高起來:

    “恨不能早生五百年,追隨先烈,滌蕩仇寇,戮盡強敵,重建人道,復立乾坤,以血肉之軀,補蒼穹之裂,楊威天外天。”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79631_22_44-m
無量真仙
作者 EK巧克力
  凡人修仙,仙人修道,道祖修真。   少年羅真,天生絕脈,以大毅力打破肉身極限,結成道胎,...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