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萬云山

  • 閱讀背景色

    當三名高級練體士攻擊沐風時,副使并沒閑著,他的雙手迅速結印,一股股灼熱的氣浪,以他為中心朝四面八方蔓延著,正是施放火球術的前兆。

    這個一階下品法術有著不錯的威能,即使以高級練體士的身體強度,一旦命中要害也斷無幸免的可能。對方雖然是位修士,卻一窮二白,掌握的低階法術不超五指之數,更別提防御法器這種貴重之物了。

    以他聚氣四層的修為,無論施法速度還是靈氣總量,都穩壓對方一頭。唯一有些意外是,自己帶來的三名高級練體士,竟然被那群垃圾狩妖者打的節節敗退,令他大感顏面無光。

    “真是一群蠢貨。”他心里暗罵一句。雖然有些惱火,但他并不放在心上。最多一個呼吸,就能凝聚出火球術,只要將沐風這個最大威脅剪除,剩下的那些雜魚根本翻不出浪花來。

    正當他以為大局已定時,卻發現對方傳來一個戲謔的眼神,緊接著一個黑影張牙舞爪般飛了過來,他本能的側身避過,手里的法印受此影響,為之一頓,下一秒,凝聚在周圍的靈力潰散開來。

    沐風扔掉了王辛元,整個人猶如一頭豹子撲出,幾乎與此同時,打出了兩道火球術法符,以他目前的實力,與副使對轟法術,無疑是自尋死路。他的長處在于近戰,只要擊破對方的防御,便有一擊斃命的可能。

    副使看到兩道法術飛來,眼中露出一抹凝重,連續用符箓為自己加持了兩道火焰法盾,還覺得不太保險,額頭上的紅角光芒爆閃,一道比剛才更為凝練的火焰護罩,化為赤色流焰組成最后一道防御。

    火球術法符遁光極快,電光火石間飛到副使身前,在接觸瞬間被沐風引爆。

    轟!轟!

    兩道巨大的火球呼嘯而出,撞擊在副使的護盾上,引發了劇烈的靈力震蕩。

    火光四濺,火海升騰。

    周圍的雜物被迅速引燃,就連地上堅硬的青色石板,也被火焰吞噬,融化成米粒大小的黑色顆粒。

    空氣中頓時彌漫著一股焦糊味。

    沐風的速度不降反升,化為流光沖入火海之中,在進入的一霎那間,一道赤焰升騰,赫然是火焰法盾。

    這道術法雖然能防御火焰的侵襲,卻無法完全阻隔周圍驚人的熱力。沐風感覺仿佛進入一個巨大的蒸籠里,僅僅片刻,渾身就大汗淋漓,然而下一秒,汗水被熱力揮發,化為水汽蒸騰而上。

    沐風不為所動,雙手如穿花蝴蝶般瘋狂結印。移動中施展法術,比靜止中難了十倍不止。否則那個副使,也不會因為他的騷擾,從而功虧一簣。

    “轟。”沐風沖出火海,強烈的氣浪帶出一道火光,平添了一股莫大的威勢。副使駭然后退一步,此時他的狀況并不好,受到火球術接連打擊,兩道火焰護盾先后湮滅,就連最后一道天賦法盾,光芒也暗淡了許多。

    此消彼長下,沐風氣勢更盛,一個箭步竄出,來到副使右側,拇指由上而至,對著他的額頭摁了下去。下一秒,一階下品法術金劍術噴薄而發,化為一柄三寸小劍,朝護罩狠狠地刺下。

    赤焰法盾不愧為天賦法術,以金系法術的鋒銳,在靈力耗盡前,勉強鉆出一個食指大小的豁口,便后繼乏力。不過,這對沐風來說,已是足夠了。

    只見他右臂作勢探出,尖銳的獸爪一把扣住豁口。受此攻擊,火焰光罩自動護主,一波波焰浪迅速匯聚,不斷朝他手臂襲去。幾乎與此同時,沐風的火焰護盾一陣劇烈波動,然后化為點點火光湮滅在空中。

    火焰護盾被破,最后一道防御瓦解。沐風的右臂即使有半階下品法器的威能,也抵不住對方天賦火焰的灼燒,幾乎瞬間,空中就彌漫著一股焦糊味。

    “啊!給我碎。”沐風雙目盡赤,手中巨力爆發,一陣如同撕裂布帛的聲音響起,對方的天賦法盾,竟然被他的巨力生生撕碎。

    “啊,這怎么可能。”副使一臉不可置信的叫道。然而下一秒,聲音便戛然而止。

    沐風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同時左腿屈膝撞向他的小腹,受此一擊,副使感覺腹內一陣絞痛,要不是脖子被卡,膽汁恐怕都要吐出來了,此時只能像條死魚,無意識的發出嗬嗬聲。

    “放…開…我,我有…話說。”

    “好的。”沐風拍了拍他的腦袋。然后按著他的頭,一個兇狠的膝撞。

    “啊。”副使慘叫一聲,半口白牙混合著血沫掉落了一地。這還不算完,沐風拽著他的胸口,一把貫在地上,拍打血肉模糊的臉道:

    “道友現在說吧。”

    副使差點沒氣暈過去。他此時眼冒金星,連口氣都喘不上來,更別提說話了。過了數秒,才略微有些好轉,斷斷續續道:“有本事就殺了我。”

    “隨你所愿。”沐風一臉冰寒,數道金芒化為氣旋,在指尖中不斷涌動,噴吐著凌厲的劍芒,只需一個呼吸間,便可以疾馳而出,結果對方的性命。

    正在此時,周圍傳來一陣劇烈的靈力波動,僅是瞬間,便隱匿不見,只剩下的刺耳的音嘯聲。

    沐風臉色微變,強忍著扭頭張望的沖動,拇指順著感覺朝左側疾點而去,金芒閃逝,錚鳴暴起。

    一道烏光猶如黑色的閃電,從眼前疾馳掠過,帶走了額前絲絲碎發,接連貫穿了數間房舍,最終插在客棧外的一顆樹木上。隨后數個呼吸間,那顆樹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枯萎,然后化為朽木隨風四散。

    “叮。”烏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錚鳴聲。那是一個巴掌大小的蛇形小劍,上面黑氣繚繞,如同一條毒蛇吞吐著信子,仿佛下一秒就會擇人而噬,令人心里最深處,不由得升起徹骨的寒意。

    沐風淡淡掃了一眼,便不再注視。即使下品法劍威力驚人,倘若沒有修士操縱,只不過是一死物罷了。而能夠御使攻擊類法器,最少要聚氣五層的修為,只有達到這一層次,才能神識外放,修習種種神識操縱之術。

    誠然,沐風法體雙修,在同階中戰力驚人。但對能操作法器的修士而言,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可以御使法器,誰會像傻子一樣玩近戰,一件法器打出,直接滅殺了事。即使被僥幸近身,也有防御法器確保無憂。因此,大多數修士都對練體毫無興趣,甚至不屑一顧。

    來人明顯是聚氣五層以上的修士,附近有此修為者只有一人。因此,這位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隨后發生的事情,證明了他的猜測。

    當一位三十歲左右,一身文士打扮面白無須的中年人施施然走出時,沐風再也藏不住心中的怒火,切齒的道:

    “萬云山,果然是你。”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227457_22_44-m
飛天
作者 躍千愁
  蒼穹之下世態炎涼,妖魔鬼怪不敵人情冷暖!   纖纖柔荑,美人如玉,怎奈天地之間劍氣如虹!...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