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農夫與蛇?

  • 閱讀背景色

    李老漢扛著鋤頭走向田野,清晨的陽光和煦地撫摸著他的臉龐,卻掩蓋不住心中那濃濃的陰郁。

    民以食為天,擅長打理農作物的李老漢從來就沒有為吃食發過愁,可是作為一個人,并不是為了吃而活著,而是為了活著而吃。

    在這個弱肉強食、以武為尊的世界上,李老漢的三個兒子,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了殘酷血腥的江湖路上,不但沒能夠留下一個種來,甚至還讓他一連三次地體會到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戚與不幸。

    直到現在,每每經過村口時,他似乎眼中還能夠看到當初,小兒子一身血泊躺在大樹下長眠的情景。

    今天早晨,幻覺又一次出現了……

    李老漢輕輕地抹去眼角的淚水,緊了緊手中的鋤頭,狠狠地告誡自己,瘋掉了的老太婆還需要自己照顧呢,萬萬不能夠在這里被悲痛擊倒。

    鼓起勇氣,大踏步邁過去,讓所有幻覺統統見鬼去吧!

    “噗通!”

    李老漢一個踉蹌摔倒在地,扛在肩上的鋤頭甩出老遠,他明明記得這里是一片空地,怎么會無緣無故地摔上一跤呢?

    轉頭望去,幻覺仍在,只除了那張染血的臉龐,和死去的小兒子之間,很難找到太多的共同點。

    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又一起江湖仇殺發生了?

    可是這跟自己又有什么關系?

    尸體能當飯吃么……

    李老漢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后走了幾步撿起鋤頭,重新邁著步伐,往田野間走去。

    但是,褲腿上染紅的鮮血,以及那濃濃的血腥味,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他,就在村子門口,就在那棵大樹底下,有一位武林人士,就像曾經的小兒子那樣,倒在了江湖仇殺之下。

    他,又是否和小兒子一樣,死得可曾瞑目嗎?

    罷了!狠不下心的李老漢轉過身來,大踏步朝著尸體走去,同時在心里面鼓舞著自己,就當是這輩子最后一次做好事了,耽擱頓飯的工夫,把這倒霉孩子給埋起來吧!

    這該死的世界!

    這該死的江湖!

    尸體手中還拿著一本破書,不過李老漢知道這肯定不是什么武林秘籍,否則怎么也不可能落在一個死人手上。

    尸體的分量出人意料地沉重,可是這顯然難不倒常年勞作的李老漢,更何況他年輕的時候也曾練過,頗有十幾年內家功力在身。

    “噗!”

    就在李老漢費了好大力氣,終于將尸體扛在肩上的時候,尸體嘴中卻突兀地噴出一大口血來。

    難道這倒霉孩子竟然還活著?

    奇怪的是推測到這個結果時,李老漢反而沒有常人那種驚慌失措的感覺,而是莫名其妙地產生了一種驚喜。

    難道是因為他的遭遇和三兒一樣么?難道是因為當初三兒躺在這里時,自己就曾經無數次地幻想過,三兒也能夠像這樣子醒過來么?

    現在可不是考慮這些小事的時候,曾經也算是經歷過大場面的李老漢,頓時就冷靜了下來。

    現在最重要的,是消除一切痕跡,否則就算這倒霉孩子能夠勉強活過來,也必定逃不過仇家的追殺。

    打定主意之后,李老漢將那本破書塞進孩子的懷里,然后飛快地朝著家里跑去,將人往臥室里的床上一扔,不顧瘋老婆子奇怪的眼光,就連忙挑著一擔石灰朝著村口趕去。

    幸好動作比較利索,全村還就李老漢起床最早,沒有在來回的路上碰到什么人。

    然后用石灰吸干地上的血跡,再裝起來挑進天地里毀尸滅跡,確定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之后,這才一如既往地走到田地里干活,勞作到中午時分才扛著鋤頭心急火燎地趕回家中。

    “老伴,三兒回來了,大喜事啊,是三兒回來了!”

    一只腳跨進屋里,李老漢就聽到瘋老婆子咋咋呼呼地大呼小叫著,于是他連忙捂住對方的嘴,輕輕警告道:

    “三兒在江湖上被仇家追殺,這次能夠活著回來已經很不容易了,你就不要大呼小叫了,一定要注意保密呀!”

    “這我知道,這我知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咱們李家總算是后繼有人了!”老太婆小聲說道,這樣子哪里還像一個瘋婆子,簡直就和常人沒有什么兩樣。

    早就知道會這樣……

    李老漢在心底里唉聲嘆氣著。這個撿回來的倒霉孩子雖然和三兒在相貌上只有三分相似,卻在體型上一般無二,而且三兒在江湖上飄蕩多年,面貌有所改變也是在所難免。

    可問題并不是這么簡單就能夠解決掉的!

    李老漢也曾經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幾年,所以他才知道,江湖永遠不是人們想象中那么簡單,人心更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復雜的東西。

    別看他對這孩子算得上有救命之恩,說不定等這家伙養好傷勢,第一個要殺的,就是李老漢和他老伴。

    農夫與蛇的故事可是廣為流傳……

    但是看著老伴那張喜氣洋洋的臉龐,再加上心里面隱隱的那絲期盼,難道真能放任不管嗎?

    以前的凄苦日子就算活著又有什么意義?罷了,搏一搏吧!

    一個月之后的某一天夜里,李剛睜開了雙眼。

    盜天下的名字當然不叫李剛,在過去的數百年里他用過無數化名,以至于連本名叫做什么都忘記了,李剛是李家老三的名字,被李老漢夫婦強加在盜天下的身上。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李剛雖然一直躺在床上不動,實際上還是有著知覺的,也能夠感受到李老漢夫婦對于自己濃濃的父愛與母愛。

    他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并不意味著他就能夠接受,否則那也未免太狗血了!

    好歹曾經也是修道界活了九百多年的渡劫期老前輩,卻被兩個僅僅是表面看起來比較蒼老的,不過是幾十歲年齡的所謂老人,把自己當兒子一樣養著,這是他絕對不可能接受的!

    那么,要不要將這兩個老人殺掉呢?

    作為一個名滿修道界的頂級盜賊,盜天下雖然是以盜竊為主,可實際上殺過的人數,卻是以千來計算的,并且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凡人眼中高深莫測的修道者,凡人口中所謂的“仙人”……

    連“仙人”都可以成群殺掉的,何況是區區兩個凡人?

    猶豫良久,盜天下卻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是下不了手!

    作為整個東土修道界的公敵,盜天下除了自己的師尊之外,從來就沒有欠過誰的人情,從來都是他傷害別人,或者偶爾被別人傷害,從來就沒有誰像死掉的師傅那樣,像李老漢老兩口那樣,對他無私地付出過。

    正因為稀有,所以才額外地顯得珍貴。

    如果不是老兩口這一個月以來的悉心照顧,盜天下實在是難以想象在失去了渡劫期靈元護體之后,自己這具走火入魔的身軀,將會遭到如何非人的對待,甚至有可能造成死亡!

    老兩口不但將自己救了回來,而且悉心照顧了整整一個月,將家里所有的錢財都拿來購買補藥燉雞給自己吃,細算起來,欠他們的又何止一條命?

    這是何等沉重的一份恩情,這又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夠做出恩將仇報的事來。

    按理說,在東土修道者的眼中,盜盡了整個修道界所有一百五十六個仙家門派的盜天下,絕對是十惡不赦的,恩將仇報什么的對于他來說,應該是小事一樁才對。

    殊不知盜亦有道,盜天下之所以是盜天下,而不是搶天下,更不是殺天下,就在于他始終都存有一線做人的底線,他可以不在乎千夫所指,卻不能夠違背自己的良心!

    而且在經歷過心魔劫里地球上短短的十年生活之后,此刻的盜天下仿佛已經擁有了兩世經歷,他在原本比較鐵石心腸的基礎之上,還擁有了一顆來自于地球生涯的宅男之心……

    于是最后的決定是——不殺!

    奈何世間事往往是知難行易,因為現實生活中總是有諸多的無奈,和老兩口相處了不到半天,他才發現自己并不是一個多么冷靜的人……

    “你醒了,感覺怎么樣?”

    經過一個月的細心照顧,李老漢早就把李剛當成了自己的孩子,每一天都期盼著他能夠醒來,然后健健康康的成長,早就忘記了當初救下這孩子的時候,那份冷靜戒備的心思。

    這樣的對話,是李剛勉強能夠接受的,可是接下來嘛……

    “三兒醒過來了?真的嗎?太好了,謝天謝地,三兒你終于醒過來了,我的兒啊,你把為娘嚇死了你知道嗎,以后再也不要去闖蕩什么狗屁江湖了,讓爹娘來養你好嗎?你呆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爹娘改天就去給你找一個漂漂亮亮的媳婦來照顧你好不好?一個不夠是吧,那就再娶兩個小妾!對了,你餓不餓?穿這么少你不冷嗎?想要吃點什么?人參燉雞還是酸蘿卜老鴨湯?你才剛醒不能吃肉吧,想喝粥嗎?皮蛋瘦肉粥娘最拿手了……”

    數百年如一日,即便潛入十二頂尖仙宗,突破重重大陣,打開堆滿無盡靈藥與法寶的倉庫時,依舊心如止水的東土第一神偷盜天下,在這一刻,相當地不冷靜、相當地不淡定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母愛么?

    你還能再恐怖些嗎?

    你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咳咳!”

    望著李剛那充滿殺氣的眼神,好吧,眼神是看不出殺氣的……望著李剛那充滿殺氣的表情,李老漢連忙將老太太強行拉到另一間屋子勸道:

    “孩子才剛醒過來,腦袋里都是漿糊呢,別跟他說太多話,他現在需要冷靜地思考一些人生啊事業啊之類的,你就不要瞎參合了,交給我來。”

    李老漢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頭補充道:

    “一會兒就弄皮蛋瘦肉粥吧,光有粥也不行,再炒兩個雞蛋!”

    然后關上門,再從外面反鎖上,這才忐忑地走到另一間臥室,小心翼翼地對著李剛解釋:“不好意思,我老伴精神上有點問題,把你當成死去的小兒子了,請你不要見怪。”

    這時候李剛已經坐了起來,體內經脈經過一個月的調養,反而因禍得福,在走火入魔之后擴充了十幾倍,已經足以容納丹田中的半數內力。

    也就是說,此刻的李剛,就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擁有極其夸張的,五千年內家功力的后天武士,強如元嬰絕頂俢者也得被他一掌拍死,前提是對方要靠得非常近才行……

    雖然沒能恢復到渡劫絕頂的巔峰狀態,此刻的李剛至少已經有了自保之力,在先天武者就算是頂級強者的江湖之中,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力量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失去了它,就會驚慌失措、一文不值;得到了它,就能夠一飛沖天、信心百倍。

    此刻的李剛,已經找回了強者心態,他會在乎一個凡人的想法么?

    會的!

    因為對方救了他,沒有這老兩口,就沒有此刻的李剛,更別談什么五千年功力了。

    有仇必報,有恩,也必報,這才是他,以前的盜天下,現在的李剛。

    “我知道!”

    雖然耐著性子,擁有一顆強者心態的李剛始終很難跟對方和顏悅色起來,不但是表情,就連語氣都非常冷淡。

    或許是天性冷淡吧!雖然只是短短的三個字,李老漢卻聽出了李剛的話外之音,我知道,通常都意味著我理解。

    “你的傷還沒有好,先在這里住一段時間吧,這里還是非常安全的。另外再冒昧地問一下你能不能夠幫一個忙,就是在我那個精神有問題的老伴面前裝作是我那個死掉的老三,老太婆只從老三死掉以后就一直瘋瘋癲癲的,但是在把你錯當成老三之后就變正常了。”李老漢小心翼翼地懇求道。

    李剛翻了翻白眼,然后才很無奈地從牙縫里漏出兩個字:

    “隨便!”

    “隨便?那就是沒意見的意思吧!好,太好了!謝謝你,實在是太感謝你了,真是幫了大忙了。”李老漢興奮得差一點就抱住了李剛的雙手,直到他看見對方那冷若冰霜的表情。

    “還沒請教你怎么稱呼呢?”意識到對方比較好說話,李老漢也沒有那么拘謹了,開始閑聊起來。

    “李剛!”

    “不會吧,怎么這么巧?”

    “暫時,叫李剛!”

    “哦,化名吧,這化名好,你們這些武林人士就是比較喜歡用化名,這我知道,我年輕的時候也再外面混過。”

    “慢走!”

    “走哪兒去,哦,對,我慢走了,你不用送,你要多休息,我叫老伴煮好皮蛋瘦肉粥,等你起了床再吃,你看好不好?”

    “可以!”

    “恩,那好,我這就慢走,這就走,你好好休息,我把門給你關上,什么時候起床喊一聲就行了,你就叫我老李。”

    “咔嚓!”

    李老漢小心翼翼地關上房門,然后,整個世界清凈了……

    坐在床上發了會呆,將腦海中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清理掉,李剛這才開始琢磨起自身的實力來。

    (全書完)

    (尼瑪不帶這樣的,本章結尾完全沒有給人全書完的感覺)

    (我會告訴你我是為了湊字數而湊字數嗎?)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軒轅傳人闖都市
作者 七星之深夜
  “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別人是男人泡女人,而我,卻整天被女人泡呢?”   作為軒轅世家隱藏... (馬上閱讀)
Sys_7_70-m
網游之同居美女
作者 泥巴里的金子
  前一世盡管他不昧良心,聰慧勤奮卻失遭到小人陷害,財團的打壓。   重生之后陳大力游戲中筑... (馬上閱讀)
2435680_7_70-m
網遊之從頭再來
作者 網絡黑俠
  堅持了2年的遊戲人物成為廢材;4名隊友投靠他人,葉寒也被小人陷害,不過在這個全新的宏大的類...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天箭
作者 暗青
  箭法如神的周昊,只是一個沒背景、沒靠山,更沒有逆天修煉天賦的獵人!   他曾經的夢想,就...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