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修羅戰場(求收藏推薦)

  • 閱讀背景色

    風聲凄惶,正月的天氣和冬季沒有什么分別,干冷,風刀在山上肆掠,吹在臉上如刀割一般,一座小山包在風中巍然不動,山上樹木稀稀拉拉,落光了樹葉的樹木枝杈在風中微微顫抖,細枝沒風吹出了一陣陣凄涼的哨音,如百鬼夜行。

    小山之下是一快平地,無數尸體將整個地面掩蓋,看上去死了不止一兩萬,尸體從遠處一直鋪來,直達小山之下,絕大多數死者都是身穿甲胄的士兵,縱目高鼻,雖死狀千奇百怪,但看上去白種人的特征明顯,絕對不是中土人士,倒在地上的旗幟卻是漢字,折斷的戰刀,長矛如林一般,令整個戰場看上去無比慘烈。

    覓食的野狗和烏鴉群聚,分享這年月難得的肉食,黑夜之中整個戰場一片漆黑,只有野獸綠瑩瑩的瞳子在夜中閃光。

    一條黑影在戰場邊緣彎著腰小心的走動著,這是一個看上去很高大的漢子,身上護住要害的皮甲骯臟不堪,上面凝結成黑色硬殼的東西一看就是干涸的鮮血,這些血跡遍布這漢子的全身,一把將近兩名長的巨型戰刀握在這漢子手中,刀背凸起兩個如同鋸齒一般的尖錐,刀身寬厚,使人絕不懷疑這把戰刀的殺傷力,如此巨大的刀重量也是驚人的,這漢子單手提刀卻是非常輕松的樣子,這是一把斬馬刀,使用這種刀的都是冉魏軍中精英,不但要武藝高強臂力出眾,還要有驚人的膽量,要知道使用斬馬刀的士兵就意味著要和騎兵正面作戰,面對天崩地裂的騎兵沖鋒,能夠站住不逃跑已經是勇氣驚人了,何況只穿著簡單皮甲持刀作戰,這種斬馬刀士兵在冉魏軍中也只有一千人。

    這漢子在戰場邊緣翻找著,將一具具的尸體翻開,雖說死尸數量最多的是胡人模樣的,但中間一些尸體卻是明顯漢人特征的樣貌,這些漢人戰士身上的鎧甲多是皮甲,但尸體要遠少于胡人尸體,這說明這些漢人戰士的戰力要高過胡人士兵,從地上尸體擺放的樣子就能看出,一名漢人戰士尸體邊上至少有兩具以上胡人戰士尸體。

    那漢子只是翻找漢人戰士尸體,將尸體的臉露出,手中的一個火折子一晃,銅做的火帽脫去,一點火星閃出,在這黑夜弄出一點光亮,照亮了翻過來的尸體的臉面,那漢子一看,臉上露出失望表情,火折子又熄滅了,接著又翻起一具尸體,這樣找了大半時辰,那漢子越來越往戰場的中間而去,對于尸體上的金銀糧食,那漢子都是不屑一顧,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煩躁,濃眉已經擠成疙瘩,臉上的肌肉不停的跳動,眼中怒氣似乎要和邊上爭食尸體的野狗一般發出紅光來。

    不遠處又是一道黑影冒出,打扮和那漢子差不多,卻是要矮小很多,一路上也不彎腰,大搖大擺的邁步小跑著來到這漢子身邊,手中卻是拿了一個火把,身上掛滿了布袋,那是士兵身上的干糧袋,每個干糧袋內裝了三斤左右的干糧,十幾個干糧袋至少有四十斤,看上去不算雄壯的瘦小身軀卻是對身上的重量沒有感覺一般。

    這矮小漢子手中沒有武器,只有背上背了一張弓,腰間一把不算長的短刀,右肩上伸出了七八只羽箭的白翎,小跑到前面那雄壯漢子邊上,開口道:“羅大,你找了一晚上了,沒死的兄弟都找了二十幾個回去,小七只怕是沒了,明日鮮卑兵只怕要回來收尸,不能再在這里待下去了,要趕緊離開。”

    大個子名字是羅大,沒有大名,彎下的腰直了起來,腳下的那具尸體又不是他要找的人,轉過頭,羅大一雙眼睛如野獸一般發著紅光,臉上猙獰的神色令過來的矮小漢子嚇了一大跳,連忙說道:“俺不是那意思,羅大,你兄弟三個現在就只差小七了,羅二都找到了,我是為大家考慮,再留下去只怕都走不了了。”

    羅大臉上暴虐的神情有增無減,低吼:“我羅大不管什么狀況,父母臨死將兩個弟弟托付給我,就不能讓任何一個被喂了野狗,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孫牛你要跑自己先走。”聲音嘶啞,但蘊含的殺氣令不遠處正在吃死尸肉的兩條野狗頓時嚇得夾著尾巴逃走了,這些野狗對殺氣的感覺是最靈敏的。

    那矮個子孫牛大怒:“羅大你胡說什么屁話?老子雖然沒讀過書,但上陣什么時候慫過?跟隨皇帝七年,大大小小的血戰打得不比你少,什么時候我孫牛丟下兄弟獨子逃跑過?”

    羅大因為焦躁憤怒漲得通紅的臉被冷風一吹,再被孫牛一吼,腦子清醒了幾分,臉一偏目光轉開,低聲說道:“對不起,俺白天死戰和小七失散,心里著急….”

    孫牛嘆息一聲,知道羅大對自己兩個兄弟最是在意,這亂兵死戰之后失散了最小的一個弟弟,心情激蕩也是能夠理解的,羅大何嘗不知道明日白天就不能再找下去了,他的弟弟多半是戰死了,但羅大心中還存著萬一,找了大半夜也不肯停,于是走過去拍拍羅大的后背說道:“羅大,我幫你找,火把照著找要快得多,不要用火折子那屁大點光了,加快速度。”

    羅大高大的身體顫抖一下,沒有說話,轉身就接著翻找了起來,孫牛在旁邊將火把舉高,這時天空飄飄灑灑下起了小雪,兩人都默不作聲,加快翻找速度。

    羅大用腳挑開地上堆疊在一起的尸體,這里顯然發生了一場慘烈的搏殺,地上的尸體堆起來四層,幾乎全是胡人戰士的尸體,羅大將一具胡人的尸體用刀一挑,一百多斤的尸體輕松的挑到一邊,刀才一接觸尸體,羅大就發覺不對,尸體盡然是軟的,要知道白日的大戰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八個時辰,戰場上的尸體在低溫之下全都僵直了,這尸體居然是軟的。

    羅大長腿一伸,已經踏住這胡人的前胸,果然未死,胡人身上穿著比士兵精良得多的鐵甲,右胸連肩帶背被砍了一刀,巨大的傷口已經沒有流血了,寒冷的天氣使這個被壓在下面的將領模樣的人活到了現在,不過這種傷勢也是只有死路一條,羅大翻動這胡人將領的時候他醒了,眼中流露出乞憐的神情,嘴唇張了張,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羅大手中巨大的斬馬刀掄起,干脆的一刀,黑夜中刀光一閃,一顆人頭滾了出去,人頭砍下頸子中居然沒有流出多少鮮血,羅大可不管那么多,胡人和漢人的關系可以說是生死仇敵,斬殺俘虜是兩邊都做得最多的事情,站在羅大身后的孫牛臉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顯然對這樣的事情見得多了。

    羅大將一層層的尸體都搬開,露出了最下面一具尸體,羅大和孫牛看著這具尸體都沉默了,這是一位身穿鐵甲的尸體,鎧甲結束的方式和胡人完全不同,是一員冉魏將領的尸身,這將軍胸腹間插了四只長槍,長槍大半穿透了身體,尸體在地上幾乎被這四只長槍架了起來,尸身右手中還握著一把長刀,刀口上的缺口密密麻麻,可見是經過了多長時間的戰斗,左手已經齊肘斷去,用一塊破布胡亂裹了一遍,顯然斷臂之后這將軍又繼續戰斗,身上的鎧甲全是刀口槍洞,已經完全失去了防護功能,留著虬髯的臉上都是慘白,死的時候這將軍只怕身體中已經沒有鮮血了,銅鈴一般的眼睛怒目圓睜,雖然已經死去,但余威迫人,殺氣還在散發。

    “將軍。”羅大和孫牛都站直了身體,對這死去的將軍行禮,這是羅大和孫牛的直屬校尉范成,戰時范成跟隨皇上突圍,在后面斷后,羅大和孫牛也屬于斷后軍,現在范成戰死,想起范成平日爽朗的笑聲,羅大和孫牛都垂首傷心。

    “你干什么?”孫牛的聲音在黑暗中散開,一個嘶啞的聲音回答:“將軍的尸身不能放在這里讓那些畜生糟蹋了,俺要把他埋了。”

    孫牛無語,羅大一心想找到自己的弟弟,結果在戰場上救回了二十幾個傷員,現在竟然要開始收尸了,“羅大,你這樣搞我們天明了一個都走不掉,將軍的尸體收完了你難道要將所有兄弟的尸體都收了?”

    羅大不吭聲,接著拔出范成前胸插著的長槍,孫牛搖搖頭,無奈的將手中火把插入土中,甩掉身上的干糧袋,準備上前幫忙,這時突然有一聲輕微的呻吟傳來,在黑夜寂靜之中清清楚楚,羅大一下停了下來,看向孫牛,孫牛也正看向羅大:“聽見了?好像是小七。”

    “不一定,不過肯定還活著。”孫牛回答。

    兩人凝神傾聽,又是一聲輕微的呻吟,這下兩人都聽清了,就在不遠處,羅大激動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小七,是小七的聲音。”

    羅大丟下范成的尸體,一馬當下在戰場上飛奔起來,聲音從左面傳來,距離就在三十步內,孫牛連忙拔起火把跟在羅大身后,兩人在聲音傳來的地方開始仔細的搜尋,第三聲微弱的聲音傳來,羅大歡呼:“找到了。”

    孫牛一個箭步竄到羅大身邊,地上面朝下死了一員護將,一把長刀從這護將背后穿出,還有一匹死馬半邊身體壓在這護將身上,羅大將手中斬馬刀放下,彎下腰,兩手穿進死馬尸體下面,抓住死馬的鞍具和鬃毛,一聲大喝,口鼻間一股白氣噴出,兩膀發出爆豆一般的聲響,顯然已經將力氣使到最大狠狠一掀。

    隨著這一聲大喝,地上膘肥體壯的戰馬千斤尸體就被羅大這一下給掀了起來,一聲撕開破布的聲音在戰場上回蕩,原來是這戰馬死后流出的鮮血將馬身和地面凍在一處,羅大這暴力一掀不但將馬尸給抬起,也將凍在地上的馬尸撕開了,地上留下了一塊紅色的雪冰,連帶了這戰馬的皮毛。

    羅大這一下的力量何止千斤,孫牛也算是知道羅大巨力的,也被這一下驚住,張開了嘴合不攏來,羅大掀開戰馬,一手提起胡人尸體,那尸體下面壓了一人,地面上正好有一個凹陷,那人就躺在凹處,不然上面壓了這么重的人馬尸體,七八個時辰下來只怕早就喪命了。

    這人身上穿的皮甲和羅大身上的一模一樣,面目年輕,此時雙目緊閉,看上去臉色刷白,胸腹見還在微微起伏,羅大喜極而泣,跳過去將這年輕人抱起:“小七,哥哥總算找到你了。”

    孫牛也送了一口氣,活著找到了羅小七簡直是最好的結果了,不然死腦筋的羅大只怕真的要找到敵人來,羅大將弟弟身體背在背后,用一根布帶草草栓了幾匝,抓起地上的斬馬刀,走回范成尸體邊,也抓起范成的尸身,孫牛這時已經將地上的干糧袋掛在身上,兩人對視一眼,孫牛將火把滅了,兩人一前一后抹黑走出了戰場。

    兩人身后是一片漆黑,烏鴉和野狗搶食的聲音隱隱傳來,兩人這時也顧不得再找尋活著的戰友了,身影消失在戰場邊緣,留下方圓幾里的修羅場一般的戰場,遠處尸體一直往前鋪開,一直到了視線盡頭,也不知死了多少人。

    雪,下得越來越大,似乎要將黑暗中這殘酷的戰場遮蓋…..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055868_5_22-m
公子千秋
作者 府天
  一場劫火之後,越千秋被草根出身,子孫滿堂的越老太爺抱回了家。

  這個天... (馬上閱讀)
Sys_21_8-m
立道庭
作者 猛虎道長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 (馬上閱讀)
1908768_5_224-m
錦衣夜行
作者 月關
  靖難削藩,遷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無處不在,卻無人知道我在。乾坤入袖,錦衣夜行,低...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八零後修道生活錄
作者 我要的是葫蘆
  我叫蘇昊,生於1985年。一次偶然的機遇,我得到一把剪刀,從此生活變得不同起來……   ... (馬上閱讀)
Sys_9_250-m
暗影街
作者 暗黑茄子
  精於計算的李衛,因為一張黃皮紙,來到了一個奇幻的世界,這裡有仙劍的柔情、英雄無敵的策略,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