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秦王子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新書上傳,求收藏,求推薦,希望大家支持。

    咸陽位于關中平原之上,有函關之險,隴關之右,集天地靈氣于一身,而咸陽城虎踞龍盤,有紫薇帝氣望于咸陽,作為秦國國都,陳青玄下了青城山以后直接駕云而來。

    當陳青玄再一次來到咸陽之時,簡直認不出這是咸陽,兩百多年過去了,如今的咸陽和兩百年之前相比較,無疑顯現的更加敗壞,顯露咸陽城上方的紫薇帝氣也已經消失不見,以修道之人的望氣術來看,這是國破家亡之狀,陳青玄不用打聽也能夠知道秦國亡了。

    望氣術對于修道之人來講,并不算得上是一門高深的法術,有道之人基本上都會,但每一人望氣術深淺不一了,陳青玄對于望氣術也只不過是略懂,也只不過能夠粗略的分辨出大富大貴之人和普通人的區別。

    要分辨出大富大貴之人是王侯將相還是帝王之命,這就不是陳青玄望氣術能夠分辨出來,在這里陳青玄比較的羨慕那一些鉆研梅花斗數之人,只要掐指一算,就能夠算出秦國如何,不像陳青玄這樣還要來一次咸陽。

    云頂之上的陳青玄也只能夠根據咸陽城如今的現狀判斷出秦國亡了,但如今具體所在的年代陳青玄就不得而知了,從一處無人之地落下云頭,陳青玄開始的朝著咸陽城而去,做了大秦國師三十年之久,和秦國產生的因果并不重。

    但陳青玄利用大秦國運修煉,因果之力可不是想斬斷就能夠斬斷的,近一段時間,陳青玄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境界竟然有一種失控的架勢,最后陳青玄判斷出要是自己不把因果徹底的斬斷干凈。

    照這樣下去,自己剛剛的達到金仙的實力,很有可能再一次的跌落到真仙,走進咸陽城,才讓陳青玄發現如今咸陽的蕭條,盡管兩百年的時間過去了,但咸陽城的景象陳青玄還是歷歷在目。

    一路走來,陳青玄雖然沒有主動的打聽如今所處的年代,不過還是得知了如今秦國國君已經消去帝號稱秦王,并且已經迎劉邦入主咸陽,得知這個消息以后,讓陳青玄暗松一口氣,雖然陳青玄不記得秦國皇族的下場。

    但一想到項羽那剛愎自用的性格,咸陽城都能夠一把火燒了,秦國皇族的下場可想而知,肯定是全部殺絕,而如今陳青玄就是打算為秦國留下一絲皇族血脈,這樣自己用秦國國運修煉的因果,也能夠徹底的斬斷。

    此時的陳青玄已經看出來了,借助國運修煉的事情果然乃是修道者的大忌,自己只不過是借助秦國國運從天仙修煉到了真仙,但此刻要是真正的讓秦國皇族血脈徹底斷絕的話,自己肯定要從金仙跌落到真仙。

    除非能夠有一個永不衰落的帝國,不用想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時了斷以后,陳青玄以后說什么也不打算借助一國國運修煉了,雖然能夠加速修煉,但所承擔的后果也是非常的嚴重。

    這還是陳青玄借助秦國國運三十年的時間,要是三百年,秦國國運徹底消失的那一刻,指不定到時候出現天劫都有可能。

    咸陽城皇宮之外,秦王府,此刻的秦王子嬰焦躁不安,來回的從大廳之中不斷的走動,秦王子嬰在迎接劉備入主咸陽以后,就主動的搬離出了咸陽城的皇宮,回到了之前咸陽城的府邸之中。

    秦王子嬰乃是秦始皇嬴政之孫,公子扶蘇之后,在秦二世胡亥被弒以后,繼承秦國國君,劉邦一來,秦王子嬰直接的放棄抵抗讓劉備入主咸陽,此刻秦王子嬰已經接到消息項羽率領大軍不日即將前來。

    對于項羽這一位楚國上將軍,秦王子嬰非常的懼怕,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可想而知楚人對于秦國的仇恨,特別是項羽坑殺幾十萬秦軍的事情,讓秦王子嬰想都不用想就能夠知道自己的下場。

    對于自己的死亡秦王子嬰并不是特別的害怕,但一想到秦國皇族一脈,自此絕后,想想就讓秦王子嬰不寒而粟。

    當陳青玄來到秦王府邸,就見到一位年紀三十左右中年男子不斷的在大廳之中走動,臉上浮現出焦急的神色,對于陳青玄的到來仿佛也有所感應,朝著自己望來。

    出現在秦王子嬰面前的乃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道人,藍白相間的道袍,相貌雖然清秀,但秦王子嬰絲毫的看不出眼前的道人有絲毫出奇的地方,并且秦王子嬰對于此人也沒有絲毫的印象。

    但當秦王子嬰看見陳青玄道袍之上印繡的圖案,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此人秦王子嬰雖然不認識,但道袍之上的鳳鳥圖案,秦王子嬰怎么可能會不認識,大秦國師,能夠在道袍之上印繡鳳鳥圖案的道人,絕對的乃是大秦國師。

    大秦國師自從秦始皇稱帝以后,大秦就再也沒有國師一位,但在之前秦國的歷史之中卻是不缺乏國師一職,而身穿藍白相間道袍的就只有一人,就是在秦靈公時期的大秦國師青玄。

    想起典籍之中的記載,此刻的秦王子嬰臉上的喜色怎么也遮掩不住,在此刻秦國將要徹底滅亡的時刻,自己面前突然的出現了一位大秦國師,特別還有可能是當初的青玄真人,那一位號稱是當世第一人的青玄真人。

    雖然在典籍之中,不知因何原因這一位青玄真人辭去國師一位。

    而在秦王子嬰看著陳青玄的時候,陳青玄也在打量著秦王子嬰,秦王子嬰卻是比當初陳青玄所見的秦靈公要俊雅的多,而在秦王子嬰身上,陳青玄也能夠看見大秦最后一絲國運盤踞在秦王子嬰的身上,但已經是柔弱的猶如麥絲一樣。

    遠遠的達不到當初秦靈公身上沖天而起猶如實質的國運之氣,當初在秦靈公身上陳青玄都能夠感覺到壓抑,但秦王子嬰身上絲毫的沒有讓陳青玄感覺到不適,并且秦王子嬰臉色發白,頭頂之上泛著赤灰之色,死氣不斷的席卷著秦王子嬰。

    這是將死之人,看見秦王子嬰的第一眼陳青玄就能夠判斷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68795_22_20101-m
飛劍問道
作者 我吃西紅柿
  在這個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長生的修行者。

  修行者們...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