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齊心協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棗兒只思忖了片刻,便動作利索的揀了根胳膊粗的木棍,二話不說的趕到金氏身邊,果斷的照著金氏的后脖子打了下去,動作不輕不重,正好讓金氏悶哼一聲,松了嘴、搖晃著身子慢慢的往后倒去……

    棗兒早早就在一旁候著,金氏一倒、她便穩穩的將她接住,毫不遲疑、一氣呵成的動作把夏初娘嚇得瞪大雙眼,怔怔的看著棗兒手里的木棍。

    棗兒卻沒心思和夏初娘解釋,只尋思著金氏得這病也有三個多月了,平日里不犯病時和正常人沒甚么兩樣,但一犯病便會比平時狂躁、甚至會失去理智做出一些瘋狂的舉動來,偶爾還會像癲癇病那樣口吐白沫,須得每月都抓幾副郎中配的藥,按時服用才能控制住發病的次數。

    只是這藥甚是昂貴,金氏只吃了三個月、棗兒家就再沒錢抓藥了,只能狠心將金氏的藥給停了,誰曾想這才一停藥、金氏就又犯病鬧出這樣的事來……

    半邊臉全是血的陳黑狗本就做賊心虛,一見寡婦荷花還在一旁哭個不停,一時也顧不上和夏家的人算賬,金氏一松嘴、他就腳底抹油溜了。一旁衣衫不整的荷花見了,窸窸窣窣的整理好衣衫,飛快的掃了金氏一眼也低著頭快步離開。

    這時夏家人也得到消息陸陸續續的趕了過來,夏大海背了金氏就往家里趕。

    路上少不得又有些愛看熱鬧的好事之人,指著夏家一行人嘰嘰咕咕的說個不停,惹得夏家二房的吳氏很是不高興,一臉嫌棄的瞥了金氏一眼:“我說大哥啊,大嫂既然病了,你就該拘著她、別讓她出來惹事生非才是!”

    “你們大房不看緊些大嫂,現下出事了吧?!明明是大嫂做了丟人的事,我們卻被她害得平白無故的跟著丟臉,在鄉親們面前抬不起頭做人!大嫂這么一鬧,今后誰還敢找我做生意啊?”吳氏說著叉腰做茶壺狀,指著那些小聲說閑話的人:“那些三姑六婆的口水都快把我給淹死了!青天白日的咬一光腚子男人的耳朵,哎喲!我想想就覺得沒臉見人!”

    棗兒聽了這話覺得很是刺耳,不等夏大海開口就反過來質問吳氏:“不是二嬸娘說我阿娘沒犯病時比你還健壯有力,不許她在家里呆著養病,非要她一起下田干活的嗎?”

    當初夏大海的確是曾經提出別讓金氏下田干活、好好的呆家里養病,是吳氏覺得這樣一來自家虧了、得多干金氏那份活,才嚷嚷著不讓金氏在家養病。

    吳氏還想張嘴狡辯,卻被夏大江扯住胳膊:“你就少說兩句,別再給大哥心里添堵!”

    吳氏一見夏大江向著大房,立刻哭天搶地的數落起夏大江來,硬是說夏大江幫著外人欺負她,不依不饒的扯著夏大江鬧騰個不停,讓夏大海被吵得心煩,不得不加快腳步先行一步。

    把金氏安置到床上歇息后,夏大海就皺著眉頭蹲在門邊猛吸旱煙,沒多久金氏就轉醒且恢復正常,一聽說自己做了那驚天駭俗的丑事,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只是金氏向來好強,雖心里十分難過,卻硬是沒掉一滴眼淚,讓夏大海見了心被揪得生疼,當下就猛地站起來、重重的將煙桿子擱在桌案上:“孩子他娘,你身上的病必須得治,藥也不能再斷,不能再叫你遭罪!”

    若不是大房實在是拿不出錢來了,夏大海也不會忍痛斷了金氏的藥,金氏雖為自己這個病心里難受,但卻不想加重家人身上的擔子:“別說治病了,只說這抓藥一個月就得花上十貫錢,還得月月都花,我們家哪來這么多錢?”

    金氏這病須得在藥里加一味保和堂祖傳的秘藥,才能起到壓制病情的作用,整副藥也因為這味秘藥而變得十分昂貴,每月十貫錢對在地里刨食的農戶來說更是天價……

    不過金氏的病倒不是無藥可救———當初金氏得病后,家里雖窮,但也咬緊牙關、前前后后給金氏請了好幾個郎中診治。

    那些郎中對金氏的病統統束手無策,只一人給夏大海指了一條明路———那人說只有京城名醫“華老先生”才能治好金氏身上的怪病。

    可鯉州府和京城一南一北,中間隔了都有十萬八千里了,夏大海就是砸鍋賣鐵也湊不齊上京的路費啊,更別提湊齊給華神醫的診金了!

    所幸的是金氏這病只要按時服藥,雖不能根治、但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傷及性命,讓棗兒一家能夠暫且緩一口氣,想法子多掙些錢……

    診金像坐大山般壓在夏大海身上,讓屋里的氣氛一時有些沉重壓抑,棗兒見了主動偎依到金氏身旁,握著金氏的手說些打氣的話:“阿娘您別著急,我們先想法子湊個十貫錢,先抓副藥煎給您吃!之后再想法子湊下個月的藥錢……”

    “我們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湊,辦法總比困難多不是?我相信只要我們一家人齊心協力,最后一定能掙到足夠的錢,帶您去京城把病徹底治好!”棗兒說著笑著拉了夏大海和夏大郎的手,自信滿滿的把他們的手疊在一起:“我們一家人有四雙手呢,一定能掙到錢!”

    棗兒說著便從床上滑了下來,鉆出屋子后很快就把竹筐拖了過來,招呼夏大郎:“大哥,我們這就去揀果子換錢!我們一家人一起努力,積少成多,我就不信我們邁不過這個坎兒!”

    夏大海夫婦見年紀最小的閨女如此懂事,欣慰之余立時受到了鼓舞,不再垂頭喪氣、各自尋了自己的活計干了起來,夏大郎也背著竹筐和棗兒一起往海邊走去。

    一路上棗兒還是被人指指點點的說閑話,甚至還有那半大的娃子沖棗兒扔石頭,奶聲奶氣的罵棗兒是“鬼娃”,氣得夏大郎沖上去把那幾個娃子按在腿上,狠狠的打了他們一頓屁股,把他們打得以后再不敢罵棗兒。

    棗兒見每每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夏大郎就會十分生氣,忍不住拉著他替自己解惑:“阿哥,鬼娃是甚么?”

    ***新書求包養,讓票票收藏來得更猛烈些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8844598_80_804-m
春閨密事
作者 秦兮
  握了一手好牌卻打得稀爛的衛安死了,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長的人生就像是個噩夢。
... (馬上閱讀)
3625583_80_801-m
天字嫡一號
作者 青銅穗
  平行王朝的公主穿越到大梁

  第一件事給家人改善處境

...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悍女茶娘
作者 非10
  現代女茶商,魂穿古代癡傻匪二代——安全無保障,挨餓太正常。   不怕!改頭換面拾舊業,驚...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農門錦商
作者 靚
  前世的好兒尚未從城市底層掙扎出個人模狗樣,瞬間重生到更為苦逼的異時空,慘遭陷害和拋棄,人生... (馬上閱讀)
3333541_80_804-m
嫁嫡
作者 木嬴
  重生一世,她不再是那個溫和純善,安分愚孝的四姑娘。
  陰謀詭計?爭權鬥寵?樣樣...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