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梅花雪水侍湯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菊青命幾名婆子守在園子門口,然后輕輕平放步玙璠,除去她的衣服,用白雪搓著她的小身體。不一會兒,步玙璠身上漸熱醒了過來,睜眼見到菊青,有氣無力地說:“青姨,幫我取了梅花上的雪水為母親煎藥吧。”說罷又昏了過去。

    菊青為步玙璠穿好衣服,用披風把她裹了個嚴實,冷聲沖婆子丫鬟們道:“今日之事誰若傳出一個字,仔細她的性命!”

    道罷,命兩個丫鬟在后院中堆了個雪人,又喊了蜀葵,抱了步玙璠回夫人院中。

    步夫人倚在床邊一邊懷摟著身體冰涼沉沉睡去的步玙璠,默默拭淚,一邊聽著菊青細稟經過,后怕處竟多次幾欲暈倒。

    小丫鬟蜀葵跪在步玙璠床下不言一語,只等著夫人發落。

    步夫人看著兩眼通紅,又倔強咬牙跪在床下的蜀葵是又氣又心疼,正要開口,她房中丫鬟在臥房門外稟告說蘭姨娘來了。

    步夫人繃著嗓子向蜀葵說道:“好好照顧小姐。”然后稍作整理便扶了菊青的胳膊去了前廳。

    步夫人入廳后在主位上坐下,接過丫鬟遞過的茶,不緊不慢地用杯蓋輕撫著盅內漂浮的茶葉,并不發話。

    蘭姨娘終是坐不住,笑著開口道:“妹妹聽說大小姐一人在后院呆了半晌,竟是被丫頭抱回了內院中,所以過來探望。大小姐身子可還好吧?”

    步夫人眼中掠過一絲驚詫,隨即又仿似意料中的模樣,怔了怔,不悅地問:“妹妹這話可是從哪里聽來的?”

    蘭姨娘用手帕輕拭了一下嘴角,笑盈盈地說:“府里的丫頭婆子可都傳開了,都議論咱們步府里的家丁可也有百十來人,大小姐一人在后院呆了那么久,不知道有沒有受委屈呢。”

    步夫人“砰”的一聲把茶杯撂在桌上:“哦?我倒是要向妹妹討來這嚼舌的丫頭婆子們問一問了。今兒個一早大小姐侍奉我服下湯藥后,我念她這幾日伺候我辛苦,特意讓菊青、蜀葵等丫頭們帶她到后院散散心,不到一個時辰就回來了。幾個丫頭還和大小姐一起堆了個雪人呢。”

    蘭姨娘心中一驚,這步夫人好快的心思,大小姐明明是被人打暈了扔在園子里,她倒這么快弄出個去后院散心堆雪人來。

    步夫人見蘭姨娘不說話,又不緊不慢地問:“妹妹這話是從哪幾個丫頭婆子口中聽來的呢?”

    蘭姨娘眼中劃過一絲慌亂:“丫頭婆子們亂說,妹妹自然是不信了,所以已經替姐姐教訓了她們幾個。知道姐姐大度容人,訓誡完了,妹妹就放她們去干活兒了,也不知道是哪個院子里的。”

    “這樣啊,那可真是讓妹妹費心了。”步夫人笑道。

    “這是妹妹當做的。妹妹同姐姐一起侍奉老爺,妹妹此番關注作為也是為了步府的名譽著想。”蘭姨娘就坡下驢道。

    “哦?為了步府的名譽?妹妹以后怕是得慎思明辨,不要輕信小人讒言,否則怕是污了老爺的名聲。”步夫人似笑非笑。縱然她再不得寵,也輪不到蘭姨娘小小一個妾侍討論正房的閑言碎語,替她做決定。

    蘭姨娘臉上一抹異色,但隨即又笑著說:“今日大小姐既是沒事,那妹妹就回蘭閣了。今兒老爺身邊的奴才傳話說,老爺下朝后要去妹妹院子里用膳。妹妹還要伺候老爺就不陪姐姐了。”蘭姨娘纖腰輕輕一作揖,扭身離開了。

    “夫人,她竟這么快就趕了來,不是她下的手又是何人?”菊青憤憤道。

    “不可多言,大小姐名節要緊。”夫人轉身進入臥房之中。

    夫人見蜀葵仍跪在大小姐床下,但卻緊攥雙拳,連嘴唇都被自己咬得范了青色。見此,步夫人想這小丫鬟也是極能隱忍之人,對她的一抹慍色也消失不見,她便示意菊青扶蜀葵起來。

    步夫人向菊青使了個眼色,菊青便關了臥房門,守在了門外。

    步夫人對蜀葵說:“你雖年齡尚小,但得我父親信任,被遣來做大小姐的使喚丫頭。說起來你也是我的娘家人,我自是對你百分信任。但今日之事你也瞧見了,步府并非平靜安穩相反危機重重。我把大小姐交與你,希望今后你們主仆二人能謹言慎行、小心提防,切不可再行差踏錯。”

    蜀葵聞言再度跪下,向夫人拜了一拜,說:“奴婢今日犯下這等大錯,夫人竟未責罰,奴婢今后定不負夫人信任,全心侍奉大小姐,鞠躬盡瘁。”

    “起來吧,你今日也受凍了,去大廚房飲幾碗姜湯水驅寒吧。”步夫人扶起蜀葵柔聲說道。蜀葵向夫人作揖離去。

    這床上步玙璠早已醒來,暈暈沉沉聽見母親與蜀葵的對話,自知今日險些丟了性命,便不敢出聲仍舊裝睡。步夫人怒嗔到:“還要裝睡到什么時候?”

    步玙璠只得睜開雙眼,氣息柔弱地回道:“母親,蘭姨娘今日告知女兒,若得梅花上的雪水為母親煎藥,定能祛除母親的寒疾。”

    聽得步玙璠這樣說來,步夫人心中已明白個中經過,想來今日步玙璠像往日一樣侍奉母親服了湯藥,正要回閨房,卻被蘭姨娘攔住。蘭姨娘嘴上說著憐惜大小姐每日侍奉母親湯藥辛苦,又貌似不經意向她透露,用冬日梅花上的雪水煎藥可以去除頑固寒疾。雖然步夫人、菊青等人自小教導步玙璠凡事要自有主張、不可輕信他人,但她總不過是個八、九歲的孩童,愛母心切竟聽信了蘭姨娘的哄騙。

    經這一事,步玙璠小小年紀心中又多了一番思量,懊惱后悔之余竟一病不起。步夫人只得對外稱大小姐與丫鬟們踏雪尋梅作樂受了風寒需要靜養。

    母女二人因“禍女之事”在府中本不受歡迎,此時這夫人得寒疾、大小姐又受風寒,想來正是紅顏命多舛的不祥之兆,也是唯恐避之而無不及。

    步佑珵早對這母女起了冷落的心思,自此更是不踏入夫人的院中,蘭姨娘雖來過幾次但卻因夫人、大小姐病中需靜養而不得見面,也漸漸無趣不再上門。倒是那柳姨娘,時常會抱了四小姐步玙琳來夫人院中走動走動。

    母女二人這一靜養竟又是五、六年的光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啞妻火辣辣:山裡漢子寵上天
作者 江茶茶
  一朝穿越,宋瑤成了山裡漢的啞巴小媳婦兒,   還給小蘿蔔頭當了後娘。   要发家致富,要種...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