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唐麟!

  • 閱讀背景色

    離火省,龍象城。

    驕陽如火,焚燒著大地上的生靈,斜陽掠過檐下,照耀進竹香書院的草堂中。

    “下面,我要宣布上次《書經》考試的成績。”書堂上一個白發老者俯瞰著臺下,嚴厲道,“沒有及格的人,都要將這次《書經》前十篇罰抄兩遍!”

    臺下草堂上坐滿了二三十人,都是六七歲的孩童,聽到這嚴厲的懲罰,稚嫩的臉頰上充滿了忐忑和緊張。

    “這次只有十道題目,全對的卻只有一個人。”

    “誰呀,這么厲害。”

    孩童們瞪大滴溜溜烏黑的眼睛,好奇和仰慕地向四周望去。

    “他就是唐麟。”老者嚴厲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看向草堂一個角落。

    所有孩童跟著轉頭望去。

    草堂最后一排座位上,坐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孩童,眉目清秀,灰白色長衫,黑發飄逸地垂下,頭頂戴著白色書生帽,配合單薄瘦弱的身體,渾身散發出濃郁的書香氣息。

    “原來是唐麟哥哥!”

    “這次試題中有三道都是出自《武典》,他家里開辦武館的,難怪能夠全對。”

    這些孩童眼里閃爍著仰慕,還有一些要強的則是委屈的嘟嘴。

    老者沉下臉,道:“唐麟家里雖然是開辦武館的,但他十歲才入學,在書院的時間還不如你們長,你們一定要爭取超過他,知道嗎?”

    “知道了!”孩童們齊聲回應。

    “好了。”老者微微點頭,“今天是中秋節,書院放假,大家早點回去吧。”

    “放假?”

    “太好了!”

    聽到放假,一群孩童立刻歡快了起來,迅速地收拾好書籍,背著書簍迅速魚貫而出。

    “中秋節……”唐麟的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不知道去首都神武門競選的大哥和二姐,今年回不回來。”

    他迅速收拾好東西,離開了書院,直奔家里。

    唐麟的家在龍象城以北,環境比較偏僻,順著書院外的小道直走半個時辰就能到。

    遠遠望去,一座老舊的建筑物聳立在荒寂的街邊,附近有許多楓葉樹,因無人打掃而門口滿是落葉,這里人煙稀少,寬闊的府邸前有兩尊石獅,大門敞開,無人看守。

    門上四個脫金的大字:純陽武館!

    順著大門走進,一條筆直的青石板路直通正堂。唐麟興高采烈地跑到正堂外,還沒走進,就從里面聽到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聲音,“唐天,你的府門租地,如今已經拖欠了九個月租金,你到底準備時候給錢,給我一個期限吧。”

    “藍田兄,最近我手頭上確實緊張,雖然是開設武館的,但你也知道,城里武館遍布各處,競爭力極強,我們純陽武館最多只是一個三流武館罷了,收入低微,一時間實在拿不出那么多錢。”一個洪亮的聲音充滿尷尬地說道。

    唐麟聽得出這是父親的聲音,他有些疑惑,偷偷走到正堂外的石柱后望去。只見堂內站著一個中年男子,身寬體胖,小腹微微隆起,身上紫色錦緞充滿尊貴,應該就是父親口中的“藍田兄”了。

    而父親則站著一邊,灰色的短衫,裸露在外面的肌肉如鋼鐵般堅硬,魁梧雄壯的身體站在這中年男子面前,卻仿佛還要矮過對方,臉上擠出的笑容有些尷尬和難看。

    “沒錢?”藍田眉毛一掀,“想當年你們純陽武館是龍象城的第一大武館,雖然后來沒落了,但儲存的資金絕不會少吧?”

    第一大武館?偷聽到的唐麟怔了一下。

    在唐麟看來,自己家里只是一個三流武館,勉強維持住已經很不錯,曾經怎么會是龍象城第一大武館?

    這些話,似乎從沒聽父親說過。

    唐天苦嘆了聲,“那是我父親那年代了,后來武館出了很多問題,資金都花費光了,我們全家都縮衣減食,哪來的錢。”

    藍田冷笑道:“別裝了,前段日子天龍武館要來收購你們這塊府邸,愿意花費三倍價格讓你們轉讓給他們,你卻硬是不肯,若真是窮迫到這份上,你早就賣了,你自己也說,現在你們純陽武館只是一個三流小武館,占用這么大的租地,完全是浪費資源。”

    “這府邸租地是我爺爺那代就擁有的,我唐家的基業都在這里,我絕不會轉讓給任何人!”唐天抬頭直視著藍田,“只要你再給我兩個月時間,我一定湊出錢來給你。”

    “兩個月?”藍田不屑地笑了,“這點時間,你拿什么湊?”

    唐天舒了口氣,臉上露出笑容,“去年我的兒子和女兒前往首都神武門競選了,兩個月之內就會有消息傳來,只要他們加入了神武門,日后成為武者都有可能,要拿出這租地金還是很簡單的。”

    “我是三歲小孩么。”藍田瞥了他一眼,聲音充滿嘲弄,“誰不知道你的兒子是個先天氣血虛弱的廢物,無法修煉武藝,只能去書院讀書,將來會有什么出息?”

    唐天的臉色霍然一沉,冷聲道:“藍田,你不太過分了!我說的是我大兒子和女兒,他們今年十八歲不到,都已經是高級武生,將來只需要刻苦努力,要成為武者還是有希望的!而我的小兒子,雖然從小身體瘦弱,但如今在書院成績也是頭等,將來要是考中舉人或是解元,在朝中混得一官半職,也能福祿終生,絕不會是一個廢物!”

    他含怒的臉上散發出一股冰冷氣勢,剎那間猶如巨人般站著藍田面前。

    唐麟的心中一震,一股熱流從心口涌出。

    “父親……”他眼睛有些濕潤了。

    自從六歲習武時發現他先天血虛,他就一直被父親帶著去拜訪名醫,每天吃大量藥材進補身體,卻依舊不見起色。等十歲后已經過了最佳的塑骨時期,想要在武藝上有所成就已經很難,被逼無奈下,才改為從文。

    他從小就知道家里條件并不富裕,武館的開支很大,為此心中一直充滿歉疚,自責,為了節省學費,甚至打算輟學出去找活干,補貼家用,從沒想到,父親竟然在自己的身上寄予了如此重望。

    藍田被唐天身上的氣勢震得臉色變了變,同樣冷下臉道:“我不管你那么多,首都的神武門可不是那么好進的,我再給你一個月期限,如果還沒有交出來,我就要上報官府告你違約!”

    唐天的拳頭握緊,如一頭怒獅般盯著藍田,氣得身體微微發抖,說不出話來。

    藍田心中有些忌憚,雖然有朝廷官府王法,但面前這人畢竟是一名高級武生,瞬間就可以把自己撕碎,他冷哼了聲,打算轉身離去,忽然想到什么,譏笑地看著唐天。

    “看在老朋友份上,順便告訴你,天龍武館似乎對你們府邸后面的臥龍池有興趣,雖然那里曾經是塊風水寶地,但被過度開發太久,早已荒廢,你趁著它還有點價值,早點賣了吧,還能賣幾個錢的。”

    說完,不去看唐天陰沉的臉色,悠然轉身離去。

    “嘭!”

    一掌拍在桌上,木桌碎裂成渣。

    唐天看著藍田消失在府門口,眼中幾乎要噴火。

    看到父親憤怒的模樣,唐麟心中暗暗咬牙,“唐麟啊唐麟,你雖然不能修煉武藝,但只要認真讀書,將來還是有機會出頭的,只要在兩年后的本省學政巡回科舉中考中,就能成為秀才,可以得到朝廷每月發放的糧食,并且能得到參加鄉試的機會。如果能在鄉試中考中舉人,那就能夠擔任朝廷文官,得到俸祿,雖然俸祿不多,但足夠交得起租地金了。”

    在蒼雪王朝中,文官遠不如武官,但這是唐麟目前唯一的出路。

    他深吸了口氣,握緊了拳頭。

    “誰?”屋里傳出父親低沉的聲音。

    唐麟心中暗呼一聲,沒想到父親如此敏銳,這樣的實力,按照《武典》上的記載,應該是三丈之內,落針可聞的境界了。

    不愧是高級武生!

    暗暗敬佩一聲,唐麟走入進去,畢恭畢敬地叫了一聲,“父親,是我。”

    “麟兒啊,今天怎么回得這么早。”看到是唐麟,唐天臉上的陰霾一掃而過,露出了寵溺的笑容,走過來提起唐麟身上沉重的書簍,“辛苦了吧,快去休息吧,晚上讓你宋婆婆給你做點好吃的。”

    “父親,剛才那人說我們曾經是城里第一大武館,是真的么?”唐麟抬頭好奇地看著高大的父親。

    唐天怔了一下,看著他,“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就是剛才。”唐麟老實地道。

    唐天神色有些復雜,這些事情他本來不愿意讓唐麟知道,唐麟雖然懂事,但畢竟還太小,“沒想到你都聽到了,看來我真的老了,都沒察覺到外面有人……”聲音中帶著苦澀。

    唐麟心中一疼,連忙伸出白嫩的小手抓住父親粗糙的大手,感受到上面練武時留下的老繭,心中更疼惜,柔聲說,“父親,你才沒有老,書上說了,人到四十正壯年,你是因為太專注了,才沒有察覺到我的。”

    唐天心中一暖,揉著兒子的額前黑發,“就你最懂事,我唐天能有你這樣的兒子,此生無憾了。那人說的沒錯,在你爺爺那輩,我們武館曾經是城里第一大武館,無人不知,連城主來到我家,都會下轎停馬,只是后來出了些事情,武館開始衰落了。”他的聲音中蘊藏著沉痛和嘆息。

    “是什么事情?”唐麟好奇更勝。

    唐天沒有再隱瞞,將唐麟抱在自己腿上,坐在枯木椅上緩緩說道:“開武館最重要的就是功法秘笈,修煉方法,以及資源。我們純陽武館本來有一本《純陽武經》,但在你爺爺傳給我的時候,《純陽武經》不知所蹤,怎么找也找不到。”

    “當初因為擔心被人盜竊,所以沒有抄下副本,而我當時年紀尚小,《純陽武經》一共有八層,我只修煉了三層,所以等武經丟失后,武館沒有這套武經當核心修煉方式做基礎,只是依靠其余的幾本比較中等的功法來修煉,學員們修煉的速度極為緩慢,于是來報名習武的人越來越少,至此我們純陽武館,才一落千丈。”

    “既然《純陽武經》這么珍貴,為什么沒有收藏好?”唐麟疑惑道。

    唐天搖了搖頭,“武經被珍藏得很保密,只有你爺爺和我知道,但是后來不知道怎么就不見了,我懷疑是被別的強者來偷走了,只可惜當初我沒有將后面五層的口訣背下來,否則以你大哥和姐姐的資質,絕對能夠在二十五歲之前,修煉到第七層,成為一名強大尊貴的武者,那樣的話,我們武館至少在兩百年內是不會衰落的。”

    “兩百年內不會衰落?”唐麟疑惑地看著他。

    “是啊。”唐天微笑地撫了撫兒子的頭發,“武者神通廣大,壽命最低都有兩百年,哪怕在后面幾代子孫中都沒有優秀的人出來,但是有武者坐鎮,武館就能一直昌盛下去。”

    “好厲害!”唐麟驚嘆。

    凡人壽命最多是八十歲,能活到一百歲已經極為稀少了,更何況是兩百歲!

    “對了。”唐麟忽然好奇道:“之前那人說,讓你把后院的臥龍池賣掉,你為什么不賣?那池子里現在連魚兒都不能養,留著也沒用,賣掉還可以當幾個錢。”

    唐天笑了,“我要是把那個賣掉,你爺爺會氣得從棺材里跳出來的。”

    “啊?”唐麟張大了嘴巴。

    “當初我們武館的兩大鎮館之寶,其一是純陽武經,第二,就是這臥龍池。”唐天微微一笑,“你可不要小看這臥龍池,雖然如今荒廢了,但在當年,里面的水可是珍貴無比,能夠易經洗髓,哪怕是十歲之后的人,只要在里面浸泡過,都能夠重新塑骨習武。”

    “這么神奇!”唐麟驚呆了。

    “這是我們武館的根基,哪怕荒廢了,也是決不能丟棄的,知道嗎?”唐天的笑容里帶著幾分認真道。

    唐麟重重點頭,“嗯,我知道了!”

    ……

    中秋,月圓。

    庭院里擺著石桌,唐麟和父親坐在旁邊吃飯,旁邊走來一個老嫗端著一大碗湯走上來,笑著道:“來來來,小麟這是你最喜愛的筍干湯。”

    “謝謝宋奶奶。”唐麟歡呼著,連忙拿過一個大勺盛到碗里喝去,“哇,好燙。”

    “慢點,你這孩子,總這么心急。”宋奶奶笑容慈愛。

    “武館里的學員都回家去了吧。”唐天溫和地看著宋奶奶,“你也坐下來吃吧。”

    宋奶奶笑著點了點頭,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輕輕坐在唐麟身邊,為他盛上一勺湯圓,吹了吹熱氣,“燙,慢點吃。”

    “你也吃。”唐麟用小手推了推,轉頭向父親看去,卻見他望著夜空庭院出神,臉上帶著幾分憂傷和落寞,這偌大的庭院沒有了平日里學員們嬉笑的身影,竟顯得有些空曠。

    唐麟心中一疼,知道他又想起了白天的事,心中一時不知該怎樣安慰,只能惱恨自己無用。

    就在這時——

    “哈,來的早不如來的巧!”一道清朗的聲音從庭院門外傳來,帶著歡喜地聲音。

    唐麟眼睛一亮,“是大哥回來了!”連忙放下碗站起來跑去,只見月光照耀下,一道身材修長的少年,緩緩從門外走來,烏黑的長發飛揚在風中,帶著幾分不羈和輕狂,劍眉斜揚,含星的眸子充滿璀璨亮光。

    “大哥!”唐麟激動地喊道。

    “小書呆,想大哥了沒?”這少年哈哈笑著,走入了過來,將唐麟抱在懷里,揉了揉他的頭發,“幾天不見,又長高了啊。”

    “當然想,天天都在想!”唐麟心情激蕩,向他身后看了看,訝道:“姐姐呢,怎么她不在?”

    “你姐姐還在首都,告訴你個好消息哦,她考中了七星武館,已經是里面的正式弟子了,今年沒辦法回來。”少年笑了笑,抬頭向石桌上的父親望去,眼中煥發出尊敬光芒,走過去道:“父親,我回來了。”

    唐天看到自己的大兒子唐龍,心中驚喜,愁思煩惱一掃而空,臉上笑開了,“好好好,回來就好,坐下來吃湯圓。”

    “嗯!”唐龍隨意坐下,向旁邊的宋奶奶問好后,看著身邊的唐麟,眼中閃爍著寵溺笑意,“小書呆,最近有沒有好好讀書?”

    “當然有。”唐麟興高采烈地道:“今天先生說了考試成績,十道題目,我是書院唯一一個全對的!”

    唐龍笑著道:“我就知道你這小書呆的成績肯定不會差,看在你這么努力的份上,老哥獎勵你一個好玩的東西。”

    “嗯?”唐天和唐麟都看了過來。

    只見唐龍從懷里衣服中摸出一塊碧綠色玉佩,在月光下煥發出蓬勃的生機,“這個是我和你姐逛首都時順便給你買的,你看喜歡嗎?”他笑著遞給唐麟。

    唐麟眼中被這玉佩上的綠光給完全吸引,忽然驚醒過來,連忙搖頭道:“不行,這個太貴重了,萬一被我弄丟了就不好了。”

    唐龍笑著道:“丟了再買一個就是了,拿著,大哥給你的東西,不許不收!”

    唐麟知道他的個性,再加上心中喜愛,只有輕輕接過,發現這玉佩極為精致,像一塊翡翠色的寶石。

    唐天看了一眼玉佩,眼里帶著笑意,隨即偏頭看向唐龍,詢問道:“你剛說,小鳳考入了首都的七星武館?”聲音中帶著緊張和期盼。

    面對父親問話,唐龍十分恭敬,點頭道:“是的,去首都的時候,我和小妹先去了神武門參加考核,但是這神武門的考核實在太嚴厲了,不愧是首都第一大武館,本次只錄取了八個人,都是高級武生中的巔峰,只差一步就能達到武者境界,我們被刷下來了。”

    “然后我和小妹就去了七星武館,雖然七星武館次于神武門,但在首都也是第二大武館,經過重重考核,小妹被錄取了,至于我,在考核時發揮失常,再加上自身水準不夠,落選了……”眼中有些黯然。

    唐麟嬉笑道:“大哥,你和二姐一起練武的,竟然還不如她,是不是每天在偷懶啊。”

    聽到他揶揄的聲音,唐龍忍不住笑罵道:“好你這小書呆,還敢取笑我,看我不撓你。”作勢要撓癢。

    兩人嬉笑在一團,宋奶奶看得滿眼笑意。

    唐天的心中卻在怦怦直跳。

    天!

    自己的女兒竟然考中了七星武館!

    本來這次讓唐龍和小鳳去神武門考核,他就沒有抱有多大希望,作為經營武館的人,他深知神武門考核的嚴厲,這個古老的大武館屹立了無數歲月,當年自己年輕時去考核都沒有競選上,兒子和女兒被刷下來,他并不太意外。

    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竟然能夠進入七星武館!

    在蒼雪王朝中,有兩大武館是最強大的勢力,分館遍布天下,分別就是神武門和七星武館,而真正論實力,神武門是要稍強七星武館的,帝國內的十大元帥,其中有六名都是從神武門走出的,但七星武館也不容輕視,里面武者如云,傳說中的武神都存在。

    這樣一個大武館,自己的女兒進入里面,日后的成就可想而知,只要刻苦努力,成為武者絕不在話下!

    對于龍象城這樣一個位于王朝較為偏遠的中型城市來說,知府大人見到武者都要行禮,可見武者的尊貴!

    “女兒……”唐天眼中流露出激動的光芒。

    深夜。

    吃完飯后,大哥被父親叫去,唐麟獨自回到屋內,點上油燈,看著空寂的房屋,心中有些說不出的空虛。

    “如今大哥落選,肯定是在家里打理武館,將來繼承父親的館主身份,而二姐在七星武館中,不久的將來必然是強大的武者,榮歸故里。”唐麟坐在椅上,心思忍不住飄遠。

    “我呢,我以后能做什么?”

    “難道上天注定,我唐麟真的無法練武么?”

    唐麟微微握緊了拳頭,這個問題早已在他心中問過無數遍,但在殘酷的事實面前,卻漸漸被平淡的歲月抹去,此刻他再一次想起,心中涌出一股熱流。

    “我就不信,我這輩子只能從文,我不甘心!”

    唐麟猛地從椅上站起,眼中露出堅毅光芒,離開了房屋,朝著門外的空場走去。冰冷的月色照耀在他身上,像寒冷的冬霜。

    “亢龍勁!”

    唐麟腦海中回想起父親曾經教導武館學員時,演練過的一套強大拳法,體內的熱血仿佛漸漸被激起,他隨著記憶中的動作,慢慢地沉腰收腹,仿佛父親的言語就在耳邊響起:“亢龍拳,能夠將渾身三百六十塊筋骨練得猶如鋼鐵一般,以剛猛力量出拳,力貫雙腿,拳如利箭,一拳打在樹樁上,整個樹尖的葉子都會炸裂!”

    ……

    新書開張!

    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后面會更加精彩,一起看我們的主角如何步步登天吧!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JKo狼地

1
JKo狼地
發表時間 2013-05-08 22:59
評分

每次看到古大的書一次次讓我高潮迭起 讓我覺得裡面的主角就是我一般
黑暗文明如此 此書無量也如此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極品輔助系統
作者 隱為者
  冷暮雨見到衛小天持劍走了過來,又是憤怒又是驚恐,又是不甘又是絕望,最後咬牙閉上了眼睛,既然... (馬上閱讀)
Sys_21_8-m
武極神通
作者 風聲禪子
  神秘而又浩瀚的世界,一個武道盛行的世界,一個危險與機遇并存的世界,這里天才無數,妖孽橫空,... (馬上閱讀)
1911245_21_73-m
殺神
作者 逆蒼天
  在這個人吃人的瘋狂世界,神已無力回天,就讓我踏著漫天諸神的累累尸骨來普渡這蕓蕓眾生。  ...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氣吞星漢
作者 拆語
  百年突破金丹后期的一代俊才,偶獲仙府重寶,誰知竟招來殺身之禍。兄弟情人私通出賣,門派逼迫,... (馬上閱讀)
Sys_21_8-m
萬古永恒
作者 太湖霸王
  世家林立,宗門千萬,無敵皇朝。   荊十方,以妖孽般的武技天賦,超凡的領悟力,披荊斬棘,...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