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路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夜,初秋的半夜,天上還掛有一彎新月。

    “初一新月不可見,只緣身陷日地中。”意思是初一的月亮是看不見的。所有武名不知道這是不是幻覺,又或者是夢中。

    終于結束了連日的雨,但山體松動,泥石流到處可見。

    凌晨2:00。

    由于車子開不進君山,所有武名此時還獨自步行在通往君山的山路上。別人會認為是倒霉,但武名很樂觀,他把這些當作是對人生的考驗。不知是聽人說還是他自己認為,他十五歲那年就應該死掉,但是他沒有,所有還有什么比死更倒霉的事。

    對于君山,武名知道在抗爭時期這里就是亂葬崗,聽說隨便拿鋤頭一挖便是白骨。這里也流傳著許多鬼魅的故事。山中有幾個村莊,那里的人崇尚土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他們一向奉行的原則,他們認為死去的親人葬在這里,親人的靈魂才得到解脫,而解脫的靈魂是可以升天的。即便后來國家推行火葬也阻擋不了這種風俗。君山腰布滿的密密麻麻的墳頭就是最好見證。因為這做法是法律不允許的,所有山里的人都選擇半夜偷偷出殯,就選擇現在這個時間段。

    據說這次泥石流,滾下來除了泥土,就是遍地的白骨骷髏,不知會不會有人會被這些東西擊中。武名不會把這些當作幽默的。

    黑夜中有一絲絲月光,眼前漆黑一片,像夢?不是夢。

    武名總感覺好像有一雙無形的眼睛,窺視著趕路人的一舉一動似的;連綿的山頭像四面楚歌;密密麻麻的墳頭在月下閃著暗光;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讓人窒息的怪味,像火燒某種纖維的味道;還有周圍奇怪的鳥叫聲、昆蟲聲、好像還有人的竊竊私語;自己的腳步聲在空蕩的山路上回聲重重……

    對于這一切武名沒有覺得恐懼。別人曾經告訴他,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后來武名一直認為可能因為這樣的環境關系自己很少講話,最好的交流就是和自己的心靈,所有他喜歡聯想,特別在夜深人靜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是幸福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也是無懼的。

    但是之前的生活怎樣,武名是不知道的,他的生命在那一年從新開始,又或者是重生。

    更何況作為一位醫生,解剖尸體,在太平間過夜,武名都嘗試過了。尤其解剖那些體溫未冷的尸體時,刀劃下去,鮮紅的血液流出來;那還有并未閉攏的眼睛……

    具體記不清從何時開始,武名喜歡看別人的眼睛,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在別人的眼睛里他能讀出不同的故事,他們活著或死的時候的喜怒哀樂。但也從來不需要把這些和鬼神之說聯系起來。

    好像那時是他第一次解剖課。

    老師是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頭,頭有點禿,不管走到那里都滿臉笑容,一臉春風。他姓符,職稱是副教授。接觸的人都知道這老頭博學多才,有著很強的學術背景,他算得上當地外科界的權威。而身為一個出色的外科醫生,首先就得是一個出色的解剖學專家。這就是教授為什么選擇解剖課的原因。很難想象,他對人體的組織了如指掌,根本不要看書的。還有他不畏權貴,也特別維護他的學生,同時也深得學生的喜歡。大家都知道他具有正教授的能力,每次評職稱都因為各種原因被卡。因為他姓符,連起來讀副教授與符教授諧音,學生都不忍心戳他的痛處,實質上這也是學生們的痛處,所有什么時候都只叫他教授。

    而對于這老頭,好像并不在意這一切,他樂此不疲的站在講臺上,無時無刻都笑著臉。還有實際上他的事業上的遭遇并不能影響他拿著最高的工資,最高的待遇。這不知是不是對權貴的一種諷刺。當然也給學生提供一些正能量的東西。

    教授帶給武名的遠不止這些。

    武名和教授其實早有淵源,就在十五歲那年,他本來應該死去,具體是不是十五歲其實武名也說不清楚,已記不清是別人告訴他的,還是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他從別人的嘴里得知那是一個很大的手術,是教授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具體情況他也不知道,是由當地外科界的權威符教授完成的。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武名有什么不開心的事都會寫信給教授。剛開始教授會回信,好像直到武名上完解剖課那年后,教授就沒見回信了。武名甚至打聽不到他的消息。其實不管教授看不看到他的信,他仍然堅持寫,其實武名自己也發現寫信只不過是自己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罷了,就像他喜歡胡思亂想一樣。

    在那節課里,初次見到尸體的同學熙熙攘攘,抑壓不住內心的興奮,許多同學覺得這是一次探奇,但是他們忘掉了接下來他們會用一個學期和這些尸體接觸,和它們會熟悉到讓人嘔吐的程度。

    雖然那一具具的尸體已經被福爾馬林泡的黑乎乎的,失去彈性的皮膚被擠壓的變了形,但它們是赤裸裸的,而武名卻發現自己在乎他們的性別。武名承認自己的不純潔。也許不純潔的不止是他。

    “同學們,首先聽我說幾句。”教授依然笑著說,“我不知大家是什么心情,但是每當我面對著它們我的心情是沉重的,首先我們得感謝它們,沒有它們,從私自來講,就沒有我們自己的這一碗飯吃,而從大的角度講就沒有醫學的發展,你們說是不是?”

    剛才的熙攘混亂立刻停止了,場面嚴肅起來。這本來就是個嚴肅的場面。

    “我不信鬼神,也不怕鬼神,如果有鬼神要索命,我不知要賠上多少。但是我依然很虔誠,對于它們,我希望你們也懷著這樣一個想法。”教授繼續帶笑講著,“每年的七月十四,我都會給它們燒紙錢的,從來沒有停止過。并不是因為我迷信,而是對它們的感恩。它們的死去是一個迷,它們原來謎一般的生活也許是個很好的故事。但現在,它們只能是個迷,正因為是個迷,所以它們才會成為你們的試驗品。我不希望你們像我一樣燒紙錢,該做的事讓我們來做,而你們就應該懷著一顆恭恭敬敬的心去學習。現在讓我們為這些無名的尸體默哀三分鐘。”

    他是個能笑著面對死亡的人。

    武名這時留意到這些尸體,不管它們是何姓別,它們的身體如何扭曲變形,不變的是它們的眼瞼都沒有完全閉攏的,眼瞼間漏出黑色的眼球。不管它們的軀體被泡的如何變色,但是它們的眼睛依然沒有變色,創世主在創造人類時就給了眼睛這個神奇的功能。不知它們生前遇到什么?它們的死去又看到什么?有沒有哀傷?有沒有人為之哀傷?一切都寫在那眼睛里。

    武名突然覺得解剖學是空洞的,它可以解剖器官的結構,但它看不到那瞳孔里要表達的東西。

    死亡是什么?人死后是否有靈魂?

    武名忘不了那種感覺,那種好像自己從地獄走回來的感覺,在黑暗里他看到了那個光點,就像放大鏡的聚焦點,很亮,而周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空氣沒有味道,更沒有風,他就順著那個光點走啊走,沒有腳步聲。不知走了多久,沒有時間,感覺不到空間,只感覺到那個光點越來越大,變成光圈,后來變成光環,變成光隧道,最后光明包圍著他……

    如果有人要問地獄是什么樣的?武名會毫不猶豫的講地獄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之后武名不停的翻閱關于靈魂的書籍。他了解到有學者認為,當人的心跳停止,血液停止流動時,微管失去其量子狀態,但存在于其中的量子信息不會被破壞,所以它們就在宇宙中傳播散布。所以如果重癥監護室的病人存活下來,他們多會講述那“一束白光”或者看到自己如何“靈魂出竅”;如果病人去世,那么量子信息就會在不確定的期限內存在于肉體之外,即“靈魂”。

    武名既然認為自己的靈魂離開過自己的軀體,不知道自己的軀體此刻還屬不屬于自己的靈魂呢?

    還有又好像是在自己的第一次解剖新鮮尸體。

    那是自己在一個法醫事務所的一次實習,老師自然就是這個事務所的負責人。一個中年漢子,至于叫什么名字,武名已經記不起來。只記得他博學多才,能夠成立法醫事務所的人自然是鳳毛麟角。

    白色瓷磚砌成的解剖臺,四周高出十厘米,邊上有一個水龍頭和排水口。很潔白,很神圣。當它擺設尸體是,武名又覺得它很罪惡,這種罪惡感到后來又演變成一種常態,從常態又演變為一種麻木感。

    解剖的是一個剛剛過世小女孩的尸體,十歲左右。據說它的死因是個謎,就是說無緣無故就沒有了。不管是不是迷,對于別人并不重要;而對于法醫,也只不過是把它一寸一寸的剖開,然后得到一串的數據而已。

    同樣是赤裸裸的尸體,武名此時的感悟不再是那時那個什么都不懂得大學生了。武名更在意的是它的面容,也許他不知道多年后這張面容還留在他的心中。

    解剖時水龍頭要開著小小的水,因為新鮮尸體流出的血液會在短時內凝固而難以沖洗,小小的水可以在血液還沒凝固前把它沖掉,順著排水口流掉。而嘩嘩的流水聲能減輕少許恐懼感,其實不然,也有可能是增加幾份恐懼感。

    “該如何下手啊?”武名問。

    “隨便,你只要把它每個器官摘下來就行了,我們要的是真相不是美感。”

    其實武名并不覺得這話是幽默。

    武名還在猶豫,負責人不耐煩了,吼道:“快點啊!”

    這是人還是尸體?是人,武名能感覺到它哪還有20來度的體溫,就像在睡覺;是尸,可以肯定的是它永遠沒有了心跳。

    武名也很著急,無目的的往它腹部稚嫩的皮膚上劃了一刀。溫熱的血液流了出來,順著軀體流下來,染紅了潔白神圣的瓷磚,被水流稀釋……

    伴隨這一切,女尸的眼睛突然睜開了。那雙眼睛深邃的如同活著的人的眼睛一樣,比擺在這里的這具女尸有內容。無名的心也隨之一顫,總感覺那雙眼睛在看著自己。不管武名劃下多少刀,他仿佛感覺到女尸的眼睛能感覺到痛覺一樣,同時武名覺得自己的心好像也在受著同樣的折磨似的。

    武名不知道,也不記得那天的工作是如何完成的,唯有那雙眼睛永遠存在于他腦海。

    武名為此又翻了好多書,他確認,死去的人確實存在一些原始反射,但不會有張開眼睛這么夸張。其實也有可能是那女尸的眼睛本來就是睜開的,只是自己當時太緊張,根本沒留意這個細節而已,武名后來一直是這樣給自己解析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