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豪門少爺

  • 閱讀背景色

    “我說,兒子你快點回來吧,你爸爸他這回看來真是病的不輕,躺在醫院里都已經昏迷一個星期了,你快點回來看看你爸爸吧?也許這回是你最后一次........”

    “嗚嗚....兒子只要你趕快回來看看你爸爸,我跟你爸爸都商量好了,不再逼迫你成婚了,你愛干什么就干什么.......”

    滴!

    對著電話,是一位中年婦女,披著雪白色的披肩,雙臂疊抱在一起,從地上拉長的倒影看來,完全一大“S”型曲線,彎彎曲曲。看來是生孩子的影響,永久在她腰上套上了游泳圈,略顯的豐滿;除了眼角還微微露出的幾道淺淺歲月的痕跡之外,很難看得出來還有其他波紋;渾身裸露出來的細白皮膚,就跟一雪山里走出來的女神一樣,細長的脖頸上、白嫩的手腕上,一一佩戴者金銀首飾,身體輕輕晃動一下,就能夠聽到金屬清脆悅耳的響聲。迎面撲來一股高貴的氣質,渾身都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兒,彌漫著整個房間。

    一身華麗嬌艷的服飾,既不顯得妖精,又不失尊貴的身份,從頭到尾華麗的裝束,略顯的緊身,從骨子里散發出來中年婦女的成熟嫵媚柔情,絲毫看不出來歲月在她的身上烙下的痕跡。

    可是她哽咽住了,看著病床上躺著的丈夫,實在是說不下去了,就按下了微顫的手機語音留言功能,輕輕的點擊了“發送”。

    錢再多又能夠怎樣?

    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宏夏集團總裁——蔣正超,看著他的面容,明顯有些憔悴,緊鎖眉頭,一看就是飽經滄桑的成熟男。

    真是不敢相信,站在身邊的這個女人是他的妻子,到更加像是他的女兒!

    近日從當地有名的《商業大亨》雜志上,有業內人士就預算、分析過他的整個身價就超過了5000億美元,是當地乃至全國赫赫有名的商業巨頭,比爾蓋茨都傻坐在美國微軟公司唉聲嘆氣,巴菲特都被氣的住進了醫院。

    兒子蔣方明也老大不小了,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齡,這么大的家業,蔣正超只有蔣方明這么一根獨苗,他們也上了歲數,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還沒有抱孫子,一直都擔心家業到了兒子這一代會衰敗下去,蔣方明整天又不務正業,只知道吃喝玩樂,玩弄一些武術道法,被家人一直抵抗,完全是一個紈绔子弟。

    這么大的一份家業,可是蔣正超跟夫人闖蕩了一輩子打拼下來的,一直都在督促著蔣方明成家生子,也好了卻他們心上一塊毒瘤。

    兩人,私下也請了不少名嘴媒婆給兒子物色合適人選,想要跟他們結為親家的社會各界名流數不勝數,都能夠組成一個師的軍隊了,就連高官大祿都不惜帶著千斤前來相親,絲毫不乏美麗的勝似西施,嬌嫩的猶如貂蟬,嫵媚的超越貴妃,多識的賽過昭君的妙齡青春美少女,可是都沒有被蔣方明看中,背后都有不少人在責罵著:“這不知道這個**想要什么樣的?”

    結果被家人給逼迫的束手無策,只能夠離家出走,這都已經一個多月都沒有音訊了,家里面在外面散布眾多耳目,就差調用軍隊了,都沒有找到兒子一絲絲的行蹤,好像是完全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一個多月來,可把家人給著急壞了,這不,老子都被急出了病。

    這回母親有些后悔了,打電話給蔣方明,電話關機,根本就聯系不上,從人間蒸發了一般,只好給兒子不斷發信息,盼望兒子一打開手機第一件看到消息。

    “艾,方明,你快過來看?你媽媽又給你發信息了?”

    “什么?你說什么啊?”

    幾個朋友在DISCO跳著江南style,雜音很大,兩個人面對面說話都聽不清楚。

    外面人進去,發現里面能吵死人。

    瘋狂地迪士科炸響在大廳內。里面雖然寬敞。但擠滿了顛狂地男男女女。所有人都隨著音樂搖晃著身體。像抽筋一般。有地腦袋就像鐘擺那般左右亂搖。

    里面男男女女都衣著前衛。打扮時髦無比。不論男女。頭發都染得五顏六色。

    很多女人。穿著露臀溝地低腰緊身褲,沖著男人扭著肥臀,揮舞著手臂。不時發出快活地尖叫。和重金屬搖滾音樂混雜在一起。更增加喧嘩和yin蕩無比。在中心地小舞臺。還有三個穿著比基尼地性感舞女,抱住鋼管上下摩擦著身軀,做出種種勾人掉魂兒地動作,這里簡直就是人間天堂,醉生夢死都可以……

    蔣方明正在跟一渾身暴露靚妞眉飛色舞,一前一后,肉體相觸,看到旁邊休息位上朋友在叫他的樣子,這才停下來,跟美眉打了聲招呼,走了過去。

    “我說,大公子啊,你媽媽又給你發信息了?”這回那人說話聲音大了幾十分貝。

    “發就發唄,反正又沒有啥事兒,還不是在催促我趕緊回去,然后趕緊娶妻生子,承襲家業.......”

    他毫不在意的笑著:“哼,這些我都被他們給嘮叨的恨不得拿把刀子把這對兒餃子給切下來,煮吃了,也好耳不聽心不煩,多省心啊?”

    說著就從桌子上拿起了水果刀比劃著。

    “艾艾艾,你小心點,那樣的話,你還不如把你下面的根兒給閹了,那樣豈不是更加省事兒了啊?”

    哈哈.......

    “再戲弄我,我把你們的根都給割了,我留著根還要享受未來美好的人生呢!”

    身邊這幫狐朋狗友又在戲弄著他,身邊這些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一個個都是富家大少,花花公子,不過他們身后的家業都沒有誰比得上蔣方明父親家業那么大,自然都認他作為大哥。

    “我說大公子,我們可都聽說了,你家里面給你物色的可都是秀色可餐啊,這個時候你應該在家里面享受人生之樂啊,你怎么會離家出走了呢?豈不是可惜之極了嗎?”

    “是啊,要是擱在我們哥們兒幾個身上,樂還來不及呢,你還到這里來尋樂子?”

    ........

    “你們懂個什么啊,那些一個個還不都是沖著我家錢去的嗎?再說了,我現在在修煉童子功,不能夠破宮的,否則的話,我的童子功還沒有練到最高境界,就白費幾十年的功夫了!再者說了我要找就要找一個...看到了沒有?”說著他指著DISCO廳門口處的一位保潔員。

    “啊,你還童子功呢,你今年都二十好幾的人了,不嫌害臊啊!”

    這些人只知道蔣方明確實癡愛武俠小說中的功夫,但是并不知道他功夫究竟如何,在街頭打架倒是有幾手,不過并未施展超能力,對付那些街頭小混混,不需要爆發。

    不會吧?原來大公子還有這喜好啊?”

    “難不成你這童子功沒有練到最高境界,把西門吹雪打敗,把歐陽鋒殺掉,把葉孤城廢掉,你就不結婚了啊?就算你練成了,那個時候,說不定你父母的骨頭棒都可以打鼓了!”

    哈哈......身邊的一群人又逗樂呵了。大伙都知道蔣方明雖然出身豪門世家,但是九年義務教育都還沒有接受完,就輟學了,學習一些武俠小說里面的功夫,但是他擁有一身好功夫,尤其童子功,都練了整整二十年有余了,從未在外人面前施展,他自己都一直沒有捉摸透徹,為何他每天起早歇晚苦練童子功,金鐘罩,鐵布衫,等到要施展的時候,怎么也施展不出來?除了在夢里使用過夢寐以求的金鐘罩之外,自己都沒有見過,為此一直都困擾著他。

    “我可沒有你們那么俗氣!不跟你們在這里瞎扯淡了,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人生苦短,好不容易逃了出來,還是應該及時享樂吧?”

    說完,蔣方明拂袖又要繼續鉆進熙熙攘攘的放蕩美女群體共舞去了,渾身上下都是一身的名牌行頭,從外表看起來,就顯得非常的fashion,渾身都散發著法拉利的香水味兒,個頭一米七八,略顯瘦弱,丸子頭下面鑲嵌著一張小白臉的模樣,每個動作看起來都是故意在炫酷。

    這個DISCO從裝潢上看,到處都是富麗堂皇的,設計造型非常像美國的白宮,圓明園的復古,凱撒皇宮都望塵莫及,從名字“皇家娛樂所”就可以看得出來,再看看來這里的散發無限青春活力的靚男靚女的穿戴,就能夠判斷出來,這是富家子弟的奢侈消費娛樂場所,前來這里應聘的保潔員都要求是博士學歷,而且英語要拿到專業八級,除了國語之外,還至少會3門必修的外語,就知道了,這里不可小覷!

    據說奧巴馬總統都在這里辦公過!

    “艾,你別走啊,你媽媽她這回在短信里并沒有催促你回去成婚,并且還說,一切都會依照你的意思的,什么練功、升級他們都依你了啊?”

    蔣方明揚起手,一口就給否定了:“那些肯定都是騙我的,還是想騙我回去,就不會讓我出來了,又得逼婚了!我的童子功不是白練了嗎?我苦守了二十幾載的處男之身,不就成為炮灰了嗎?我可沒那么愚蠢no!”

    “你等等!”正要走,被身后的人給叫住了:“你過來看看,你媽媽又給你留言了,說你爸爸病了,讓你趕快回去?”

    “哎呀,那還不是我媽想讓我回去的手段嗎?已經用爛了,她還用啊?”

    “這次好像是你媽媽認真的,都哭了,不信你聽聽看?”說著拿手機的人把電話遞給蔣方明,自動播放了語音留言,仔細的聽了一下,果真是在留言中聽到了母親的痛哭聲。

    “艾,這些肯定還是他們使的苦肉計而已,咱們繼續樂咱們的,繼續,繼續,都別放在心上,我爸爸身體一直都很好,怎么可能......”

    誰知道蔣方明話音兒剛落,人就撒腿跑了,跑的比兔子還要快。

    “你上哪兒去啊!”

    大家在身后喊叫著他,剛才嘴里面還在替自己辯解的,沒有想到眨眼間的功夫,撒腿就跑了出去。

    【敬請收藏放入書架、投票進行推薦哦,謝謝各位支持啦】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魔帝寵妻狂:天才馭獸九小姐
作者 天心媚骨
  “人形、獸體、擬態,夫人還想要哪一種?”吃飽猶不饜足的某帝,一舔妖冶的唇,意猶未盡。   ...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