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魂歸來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國剛經歷過幾年前的長平之戰和邯鄲之圍戰役,整個趙國元氣大傷,四十萬趙軍被秦軍坑殺,無一逃脫。整個趙國家家出殯、戶戶發喪。

    這天正是傳統的鬼節,鬼門關大開,死去的親人會從陰間回來,按習俗要給死去的親人燒紙錢,讓他們在陰間能過得好一點。

    趙國的都城邯鄲內,家家戶戶門口都是燒紙錢留下的一堆堆紙灰,稍講究點的大戶人家,門口還掛了白布。整個都城都籠罩在一片愁云慘霧下,一陣陣哀悼死去親人的悲泣聲不時從各家屋內傳出。

    邯鄲中心的王宮西邊,有一大片宅弟,這一片是趙國達官貴人的聚集地。馬服君趙府就在這片區域的顯頭位置。

    馬服君趙奢為戰國八大名將之一,在趙國地位顯赫,與相國平原君趙勝、大將軍廉頗同列三卿。

    趙奢生前育有兩兒一女。長子趙括即是長平之戰主帥,兵敗身亡。次子趙牧現為廉頗手下一偏將,小女兒趙慧嫁給了秦國質子贏異。

    大清早,一清掃工推著一輛穢車從馬服君趙府前慢慢走過。看著趙家門前掛著的白布,這位清掃工狠狠地吐了口口水,“怎么不叫你們趙家死絕!”,他在心里狠狠罵道。

    因趙括無能,導致趙軍四十萬人無一生還,趙國上下無不對趙括恨之入骨。連帶著對整個趙家都恨之不已。輿情壓力下,顯赫一時的趙家也不得不夾著尾巴小心做人。

    “吱呀”一聲,趙家的側門打開,三個小孩從里間蹦跳著走出來。都是頭纏白布,身披麻衣,一身素孝打扮。

    領頭的是趙牧的兒子趙興,今年9歲,緊跟著的是趙政,今年7歲,最后是趙政的小廝趙騰。趙政和趙騰對外的身份都是趙興的書僮。

    原來五年前邯鄲被圍,趙國欲殺秦國人質,子異獨自逃脫,留下趙慧和兩歲大的兒子趙政,在趙老夫人和趙牧的拼死保護下,從子異家將兩人救出接到趙府居住,對外稱趙慧是趙老夫人的待女,趙政就是趙牧兒子趙興的書僮。

    趙家此種掩飾,趙王如何不知,但此時趙國勢微,也不愿意將秦國得罪狠了。而且趙家馬服君于國有大功,在趙國德高望重,人雖死,虎倒威猶在,趙王也不愿意為了一對無足輕重的孤兒寡母而外得罪強秦,內寒了將士們的心。也就睜只眼閉只眼裝做不知。

    “趙政、趙騰,你倆倒是快點啊。”,趙興一腳跨出門檻,回頭對身后的兩人喊道。

    “趙興哥,儀式還早呢,去早了也看不到什么呀。”,趙政走快幾步,跟上了趙興。

    “嘿,這就不懂了吧,走早點占個好位置,要是去晚了,擠都擠不進,我們三人這個頭,要是被擋在外面,除了人家的屁股,還能看見啥?”,趙興笑道。

    趙政和趙騰看了看自己三人的身高,不禁笑了笑,不再出聲,小跑步地跟著趙興快步向前跑去。

    原來今天鬼節,為了安撫民心,趙王特意在王宮前的演武場搭了高臺,請來玉虛觀的仙人來開臺施法招魂,祭奠為國捐軀的英靈。趙國所有軍民不論貴賤,都可前往觀禮。

    “趙興哥,玉虛觀是什么來頭,很厲害嗎?”,趙政邊走邊問道。

    “當然厲害啦。”,趙興小腦袋一昂,賣弄道,“知道一宗二教,三觀四派嗎?”

    “不知道。”,趙政老老實實地說道。

    “這是當今天下最頂尖的十個修仙門派。”,趙興扳起小指頭數道,“一宗,就是韓國的朝天宗,二教就是中原的巫教和草原的薩滿教,三觀是我趙國的玉虛觀、燕國的太乙觀和秦國的三清觀,四派是魏國王屋派,齊國泰山派,楚國茅山派和西域的昆侖派。”

    “聽說整個天下大小國家都被這十個門派控制著”,趙興把小腦袋湊過來,小聲說道,“連國君都要聽他們的。這些修仙門派隨便派個弟子出來,國君都要小心伺候著。”

    趙政吐吐小舌頭,“那我們趙國的國君,也要聽這個玉虛觀的?”

    “那是,知道平原君不?”,趙興問道。

    “咱趙國,誰不知道平原君啊。”,趙政說道,“邯鄲之圍,平原君和另外兩位仙人力挽狂瀾,大破秦軍,救下趙國,先生在課堂上不知道講了多少遍了。”

    “知道就好,”,趙興小聲說道,“平原君就是玉虛觀的一位長老。沒看到連國君見他也要客客氣氣的嘛?”

    見趙政和趙騰小雞啄米般點頭不止,趙興得意不已,能在人面前顯擺,確是人生一大快事啊。心情愉快之下,走得更顯輕快。

    不一會,三人來到演武場。此時天剛放亮,可容納上萬人的演武場此時只有稀稀拉拉幾百人,圍著場中央一個六丈高的高臺圍成一圈。臺上立一長桿,掛一長條黑邊白綾,上書“招魂幡”三個大字。

    整個高臺掛滿了白布,上面寫滿了趙國各個部隊的番號,應該是歷次戰爭中陣亡的將士所在軍隊的番號。

    慢慢地招魂臺四周人越聚越多,都是披麻戴孝的裝扮。臺下有人點滿了燭香,一時煙霧繚繞。

    日上三桿時,只聽遠處一陣沉悶的牛角號聲,遠遠地兩頂黃蓋傘緩緩向場中移來。

    趙政三人此時站在招魂臺最前方,三人人小個子小,自是看不到外面的情況。過不多時,只聽眾人一陣大呼“吾王萬歲!”,盡皆拜倒在地。

    三人連忙跟著向后方拜倒。卻偷偷抬起頭向前看去,只見前面一片軍甲,俱是鎬素,長矛上都掛著一條白綾。軍陣之中,拱衛著中間的兩頂黃傘,其中一個,正是史稱趙悼襄王的趙偃。

    “眾位請平身!”,趙偃大聲說道。“今日陰陽溝通,鬼門大開,正是列位英魂回家之時,孤特意請了玉虛觀觀主安道子大師為英烈們招魂祈福!”

    趙偃隨即對旁邊黃傘下的安道子做了一揖,“大師請!”

    銀眉長須的安道子高呼了聲“無量天尊!”。還了趙偃一禮。隨即取下背在身后的長劍,口中念念有詞,突然把長劍往身前一拋,大喝了聲“疾!”,只見原來三尺長劍驀然變成一丈長兩尺寬的大劍,閃爍著劍芒,靜靜停在安道子身前。

    安道子手持一柄拂塵,縱身一躍,跳上長劍,身形一動,御劍騰空,已飛至六丈高臺。

    剛剛站起來的圍觀百姓,見此情景,不禁又跪了下去。

    “仙人哪!”

    “真神仙啊,會飛啊!”

    ……

    臺四周一陣喧嘩。眾人神情激動不已。安道子飛至高臺時,四周又是一陣低沉的牛角號聲,招魂式開始。四周也安靜了下來,眾人屏息等待。

    安道子收了飛劍,一揮拂塵,牛角號聲驟停。當是時,朝陽如金,安道子銀發銀須上立于高臺上,大風吹過寬松的道袍迎風飄飄,似乎隨時都會隨風飄去。好一派仙風道骨模樣。

    趙政看得如癡如醉,目眩神迷。

    只見安道子迎著太陽揮舞了幾下拂塵,口中念念有詞,突然,他對著拂塵打了幾個手印,拂塵向著天空一指,大喝一聲:“魂歸來兮!”

    安道子張開雙臂,似要擁抱天空,便聽遠外天空傳來一陣悶雷響,隨即狂風大作。高臺下的燭煙似乎活過來似的,突然旋轉著盤旋向上。空中隱隱有無數人小聲說著匯成一句大呼:“魂…歸…來…兮…”

    臺下的人群中,不知道誰突然哭著大喊了聲:“兒呀!回來吧!”

    人群中如炸鍋般,各種哭喊聲四起,“柱啊!你拋下我們孤兒寡母的,怎么活呀!”

    “爹啊,回來吧!”

    人群全部跪倒在地,哭喊著,呼號著自己的親人名字。這里面,有白發蒼蒼的老母親,有剛會走路的稚童,有身形單薄的寡婦,一個個滿臉淚水,悲愴無比。

    趙政看得心里難過,他擦去眼角的淚水,扯了扯趙興的衣角,“為什么要打仗?為什么要死這么多人?”

    “人家要來打我們,我們自然就要打回去。”,趙興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

    “為什么要打仗?”,同樣的問題,秦國都城咸陽,同樣的招魂臺,子異看著高臺上作

    法的仙人,問他的父親安國君贏柱。

    “為什么要打仗?”,贏柱指了指臺上的仙人,“因為仙人們要求我們去打仗!”

    “父親,仙人們為什么要我們去打仗呢?”,子異追問道。

    “為了九鼎。”,贏柱耐心解釋道。或許是覺得對這個兒子有虧欠,或許是最寵愛的華

    陽夫人的枕邊風,子異從趙回秦后,贏柱對子異寵愛有加。

    “據說大禹在九鼎上銘刻了一部至高無上的修仙功法,修練這部功法,可與天地同壽,

    冠絕天下,無人可敵。但是功法是分別銘刻在九尊鼎上的。只有集齊九鼎,才能得到完整

    功法。”

    “現在我們秦國得到了其中三尊鼎,其余六尊分別被其它六國所得。為了搶奪九鼎,上

    頭的修仙門派逼著各國開戰。”,贏柱解釋道。

    “那為什么這些仙人自己不去搶呢,要逼著世俗國家去為他們打仗,死人無數,百姓流

    離失所。他們也不管不問。”,子異憤憤不平。

    “這是各修仙大派的約定。上古時期,曾經爆發過一次仙人大戰,仙人們翻江倒海的大

    威能,引得天崩地裂,洪水泛濫,人類幾乎死絕。從那以后,各仙修大派即約定,不充許

    仙人插手世俗國家的爭斗。”,贏柱抬頭看著高臺上做法的仙人,嘆了口氣。“邯鄲之

    戰,這個約定被打破,眼看天下又將大亂,生靈涂炭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207-m
大仙木
作者 許軒陌
  混沌初開,無盡歲月後,一株神樹於黑暗中擎天而起,撐起天地之隔。   神木數之不盡的枝丫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