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別勝新婚?

  • 閱讀背景色

    時間倒退回十幾天之前,那時候的江依柔,還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市民……

    她每天下班的時候,大多數已是夜幕低垂、華燈初上之時。這些天她沒有直接回家,而是拎著一個微溫的盒飯擠上公車,七拐八轉地來到偏離市中心的一個老式小區內。

    這個小區已經建成很久了,外表殘舊破敗,連名字都看不到,江依柔和未婚夫呂廣就在這里租下了一間小套房,用來當做倆人結婚時的新房。

    不是不想要更好的生活環境,她也想住進高尚住宅區,擁有明亮的居住環境,上下樓都可以搭乘電梯……可她只是個普通的打工妹,每月從復印店里領到手的工資剛夠生活費,根本沒有余錢剩下。父母又都是老實巴交的退休工人,微薄的退休金也僅夠維持他們自己的生活。這樣的家庭不要說買房子了,連地段好點的房子租金都支付不起。更何況,父母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她不能動用他們省吃儉用了一輩子,卻隨時可能救他們一命的保命錢。

    房子裝修好后,婚禮卻又不能如期舉行,或許今年內也沒辦法搬進去住了。

    由于呂廣在本市最大的一間貿易公司上班,最近總部看上了他出色的工作能力,決定派他到新開發的一個偏遠地區去培訓銷售新人,為期一個月。

    雖說上頭答應他一個月后就能回來了,但其實他們都清楚這次的歸期難定,畢竟誰也無法預料工作中會出現什么樣的變故。無奈大公司的競爭太激烈了,他如果放棄這次機會,說不定以后都不可能再得到升遷了。

    最重要的是,他當初以一個銷售新人的身份,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內爬上經理助理的位置,暗地里眼紅他、怨恨他的人只多不少。這次去開拓新市場的任務,是在銷售部經理一職長期空缺的情況下下達的,往好的方面想,是總部想考驗他工作能力,打算把他培養成銷售部的新任經理;壞的方面,卻是全公司的人都在等著看他的笑話,巴不得他失敗后可以對他落井下石。

    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有這個能力,呂廣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義無反顧地離開了。出發的那一天他有提前交待過,說是這次出差的地點極為偏僻,出入不方便,通信線路也沒到達那里,讓她不必擔心,沒有消息就等于是好消息。

    可這都過去五天了,連一個報平安的電話也沒有,這叫她怎么能放心呢?

    “鈴--”

    剛爬上七樓,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挎包里的手機響了。江依柔在皮包里一陣扒拉,翻出一個老舊的黑色手機。

    手機是市面上早已淘汰的款式,原來倒是有彩屏功能的,被她摔了幾次,修了又修之后,屏幕徹底報銷,只剩下接聽和打電話的功能了,可她還是舍不得換掉。

    按下接聽鍵還未湊近耳朵,話筒那頭已迫不及待地傳出一把大嗓門,震得她耳朵“嗡嗡”作響:“江依柔,到家了嗎?”這是她打工的那間復印店老板的來電,姓魯,性格也很對得起他的姓氏,為人粗魯兼無禮。

    “還沒——”

    剛說了兩個字,魯老板就迫不及待地打斷她:“快,快,又有客人來了,大量訂貨!”說完便徑直掛斷了電話,留下江依柔在原地發呆。

    嚴格來說,魯老板算不上好老板,不但吝嗇小氣還小雞肝腸,多用店里的半張紙也會被他念叨好幾天。可他是唯一一個愿意給她一份工作的人,就算店里的工資低、待遇差外加經常性無償加班,江依柔也毫無怨言,從來沒想過要離開。

    但說到店里的客人……一江依柔馬上伸手按了按開始隱隱作痛的太陽穴。

    其實店里的客人大多數是很好說話的,就是有個女客人似乎特別討厭她,每次見了她都沒有好話。最讓她想不通的是,女客人平時溫聲細語的,舉止又斯文,見了誰都會笑咪咪。可一看見她就拉下臉,從來沒給過好臉色。如果她在工作上出了點差錯,那就更慘了,女客人一定會在邊上冷嘲熱諷的,連說帶罵的讓人抬不起頭來。

    會選擇這種時候過來訂貨,江依柔只用腳趾頭猜都能猜到是那位女客人,因為她的最大樂趣就是看到江依柔忙碌,最好忙得沒有停下休息的時候,她才感到心滿意足。

    收好手機,江依柔戀戀不舍地掃一眼樓梯轉角處的“七”字,認命地轉身往樓下走去。有很多時候,不是你不愿意就可以不做的,再辛苦為了生活也得做下去。

    回到家時已經快九點了,心疼她的母親特意留了飯菜。為爭取時間完成工作,江依柔只草草扒幾口飯便鉆進了房間。

    凌晨一點,是大多數人睡眠正酣的時候,江依柔卻還在電腦前奮戰,只有一盞昏黃的小燈給她作伴。突然,放在電腦桌上的手機響了,單調的鈴聲在寂靜的格外刺耳,嚇了她一大跳。

    擔心鈴聲吵醒已經入睡了的父母,江依柔飛快抄過手機,壓低嗓音問道:“你好,請問你找誰?”

    “阿柔。”電話那頭傳來一把低沉而略帶磁性的男性嗓音,感覺遙遠卻又那么的熟悉。

    “阿廣?”江依柔頓時精神百倍,同時用雙手握住了電話。

    五天了,這是他打回來的第一通電話。

    “嗯!”

    她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你……好……嗎?”

    “還行吧,睡了?”他的嗓音一如既往地好聽,還帶著淡淡的笑意,似乎心情很不錯。不過手機信號真的不怎么樣,時斷時續的,還不時有些沙沙的雜音傳來,讓他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什么真實感。

    “沒呢。”

    聽到她還沒睡覺,呂廣顯得有些不悅:“怎么還不睡覺?不是叫你早點睡覺的嗎?出去玩了?”

    “沒有!”

    “哦?那是到新房去了?”

    “嗯。”

    “這還差不多,那現在呢?你在做什么?”江依柔聽話順從的態度,讓呂廣頗為滿意。

    也許是性格使然,江依柔并不習慣向呂廣撒嬌,也不喜歡追問他的行蹤。反倒是有點大男子主義的呂廣把她管得很緊,事事都要問過他才能決定。幸好江依柔是個沒什么主見的人,倆人相處下來倒鮮有吵架的事情發生,日子過得平淡安靜,如同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

    “我在趕稿子——”江依柔的聲音越來越細,她知道呂廣肯定會發脾氣的。

    “又是她?”果然,一聽到“趕稿子”三個字,呂廣馬上打斷她的話,聲調再次上揚,語氣中隱隱夾著怒火。這三個字出現的頻率與江依柔熬夜的頻率是成正比的。

    “嗯。”

    “都說了,以后那個死三八過來,你不用理她,怎么每次都不聽我的話?”

    “我……”江依柔本想解釋的,可她知道她的辨解在呂廣面前顯得那么無力,說了也白說,還是說個安全點的話題好了。“你……你這么晚還出去,要注意安全啊。”

    “沒事!剛從外面回來,看見這段山路有信號就打給你了。”

    “那有沒有和——”

    “和幾個同事在一起,他們在前面。”

    “哦………”倆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起天來。

    這不是呂廣第一次出差,短暫的分離并沒有給他們帶來多大的改變,通話方式也和往常沒有什么不同,大多數時間都是呂廣說,江依柔聽,偶爾回應兩聲(即便是說了,也會被他強行打斷)。

    半個小時后,江依柔開始昏昏欲睡了,呂廣語氣突然一轉:“好了,說晚安!”想來他已經到達住宿地,準備結束通話了。

    “晚安!”眼睛快睜不開的江依柔機械地回應他。

    “這兩個字不能隨便說,只能對我一個人說,知道嗎?”

    “哦。”

    “現在給我上床睡覺。”

    “好。”猶如被催眠了一般,江依柔放下電話,電腦也沒關,直接爬上床睡覺了。

    臨睡前,江依柔迷迷糊糊地覺得還有事沒做,而那件事又似乎跟一個很重要的人有關系,到底是什么事呢?

    第二天,江依柔總算知道那件是什么事了——因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被女客人用各種難聽的話數落了整整一天。

    晚上,被女客人疲勞轟炸過的江依柔回到家里,意外地再次接到了呂廣的來電。這次的時間有所提前,十一點剛過就打來了,倆人聊到一點左右才戀戀不舍地互道晚安。

    接下來的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也許真是“小別勝新婚”吧,一向不主動打電話的他居然開始變得粘江依柔了,每晚一定要聽到她說晚安才肯掛斷電話。江依柔欣喜于他的轉變,自然不會拒絕他。

    就這樣,每天晚上通過電話才睡覺,變成一種習慣,如果哪天沒接到呂廣的電話,她反而會不安的。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不過是在晚上接個電話而已,也會變成這么詭異的結果,到底是哪里出錯了呢?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軍婚:首長大人,別硬來
作者 云太后
  一朝重生,葉一寧被霸道強勢的首長大人賴上了,不止騙吃、騙喝、還騙婚。   他說:嫁給我!我...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