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獨臂老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失敗者成了逐漸變涼的尸體,勝利者擁有對尸體的絕對處理權,叢林法則便是如此簡單明了。

    黑虎大快朵頤,利齒將巨狼撕裂成肉塊,血腥的場面讓央中一陣翻胃,強忍了片刻,再也忍不住在一旁嘔吐起來。

    嘔吐完畢,一頭巨狼已經全部進入黑虎肚腹,而少女卻坐在一旁若無其事飲著狼血,看其悠然的樣子,仿佛飲的不是鮮血,而是甘甜的泉水。

    少女揚了揚手中的木杯,丁香小舌舔了舔紅唇,挑釁地望著央中。

    被一名少女瞧不起,那是很沒面子的事情,央中決定舍命陪君子一回,權當為剛才的嘔吐找回一些顏面。

    捏著鼻子,閉上眼睛,將木杯底兒朝天,大口大口吞咽。

    一股燥熱在軀體里散開,身子變得暖和起來,饑餓之感似乎都減弱了幾分,但嘴里殘留的那股難聞的血腥氣味仍舊讓央中很不適應。

    央中睜開眼時,少女已不在身旁,只見少女對著黑虎的腦袋就是狠狠一個栗爆,黑虎頓時委屈的低聲嗚嗚,仿佛很不理解主人為何懲罰自己。

    少女一番比劃,黑虎戀戀不舍看了看一地的美食,縱身一躍,很快消失在叢林中。

    很快央中便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恢復了不少力氣,傷口的痛楚也減輕不少。瞧著地上的狼尸,央中眼睛亮了亮,撿起地上的匕首,走近狼尸,學著剛才大漢的動作,在狼尸脖頸處用力一劃。

    結果卻連狼皮都沒劃破,央中尷尬一笑,瞧著少女似乎在自個兒發呆沒注意自己,他便改劃為刺,終于有了成果。

    盛了滿滿一杯,他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起來,這次卻不再捏鼻子閉眼,想著心事,眼神也有些飄渺起來。

    等央中回過神時,黑虎已經返回,繼續啃著那具殘破的狼尸,剩余四具尸體已經被肢解打包裝袋。

    少女騎著黑虎遙遙領先,五頭駱駝狀的野獸馱著獸皮袋穩穩前行,每一頭駱駝旁跟著一名壯漢,簡單的獸皮裙裝束,**的后背上有著栩栩如生的駱駝紋身。

    央中趕緊跟上。

    步行了約莫三個時辰,終于到達目的地。

    央中的心也開始惴惴不安起來,不知道接下來等著自己的是怎樣的命運。

    一眼望去,一棵棵參天大樹上搭建了形形色色的木屋,美輪美奐,木屋外藤蔓纏繞,野花點綴,結實圓木建造的木欄,如一道厚厚的鐵墻般將央中阻隔在外。

    他猶豫著是否踏入木欄,卻突然感覺手臂一緊,原來是少女架著他的胳膊便往里拽,他被拽得一個踉蹌,真切的體會到了自己的羸弱。

    周圍的人對著他指指點點,一些頑童更是圍著他繞圈,不時還叫嚷著在他身上摸一把。他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尤其是現在這種**裸僅穿著褲衩的狀態下,感覺自己此刻好似動物園里面的猴子被人圍觀、戲耍。

    被少女架著的胳膊忍不住掙扎了下,少女似乎看出了央中的不適,一聲嬌喝,隨后一陣嘰里咕嚕,人群漸漸散開。

    央中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也有些意外,這樣一名虎妞竟然也有細心的一面。

    在一間木屋將央中安頓下,少女便施施然離開了。

    央中一顆七上八下的心,也終于放松下來,小命短時間內應該是屬于自己的了,隨即眼神便開始茫然起來。

    想著想著心事,他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

    接下來半個月,央中都把自己封閉在屋子里,不敢出門,對于未知他很恐懼,他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把哪個野人得罪了,落個被煮著吃的凄慘下場。

    每天醒來,桌上都會有新鮮的瓜果以及肉食,經過半個月的調養,他的傷勢已無大礙。由于木屋搭建在樹上,視野比較開闊,通過木窗,他可以看到地面上忙碌的人們。

    半個月的衣食無憂,央中的心卻有些恐慌起來,通過這些天的觀察,可以看出部落食物并不充足,每天都需要外出狩獵,每天都有人因狩獵而受傷,甚至殘疾、死亡。

    自己這個外人憑什么就該享用著這些用鮮血換回的豐盛食物?

    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么。

    戰勝了恐懼,央中首次走出木屋,踩著木梯來到地面。

    央中駐足不前,靜靜地看著身旁的獨臂老人,千篇一律的重復著劈材動作。

    老人年歲不小了,但身子骨依然健朗,一斧頭下去,木塊應聲而裂成兩半,切口平整。

    駐足良久,央中終于壯著膽子打了聲招呼,見老人停下了動作看著自己,他趕緊比劃著。

    老人卻搖搖頭,隨即繼續劈材。

    見老人還算溫和,央中膽子漸漸便大了起來,不依不饒地比劃著手勢。

    興許是有些累了,老人放下斧頭,坐在一旁飲水歇息。

    央中趁機過去抓起地上的石斧,入手便是一沉,改單手為雙手,吃力地舉過頭頂,用力劈下。木頭樁子僅僅震了震,別說劈開,就連裂縫也沒有,央中無奈之下只得放下石斧,對著老人尷尬一笑。

    老人也是和善一笑。

    老人歇息夠了,便又開始一斧頭一斧頭劈材,央中則有些心不在焉蹲在一旁觀看。

    接下來半個月時間,央中每天都看老人劈材,當老人歇息的時候,他便去試上一試。

    今天同樣如此,央中一斧頭下去,木樁便劇烈一震,但卻仍舊是裂縫都沒一條。他不甘心的將石斧再次舉過頭頂,轟然劈下,結果照舊。

    老人一如往常,歇息夠了,便從央中手中拿過石斧開始劈材,但這次卻破天荒沒有舉斧便劈,反而蹲下身子,用手沿著木樁橫切面的紋絡摩挲,同時看著央中和善一笑。

    指著紋絡,老人比劃手勢,又指了指斧頭,用手掌做出一個劈的動作。

    央中眼睛頓時一亮,已經明白了老人表達的意思,不管對方懂不懂,他對著老人豎起了大拇指。隨后拿過老人劈過的木柴仔細觀察,斷口處果真是正對紋絡。

    頓時心中對老人升起敬佩之情,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40740_21_8-m
太古龍象訣
作者 旺仔老饅頭
  太古時代,強者如雲,有妖族巨擘,仰天長嘯吼碎域外星辰,有人族無上大能,揮手斬碎萬古蒼穹。更...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