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香黯然 第四節 婚禮

  • 閱讀背景色

    下車時天上又飄下了細雨,楚喬咒罵著鬼天氣,慌忙找出傘來給我撐著,但顧著自己的全部,把我的大半個身子露在傘外,我的靈魂已經出殼了,但是我忍著,今天婚禮的男主角,不會的,不會那么巧合,同名同姓,而已。

    “袁壽齊三十六歲嗎?”我問楚喬。

    “好像是吧,比我大三歲,你知道,像我們這樣的,都不會早婚,一定要等到合心意的才娶,我等得起。”

    “他是律師?”

    “嗯,比我早兩年掛牌,咦,不知道他前妻會不會來參加今天的婚禮?”

    我真是討厭這個人的做作與無禮,我提著裙子,腳不小心踩一小塊水洼中,聽著他說話。這樣的人,只屑提點一下,便會如數家珍的把人家的隱私全盤托出,真是天生該吃律師這行飯的。

    “他早年結過一次婚,好在沒有孩子,男人四十歲之前有的是機會,我還勸他再多等幾年呢,何必跳出一個火坑又跳進另一個火坑?現在很多女人都貪得無厭,管了你的錢,還要管了你的人,要終生把一個男人據為私有財產,像寄生蟲一樣,還美其名曰是為了愛情。”

    “你有性別偏見。”我說。

    “哪里,”他又笑起來,“我還是相信愛情的,相信這世上有很美好的女子,為愛情而生,如果被我遇到,會像珍寶一樣的呵護一輩子。”

    “你怎知微兒不是這樣的女子?”

    他不置可否。

    “我和袁壽齊不一樣,他這人做事沒得說,感情方面糊里糊涂,你是葉微兒的朋友,應該知道她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你的意思是他是迫于無奈才和她結婚?”

    “一個需要長期飯票,一個需要傳宗接代,各取所需。”

    “不要說了!”我叫道:“他就是再糊涂是有擔當的人。”

    “是是是,你是葉微兒的朋友嘛,維護是難免的。”

    維護?我指什么維護他?我又了解他多少?或許,或許他早已忘記我這個人了。

    當看到新郎的背影,我就知道沒錯,是他了。

    婚禮舉行在本市有名的度假村,大廳現場金碧輝煌,氣派豪華,音樂在空氣中忘我地飄蕩。

    我的心像那紅毯上灑滿的白色花瓣,碎了一地。

    我怕我會站不住,借楚喬的胳膊挽著,來到新人伉儷面前。

    微兒像天使一樣閃著圣潔的光彩,當她看到我和楚喬,臉上掩飾不住的驚喜,我不敢抬頭看他,微兒說,我來介紹,這就是我最好的姐妹方享!

    我鼓起十分的勇氣,抬頭看向袁壽齊,那張臉已褪去了年少的青澀單薄,變得沉靜冷峭,氣質高貴。他目光炯炯地看著我,眉頭輕鎖,卻伸出手來,說:“謝謝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我無法把手從楚喬的胳膊里抽出來,只感到渾身虛弱無力,眼前一黑,楚喬一把拉住了我,關切的問:“你怎么了?”

    我被楚喬攬著坐到椅子上,我心知自己的表現很丟人,可是我無能為力。

    楚喬不停地在噓寒問暖,體貼照顧,我覺得我已經死了。

    這個婚禮是我的葬身之地才是。

    我記得他,記憶是那么清晰,如同昨天發生的事。可是他忘記我了,二十年,就算不忘記,記憶也是模糊一片了。我在他的臉上找不到任何對我有感情的成份,我呆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迎賓,敬酒,我又聽到了他哈哈笑的聲音。

    我是如此凄涼。

    葉微兒雖應接不暇,也不忘來關心我,這里有鋼琴,你要不要去彈首曲子?

    我羞愧難當,從楚喬手中拿過香檳,“微兒,你是個幸福的女人,我為你開心!”言不由衷,一飲而盡,然后我走到鋼琴旁,彈奏了一曲《夢中的婚禮》。

    一曲奏完,我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苦楚,悄悄逃離了婚禮現場,《婚禮進行曲》卻在身后鬼魅般的響起,我如踩著云朵一樣走到外面的草坪,張開嘴貪婪地吸著清涼的空氣。

    忽看到一片假山,我匆匆跑過去,找個隱蔽的角落,抱著自己的身體,抽抽噎噎。我是多么想逃離,可是那么累,走不動了,一步也走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我身體已經被冰冷的雨凍的麻木的時候,一雙溫暖的手臂從背后抱擁住了我,一個溫柔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芳香,我知道你在這里,這是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可是,你為什么要出現在這里?”

    我轉過頭,看到的是袁壽齊模糊的臉,我又在做夢了,我沖著他笑起來,對自己說,這個夢真美。我閉上眼睛,不要醒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25159_82_823-m
六零符醫小軍嫂
作者 孤孤
  重生回到六七年,啥?穿衣吃飯都要票?在這個混亂的年代,蘇茹發誓絕對不要再餓肚子!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