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故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日的傍晚,太陽西斜,余光灑滿了西面的天空,將整片天都染成了血紅的顏色,就好像五十年前的那天傍晚一樣,看起來是那樣的美麗,只是,那時候的我卻并不知道,原來,美麗的背后,竟是也隱藏著濃重的殺機。

    坐在大樹下的太師椅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心中一片寂靜。耳邊卻傳來孩子們歡快的吵鬧聲,我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嘴角卻已經溢出了淡淡的微笑,聽那聲音,我也知道過來的正是我那淘氣的孫子,還有鄰居家的孩子。

    他們定是又閑得無聊,來找我聽故事了。這幾天,他們只要一閑著,就會粘著我,聽我講講以前的故事。果然,正如我所料想的那樣,孫子剛一走過來,便直接撲進了我的懷里,伸出雙手,使勁的晃了晃我的胳膊,口中還喊著:“奶奶,奶奶,快醒醒,給我們講故事吧。”

    我輕輕的睜開了眼睛,滿眼寵溺的看了看孫子,他的臉蛋紅撲撲的,好像小時候,我過生日的時候,爸媽給煮的剝了殼的紅雞蛋,粉嫩粉嫩的,一掐就能擠出水來。我伸出右手輕輕的摸了摸他滿是汗水的小臉,笑著點了點頭。

    兩個孩子見我點頭,都很高興,拍了拍手,便坐在了我身側的小凳子上。我看著他們想了想,不知道還能該給他們講些什么。這些天故事講下來,以前的事情,我也說的七七八八了,除了那件事情….

    我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孩子,出聲問道:“你們想聽奶奶講什么故事?”

    兩個孩子都是十一二歲的年紀,我以為他們都是很喜歡那些輕松搞笑的故事,卻沒想到竟然聽到鄰居家的孩子出聲說道:“紀奶奶,您會講那種嚇人的鬼故事嗎?”

    他說,“我們學校最近很流行講鬼故事,越恐怖的越好,我…”他看了看我的小孫子,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眉眼間的交流,之后便是小孫子開口附和道:“是啊,是啊,學校最近很流行呢,我們..也想學一點,然后給大家講故事。”

    我看了看他們,并沒有說話,兩個孩子看到我面上表情并沒有變化,臉上都帶了一點失望。看著他們的表情,我心中暗暗覺得好笑。心道也許確實是時代在發展,孩子們接觸的東西,與我們那個時代不同了,就連這么大點的小屁孩子,也想要聽鬼故事。

    “你們不害怕嗎?”我看著他們問道,兩個孩子沒想到我會出聲,聽到我的話,竟都愣了一愣,在我開口問第二遍,“你們聽鬼故事,不會害怕”的時候,他們才搖了搖頭。

    臉上都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孫子的年齡要比鄰家的孩子小半歲,他看著我好一會兒,見到我注視他的目光,終于臉上一紅,低下頭去,輕微的點了點頭。小聲的說了句,“我…害怕。”

    聽到他的話,鄰家的孩子面上一急,伸出手碰了碰孫子的胳膊,眼睛卻一直盯著我看,我便看口問他:“小文,你不會害怕嗎?”他聽到我的話,想了想,終于還是開口說道:“我是男子漢大丈夫,我不害怕。”只是口中的語氣,卻并不堅定。我心里明白,他們兩個許是在學校的時候,被人嘲笑了,所以才會回來找我聽鬼故事的。

    這兩個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們的性格,我最是了解不過。心中嘆了一口氣,看著面前的兩個小伙子,眼睛微酸,兩個孩子轉眼之間都已經這么大了,我也老了,也許再有個幾天,也就該到那邊去了。

    那件事情…如今也過去五十多年了,我原本以為,今生不會和別人再提起,可是沒有想到,竟有一天會讓它重見天日,以這樣的形勢,被世人知曉。

    我伸出手,摸了摸孫子的頭,“好吧,既然你們想聽鬼故事,奶奶這里確實有一個,只是…”我停頓了一下,眼睛看向了兩個純真,一臉無邪的孩子,竟是不知道該怎么和他們解釋。當年知道那件事情的人,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經…在那個時候死去了….

    兩個孩子不知道我為什么停頓,都抬起頭盯著我看,孫子更是伸出手搖晃了我的胳膊一下,他說:“奶奶…奶奶…您怎么不說了?只是什么?”

    我將目光重新落在兩個孩子的身上,心中一嘆。原本是要將這件事情,帶進棺材里的,只是…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夕陽如血染紅整片天空,和那時候一樣。也許這就是天意,上天不想讓那樣的事情,就那樣永遠的被長埋歷史的洪流,所以才會讓我在今天說出來。

    “沒什么。”我拿起手邊桌子上放著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輕輕的喝了一口,感覺到嗓子口舒服了一些,這才緩緩的開口說道:“這個故事,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兩個孩子聽我這樣一說,眼中的神色驟然一亮,都不自覺的坐直了身子,一副很激動的樣子。

    “故事發生在五十年前,西南的一個古老的鎮子里….”

    1998年6月在很多畢業大學生,都忙著在校園各地拍攝畢業照的時候,西南某大學卻發生了一起震驚世人的命案。

    死者名叫王天,是當年的畢業生。死者是跳樓身亡的,有目擊者報了案,之后便是警方介入調查,只是在經過了幾天的調查之后,竟然得出死者是因為就業壓力過大,導致精神崩潰,最終自殺身亡。

    無論死者的家屬親人朋友如何的不能相信這樣的結果,提出重新調查,卻最終得到的都是同樣的結果。最后這件跳樓自殺事件,便就這樣不了了之,漸漸的退出了人們的視野,漸漸的被人淡忘。

    四年后,2002年9月,電視上一篇報道,瞬間引起了全國各地不小的轟動。一個科考隊進入西南的一座大山去考察時,竟然發現了一個百年的古鎮。這個鎮子里有保存了很好的清朝初期的建筑,鎮中人們基本接近與世隔絕,生活相對保守。鎮子上的原始風貌味道十足,是一個真正的世外桃源。

    這條報道一出,所有人都瞬間沸騰了,恨不得直接約好了到那個傳說中的古鎮去旅游一番。而這其中,便有七個年輕人。他們當年是同一個學校的校友,畢業之后,又都在同一個城市工作。大家約好了,十一放假的時候,一定要到那傳說中的古鎮去。

    而故事,也就隨著眾人的旅行,而緩慢的來開了帷幕…..

    天上白云飄,地上青山綠水相互掩映,一眾男女說說笑笑的下了公共汽車,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條狹窄的上山道路。道路已經被人踩的很平整,還簡單的鋪了一些石板,并不很規則,看樣子應該是在匆忙的情況下完成的。道路兩邊原本該有的荊棘,如今也被人收拾的干干凈凈。想來,已經有很多人去過了那里。

    “怎么樣,你們幾個女孩子,能不能行啊?”李凱首先轉過頭,一臉帶笑的看著身后的三個女孩子,“若是不行的話,咱們趁早回去還來得及,可千萬不要等到了山上,再喊要回家。”

    “說什么呢?誰不行啊?”鄭雪漫一臉的不滿,瞪了說話的李凱一眼,“認識你這么多年了,我還不知道你得了。背女孩子走兩步,都能昏倒的人,如今倒是狠了。就你那個體能都不擔心,我們還會不行了?”她說的滿臉不在乎,倒讓李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都老黃歷了,你怎么還說啊。”李凱輕輕的咳嗽一聲,掩飾掉臉上的尷尬。當年他和鄭雪漫還是男女朋友的時候,兩個人約會,也像其他男女朋友那樣,小浪漫了一下。只不過那個時候,自己體能實在太差,剛背著只有一百一十斤的鄭雪漫,走了幾步,便累的走不動了。不過,說昏倒倒是不至于。

    “切。”鄭雪漫歪了歪嘴角,不再糾纏不放。倒是李凱的現任女友姚曉天,聽到鄭雪漫二人的對話,臉上神色不是很好。看了看鄭雪漫,又看了看李凱,這才嘴角上揚,伸出手拉住李凱的胳膊,整個身子都要掛在后者的身上,眼睛一直瞥著鄭雪漫,柔聲的說道:“誰說李凱體力不好了,怎么背著我走上幾公里都沒有問題呢?”

    她的一雙手在離開的身上動了動,感覺到后者身子猛地一僵,這才又說道:“說不定,是那女的太重,所以才把我們李凱累壞了呢。”姚曉天一臉心疼的伸出手摸了摸李凱的臉頰,“是不是?”

    李凱聽到女朋友的話,輕微的皺了皺眉頭,眼睛不自覺的朝著鄭雪漫的方向瞥了過去,果然在對方的臉上,看到了強忍的怒氣。他心中一嘆,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還是李凱妹妹李瀟,看出了哥哥此時的窘迫,出來解圍道:“天色不早了,咱們還上山不?要是就這么在山下說話浪費了一天,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對對對…”另外幾個剛剛一直在看熱鬧的男女,如今也看出了些許門道,為了解圍,都紛紛附和。鄭雪漫冷冷的掃了一眼面前一副很是親密的李凱和姚曉天,心中隱隱的有些憤怒,她轉過身,伸出手拉上自己男朋友于向楠的胳膊,狠狠瞪了李凱二人一眼,“向楠,我們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097757_31_115-m
午夜開棺人
作者 唐小豪01
  ★本書已出版,出版更名為《川西祕聞》。   古語云:川西開棺、晉西風水、湘西趕屍。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