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兩個瘋子要人命

  • 閱讀背景色

    龍念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心安理得地翹了活兒,躲在茅屋里抱著千山未央蒙頭大睡。

    夕陽暖暖,霞光滿天。時間在勞動的時候似乎過得異常的快。

    傻妞是什么?傻妞就是別人沒有騙她的時候,而她卻自欺欺人,拿著人家的話半截就跑。更悲催的是,她連對方是尾巴上插了孔雀毛充公孔雀的母孔雀都看不出來!

    很幸運的是,芙蓉就是這么個典型。

    更幸運的是,龍念遇上了芙蓉這么個典型,于是,她那堆積了夠他不吃不喝干一天的活計就這樣輕松地被解決了!

    芙蓉在干完了自己與龍念的活,扛著鐵鍬回到聚集地的時候,大大小小的茅屋正沉浸在溫暖舒適的陽光下,一片和平安定。像這樣的景象,她以前從未覺得有什么好看或是觸動。以她的眼光看來,風景什么的,不過是非常正常的一樣事兒,就像她覺得他們馬奴的存在,不是什么丟人的恥辱。

    所以,她覺得,她和龍念是非常有可能的!

    然而,就在她懷揣著這美好的幻想做出一副懷春少女的柔情的時候,一顆紅色導彈以令人悚然的速度,從高空之處朝馬奴聚集地俯沖而來。

    于是乎,咻——的一聲,那紅色彈體砸向了龍念睡覺的茅屋,緊接著,轟然大響,茅草橫飛,激起了一層渾濁的氣浪,驚得四周歸來的馬奴哇啦哇啦亂作一團,呼叫著四下逃散。

    芙蓉也被眼前突變的情況驚呆了,只是她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忙于奔命。因為此時她的腦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難道,這是女神在懲罰我與本族外的人私通的下場?想到這一層,她寬厚的嘴唇不可抑止地抖動了起來,嘩啦啦,兩滴滾圓的熱淚灑落,是她無邊的懺悔……

    就在她悲情不可抑止,準備放聲大哭的時候,只見天上再次閃現出一道青色耀眼的光芒,下一刻,一俏生生的青衣女子穩穩地落在了破碎成原形的茅屋前,手中羽扇輕搖,殷紅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嘻嘻道:“尹桓止,叫你丫的敢來阻本郡主的道。哼哼,現在嘗到了本郡主的厲害了吧!”

    青黛色的齊腰長發,齊眉劉海,裁剪合身的青色羅裙,不是昨夜才聯手其他五人獵殺了天下第一鄒殤的幽州郡主,宇文幽幽是誰?

    良久后,只見從廢墟中伸出了一只雪白的手臂來,接著,一一身灰塵茅草的人爬了起來,第一件事便是曲腿卯起勁地朝某個隆起的地方踹。邊踹邊罵道:“叫你奶奶的砸我,叫你奶奶的打擾我睡覺,叫你奶奶的剛才掐老子的屁股!叫你掐!叫你掐!”踹了十幾腳后猶不解氣,左右一看,瞄準了一根木樁,拾起來便又開始招呼。

    砰!砰!砰!

    見此,宇文幽幽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就這樣,在沒有任何人阻止的情況下,那捶得肉響的聲音持續了將近兩分鐘后,那被砸得矮了一截的隆起忽地塵土飛揚,蹦出了個人來。

    一頭紅發張揚,四散如火的少年暴跳如雷,指著站在場外的宇文幽幽,任憑木棍砸在自己身上,猶自未覺,吼道:“好你個宇文幽幽,少爺我隱忍了這么久,為何你就不能裝傻充愣走了算了?難道少爺我的演技就這么差?”

    望著那狼狽至極的身影,宇文幽幽邪魅地笑了笑,尖聲道:“膽小如鼠也就罷了,打不贏我就想躲起來,哼,我宇文幽幽可不是傻瓜!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難道還期望著我放過你么?”是敵人,就不能心慈手軟!斬草除根才是王道!

    混女人!尹桓止暗罵一聲,驀地一把打掉還在往自己身上不懈地砸來的木棍,扭頭吼道:“**的還打起癮了不成?少爺我沒理會你,你還真以為少爺我是任人欺負的軟蛋不成?”說完,狠狠地瞪向了那堅持不懈的壞事者。但當他目光一觸及那頭非常個性的短發的時候,立馬斂了怒容,咦了一聲,一臉好奇地湊到那人跟前。聳動著鼻子嗅了幾嗅,驚奇道:“你、你是人類?”

    聞言,龍念汗了!敢情她長得很外星人?

    聽罷,宇文幽幽也奇道:“真的是人類么?”說完,兩三個縱躍來到了龍念面前,伸手便是一個耳光。

    Pia!龍念只覺得自己的另一只完好的耳朵也在今日無辜地報廢了!于是,她很火大,一扭身,二話不說便還了對方一記響亮的耳塊子。俗話說,來而不往非禮也,小生這廂有禮了!

    Pia!此聲真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吶!尤其是一個灰撲撲姑娘打在宇文郡主的臉上!對方的臉被扇得偏了個九十度,青黛色的秀發凌亂地貼服在臉上,別樣的凌亂美!見此,尹桓止樂了,粉嫩的唇瓣漸漸裂開,嘴角幾欲扯到耳根,綻放出了一個比陽光還燦爛地笑容來。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

    Pia!就在他笑得幸災樂禍的時候,一記脆響的耳光也如期而至,落在了他白嫩的臉蛋上,生生地將他那抹刺眼的笑容打散。宇文幽幽冷冷地回眸,瞪著他道:“怎么樣?再笑笑試試?”

    于是,在場的三人都左臉上頂著只紅手印,面面相覷著。

    霞光在綻放出最后一抹耀眼的光彩后,轟然消散,世界頓時沉浸在紫藍色的光亮中。天穹湛藍冷清,暗光波動。

    就在三人緘口不言,互相望著的當兒。宇文幽幽終是松了口氣,脆聲道:“沒想到你還真是人類!難道是這幾百年來演變過來的?”

    就他們在桃源鎮以外的地方生活的人類來說,各個封地州縣的風原,都是馬奴的聚集地。那兒除了管制的長老外,再無人類。所以,偶爾一見人類,實在是別樣的事兒。而且這人類還這么有個性,竟敢還手!難道真是馬奴演變而來的?

    你才是演變過來的,你全家都是演變過來的。難道你不曉得你和猴子家族,狒狒軍團有著不可告人的大秘密咩?這秘密就是,他們是你祖宗!龍念的心思轉得老快,一雙杏目毫無表情,暗處卻是沸反盈天,將宇文幽幽腹誹了一大通。嘴上淡淡道:“我是穿越來的!”這是考驗人的想象力的時候。

    于是,尹桓止抓著一頭火紅的長發道:“難道你是從其他諸侯國撕裂結界而來的高手?”好厲害!少年狹長的鳳眸里立馬射出了一道精光,其名曰:崇拜!

    宇文幽幽捏著下顎沉吟了半晌,驀然睜圓了一雙水眸,叫道:“難道你是從馬直接跨越成人類的?噢,我的個女神,你一定是一匹極品寶馬!快快現出原形來,叫本郡主見識見識唄!”說完,毫不忌諱對方是雌雄莫辨體,一把攀在了龍念身上,笑嘻嘻地沖尹桓止道:“紅毛鬼,看在本郡主今天收得愛駒一枚的份上,就暫且饒你一命!在本郡主發怒之前,快些滾蛋吧!”

    尹桓止怒,咬牙吼道:“青毛妖精,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放肆了?即使他真的是極品馬,也是我們揚州的啊,你個幽州的快些閃開!”說完,身子一縱,也吊在了龍念身上。與宇文幽幽大眼瞪小眼,暗中較起勁來。

    龍念無語望天,嘆息一聲后,趁二人斗得正酣,粉拳一舉,逮著二人便是一頓胖揍。

    砰砰砰!肉響聲極其的悅耳。

    你奶奶的才是馬,被臥槽的草泥馬!

    半晌后,兩只豬頭出現在龍念眼前。青毛豬頭睜著一雙已然被腫得老高的眼瞼遮得看不見的眼睛,委屈道:“馬兒啊,你雖然是揚州的,但也不能厚此薄彼,看不起我們外來的啊!啊,嘶,疼啊!”

    紅毛豬頭見青毛豬頭的慫樣,非常之得意,上前來握龍念的手道:“愛國之情,君當第一!俗話說,吃著揚州的草,極品馬君你就流著揚州的血,同我一起抵抗外敵那是杠杠的!但是,為啥你連我也揍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呸呸呸,馬和人怎的是同根啦?狗嘴喲狗嘴!

    冷冷地回視著二人殷切的目光,龍念從鼻孔里噴出一股熱氣,吼道:“你倆**,哪只眼睛看見我是馬了?還極品呢,我他媽和馬毛都沾不上邊!”這倆人,整整的二貨、**、坑!

    誒?倆豬頭立馬傻眼,腦袋齊齊地朝一方歪了歪,死死地盯著龍念。異口同聲道:“你不是馬,那你是什么?”

    龍念攤手,“不就是人類么?”

    人類啊!倆豬頭默契地對視了一眼,下一刻,縱身而起,將龍念壓在身下,死命地尅!!

    于是,在風原和平而安寧的夜里,這世上又誕生了一頭黑發豬……

    緣分這東西,說來就是這么神奇。當你踏破鐵鞋,餐風露宿的時候,總是山重水復無覓處,這就是俗話說的無緣對面不相逢!然而,當你無心插柳,順應自然的時候,它總是在你驀然回首之際,跳將出來,把你嚇個半死,這就是所謂的有緣千里來相會!

    而對于龍念,宇文幽幽,尹桓止三人來說,則屬于后者。可是很神奇的是,二人依舊沒有認出龍念的性別,以為對方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娃子。

    遇上龍念之前,后倆者本是生死對頭。前面不是說了嗎,宇文郡主是個直腸子,刀子嘴,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心情一不好就要惹禍的角色。和性情同樣桀驁不馴,正值叛逆的少年尹桓止結下梁子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倆人本是同一諸侯國的人——幽州。但在幾年前尹家移了民,跑到了揚州來過日子。但從小便結下梁子的二人再次在異國相遇的時候,那洶涌的怒意簡直沸反盈天,一發不可收拾!于是倆人便從桃源鎮的小鎮上打到了風原,直接砸出了個龍念來。

    此中緣由,便是如此。

    此時,月上中天,星子忽閃忽閃,隱隱約約間別有一番趣味。天空澄明而空靈,淡淡的藍光在天穹間揮灑,像是流瀉的銀河,美不勝收!三個豬頭正躺成一排,臥在草地上曬月亮。

    龍念的臉比二人腫得嚴重些,連說話都有些甕聲甕氣。

    宇文幽幽:“那個我說,龍念,你丫的到底是從什么地方蹦出來的呀?說什么穿越不穿越的,害得我白高興一場。”

    龍念:“說了是穿越啦,誰叫你笨得跟頭豬似的,連這么個詞語都懂不起!”哎喲,翻白眼都行不通。

    尹桓止:“那你就跟我們解釋解釋唄!”穿越?好笑,少爺我只聽說過穿越結界。

    龍念:“穿越,就是從一個時空來到另一個時空!簡單點說就是,爺爺我不是你們這兒的人!”哎,也難怪別人把她認作男的,你見過這世上有多少女子稱自己為“爺爺”稱呼得這么順溜的。而且對方口音中性至極,一時間還真難分辨!

    尹桓止:“另一個時空?難道你是九天之上的神明?我只知道神女是高于我們九州人士的一種神圣的存在,但聽說她們也只是擁有自由穿越各個結界的能力,并不是真正的神明。”

    龍念:“神女?”神馬東東?

    宇文幽幽搶先回答道:“神女就是我們各個諸侯國之間的使者,擁有預示皇尊,輔佐皇帝的權力。九州之上總共有九個神女,分別是貂蟬,孫尚香,黃月英,曹嬰,蔡文姬,柳如煙,小雙,大喬和小喬。誒?龍念,你抽筋啦?”宇文幽幽如數家珍,但在看到龍念神奇的表情后,立馬發出質疑。

    在聽到貂蟬的時候,龍念都幾乎hold不住了,接下來一系列的御龍npc人物出現,即使他淡定異常,也忍不住頭腦發熱,全身戰栗了起來。哎,我勒個去,難道我還真穿到游戲里的世界來了?不過也不對啊,游戲里哪有什么馬奴馬犬什么的,就連風原也是不存在的地名。而且那什么邊境不是有豬可以偷么,這邊的邊境連個邊境傳送官什么的都沒有,還談什么偷豬?所以,龍念糊涂了!

    尹桓止見勢不妙,伸手狠狠地拍了他一大把,大聲道:“龍念,你丫的別嚇人啊!”這么多年來,他從未覺得一個人是如此的生動可感,他生活的世界中都是些虛偽假善,陽奉陰違的家伙。秉持著一腔正氣與傲氣的他受不了這些,所以他一氣之下獨自闖蕩江湖,過起了漂泊無依的生活。今日好不容易遇見一合自己胃口的人,自然是怕她轉眼就一命嗚呼了!他還沒好好玩玩呢!

    “讓開,我來!”見毫無效果,宇文幽幽一把將他推開,來到龍念跟前,左右開弓,又是倆清脆悅耳的耳光落下。這下可好,龍念轉了轉眼珠子,一臉嚴肅地望著她。她嘻嘻一笑,道:“咦,醒了!”說著,朝尹桓止擠了擠眼。那個得瑟。

    “你知不知道別人一般是怎么評價你的?”龍念突兀道。

    誒?某人摸頭。

    “要是以后你嫁得出去,我給你封一兩銀子的紅包!“龍念的聲音嚴肅,帶著奇怪的鼻音,聽起來滑稽而別扭,但就是這么一句聽著挺搞笑的話,聽得卻叫宇文幽幽安靜了下來。

    眸子里終年不滅的神采在一瞬間消失,一雙黑黝黝的眼珠子像是失去了靈性的寶石,暗淡無光。常常翹起的嘴角上的笑容幾欲掛不住,就那般僵在了臉上。

    見此,尹桓止慌了,連忙拉了龍念一把,示意他道歉。但龍念壓根兒就沒將心思放在她身上,而向來又是粗神經,只得睜大了眼,一臉茫然地回視。

    “撲嗤——哈哈哈哈,龍念,你太逗了!哈哈哈哈,本郡主嫁人了你才送一兩銀子,是不是也太寒酸了點啊?碧落都要送我一對冰蟾的,比起你這個差別也太大了吧!”宇文幽幽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長長的睫毛下,淚花朵朵。嬌小的身軀因為笑得太過厲害而前仰后合,花枝亂顫。

    龍念拿手在她頭上一敲,抱臂嚴肅道:“你以為銀子是那么容易賺的啊?現在我還是個馬奴,連人生自由都沒有,銀子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天上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即啊!”又不是打游戲,生活哪那么輕松!

    斂了笑容,宇文幽幽復在她身邊躺下,以手做枕,睜大了眼望著璀璨的星河,喃喃道:“到時候你把自己送給我得了!”

    聞言,龍念寒了個透心涼,駭然道:“你別說想把我拿去做什么變態的實驗吧!”聽無數人說,越是長相甜美無害,越是背景過硬,越是武功了得的少女,性格就越是變態。不管是虐待小動物啊還是男人什么的,那技術之高超,心思之歹毒……

    笑了笑,宇文幽幽側頭,啐了她一口道:“你想得美,你敢送我還不敢接呢!我夫君可不是吃白飯的!”

    于是三個豬頭繼續悠閑地曬著。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49265_86_869-m
末世好孕
作者 包包紫
  在喪屍與變異動植物大狂歡的盛世中,挺著個大肚子是種什麼感受?蘇酥表示,孕檢、胎教、順產、早...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