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可怕女人

  • 閱讀背景色

    “不管你是誰!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枕頭下的手機響個不停,我不由后悔自己沒有關機。要知道昨天晚上和宿舍幾個混蛋玩雙扣玩了一個通宵,我剛躺下去沒睡一會就被人吵醒自然火氣特別大。

    “喲,拽上了是吧?不爽你就說嘛。小色狼。”電話那頭傳來幾句兇巴巴的女聲,我半睡半醒的迷糊和一肚子的火一個激靈全逃了。

    天哪,是方衍!如果早知道是她打來的電話,我TMD就算去見閻王爺都得半路回來先接她的電話。不要取笑我。我堂堂七尺男兒,也不象被一個小女子如此擺布啊。只是我寧愿得罪閻王也不能得罪閻王他姑奶奶方家大小姐啊。

    要說我蕭瑟鋃是膽小怕事之人,那就大錯特錯了。嘿嘿,只要不違背道德法律,坑蒙拐騙搶我啥壞事都做過。而如果說我蕭瑟鋃天不怕地不怕,那就更大錯特錯了。我誰都不怕,就怕方衍方大小姐。大概真如俗話所說的“一物克一物”,她是唯一一個能治得了我的。

    我這個人啥弱點都沒,可以稱的上滴水不漏。可偏偏命中注定被方家大小姐吃的死死的。只要方大小姐叫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往西;只要方大小姐點頭,我絕對不敢搖頭。

    或許真是天道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現在終于懂得了什么叫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都是我自己作孽種下的苦果啊。方衍就是我曾經的小學同桌。就是唯一一個被我脫過褲子,又是唯一一個抽過我一巴掌的那位同桌。

    當倆年前收到ZD的錄取入學通知書開始,我人生的噩夢來臨了。因為我居然在ZD校園某處遇見了多年未曾見到的方衍。

    她第一眼就認出了我就是那個對她耍過流氓的混蛋。而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把眼前的方衍和以前那個怯生生又沉默寡言的同桌聯想到一塊。并非因為小學畢業以后就再無聯系而感覺陌生,而是前后完全是倆個不同的人。當年那個扎著羊角辮哭著咬我抓我的丑丫頭,和現在這個大大咧咧而又兇悍無比的漂亮MM真的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啊。難道就僅僅因為女大十八變?這也太……荒謬了點吧。

    我承認幾年沒見,方衍從當初的丑小鴨變地亭亭玉立,美麗大方。可是第一次在ZD見到我五分鐘后,她就擰著我的耳朵把我揪到食堂的餐廳里。為了報復我,她點了整整十個盤子的菜。吃的我那個心里心疼我的錢啊。要報復沖我來嘛,報復我的人民幣干什么啊?

    從那以后,她是以一種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方式奴役我。擰擰耳朵罵個幾句,那可都是再稀松平常不過的事情了。拳打腳踢也是經常有的事情。我都時不時的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被如此摧殘會有心理障礙什么的。

    和我從小學到大學都念同一所學校的胖子則說我是遭報應,應該好好還債,洗脫一切作孽才得超生。每次他這樣說都會慘遭我的毒打。要不當初他問的那個白癡問題,我需要象現在這樣茍且偷生,忍辱負重的被方衍全天候24小時非人道的摧殘嗎?

    胖子說他這十年也在遭報應,從小學開始就和我象粘上膠水一樣掙脫不開。小學,初中,高中他全部和我同班。本以為上了大學可以逃出生天,誰知道還是同一所大學錄取。當然據胖子自己的狡辯是因為他填錯志愿才被ZD錄取,才會和我同校。不過最后我還是識破了他的真面目:這小子無非就想跟著我坑蒙拐騙搶,外加時不時的吸取一些泡妞經驗和性知識教育。要知道我可是他性知識的啟蒙導師啊,也難怪他把我當偶像來崇拜追逐。

    “啞巴了還是死了?沒死就出個聲。你個小色狼。”這一輩子從沒有人象方衍這個膽大包天到大聲小聲的叫我小色狼。雖然我非常不愿意和“小色狼”這個不雅的稱呼扯到一起,但犯罪現場目擊證人胖子不知道收了受害人方衍什么好處,和她構造起同盟陣線朝我開火。連人證被她掌握了,我還能做什么反駁或申辯呢?多掙扎一分,換來是十倍的虐待和報復。

    我小心翼翼的回答:“方衍,不知道是你啊。我剛才在睡回籠覺呢,”以前我總是想叫她大小姐或著方大小姐,可被她教訓過幾次之后,身心遭受嚴重創傷的我再也不敢胡亂對她稱呼了。總是規規矩矩的叫她的全名。

    “昨天晚上又通宵了?你個小色狼,昨天答應幫我看下電腦的又沒當回事?”方衍的語氣似乎軟了一點,但還是三句不離小色狼。真不知道前世是不是欠她什么,今生居然要被她如此……

    汗,我是答應方衍今天幫她看下她的電腦出什么問題了。只是昨天晚上贏錢一贏起來就什么都忘了,早上累的不行倒頭就睡了。

    “沒不當回事啊。我正準備睡醒了就打電話給你呢。我現在馬上去找你,五分……不,三分鐘就到你宿舍樓下……”我知道方衍最討厭別人說話不算或出爾反爾了,所以更加小心翼翼的討好。

    “得了吧你……頂著黑眼圈還跑出來嚇人……中午醒了再過來……別忘了到食堂帶飯給我……早上我還沒吃過東西……”方衍在電話那頭不知道吃什么東西,說話有點含含糊糊的。

    “那好吧。還是老規矩是吧?”方衍特愛吃糖醋排骨和清蒸蝦了,每次要我帶飯基本都要吃這倆種菜。

    “對……就這樣……”下一秒電話馬上就掛線了。這就是方衍方大小姐的行事方式——雷厲風行,絕不拖泥帶水。這一點倒是讓我蠻欣賞的。當然如果對我溫柔一些,那就更完美了。

    看我掛了電話,我下鋪三爺象個死人似的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雞屁,搞根煙給我……嘴巴苦死了……沒女人就是苦啊,活著都沒意思……”這小子哼哼哈哈開來一定又是沒完沒了。因為方衍和我之間的相處方式和舉止,讓這幫混蛋以為我們是在打情罵俏。知道事實真相的只有胖子和我,可我們誰也不能說出真相。畢竟我們男生無所謂,人家一個女生聲譽可比什么都重要。在大學這個地方,一點芝麻大的事情都能捅出個大漏子。所以我只能有苦不能言,打斷牙朝肚子里吞。

    對于三爺的調侃,對面的胖子終于憋不住的笑出聲來。掏出包煙,給宿舍里幾個人都分了根:“三爺,你TMD少裝蔥裝蒜的。真要讓你攤上了方大魔女啊,我看你連聲音都沒出一聲就已經尸骨無存。”對于方衍整人時那些層出不窮又千奇百怪的招數,胖子深有感觸。所以私下稱呼方衍為大魔女。

    “那倒是。人家可是對雞屁股情有獨鐘,而雞屁股也是樂此不彼啊。”說話的扇子夸張的取笑起我來。雞屁股是胖子初中時給我取的綽號。當扇子第一次聽胖子叫我這個綽號時,他把剛喝進嘴里還沒來的及咽下去的湯一口全噴在了胖子臉上。

    “閉上你們的鳥嘴。小心老子催債。”昨天晚上他們三家輸,我一家贏。一晚上我手氣好到讓他們三個輸到欠下一屁股的賭債。想到這,我心理才稍微平衡了一些些。

    “大爺饒命。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兒。”宿舍里最愛搞笑的饅頭躺在床上怪腔怪調的朝我伸出中指,示威般的揮了揮。

    繼續睡了倆個多小時,手機再次響起——這次是自己調的鬧鐘響了。都十一點多了,再不起床就遲了。我可不敢再遲到,方衍這只母老虎如果發飚,我的耳朵又要遭殃了。

    梳洗之后匆忙匆忙到食堂排隊,打包了一份飯菜便來到方衍宿舍樓樓下。用手機短消息通知她我到樓下了。我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私闖女生宿舍可是學校嚴厲打擊的“罪行”。

    在我快被宿舍樓管理處的大媽在后背盯出倆個窟窿的時候,方衍終于姍姍來遲。朝我招招手,示意我跟她上去。我偷偷捏了把汗,她要再不來,我估計大媽準把我列入黑名單了。

    非常不淑女的一腳踢開宿舍的門,方衍徑自沖了進去。雖然我不是第一次進入女生宿舍——方衍時不時的要我幫忙修修電腦帶帶飯菜的,但我還是比方衍稍做停頓了半分鐘。畢竟這是女生宿舍,誰知道我就這么貿然闖進去會不會引發某些不必要的麻煩啊。還是小心謹慎點才好啊。

    “小色狼,磨蹭啥呀?我都餓死了。”方衍探出半個腦袋朝我吼道。使勁地揮揮叫我進去。

    一進宿舍,空蕩蕩的。只有方衍一個人。我感覺有點意外,一回想也對,吃飯時間都在宿舍那才怪呢。

    看著方衍毫不客氣的從我手里搶過裝著飯菜的打包盒子,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我心里不由苦笑:為了幫這位大小姐看電腦,我到現在還空著肚子呢。雖然是沒什么胃口不想吃,但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也不免有點嘴讒。

    人就是這么奇怪。自己不想的時候,怎么都不想;別人做了,自己卻開始又想了。

    看我站著沒動,直愣愣的盯著看她吃飯。方衍臉紅了一下,用手指指著書桌上的電腦說:“愣著干啥?平時把自己吹地象個神,現在趕緊幫我看看到底出了什么問題。都好幾天不能玩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山野雜家
作者 海藍時見鯨
  綁定「諸子百家」遊戲,隱居於深山老林。   閒來種種田,讀讀書,看看病,偶爾做做木工活…...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穿越種田忙
作者 愛做夢的葡萄
  宅女陳雨玩QQ農場,意外被雷劈,穿越到了異界,成為一名小村姑,還好游戲隨著陳雨一起過來了,... (馬上閱讀)
3488934_80_804-m
六界妖后
作者 張廉
  被封印在黑暗中三萬六千五百天,再正常的女神也要變成女神經!救人?看心情。教你仙法?看臉色。... (馬上閱讀)
Sys_21_8-m
仙武戒
作者 我本拙計
  一枚青銅戒指把方浩然帶到了一個類似于聊齋的古代世界。他發現了自己成了一個被世家拋棄的棄子,...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超級復制醫生
作者 悶騷的蝎子
  一個外科整形助理醫生,得到了一套超級復制系統。   于是,整容的那些事都變得簡單了.......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