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萬惡的蘇資本家

  • 閱讀背景色

    喬司:熊小懶!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一章不注意我怎么就喜當爹啦?

    某熊:這個...我之前答應給你老婆的嘛...然后一不小心節奏沒掌握好就寫老婆送兒子了....

    喬司:一口肉都沒吃就讓我掏錢了?

    某熊:好啦好啦,后面給你補上肉。

    蘇BOSS:我的肉呢?賣我的笑不給肉?

    ------------------------------------這是某熊逃跑的分割線-------------------------------

    早早的到公司,今天是舒寧到任上崗的第一天。

    辦完入職手續,人事部的人就把她領到了屬于她的辦公位。總裁秘書的位置就位于總裁辦公室的外間,兩個空間只一落地玻璃之隔。

    沒有人給她安排工作,于是舒寧就這么托著腮幫趴在桌子上天馬行空。期間倒是來過幾批人,各個打扮的如花似玉妖嬈美艷,但是就像是去動物園參觀動物似的,借著問候新人之名打量完舒寧就笑容滿面的離開了。

    從小到大,經歷過國家正統教育洗腦的舒寧一直堅信內心美才是真的美,內秀才是真智慧,所以她一直用功讀書,不想被人貼上“花瓶”“胸大無腦”等此類標簽。確實,經過努力,舒寧真的沒有遭遇此等遭遇,A杯的小身板完全證明了她的腦含量。

    豐富的內秀,凄涼的外貌,一時間舒寧還真的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想想新聞電視里說到的職場潛規則,舒寧還是深深感到了安慰。被忽略總比被覬覦好吧!像她這種女生基本上不需要擔心被騷擾被潛規則,尤其老板還是蘇以辰這種男人,相比之下,大家應該更加相信是她騷擾他吧。此時,舒寧終于明白了原來這世界上還有一種喜悅叫做悲壯。

    很快就中午了,蘇氏這種大公司自然有專屬的員工餐廳,報到的時候舒寧就已經打聽好了,蘇氏的員工餐是免費的,而且貌似伙食還很不錯,只不過是限時供應。所以舒寧在意識到快午餐時間的時候就開始狠狠地盯起了墻上的時鐘,最后一分鐘,舒寧在辦公位做好了預備跑的準備。

    辦公桌上安靜了一上午的內線電話響起......

    舒寧朝內間瞧了瞧,雖然隔著百葉窗簾她只能看個大概。這部電話是連接總裁辦公室的,那這時候打來是......

    “舒秘書,第一天上班感覺如何?”

    “嗯...很好!”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身體隨著回答挺成了直板。

    “有沒有哪里不適應啊?”

    舒寧連忙擺手,意識到蘇大BSS看不到便又補了一句“沒有沒有”

    “辦公室還缺什么嗎?”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大BOSS卻還是聊著些有的沒的,舒寧的態度從一開始的誠惶誠恐轉為了焦躁,是的,焦躁!飯點都快過了!

    “那個....老板......”

    “嗯?”喉間發出的單音節透過電磁波顯得有些誘惑性感,可是舒寧卻沒心思欣賞

    “我可以去吃飯了嗎?”伸頭一刀縮頭一刀,舒寧終于鼓足勇氣說出了這句話。

    似乎聽到那頭輕笑了一聲,然后一聲嗯仿佛在舒寧的世界大赦了天下。

    舒寧跑到餐廳的時候師傅已經在收場了。看著那些被倒進桶里的殘羹冷炙,舒寧眼里透出了傷心和絕望。萬惡的資本家啊!舒寧從來沒有像此刻這么堅信過蘇以辰他是故意的,他在報復。可能是舒寧的表情太過痛苦了,有個餐廳大師傅走過來遞給了她一個茶葉蛋。瞬間感動滿滿啊,舒寧就差跪下三呼恩人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人間自有真情在。

    回到辦公位還不到工作時間,見大家都在刷網頁聊明星睡午覺,舒寧也登起了企鵝。一上線便有消息閃動,原來是林茜,舒寧便咬著茶葉蛋和她聊了起來。

    林茜12:44:57

    梳子,怎么樣怎么樣,大企業好不好,老板帥不帥

    漫延舒寧12:45:24資本主義都是萬惡的!!!

    林茜12:46:18難道被潛了?[驚恐]不會吧?你們老板這么不挑食?

    漫延舒寧12:47:11

    腦殘小說看多了吧你[敲打]

    ......

    于是善良的小舒子就吧啦吧啦和閨蜜聊起了萬惡資本家蘇先生的累累罪行。

    “長相不善,拉人放血,不給吃飯,嗯...原來罪行這么多啊...”

    “嗯!簡直慘不忍睹慘絕人寰!”說完還狠狠咬了一口茶葉蛋以示憤恨。

    等等,耳邊呼吸的溫熱,淡薄荷的味道,還有這似曾相識的聲音......猛一回頭,舒寧嚇得魂都快出來了“總...裁......咳咳...總裁你也在啊...咳咳”這可不是掩飾尷尬的干咳,舒寧的的確確確確實實實實在在被茶葉蛋噎到了。

    罪魁禍首遞過一杯茶,舒寧這會兒也顧不上什么老板員工了,拿過就喝了起來,小命可是自己的,雖然早晚都得去,但是她不想明天報紙頭條是“蘇氏一員工吃茶葉蛋致死”啊!人固有一死,或輕于鴻毛,或重于泰山,無論哪一種,她都不想英年早逝。

    緩過勁兒的舒寧心虛地紅著臉低著頭不敢吱聲。開玩笑,上班第一天說老板壞話被抓現行這是多么恐怖的事啊!(某熊:舒子,你昨兒已經被抓過一次了,屬慣犯,別怕!)

    “跟我進來”

    完蛋了,難道自己將要成為蘇氏最“短命”的員工了嗎?工齡一天?舒寧早在心里賞了自己一大瓶后悔藥和一大耳刮子,叫你嘴賤。認命得跟著進了內間的門,聽見門被關上的瞬間,舒寧仿佛看見自己前途的大門重重的關上了。老板會怎么處理她?掌嘴、毆打還是拷在床上鞭打滴蠟油......舒寧的發散性思維已經以懲罰為中心不受控制地蔓延開去。

    “舒小姐,做錯事要受罰你知道的吧?”

    果然,終于要來了嗎?舒寧的頭更加低了。

    “所以,把這些通通吃掉,不許剩下。剩下一點就扣半個月工資。”

    呷?她沒聽錯吧?懲罰吃?難道是傳說中的變態食物?可是他怎么可能料到自己會說他壞話呢?疑惑中抬起頭,最先引入眼簾的就是蘇以辰那張惑眾的妖顏,萬年那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隨他看去,桌上竟放了個大大的食盒。蘇BOSS纖指靈動,隨即一盤盤食物五顏六色的呈現在了舒寧面前。芥藍炒牛肉、菠菜羹、烏雞湯、枸杞拌山藥外加一份白米飯。她說呢,剛剛進門的時候怎么會有飯菜香,還以為餓出幻覺了呢。

    舒寧看了看飯菜又看了看蘇總裁,判斷著這事的真實性,卻見蘇以辰眉眼帶笑地回應著她。難道她誤會了?萬惡的資本家也有善良面?慢慢地移步到桌前,看看蘇總,沒變化;拿起筷子端起飯碗,看看蘇總,還是沒變化;吃了口飯菜,看看蘇總,人家還是含笑溫和狀。脆弱的小心臟實在受不了這種視輻射了,放下碗筷,舒寧以額頭抵著桌面顫聲道:“總裁,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說您壞話的,求你別這樣了,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處罰,除了這個月的工資。”

    半天沒見總裁說話,舒寧抬起頭,只見蘇總裁正津津有味的吃著牛肉。

    “真不吃?這可是萬惡的資本家人生中少有的慷慨。”

    “吃!我吃!”一把搶過蘇總手里的筷子,舒寧開始狼吞虎咽,生怕別人和她搶似的。沒一會兒,舒寧忽然想到,這些菜色貌似都是補血的啊?資本家的知恩圖報?不會是想養肥了之后再拉去放血吧?想歸想著,可吃飯的速度依舊不減。

    “總裁,我全吃完了,這個月不扣了吧?”打了個飽嗝,舒寧卻沒忘之前總裁的話。

    見總裁點頭,舒寧蹦跶得出門去了。手剛摸到門把手,背后蘇總裁的聲音悠悠傳來。

    “舒秘書,我的口水味道如何?”

    二秒鐘后,眾人只見一個身影高喊著“萬惡的資本家啊”從總裁辦公室飛奔而出。

    作者的話:《百蜜一舒》是小懶的處女作,感謝所有點擊閱讀的親們給的動力。喜歡請收藏點擊評論打賞送票票,不喜繞道或砸磚。無特殊情況,每天晚上8點準時更新,小懶建了個討論群,有意見要和我說的或者想和書友說的請加群192138695,加群請備注你的起點昵稱哦!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7-m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
作者 年小華
  【新文已发】前世她孤苦無依沒能耐沒靠山,最後含冤入獄。   一朝重生,得了祖傳寶貝,開啟異...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