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

  • 閱讀背景色

    “是誰?”

    一道暗影閃了出來,忽的有消失不見,如同鬼魅一般。

    “李叔叔,你可還記得我嗎?”

    威武大將軍循聲走去,只見忽的強光一現,十米之內,便可看見一幅畫詭異的懸在空中,可是因為那畫的周圍閃爍異光,所以并不能看見畫中內容。

    “是誰,不要再這里故作玄虛。”

    李長空周圍漆黑一片,只覺得后背有陰風拂過,自己的汗毛都緊張的豎立起來,警惕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奇怪。

    他腳下畫圓地慢慢靠近,走進,才看見那只是一張素白的錦緞,上面銀絲繡著鳳還巢的圖樣,只是繡公極好,一看便知道不是平常的俗物。

    “但是那素錦雖美,用這樣的畫軸將它掛起未免太過浪費了吧!”

    見過無數奇珍異寶的威武大將軍李長空贊嘆著看向那通體閃爍著溫潤光澤的漢白玉鳳頭畫軸,眼睛處嵌著兩顆成色極好的翡翠珠子,高高昂起鳳冠上則是用手指大小的紅寶石,綠松石和貓眼石鑲嵌,尖尖的鳳喙上銜著八寶攢金的龍鳳呈祥錦囊,里面是用麝香熏過的各色寶石,一打開,名貴的香氣撲鼻,珠光寶氣更是濺了一身。

    “好寶貝,真是價值連城的好寶貝。”

    李長空撫摸著畫軸旁邊錯金鑲玉的精致流蘇,喜上眉梢,渾然不覺在他貪婪和興奮的注視下,那素白的錦緞上竟有兩只撲閃著藍色光輝的團蝶翩然飛出,他周圍縈繞了一圈又一圈。

    “將軍,你可還記得我?”不知從何處傳來熟悉而又陌生的女聲。

    “你是誰?不要在這里裝神弄鬼!”話音剛落,李長空人就渾身一冷,心中明白,卻怎么也不敢相信。

    “將軍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李叔叔,當年馨兒跟著父皇御駕親征,御駕經過九頭山時被西夏大將耶律榮設詭計困在山中七日,那時還是李叔叔把我給救回來的能!”那女子的笑聲里有著化不開的妖媚和邪氣,像是身處在絕壁只見,句句能聽見回聲,“李叔叔,我父皇當年被歐陽振南所殺,頭顱懸在午門,身體被人扔到亂墳崗被野狗所食;我的母后被沖進來的叛軍圍堵在昭和殿內,被歐陽振南那個畜生凌辱,不得不上吊自殺,已死明志;太子哥哥被張僑民這個狗賊活活餓死獄中,可憐我性子最溫婉的姐姐,真是芳齡,卻都被你們以‘和親’的名義要遠嫁邊塞,和一個年逾古稀的老者成親。”

    “呵,而我要不是命好在和親途中被人所救,我想李叔叔,今生怕都再見不到馨兒了吧!”

    那畫寫意的露出淡淡的一痕墨跡,然后又消失,然后又潑墨似的勾勒出一個婀娜的身影,可是不久,卻又只是留下星星點點的墨痕在上面由淺入深,又有深入淺。

    “移星公主,當年的事都過去了。現在那個狗賊已經扶持自己的親外甥,四皇子皇甫曦即為,有和西夏王朝相互勾結,實力極大,既然公主已經遠離了紛爭,又何苦又回到長安城,這個是非之地呢?”

    “好一個‘遠離了紛爭’,好一個‘是非之地’,在李叔叔心中,那些事都過去了吧?”那畫中傳來一聲近乎癲狂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可是李叔叔,你可知道我忘不了,你可知道我這么多年過得都是什么日子?”

    “現在,我不僅要回到長安,還要奪取我應該得到的東西”

    那畫中的墨跡隨著女子語氣的加重,一下如暴雨前的烏云翻滾,墨色瓢潑,也不知過了多久,那濃烈的墨色才漸漸褪去,恢復了原本的素白。

    “李叔叔,當年,你當你是父皇的肱骨之臣,在九頭山上,又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李叔叔喜歡這雙鳳畫軸,我自可以送你。”那畫中傳來那移星公主極富誘惑力的嬌笑,“叔叔,要知道這雙鳳畫軸與我而言只不過是九牛一毛的尋常玩物,若是李叔叔能協助我重回皇宮,殺了皇甫曦和張僑民,助我奪回原本屬于我的一切,我登基之日,必定聚集天下所有的奇珍異寶,送到叔叔的門前,認李叔叔挑選。”

    ‘登基’,那兩個字從女子口中淡淡吐出,語氣中帶著以往的嬌媚。

    可是對李長空卻是重錘落下,渾身一冷。

    “怎么,難道李叔叔不相信馨兒的能力?”

    畫中的墨色勾勒出一個女子用手巾捂住嘴笑時的模糊剪影。

    “叔叔,放心,馨兒很快變會讓叔叔相信,馨兒有這樣的能力,只是這證明的方法是好是壞,全憑叔叔的態度了。”畫軸之上,那女子端坐在一支仙鶴身上,身上穿著一件游龍戲珠的廣袖黃袍,面色威儀的看著她,相比于當年的先帝,有過之而不及。

    終于,沉默了一會,李長空拜道在地,頭重重磕在地上,鮮血直流:“移星公主,對不起,李長空恕難從命!”

    “偶,李叔叔,你可想好了?說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在想收回來可就不可能了!”

    那畫中人看見李長空長跪不起,突然詭異的一笑,只留下一句,“那你可就別怪本宮了。李叔叔,快去看看你的安兒吧,現在去也許還來的急能!哈哈哈,哈哈哈······”

    “夢?”

    閨房之內,燭影曖昧。看著熟悉的一切,李長空下意識的碰了碰額頭,然后擦去頭上的冷汗。可還是不能確定,他又將自己的屋子打量了一番。自己仍然坐在自家的床上。原來是夢啊!李長空呼了一口清氣,只覺得剛才的幻夢如春露秋霧一般,耐不住一絲考驗。

    “夫人。”

    “夫人,在哪里?”他手摸向自己身側,可是身側卻是冰冷冷的一片。

    他正在狐疑夫人去了哪里,這時卻聽見傳來一聲熟悉的凄厲慘叫。

    “安兒?”李長空聽見是自己獨子的聲音,夢中的場景便突兀的闖進了他的腦海,心里惴惴不安。

    只見他飛奔而下,推門而入,只見床上的人捂著自己的下身,痛苦的哀嚎,有大片大片的血在床上暈開,開出妖艷的血花。

    “夫人?”月影紗從床幃上高高垂下,床邊坐著一位老婦,只見她手中握緊了血淋淋的匕首,面色呆滯,淚水縱橫。

    “安兒,你,你怎么了?”看到眼前的一切,李長安近乎崩潰,粗糙的打手撫摸著少年稚嫩的臉龐,也是淚流滿面,“安兒,這是誰干的,告訴爹這是誰干的!”

    “爹,我痛,我痛······”床上的男子不過十一,二歲,現在正痛的在床上打滾,汗水密密麻麻地流了一床,濕了大片,“爹,這是娘干的,是娘······她拿著匕首,然后,然后······”

    “夫人?真的是你?”

    布滿血絲的眼睛瞪著拿著匕首的女人,李長空老繭的手掌呼嘯著風,猛地揮了過來,一掌就把眼前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推開愛子的身邊,吐出一口鮮血。

    “夫人,安兒是我們唯一的兒子啊,你怎么,你怎么能下得了手?他可是你的親生骨肉,是我們兩這么多年來唯一兒子,是咱們李家唯一的男丁啊!”他走向她,用手掌捧著她的臉,不知怎的也落下幾行淚來。

    這么多年來,李長安雖然貴為威武大將軍,堂堂二元猛將,可是卻只有這一位妻子,和李久安,李依依這一雙兒女,他自認為自己對她問心無愧,可是為什么她要那么狠心。

    “老爺,”但是那女人沒有回答李長空的質問,只是機械式抬起頭來,溫柔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然后笑了起來,聲音越笑越大,然后笑著笑著,她的眼淚就滑進了男人的掌心,暖暖的,像是藏著一顆溫暖的會跳動的心。

    “夫人,你怎么了夫人”那女人雙腳一軟,便掛在空中,癱在了李長空的懷中,用盡最后一絲氣力湊近愛人的臂彎,闔上了含著淚水的眼睛。

    “移星公主?是你?真的是你!”

    李長空看向桌上那一朵開的妖艷的曼珠沙華。

    還記得當年移星公主的寢殿里就種滿了這種妖艷的不可方物的花朵,她笑著在花海中舞蹈,身上落滿艷紅的花瓣,如一只吮血的蝴蝶。

    “公主,你交代的事情老奴已經完成了。”那是一張和李夫人一模一樣的面龐,只不過她的眼睛早已經瞎了,一道二指長的刀疤橫在臉上,看不出李夫人的傾城之貌。

    “姐姐,你現在可在恨我,若是當年我父皇沒有把你帶回皇宮,也許你也不會跟著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失去所有的至親。”

    “可是公主對我們姐妹有恩,這份恩情就是讓我們姐妹死一百次也不足為惜。公主,萬般皆是命,我們姐妹能為公主做得,這一生也都做了,該還的,現在我們也換不了了,本來我只想解甲歸田,為各位妹妹守墓而已。可是·····”

    話未說完,她已口吐黑血,淡淡說道:“我的使命還沒還成,還有東西我還要還給公主。”

    漢白玉的臺階上,鮮血潑灑,似是桃紅點點,胭脂嫣然。只見她如夜的黑色長袍中內息亂涌,‘咚’的一聲,經脈具斷,五臟皆損,一下子癱在地上,笑靨如花。

    “殘雪,你和雪琴把姐姐的尸體和李夫人的尸體厚葬在一起。”高坐在金色龍椅上的少女揮動著黃袍闊袖,面無表情的發號施令,“以后你便是我血殿的大護法了。”

    靖國,貞元六年,西夏大將軍歐陽鎮南以已和大使得身份妄圖通過求和的方式結束長達十四年戰爭。

    可是七月,江浙一帶發生蝗災,老百姓顆粒無收,老將軍又突發惡疾死在西夏??????一時間國家內憂外患,本來靖朝兵強馬壯有連年勝利完全可以不理會西夏的求和,可是沒想到這一年朝廷中以宰相張僑民為首的求和派便趁機向先帝建言要求接受議和。

    歐陽振南的隊伍共有三千多人,到國都長安的時候正值農歷的立秋,就在所有人認為長達四年的戰爭將要結束的時候,歐陽振南的軍隊在入城的第三天就血洗了長安,沖進皇城,殺了先帝皇甫玉國,先皇后和太子,輔佐宰相張僑民的外孫——四皇子皇甫曦即為,并脅迫即為的四皇子皇甫曦簽訂了(依蘼條約)。

    (依蘼條約)簽訂后,靖國不僅歸還了這十四年用無數將使用生命換來的廣袤土地,還賠款三十萬歲幣。

    秋分日,寅曦帝皇甫曦即為,改國號堇璇,下令厚葬先帝,先皇后和太子于東郊皇陵。

    次年除夕,寅曦帝為了表示愿意與西夏互通商道,結為秦晉之好,效仿漢文帝昭君出塞,將移星公主和昭陽公主(先皇后育有一子2女:太子,昭陽公主和移星公主)派去西夏和親,因途中遇到強盜,移星公主被劫,至今下落不明——

    史稱依蘼之禍。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400974_80_804-m
以嫡為貴
作者 木嬴
  前世嫁作他人婦,只為她人做嫁衣。再次睜眼,她誓要活出另一番精彩。護至親,誅仇人,虐渣之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