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泣血

  • 閱讀背景色

    靖國人自古就偏愛梨花和杏花,而閨中美眷更是將這兩種花作為花魁,極度喜愛,所以三月初,梨花與杏花齊開的時候,靖國上下都熱鬧非凡,舉辦大型的賞花品茶的活動,一來陶冶性情,而來求花神庇佑,找到自己一生的伴侶。

    “二哥,這里便是京師了嗎,可比說書人的描述要精彩多了!”

    一匹樸素的二駕馬車,低調地穿過長平門,來到靖國的國都京畿。車中的兩男一女都穿著素凈,只是其中一人,似是身體不適,一直有輕微的咳嗽不絕地從車簾傳出。

    “是啊,真是熱鬧!”身體單薄的蕭然咳嗽了幾聲才接了下去。

    蕭氏一族雖富可敵國,可是天不庇佑,一直人丁單薄。以至于蕭然年幼就痛失雙親,去年守孝期滿,小小年紀就已是蕭氏一族的當家之主。

    “哥哥,光頭爺爺,你看那里好熱鬧!”車中蕭然的胞妹蕭紫涵撩起車簾興奮地叫了起來,手指方向,果然人山人海的伸頭張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那里真熱鬧,我們下車去看看好不好!”

    蕭紫涵天性開朗,好奇心重,看見有人圍觀,便覺得心癢難忍,脖子伸的老長,可是無奈人黑壓壓的緊在一起,讓她只能瞧見一顆顆黑亮的后腦。

    “小姐,少爺身體不好,我們這次還是不要再街上逗留了吧!”

    “可是,我們從蘇州出來,一路上都呆在這個馬車里,悶都悶死了!”蕭紫涵大聲抗議,“而且都已經到京畿城中了,怎么還不準我好好玩一場啊!”

    “大小姐,你就乖一點吧,等我們把蕭少主送回到蕭府,我再帶你出來好好玩玩怎么樣啊!”光頭老者是蕭府的管家,一路上考慮到少主的身體和安全,他一路上安排暗衛隨車護佑,又掩人耳目的輕裝出行,幾乎不曾有什么游玩的時間。

    “反正都來到京畿了,我們就稍微玩一玩嗎!”蕭紫涵一路被鎖在車上,好不容易來到這么熱鬧的地方,便怎么也要下車看看。

    “少主,這······”光頭老者看向蕭然,見他點頭應與,也只好答應,下車走走。

    看見蕭然答應下車,蕭紫涵便大呼‘萬歲’地拉起蕭然就直直奔向那重重人海之中。

    走進人海之中,便聽見震耳欲聾的大聲吆喝,一問原委才知道,這是京城中在舉行比武大會。

    他們擠進人海,就看見前方果然是一個用木頭支起來的比武擂臺,背后是一塊六米長的紅布,上面寫著一個遒勁有力的‘武’子。

    擂臺上的兩人,正在纏斗,可是沒一會就發現其中穿藍色衣褲的人漸漸不敵。

    “哈,看你還敢不敢在跟小爺我動手!”由于一方漸漸不敵,整個比武從雙方面的搏斗,變成了單方面的被打,更可惡的是功夫交好的穿著紅色衣服的男人,似乎和穿著藍色衣褲的人有仇,一邊殘忍的虐打對方,一邊還在嘴中叫囂著什么?

    “這人怎么可以這樣?”蕭紫涵看見那紅衣男子一味地暴打對方,而且每一次把他打到擂臺邊緣,還會將他及時的拉住,不讓他出界。

    “小丫頭你是不知道啊,這穿著紅色衣服的人是相府的家丁,他們這些人仗著背后有宰相在背后撐腰,所以都特別霸道,你看不就是上臺比個武嗎,被人打了一下,就這么折磨這個小伙子。”

    “那你們怎么沒人出手幫他一下呀!”蕭紫涵眼中燃氣憤怒,掄起了拳頭,就想往臺上奔。

    “紫兒!”蕭然咳嗽了幾聲,將她喝住,“你上臺能干些什么?,還不過來。”

    “可是,他太霸道了,這樣的話,那人會被打死的!”

    “霸道,這世界上霸道的事多了去了!我聽說,這個藍衣少年的老婆就是被這人給糟蹋了,所以才在比武臺上報了名的。這紅衣少年外號‘飛鷹’,可是人家是相府家的人,官府不敢處理,所以,這小伙子才想在擂臺上為自家媳婦出口惡氣,”那人看了蕭紫涵一眼,寬慰道,“小丫頭放心,只要這藍色衣服的小伙子服個軟,那主板這場擂臺的人自然就會把他給救下來,只是,這小伙子的嘴太硬了,被打到現在,硬是挺過來了,不肯投降!”

    “啊,那他要是死也不投降怎么辦呀!宰相府的人怎么這么壞啊!”

    “紫兒,”蕭然高聲喝道,狠狠地掐了蕭紫涵一下。提醒她,在這京畿之地,當眾‘詆毀’當朝宰相,將會是多么嚴重的事情。

    “可是······”

    看著藍衣少年的血染了一地,大家的心都揪在了一起,光頭老者本來不愿惹是生非呢,可是看到這,也忍不住掌中暗運內功。

    可這時,卻看見一個俏麗的身影,不知從什么地方飛身而下,擂臺上頓時就彌漫出讓人膽寒的火藥味

    大風呼嘯,紅旗翻飛,但見那人楚腰衛鬢,蛾眉曼綠,一塊白紗蒙面,雖看不見真容,可一雙妙目以令人望而驚艷。

    不是別人,正是大靖國的公主皇甫馨。

    “呦,這是哪來的小妞?怎么跑到這擂臺上來了?”紅衣男子曖昧的仔仔細細,里里外外地打量了一眼前方的妙齡少女,語氣中帶著淫穢的笑意,“天氣涼,小妞要不要到大爺我的被窩中暖暖。

    “無禮,”

    那女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未及那漢子反應過來,她以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后,兩只雪白的小手柔軟如蛇一般纏上了他的手臂。“轟!”未等到那漢子伸手反抗,一道極其剛勁的力道就抓住了他的褲腰,狠狠的被一個才剛剛十六的小丫頭來了個過肩摔。

    “可惡的小丫頭,”那紅衣的男子以一只腳單膝跪在地上,另一只粗壯的手臂竟完全被他壓制的動彈不得。

    “嘿。”

    那漢子大喝一聲,幾條墨綠色的經絡一下子就仿佛是樹藤般突兀的出現在你眼前,兩眼瞪得渾圓,露出滲人的殺意:“哪里來的小丫頭,干在太歲頭上動土,你也太囂張了吧!”

    “今天我就代替你老子狠狠教訓你一頓吧,免得你長大之后不知道天高地厚。”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那紅衣男子左邊雙袖子里的精鋼鷹爪竟措不及防的滑到了膝蓋上。右手的五指裂成鷹爪的樣子,伴著鎖鏈得冰涼質感,一股狠辣的破風之聲一沖向了擂臺上豆蔻年華的少女。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知道這相府侍衛,外號‘飛鷹’,4性格野蠻且陰毒,一雙鋼鐵制造的利爪一出,就表示他已經被逼到了絕處,非要和對面那個年輕貌美的少女非分出個你死我活不可。

    “混帳東西,怎么敢對一個孩子,下如此毒手!”一直淡定的光頭老者突然厲聲喝道,雙掌積蓄起一層層不可看見的透亮的氣息。可惜,還未來的急出手,卻被那旁邊的蕭然看似無意的一推,一下子給化解了開來。

    “再看看,別魯莽!”

    蕭然用眼神,向他傳達這樣的信息。

    光頭老者心中疑惑,瞟了眼那止不住咳嗽的單薄身影,實在是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東西,可是少主既然如此篤定,他只得按兵不動,輕輕地在雙掌積蓄力量,以備不時之需。

    與眾人驚恐的表現不同,那對面的美麗少女到是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手中還把玩著那鬢上那一縷縷泛著些許綠色的青絲的翡翠玉簪。

    “太慢了。”

    只聽擂臺上的少女斜頭一笑,自顧自的說了一句什么,竟然背過了身子,給那洶涌而來的‘飛鷹’一個十分明顯的空子。強勁的氣留近身的瞬間,一個完美的后空翻后,只見那俏皮的丫頭竟穩穩地立在了那只“飛鷹”的頭頂,腳下用力,只聽“咔嚓”一聲,木板盡短,被踩在紫衣少女腳下的漢子以一種十分不雅觀的姿勢屈膝跪在了地上,露出鮮紅的血肉和赤裸的黃色皮膚。

    眾人愕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剎那間,全場寂靜,聽不見一絲聲音。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呀!”光頭大叔輕聲贊嘆,耳畔已傳出了震耳欲聾的喝彩聲,在瞧瞧那被打入擂臺中的紅衣男子,忍不住又從從口中低低的贊了一句。

    “大人,現在,這·······”

    最終的選手輸給了一個黃毛丫頭,顯然比武大會的主辦方都不曾料想會出現如此一幕,只得向身后的小嘍嘍們做了個手勢,先讓他們趕緊上去吧那只堵在窟窿中的“大鷹’’給弄出來才好。

    “姑娘留步,姑娘留步,姑娘贏了這比賽,這是姑娘贏得的酬勞!”

    “不必了。”那妙齡少女禮貌的拱手,跳下擂臺,彎身拜謝。

    “可是,這酬勞······”那主辦方正準備將少女拉住,這時卻看見一個青衣少年不知何時,一下子從少女的身后冒了出來,將他的手擒在半空。

    “不得無禮。”

    那妙齡少女臉上劃過一絲不悅,喝去侍衛,隨即輕笑著,將那贏來的五十兩酬勞拿在手上,送到藍衣男子的手中,并吩咐那青衣少年請來郎中,為他醫治。

    “那姐姐真厲害!”

    蕭紫涵看著那女子翩然飛去的背影嘖嘖稱奇,正準備再在京畿城中好好逛逛,卻被一直咳嗽的蕭然一把拽住了袖子。

    “小姐,我們已經耽擱了,這街上人多,我們還是快回到府上歇息吧!”光頭老者用哀求的眼光看向貪玩的蕭紫涵,“府上的下人可都準備很久了呢!”

    “可是,人家還沒玩夠呢!”蕭紫涵反拉住蕭然的袖子,撒起嬌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