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做我男朋友吧

  • 閱讀背景色

    一轉眼,來這個學校已是一個星期了。

    面對眼花繚亂的社團,冷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冷淡淡。采取不參加,不關心的應對方法。

    但是,她的閨蜜可是藍夭夭誒!這又豈能讓她有一個想獨善其身的機會,這不,藍夭夭拽著冷情就跑到了學生會面試的地點。

    看到這人山人海的景象,冷情只有一個念想,那就是——打退堂鼓。可是沒辦法啊!人家藍夭夭一直拉著她的手,還美名其曰的說,擔心那么多人,怕她走丟。

    天知道,藍夭夭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她有多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不過,冷情也沒怪藍夭夭。因為她知道,藍夭夭只是為了讓自己多鍛煉一點,多見識一點,積累一點經驗,這就是她們的相處之道。

    不會太表達,但兩個人都心知肚明,對方做什么都是為自己好,只要是對對方沒好處的,寧愿傷害自己也不愿讓對方受一點點傷害。

    很奇怪,她們明明是毫無血緣關系的兩個人,卻能有如此的心照不宣,是默契,是了解,也是相知!

    正在藍夭夭拉著冷情奮力向前移動的時候,她們兩終于被一聲師妹拉回了思緒。

    這一聲“師妹”對于冷情而言,可謂真是救命啊。在這人群中,走動都困難,偏偏人藍夭夭就喜歡“挑戰,”非要擠到前面不可,這可就苦了一直被拖著的冷清。

    聞聲,藍夭夭回過頭來,有點討好意味地對著安如風道:“學長,哦,不,師兄,你是學生會的啊,那你可不可以帶我們到前面一點呢,好不好?“

    藍夭夭拽拽安如風的衣角“師兄,我很趕時間誒,待會,我還想去如花戲劇社面試呢?好不好?就看在大家同門的份上?你幫幫忙吧,我兩邊都想進。師兄!”

    看到藍夭夭這討好意味十足地舉動,直惹得冷情想笑,驕傲如藍夭夭,什么時候看到她這樣的低聲下氣。

    要知道,要想看到藍夭夭吃癟的好戲,可是,十年難遇!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樣的畫面,又給冷情一種藍夭夭像小女人一樣在給男朋友撒嬌的感覺,有點點心情低落。

    一個星期不見,安如風一如往初,他的笑容還是能把冷情溫暖。

    似下定決心般,冷情見藍夭夭還在忙著面試,根本無暇管到。

    終是提起勇氣,冷情出聲道:“夭夭就是這樣,她,她進去還得好一會兒呢。師兄,要不,我們到外面等她吧。”

    冷情和安如風來到走廊上,待等兩人都站定后,氣氛竟有一絲絲的不自然。

    冷情有些忐忑地看著安如風,出聲:“師兄。”

    安如風接話:“恩。”

    冷情叫一聲只是想緩和一下心里的緊張,全然沒想過他會接話那么快。心下一橫直盯盯地看著安如風的眼睛,特鄭重地對他說:“師兄,做我男朋友吧!”

    冷情一說完,安如風就處于震驚當中,他完全想不到,這樣一個看著很恬靜的女生,在柔弱的外表下,性格競如此的,如此的,怎么說呢?這完完全全出乎意料之外,不在控制之內了。

    他亂了,他承認,在第一眼見到她時,她一襲白裙的安靜,確確實實牽動了他的心玄。可是一見鐘情,在這個快時代變化的社會中,讓他對此產生半信半疑的態度。

    也不是沒想過去追冷情,或者藍夭夭,畢竟如此性格差異大的兩個女生在這一屆都是如此的優秀。每每想到她們,心里都會有一種不言而喻的奇妙。

    在這幾天里,安如風甚至已經做好被兩個女生都拒絕的心理準備,可就是沒預料到冷清會突然表白,要知道第一次的見面,冷情都沒怎么看他。

    這,這突然的告白,又算怎么一回事?

    冷情用盡自己最后的自尊,很鄭重的再次出聲說道:“師兄,做我男朋友吧!”

    安如風卻還在衡量著,衡量著她們的外在,藍夭夭的動人,冷情的冷艷。衡量著她們誰更適合,藍夭夭活潑開朗,冷情似水。

    安如風還在猶豫著該怎么回答,便看到藍夭夭與一名男生正有說有笑的走出來了,突然意識到,冷情還在等著他的回答。

    剛想說點什么的時候,藍夭夭已經走到他倆的跟前,一點都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拉著冷情的手就往外走。

    只聽藍夭夭說:“師兄,我趕時間,和情先走了。”

    眼看著被藍夭夭拉走的冷情,匆忙間,竟只來得及說了一聲“好”。

    看著不斷回頭的冷情,安如風有些焦慮,擔心,不知道冷情有沒有聽到他的回答;不知道,自己的遲疑有沒有傷到那個如水般的女子,心下好生后悔;更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

    其實,我還來不及說,我愿意。

    這個學校說大不大,你說它很大吧,偏偏走一個小時就能從頭到尾的走一遍。說小吧,要找一個人卻又如同大海撈針,找不著,遇不上,等不到。

    難道這就是他倆的結局嗎?注定有緣無份?要說有緣,為何明明在一個學校,要想見上一面,親口對她說一句我愿意,卻是如此的難如登天。可要說無份,偏偏自己又是她來這所學校第一個認識的男生。

    盡管,大家都是一個系的,可畢竟不同屆,不同班。要不就是你上課,我沒課,你在這棟樓上課,我得到那棟樓上課,等你想過去找吧,還不知道在哪個教室。

    就這樣,安如風懷揣著不知所措的心情混混沌沌的過了一個星期。

    而,冷情則因為在被藍夭夭拉走的時候聽到了想要的答案,她聽到了那聲好。心情大好的陪著藍夭夭去了如花戲劇社,整整一個星期,陪著藍夭夭,去這面試,那里轉轉,好不愜意!

    當冷情終于記起,現在自己已經是師兄的女朋友了。才想起,自己一個星期都陪著好友夭夭,完全忘了一個女朋友該有的自覺了。心想著,我是不是該跟師兄見一面,談談?

    才想起,自己好像除了他叫安如風,是大二的學長就一概不知了。

    打電話,沒號碼。去班級,不知道。

    只得無語!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11508_82_824-m
八零軍嫂是神醫
作者 咪菟
  古代玄醫傳人穿越八零年代成了人見人嫌的小寡婦!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看...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