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價桃子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已過了吃飯時間,店內沒有食客,很是空曠。伙計們見已無大事,你一言我一語,又將雷驚轅馬,馬倒車翻的事復述了一遍,唐赫救人的事也說得很詳細。至于那人工呼吸……倒沒人看見。講到驚險處,眾人齊齊驚呼,都道僥幸。

    說話期間清水和毛巾送上,小姐幫丫頭擦洗干凈,順便收拾一下自己。再抬頭,唐赫眼前一亮,小姐正是花樣年華,頭上金釵珠花都已收起,如云的長發隨意挽在腦后,柳葉眉,瓜子臉,出塵脫俗,清麗得似不食人間煙火。

    似是感覺到唐赫直勾勾的目光,小姐回首輕道:“適才公子援手之德,小女子這里謝過了。”

    唐赫拱手道:“些許小事,不足掛齒。”心里卻道:若是你知道我剛才吃了你豆腐,便不會如此客氣了,想來殺我的心都會有。

    小姐又道:“公子大恩,小女子實在感激不盡,轅馬受驚,若不是公子擋住,還不知發生怎樣的變故。如今我主仆三人能逃得性命,全仗公子大恩。公子損失了些事物,小女子自當賠償。”

    唐赫本想說“區區薄物,不值一提”,怎奈不是大方人,那虛假的大方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于是便假惺惺地道:“仙桃一擔,只值紋銀十兩,損失了也無可惜之處,小姐身子無恙,這才是大事。”

    未等小姐回話,卻聽門外一人道:“本公子食桃無數,卻不曾見過一擔要十兩紋銀的桃子。你這小子獅子大開口,當別人是傻子不成?”隨著話聲,一公子大步走入店內。

    小姐驚喜道:“袁表哥,你……怎會到了這里?”

    小姐自醒來后一直端莊有禮,哪怕是對唐赫表達謝意也不肯輕露笑容,此刻那什么“猿表哥”才進門就喜笑顏開,清純的臉上如沐春風,看得唐赫嫉妒不已,再加上那猿公子出言不遜,口氣蠻橫,當下對那猿公子再無好感。

    “聞知婼兒今日到家,表哥我一早就等在府中。誰料出了此等事故,表哥豈能不來?婼兒放心,那無用的奴才我已關了起來,改天定要為你出氣。”

    袁公子進門收傘,倒是有模有樣,一表人才,只是眼睛好像長在頭頂上,對在場的眾人視而不見,仿佛天底下沒一個他看得上眼的。跟在他后面又進來兩個家丁兩個丫環,小小的店里一下顯得有些擠。

    徑直走到小姐面前,袁公子關切道:“婼兒受驚了,有沒有傷到哪里?”

    小姐搖搖頭道:“婼兒無事,多謝袁表哥掛心。娘親呢?可曾安好?”

    “伯母起初也是要來的,只是這風大雨大的,不是很方便,又聽說婼兒你無事,我便阻止了她。有表哥在,再大的事情也無妨。婼兒,現在雨大,要是淋濕衣服受了風寒就不好了,不如避避雨再走。蒲兒要趕緊治療,讓下人們先送走可好?”

    小姐點點頭,將懷中的蒲兒交給了過來攙扶的一個丫環,那丫環協同一個家丁冒雨出門,趕著馬車去了。

    小姐指著唐赫道:“今天多虧了這位公子,還令他損失了兩筐桃子,袁表哥你替我好生謝謝人家,那些損失定要加倍賠償。”

    這小妞……嘖嘖,不但人美,心地還善良,遭此變故,一沒有哭哭滴滴,二沒有驚慌失措,像沒事兒一般,說話行事大方得體,還念念不忘救命之恩,實非一般女子可比。唐赫心中暗暗贊嘆,正要客套幾句,卻聽那袁公子道:“今日的事我已打聽明白,若沒有這小子擋道,那馬跑乏了,興許就能停下來,也不會有翻車這種事發生。沒由來地受了驚嚇,好端端的一輛馬車也毀了,沒讓他賠我們損失也就算了,婼兒你還要感謝他,是不是弄錯了?”

    唐赫一聽此言怒從心起,兩筐桃子,原本也算不得什么,占了人家小姐的便宜,哪好意思要什么賠償,可這小子太不是東西,居然黑白顛倒。就沖這德行,賠償還真得要,要得少了還不行!他起身指著那猿公子道:“哪里冒出個好賴不分的野小子!今日的事可是有目共睹,小爺差點被你們家馬踩死,到頭來倒成了小爺的不是!嘿嘿……擋了你們的道?莫非這大街是你家的,只許你們走,旁人就走不得?”

    袁公子愣了一下,隨即沉臉道:“你敢罵我?”

    唐赫一擼袖子,兇神惡煞地道:“罵你又如何!你們這些公子少爺的無非就是仗勢欺人,小爺我最不怕的就是這個!要不信,咱們練練?”老子不單是罵,還想揍你呢!哼哼,爺上輩子在武校那些年可不是白混的!

    小姐忙插身二人中間,擋住自己表哥,對著唐赫賠禮道:“公子剛才義舉,小女子銘記在心,容他日再報。表哥出言無狀,還請公子多多擔待。”又轉身埋怨那公子道:“表哥怎地如此糊涂,若沒有公子相助,婼兒此刻恐怕還壓在那車下,這般恩將仇報的行徑豈是君子所為,若讓娘親知道……”

    小姐一番周旋,倒讓唐赫抹不下臉來動手,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

    那袁公子分辨道:“并非表哥不明是非,只是那小子說什么一擔桃子十兩銀,分明是挾恩圖報,借機敲詐,欺負表妹是婦道人家。”

    小姐不悅道:“莫說十兩銀,就是百兩,那公子也是當得的。表哥休要多言,婼兒自有主張。”

    唐赫冷冷道:“一擔桃子十兩銀很多么?你孤陋寡聞,識不得我家寶貝的金貴之處,在我看來,這擔桃子價值千金,只少不多!”

    這番話說出口,那袁公子面露鄙夷,旁邊眾人紛紛搖頭,就連小姐也皺起眉頭。一斤桃子市價十文,一擔頂天也就一兩銀子,剛才是十兩紋銀,一轉眼就變成了千兩,還只少不多,實屬明目張膽的訛詐。桃子就是桃子,再金貴它也只是桃子,還能變成金蛋子不成?十兩百兩還可以不在意,但千兩之巨就不是咬咬牙的事了,難怪小姐也犯了難。

    “婼兒,我早說過這等鄉野潑皮最是刁鉆,你給了他三分甜頭,他便要七分好處!你不要理他,想要賠償,讓他盡管沖我來。”

    小姐又打量了唐赫幾眼,見他衣著雖然寒磣,但也儀表堂堂、氣宇不凡,應不是那貪婪之輩,不知怎地卻獅子大開口。正猶豫著不知如何應答,有好事者冒雨從街上尋了幾個桃子來。

    袁公子搶過一個道:“我倒要看看,價值千金的桃子是何模樣!”

    小姐也接過一個桃子,拿在手上仔細觀看。這桃子確有些不同,尋常的桃子不過小兒拳頭大小,可這桃子都快趕上蜜瓜了,一個怕有半斤重。桃肚綠白,桃尖一抹嫣紅,上面沾了雨水,竟是新鮮嫩綠,白里透紅,煞是好看。最為難能可貴的是整只桃子表面光潔,毫無瑕疵,卻像是一件人工打造的藝術品,極為精美。

    袁公子拋拋桃子,哂道:“我當有何出奇之處,不過一大桃而已!”

    唐赫恥笑道:“我說你孤陋寡聞,你還不自知,今日便好生教導教導你,讓你長長見識。你且聽好了,此桃名為‘美人臉’,又名‘九天蟠桃’,實乃仙家之物!家祖機緣巧合才得了桃核一枚,經多年培育方有此桃。仙家之物,味美多汁倒在其次,食之強身健體,延年益壽才顯珍貴。此物普天之下獨此一家,別處難尋,所謂物以稀為貴,在場的各位,小子說它價值千金,可有說錯?”

    唐赫目光掃向周圍,想取得些共鳴,卻發現那些掌柜伙計一窩蜂地搶出門,去那大雨中尋找散落的仙桃。唐赫都快忍不住笑了,狗屁的仙桃,就是一嫁接桃,這些人還當了真。什么“美人臉”,那中間一條溝,分明是“美人屁屁”!

    那袁公子反駁道:“一派胡言,世上哪有神仙鬼怪,你這話只能拿來蒙騙三歲小兒,純屬吹噓!”

    唐赫輕蔑地笑道:“有沒有神仙鬼怪我也不知,只想問問閣下,你家人可有進廟燒香?家中祠堂可供有祖宗牌位?年年敬香燒紙獻貢品的又是為了哪般?”神仙這玩意是無法說清楚的,既然有未知的神仙,當然有未知的仙桃。如果糾纏這話題,唐赫可以忽悠三天三夜。

    袁公子被問了個面紅耳赤,嚅嚅半天,搬出了先賢:“子不云怪力亂神也……”

    唐赫不耐煩的道:“是不是仙桃暫且不提,我說它是異桃總可以吧?這種異桃獨我一份,我說它值十兩就十兩,說它值千金就千金!今日也不與你談銀錢,你家奔馬害我損失一擔桃子,你還我兩筐就是,其他無需多言。”

    袁公子一下啞口無言,不怪對方強橫,損壞東西照價賠償,自古天經地義。對方要一擔桃子,這桃子眼下沒有,要真如他所說天下獨一份,以后肯定也很難買到。至于照價賠償……對方也沒說錯,買不到的東西就是無價,他說賣多少那就是多少。“擋道”之說,畢竟上不得臺面,走到哪兒都說不過去。

    羞惱之下,袁公子就想發作,要在以往,早命家丁動手了。可今天小姐在場,失了君子風度辱沒了斯文可是大事。于是一時之間,面對對方的咄咄逼人,袁公子失了主意,不知如何應對。

    這時小姐說話了:“這位公子言之有理,小女子看這桃子絕非一般品種,損壞了確實可惜。至于千兩銀子么……小女子身上未曾帶著這許多銀票,公子你看是不是……容小女子幾日?”

    小姐的話明顯是推諉,像是看穿了唐赫的內心似的,打算先緩上一緩。

    “不可,這種無理要求萬萬不可答應!婼兒,還沒有人敢欺負到方家頭上,他若一味胡攪蠻纏,我們就報官,此等奸詐狡猾之輩,就該官府的板子侍候!”

    “哈哈,報官啊,正合我意!所謂有理走遍天下,你們這些書生才子不是滿口的大道理嗎?我倒要看看,到了官府那里,這桃子你們賠是不賠!嘿嘿,原本我還準備想個法子讓什么什么猴公子……哦,說錯了,是猿公子,讓猿公子出出名,叫江陵的學子仕子都知道有這么一位無賴公子,這下不用了,官司一打,猿公子自然大大有名!”

    旁邊一個伙計拉拉唐赫的衣袖道:“這位小哥你要想清楚了,進了衙門可真不是有理沒理的事了,說不定會擔上個訛詐的罪名,莫要索賠不成,反惹來牢獄之災。依小子看來,這位小姐也答應賠償,小哥你就拿個十兩八兩算了,何必不依不饒?再說,我觀你一上午都沒賣出多少……如此好事,求都求不來呢!”

    伙計的說話聲很低,沒想還是讓袁公子聽了去,袁公子譏笑道:“十兩八兩?想得美,能給你幾個大錢就不錯了!到了官府那里,你一個子都得不到!”

    唐赫掃了一眼滿臉陰郁的袁公子,怒極反笑道:“好好,這官司還真打定了!唐某今天把話放在這里,一擔桃千兩銀,一個子都不能少,過幾天我們公堂見!姓袁的,可敢報上你的大名?”

    小姐也被這話激起了幾分火氣,搶在前面道:“方家方婼兒是也!江陵方家誰人不知?公子要尋人容易得很,方婼兒恭候大駕!”

    “……方家?”聽說是方家,唐赫變了臉色,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位小姐,你剛才說……你是方家?”

    小姐點點頭,目光轉向一邊,不想理他。

    唐赫再次求證:“祖籍江陵……方老爺貴為尚書大人……膝下一子一女……”

    小姐有些奇怪,方家的這些事又沒保密,一般人都知道,這人沒事瞎念叨干嘛?

    唐赫摸了一把額頭的汗,拱手道:“方小姐,今天的事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見怪。”說完掉頭就走。

    方小姐忙叫道:“等等,你的桃子……”

    唐赫揮揮手道:“不要了!要是小姐夫人喜歡,趕明兒我再送兩筐到府中……”話未說完,人已出了門,也顧不得磅礴大雨,轉眼不見人影。

    小姐滿腹疑問,剛剛還強詞奪理,蠻狠地索賠,僅僅過了片刻就說不要了,難道真是懼了方府的名頭?

    袁公子暗暗冷笑:不過是一賤民,竟然敲詐到官宦人家的頭上,真是不知死活!這次跑得快不等于以后跑得掉,這事沒完!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36878_5_22-m
漢鄉
作者 孑與2
  我們接受了祖先的遺產,這讓中華輝煌了數千年,我們是如此心安理得,從未想過要回歸那個在刀耕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