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十年一夢

  • 閱讀背景色

    小瑞是之前看見阿諾醒來喜極而泣的姑娘,年紀不過十八九歲,卻格外機靈討喜。看著她端著溫熱的茶水進來,阿諾對她的印象又好了一層,她正覺得喉嚨干渴想要喝水,這丫頭真是貼心。接著小瑞變戲法似的從食籃中拿出各種各樣的點心,酸的甜的辣的咸的擺滿了她床頭的小桌子。

    “小姐,這些都是奴婢親手做的,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小姐可以放心吃。這個是您最喜歡吃的素團子”小瑞用筷子夾起一個青色的團子裝的糕點,送到阿諾嘴里,隨后又拿出一雙筷子遞給阿諾,阿諾沒接筷子,直接伸手捏起一個糕點又塞進嘴巴,看著小瑞瞪大的眼睛,不禁笑出聲來。她不僅渴了,而且還有點餓。

    “小姐,你怎么又像在家里一樣了。”小瑞一句話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失言,猛然堵住嘴巴。這句話卻讓阿諾完全放下戒心,小瑞應該是宋諾鈺的陪嫁丫頭,自小跟著她的,別人都叫她世子妃,只有她叫小姐。

    “這里又沒別人,怕什么。”阿諾四處瞥了一眼,沖她眨眨眼睛,又捏起一個塞進嘴巴。味道真的不錯,改明兒一定讓小瑞多做一點。

    小瑞跟著笑了,看著阿諾興致勃勃的吃著糕點,道:“奴婢很久沒有看見小姐笑的這么開心了。”

    這句話,卻讓阿諾的動作停滯下來,縱然她初來乍到,她也知道從前這個小姐的生活極不快樂,遇見那樣的變態夫君,她能快樂嗎?她定定心神,想去回憶這具身體的記憶,卻發現一片空白,甚至連自己從前的記憶都變得模糊起來了。想得多了,腦袋就如同針扎般疼痛。

    估計是摔壞腦袋失憶了吧,阿諾嘆息一聲,將注意力都放在小瑞身上:“小瑞,我現在這個樣子,也只有你能讓我相信了,以前的事情,我都記不得了,細細說給我聽聽可好?”

    見得阿諾說的鄭重,小瑞點點頭,掩好門窗,細細道來。

    宋諾鈺,大安朝丞相宋理嫡女,自小就被捧在手心里長大,七歲那年以一舞名動京師,自此盛名傳遍大江南北。但宋諾鈺本人卻偏愛舞刀弄槍,更喜歡行俠仗義,宋理溺愛她,也由著她的性子,讓她嬌蠻任性,跳脫執拗,甚至可以說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她是天之嬌女,未出生時就被皇上指與隸王世子郁陽天結親,兩家更是世交,自然喜不自禁,待宋諾鈺出生之后,宋家很高興的應承了這門婚事。接著,很自然的,宋諾鈺15歲時遠嫁隸王府,當朝皇帝親自送行,大婚三天三夜,舉國同慶。當時風光榮耀不知羨煞多少閨閣少女。

    然洞房之夜,世子郁陽天一夜未至。第二日清晨,宋諾鈺才得到消息,府中有一姑娘名喚齊思蕓,據說她的父親曾經舍命救過世子,后來齊思蕓被世子接入府中,寵愛有加,管理府中大小事務,世子多次要求納她為妾,都被隸王喝止。而這個晚上,世子就是宿在齊思蕓那兒。

    苦苦等候一夜良人未至,驕傲如她,宋諾鈺知曉后,怎能忍受這樣的委屈,因著嬌蠻慣了,拿著鞭子直沖齊思蕓住處,將郁陽天揪了出來,竟然斗得旗鼓相當。兩人武功都不差,幾百回合未分勝負,從天明一直打到晌午,下人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將王爺請到了世子府,兩人才住手止戰。最后的結果,是在王爺的震懾下,以世子告饒認錯結束。

    第二夜,世子前去新房,不知發生了什么,不過一炷香時間,世子黑著臉走出來,世子妃將房中物件砸得粉碎,從此兩人見面,談話不出三句就會動手。生怕他們殃及無辜,府中人人自危。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半月有余,卻在一天晚上發現世子妃不見了。世子派人連夜去找,終于在天將明時,在崖底發現了奄奄一息的世子妃。世子果斷將這個消息封鎖,外面只傳言世子妃因為水土不服身體微恙,需要休息調理,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隨后醒過來的,就是現在的阿諾。

    才結婚半月有余,就命喪黃泉,阿諾心中不禁戚戚然。宋諾鈺自小錦衣玉食,活的灑脫率性,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難道是被逼急了跳崖自殺?

    “小姐出事的那天早晨,是聽聞世子爺獨愛斷天涯上盛開的白蘭花,有心想去看一眼,摘幾朵回來養著,可是一直到晚飯時間還沒有回來,奴婢擔心有事,就自作主張去找世子爺求救,世子爺聽了立馬派人去找,幸好在崖底找到了您,只是小菁卻不知所蹤。奴婢和小菁自小就跟著小姐,奴婢學藥,小菁學武,本想這樣可以護著小姐周全,沒想到最后還是讓小姐身受重傷,而且武功全失。奴婢無能,救治不好小姐,請小姐責罰。”小瑞說到這兒,已是哭著跪在地上。

    對于一個愛武的人來說,身受重傷,武功全失,什么事情都做不得,真的是堪比生不如死了。郁陽天他果真心狠。明知如此,卻要硬逼著她活過來,硬生生折磨她,她不過才嫁來半個月而已啊。

    只是可悲的是,郁陽天有心上人,并不待見宋諾鈺,然宋諾鈺卻將心思都撲在郁陽天身上,甚至只是一朵白蘭花,也要親力親為。問題的關鍵就在斷天涯上,只是現在她無論如何都去不得斷天涯,可要怎樣才能探個究竟?還有直接失蹤了的小菁,與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既然你精通藥理,依你所見,我的傷什么時候可以恢復?”阿諾收起心中的疑慮,轉過心思問道。她明顯能感覺到雙手雙腳軟塌塌的沒有力氣,一條腿還綁著兩根硬木板,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失去武功的“廢人”狀態?

    小瑞的頭垂的更低:“近月先生的醫術遠在小瑞之上,他說半年,那最少也要半年。”

    阿諾無奈的晃晃胳膊,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半年就半年吧,我等得起。”何況她現在的年紀也不過十五歲而已,放到現在,還是個中學生呢。更何況她是以世子妃的身份住在府中,好吃好喝的將養著,還有這么忠心的丫鬟伺候著,怎么著也得好好享受一下。

    想通了這一節,阿諾頓覺心情大好,摸摸自己臉上細嫩的皮膚,她微微的笑了起來。指了指梳妝臺上的銅鏡對小瑞道:“讓我看看我自己。”

    銅鏡中,還是少女青稚的面龐,卻已然出落的精致絕倫。如瀑青絲散落肩頭,帶著一絲病態的憔悴和柔美。縱然現代的阿諾已經見慣了所謂的美女和明星,看見這幅面容,還是不免有些驚艷和震撼。此時的阿諾早已經不是那個舞刀弄槍的阿諾了,連一絲張揚和霸道都沒有,反而是內斂和沉靜,真的是姣姣明月,美好且疏離。

    “如何?”阿諾開口問道。

    “什么如何?”小瑞懵懂。

    阿諾氣惱的瞪她一眼,仍是問道:“我長得如何?”

    “小姐七歲就名動京師,以小姐風姿,整個大安朝無人出其右。”小瑞很會拍馬屁。

    “嗯,我也覺得。”阿諾滿意的點點頭,隨后問道:“那他的眼瞎了?看著這樣的美人都不動心?還是他根本就某個方面有問題?”

    “小姐你是說世子爺嗎?世子爺自小就認識小姐,幼時曾經和小姐相伴月余,他說得小姐一人,此生足矣。誰想到十年不見,他竟然這樣對待小姐,要是讓相爺知道他這樣欺負小姐,定然將他教訓的服服帖帖。”小瑞說得滿心憤慨,真恨不得將郁陽天拉過來痛打一頓。

    隸王府坐落于隸城,是三大王朝交界之處,商賈云集,雖然繁華富饒,卻遠離京師。阿諾這才明白,原來是因為幼年時有過交集,所以她的父母才放心讓她一人獨自嫁來。只是誰都沒料到,十年之后,已然物是人非。

    也是,兒時一句戲言,誰信了,誰就輸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田園喜事:開掛農女有空間
作者 吃餅乾的豬
  穿越到古代,不僅喪偶還帶著一個小奶娃,家徒四壁,好在空間在手,发家致富之路簡直不在話在。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