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袁家危機

  • 閱讀背景色

    湛藍的天空萬里無云,像半顆透明的藍寶石。宋驍飛睜開眼,發現一輪火球似的烈日孤懸頭頂,自己身在一片清涼的湖水中。那片湖清澈見底,夾在兩座青黛色的山峰間,清風徐來,水波不興,如一塊不染塵埃的銅鏡,倒映出四周連綿的森林,一群布谷鳥“咕—咕”的叫聲在森林里此起彼伏。

    宋驍飛心里納悶:“我明明在馬路上被一輛黑色法拉利跑車撞飛,怎么會在水里?”

    在周末晚上,第二炮兵學院的學生宋驍飛格外興奮,異地上學的初戀女友歐陽小雪畢業旅行,順道來看他。平日軍校管理嚴格,三四個月都出不了校門,他們寒暄了一陣,大手牽小手,很默契地到校外小旅館開房。

    單純的歐陽小雪,個頭不高,長相甜美,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起來很舒服。她塞了耳機聽歌,梁靜茹的《無條件為你》,她超喜歡,還輕輕跟著哼出聲來:“愛你等于擁有一片天空……無條件為你放棄單獨的旅程……愛一個人付出才會完整,無條件越愛就越深,永遠不分”,宋驍飛聽了,心里自然是“甜蜜蜜”。

    突然,走在人行橫道上的宋驍飛聽到身邊巨大的馬達轟鳴聲,一團黑影正快速沖向他們。歐陽小雪塞了耳機專心聽歌,眼看法拉利跑車就要撞倒她,宋驍飛毫不猶豫一把將她推開。

    轎車里的富二代正和一位光著身子的美女玩車震駕駛,邊做刺激運動邊開車,看到前面兩道人影,一把輪子急速轉向,但太晚了,“砰”的一聲巨響,宋驍飛被撞飛,掉進“蟲洞”的漩渦。黑色法拉利直接撞向了輔路的水泥墻解體,黑色車門、破碎的車燈及棕墊等物,散落一地。車上的富二代當場死亡,女子重傷,滿身血污,躺在地上已經說不出話,只發出輕微的哼哼聲,隨后被急救車送往醫院搶救。

    宋驍飛再醒來時,沒躺在醫院里,而在那片清澈的湖中,如鏡的水面,還可見一位少年的倒影,大腦袋,前額發亮像剃了光頭,后面長發,滿清留頭不留發的造型!岸上一頭老水牛,在湖邊悠閑啃著草。

    宋驍飛游上岸,地上有一件破馬褂,穿上后胸口處見一拳頭大的窟窿,衣不遮體!老水牛不識趣地抬頭朝他“哞”了一聲,跟主人打招呼。

    “我重生了?還成了一位放牛娃?”宋驍飛搖頭嘆氣,老天爺真不開眼呀,我還處男呢,青春年少,正要和苦戀三年的女友共度良夜,就被車撞死了——人生,真是苦短如夢,有時夢還未醒,天就亮了!

    不遠處的樹林小道,兩輛馬車“吱呀”經過,馬車后面跟了靈柩,十來個光膀子、留辮子的漢子吃力抬著,靈柩上覆了紙扎白花,馬車里傳出女人的哭聲,馬車后跟了二十來個家丁,抬裝祭祀用品的木箱,一看就是大戶人家扶柩回鄉!

    宋驍飛更郁悶了,心里想:“這什么事呀,重生漢人連奴才都沒得做的滿清也就算了,變成放牛娃我就忍了,還碰上送葬的,晦氣!”

    這時,一陣“咚咚”的刺耳鑼響,路旁小樹林竟瞬間鉆出一百余個土匪,他們頭戴黑巾,手拿明晃晃的大刀,喊著“殺”,攔住馬車隊伍的去路。宋驍飛不明白怎么回事,趕緊躲到灌木叢中,荊棘在他的臉上劃破幾道血痕,他破相了也大氣不敢出。

    這時,土匪領頭的人出來了,竟然是一位明眸皓齒的少女,看年紀不過十五六歲,頭裹黑巾,腰束紅色寬布腰帶,手握一把青龍偃月刀,胯下白駿馬,朝馬車隊伍喊:“你們可是送袁保慶的靈柩回項城?”

    一位騎黃馬的大頭少年迎了上去,他的腦袋比一般人都大,處變不驚,朝黑衣少女一拱手,道:“在下正是江寧鹽法道袁保慶之子袁世凱,我從未見過姑娘,想必沒深仇大恨。你們若是要些買路錢,后面箱子里有,盡可拿去,我們要趕回袁寨。”

    “袁保慶?袁世凱?袁寨?”一連串的信息讓宋驍飛驚呆了,他酷愛晚清民國歷史,知道大名鼎鼎的袁世凱七歲過繼給叔父袁保慶,少小離家,在江寧也就是南京生活,同治十二年,也即1873年,袁保慶染霍亂病死,十四歲的袁世凱陪嗣母牛氏乘馬車扶靈柩回項城袁寨。宋驍飛心想,眼前的大頭少年是竊國大盜袁世凱,這黑衣少女又是誰呢?

    黑衣少女哼了一聲,對袁世凱說:“無冤無仇?我讓你死個明白!我叫蘇云,我爹就是當年捻軍叱咤風云的順天王蘇天福,十年前他被奸人所賣,我們一家二十余口,被袁甲三那老賊殺害于亳州周家營,今日定要你們袁家血債血償!”

    袁甲三正是袁世凱的叔祖,在平捻賊中立下赫赫戰功,最終官居一品,袁家從此發跡,不過老袁家的男人都短命,沒活過六十歲,袁甲三在十年前就病逝了。袁世凱見蘇云是來尋仇的,知道碰到的不是一般匪徒,他轉頭對后面的家丁說:“保護好夫人,死戰!”

    蘇云長刀一橫,轉頭朝身后的捻軍喊:“給我殺,一個不留,為順天王報仇!”

    拿著刀叉的捻軍跟蘇云沖殺過去,袁世凱騎著黃馬,手拿前頭綁了勾刃長桿去戰蘇云,沒斗幾個回合,漸漸處于下風。

    宋驍飛躲在草叢中,心想,如果自己此時能救袁世凱一命,等袁大頭將來發達了,或可提攜自己,便拿起身旁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用盡全力朝蘇云的后腦勺扔去。

    “嗖”的一聲,沒想到,就是這一石頭,竟然害死了袁世凱!

    蘇云自幼習武,習慣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閃躲過了飛來的石頭,石塊“砰”的一聲砸中袁世凱胯下黃馬的左眼,黃馬疼得前蹄奮起,狂奔起來,袁世凱掉落馬下,被趕來的蘇云一刀砍翻。

    這幫捻軍和土匪沒區別,袁家的家丁寡不敵眾,戰斗很快結束,袁家扶靈柩的隊伍全部被殺,袁世凱的嗣母牛氏也被抓下馬車,推倒在蘇云的馬前,見身旁的人和袁世凱都被殺了,哭哭啼啼,渾身顫抖。宋驍飛大氣都不敢出,不忍直視這人間慘劇。沒想到蘇云收起大刀,對手下說:“你們這是干什么?我說過我不殺婦孺!”

    這時,一個小頭目龍二叔走上前,一刀結果了牛氏的性命,說:“大小姐,此時千萬不能心慈手軟。留下活口,二小姐他們就危險了。這小人我來做。”

    蘇云知道龍二叔是忠于她的,牛氏也斷氣了,沒有多說什么,他們把袁家的財物洗劫了一遍,揚長而去。

    宋驍飛等蘇云他們走遠了,跑上去救人,但一探試口鼻,袁家人都沒氣了,袁世凱的大頭,也被砍了好幾刀,慘不仍睹,宋驍飛用手幫他閉上了眼睛,心里默念:“冤大頭,你別怪我呀,我本是好心幫你的!”

    出于內疚,宋驍飛撿起地上的勾刃,在半山腰挖了個坑,把袁世凱埋了。袁世凱的衣服雖沾了一點血跡,但是絲綢的,脖子上還有一塊祖母綠玉墜,埋了挺可惜,宋驍飛便收歸己有。

    宋驍飛到湖邊,洗換了袁世凱的衣服,掛上玉墜,這時聽到一陣腳步聲,以為是蘇云回來了,慌不擇路撒腿就跑,迎面卻碰上一位綠衫少女。

    綠衫少女看起來十四五歲,蓓蕾初開的年紀,皮膚白皙,腰細屁股沉,雙頰緋紅,凸出的胸脯隨急促的呼吸起伏,手腕上一對閃光的銀鐲子,她打量了一下宋驍飛,臉色慌張地說:“少爺,你在這呢,袁寨被賊人攻破,袁家七十余口落入匪徒手中,我出來接你們,才躲過一劫!”

    此時宋驍飛還沒搞清楚自己是誰,轉頭看了看,四周沒其他人,于是問:“你在和我說話嗎?”

    綠衫少女名叫秋伊,“秋水伊人”,是老爺袁保中起的名字。秋伊是袁世凱的曾祖母郭老太太身邊的丫鬟,她看了一眼宋驍飛衣服和脖子上的玉墜,撓撓頭說,“我聽老夫人說,你脖子上的玉墜,是抓周時抓的,皇上當年御賜給老夫人的壽禮,少爺一直戴身上,我不會認錯人呀。”

    宋驍飛這才明白,自己穿了袁世凱的衣服,綠衫少女把自己當袁大頭了!他靈機一動,決定冒充少年袁世凱!反正現在跟袁世凱回項城的人都被殺了,袁世凱離開項城時才七歲,現在十四歲,聲音和外貌早變了,自己也是大頭,兩人有七八分相似,對袁世凱也挺了解,重生之后,首要問題是生存,在這亂世,當袁家少爺總比衣不遮體的放牛娃強吧?想到這,宋驍飛嘆了口氣,說:“我們剛才在半路也遭賊人攻擊,牛夫人和家丁都被殺了,這兩伙賊人,不知是不是一路的!”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大唐好相公
作者 古沐魚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廢待興。 太子穩坐東宮,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將定江山,文臣思治國。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