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爺不好當(求收藏推薦)

  • 閱讀背景色

    秋伊不諳世事,看宋驍飛衣服上還有沒洗干凈的血跡,急哭了,問:“少爺,你有沒有傷著?”

    宋驍飛見少女沒懷疑自己的身份,搖搖頭說:“一點皮外傷,不礙事。你說詳細點,到底袁寨發生了什么事?”

    秋伊用手背擦干了眼淚,說:“我聽說是世昌少爺幫賊人騙開了寨門。”

    原來,咸豐年間,王庭楨部在項城起事,占領了項城城東新興集、尚店等地,袁保中組織團練對抗,將他們全部殲滅,王庭楨一家二十余口被殺,王庭楨的弟弟王庭櫟在外經商逃過此劫。最近項城新開了一間賭場,是王庭櫟開的,袁世昌常去,輸得很慘,還欠下一屁股債。王庭櫟把他抓進小黑屋,屁股都打出屎來,得知他是袁家公子,而且現在正逢中元節,袁保中帶了幾十個家丁去原配劉氏家鄉河南商水縣祭祖,寨內守衛空虛,便召集捻賊的殘部,逼袁世昌騙開寨門,攻陷了袁寨。

    “唉,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宋驍飛心想,“袁世昌腦殘嗎?怎么勾結賊人呢?這袁家仇人真多,少爺也不好當”,于是問秋伊道:“袁寨的賊人有多少?”

    秋伊回答說:“具體數不知,聽說有好幾百呢。”宋驍飛想了想,說:“我們偷偷回袁寨,探下情況再說。”

    在回袁寨的路上,宋驍飛借口自己多年沒回老家了,讓秋伊介紹了一下袁家的現狀。秋伊告訴他,袁家現在五世同堂,袁世凱的曾祖母郭老太太年紀最大,德高望重,是整個家族的精神領袖,禮佛心善,大家都尊稱她為“老夫人”,袁世凱的生父袁保中,現在以同輩人中長子的身份主持家政。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宋驍飛和秋伊到了袁寨附近,他們躲在半山腰一片濃密的蘆葦叢中,偷看袁寨陷落后的情形。

    袁寨是一座方形石腰寨,堅固厚實的石頭墻繞寨而筑,寨墻高十米多,拐角處壘起六座高高的炮樓,互為犄角之勢,儼然一坐小城池,外圍還挖了長長的護城河。

    當時的河南,經過了太平天國十余年的動亂,捻軍的殘部活動也反復無常,所以像袁寨這種自衛式的寨堡相當普及,僅項城一地就有一百多處,都是官紳地主的住所,袁寨是其中最大的一個。

    宋驍飛隱隱約約看到,袁寨的寨門緊閉,每個炮樓上都有五六個裹黑頭巾的人放哨望風,他們手里拿明晃晃的刀子,守在土炮旁。

    宋驍飛手邊沒槍沒炮,正苦思對策,秋伊拉起宋驍飛的手,往商水縣方向跑去,邊跑邊說:“我們趕緊去找老爺,或許他有辦法。”

    正午過后,商水縣通往項城的官道中間,兩輛八成新的馬車,一前一后緩緩行駛。那條官道是泥巴路,風一吹,塵土飛揚,兩旁小樹林里的知了,在綠葉間熱得受不了,聒噪叫個不停,讓馬車里祭祖完畢返程的袁保中更加心煩意亂。俗話說“左眼跳災”,他的左眼皮從早上一起來,就莫名地跳個不停。

    四位騎馬的護衛家丁在馬車前面緩緩開路,有一人手握一根竹竿,上面掛著一幡旗子,繡著斗大的“袁”字,隨風在空中上下翻飛,獵獵作響。兩輛馬車后面,還跟著三十來個家丁,抬著裝祭祀用品的木箱子。深夏的陽光很毒辣,能把人曬落一層皮。家丁們因為長時間趕路,臉上疲憊不堪,有人渴得嘴唇開裂,拿裝水的竹筒仰頭咕嚕咕嚕喝水。

    走了一個多時辰,這支隊伍行至一地曠人稀處,一陣陰風打著唿哨從馬車前掠過,四個家丁騎的馬也突然仰頭長嘯,不再往前走。馬車后面的隊伍也停了下來。

    袁保中正想問發生了什么事,一位護衛家丁騎趕緊調轉馬頭,上前向袁保中報告:“老爺,不好了,有土匪!”

    袁保中五十歲左右,濃眉大眼,略微顯胖,身穿窄袖行袍,袍子的前后開叉。他在項城組織團練,身經百戰,聽到家丁的急報,面不改色地撩開馬車前方的布簾,發現土匪領頭的人,竟然是一位面容清秀的黑衣少女,那少女正是報仇心切的蘇云,她朝馬車里大喊:“袁保中,快下車受死!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袁保中背著手走下馬車,一把M1847式轉輪手槍藏在行袍的袖子里。這種左輪手槍由美國人柯爾特1835年發明,長381毫米,重4斤多,槍的口徑10.16毫米,轉輪彈膛,可采用火帽擊發五發子彈,是當年袁保中的叔父袁甲三從洋人手里買的。1863年袁甲三病逝后,左輪手槍作為袁家的傳家寶,傳給了主持家政的袁保中。袁保中對蘇云怒目而視:“你這女娃是賊匪?為何攔我們的去路?”

    蘇云兩眼發紅,自報了家門,厲聲喝道:“老天有眼,袁甲三那惡賊竟病死了。父債子償,你拿命來!”

    見對方不是劫財而是要命,袁保中黑著臉,往前走了幾步,他那把左輪手槍有效射程只有六十米,需要靠近些才好出奇制勝,他呵斥蘇云:“大膽毛賊,竟敢直呼我叔父的名諱。”

    蘇云冷笑道:“袁賊,現在袁寨已在我們手里。你回項城的兒子袁世凱剛也在半路被我截殺,你識相的話,快快投降,我可以饒過你家老小。不然,我把你抓回去,不分老幼,滿門抄斬。”

    “啊?”袁保中聽到家門不幸,大吃一驚,氣得快暈了過去,正要掏出手槍,蘇云轉頭朝身后大喊了一聲:“兄弟們,殺,為順天王報仇!”

    一百多拿著刀叉的捻軍沖殺過來。袁家是團練世家,家丁都有習武的傳統。不一會,雙方一場混戰,那條官道上哀嚎遍野。

    蘇云也拍馬去戰袁保中,袁家的兩個護衛家丁,騎馬上前阻攔蘇云,沒戰兩個回合,就被她斬于馬下,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

    “好快的刀法!”袁保中大驚失色,心想,此女雖然年紀輕小,但功夫了得,看來不可硬拼,他轉身后撤,把左輪手槍藏在懷中,趁亂翻身上了一匹黑馬。蘇云見袁保中想跑,縱馬追來,袁保中故意拉緊馬的韁繩,跑得慢,估摸蘇云到了射程之內,猛然從懷里掏出左輪手槍,“砰”,一扣扳機,槍口上一溜白煙冒出。

    左輪手槍太長,蘇云早注意到袁保中藏有火器,她一側身,子彈擦肩而過。那時左輪手槍的子彈,雖然穿透力不強,但是爆砂開花彈,破碎的彈片飛進了白色駿馬的皮肉里,蘇云的馬前腿抬起,仰天長嘯。

    趁這個空隙,袁保中一揚馬鞭,騎上黑馬飛速逃跑。蘇云拉緊白馬的韁繩追趕,一飛鏢打出,正中袁保中的左腿。袁保中顧不上腿上的傷,繼續縱馬逃命。

    又有兩個家丁趕上保護袁保中,蘇云縱馬提刀,轉眼間把他們砍得人仰馬翻,然后對袁保中窮追不舍。

    袁保中跑出沒多遠,前方一匹黃馬疾馳過來,來人是宋驍飛和秋伊。宋驍飛在城里找當鋪把秋伊的銀鐲子當了,買了這匹馬。秋伊見到袁保中,大叫:“老爺,不好啦,袁寨已落到賊人手里。世凱少爺他們也在半路被捻賊截殺,幸虧他命大,才死里逃生。”

    袁保中捂住流血的傷腿說:“丫頭,我知道了。禍不單行,我也在半路遭賊寇伏擊,后面還有追兵,我們回城從長計議。”

    宋驍飛見秋伊喊老爺,便知此人就是袁世凱的生父袁保中了,這時蘇云騎馬追了上來,他拿著一把剛撿來的刀子,上前阻攔,只留給袁保中一個背影,袁保中心急如焚,也沒多想,憂心提醒宋驍飛:“慰亭,你要萬分小心,這賊女子的大刀非同一般。”

    蘇云見到宋驍飛,以為他是袁保中的另一個兒子,二話沒說,長刀一橫,拍馬上前朝宋驍飛的大腦袋就是一刀。宋驍飛早有準備,一閃躲過,可憐座下黃馬的脖子被一刀劈開,大動脈破裂,一股腥臭的血從馬脖子里像血色噴泉涌出,那馬倒地痛苦嘶鳴幾聲,就斷氣了。

    宋驍飛摔在地上,迅速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故意出語激怒她,好趁機擒拿她,便道:“好狠心的娘子!”

    “誰是你娘子?你去死吧!”蘇云見宋驍飛出言不遜,心中大怒,再次提長刀沖向宋驍飛!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逍遙小書生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工科男,穿越古代成為一名窮書生。大腦裝著一個圖書館,各種知識應有盡有!這輩子不說封...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