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可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好想敲下來一顆看看這傻子是不是還會笑得像朵爛花一樣!

    沈澈根本沒注意到何雅眼底的兇殘,憨聲道:“娘子,已經好多了。”

    聽著沈澈一口一個“娘子”,何雅不無郁悶,想到兩人確實生米都煮成了熟飯,在大周朝,單身女人根本無法在社會上立足,自己暫時還是需要一個男人的。

    況且這日子也不能這么過下去了,何雅瞅了眼擱在桌上的十幾個銅子,在哪里……一要活下去,二要好好的活著。而且,這一輩子還有將她捧在手心里的父兄,想到那被發配邊疆的何世平父子,何雅不由握緊了拳頭。

    沈澈見何雅又陷入沉思,不知為何,總感覺何雅睡醒后有些怪怪的,但他只不動聲色地坐在一旁。

    何雅只是隨口問了一下沈澈腳傷,并未刻意檢查,也無疑心,主要是并沒將沈澈的傷放在心上,想了一會兒后,將桌上的十幾文錢掃到手心里站了起來。

    沈澈松了口氣:“娘子,城西花家酒鋪老板今日女兒出閣,所有酒水都半價而沽。”

    何雅嗯了一聲,轉而問道:“怎么沒見可愛?”

    沈澈暗道果然還是來了,卻皺起眉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等到何雅又問了一遍,才難為情地開口:“昨日你走后,我怕可愛咬人,便將它拴在木樁上,結果午后發現可愛自己咬斷繩子跑出去了,到現在還未歸來……都是我無能,連一只狗也看不住……”

    聲音到最后充滿了自責,何雅沒心情搭理沈澈,走到門口一看,只見西廂外面木樁上果然只剩一段孤零零的狗繩。

    何雅的心瞬間沉了下去,可愛是何家還沒倒臺時,西藏王進貢給大周的一只藏地狼犬,是何雅一手養大馴化的。何家倒臺,雖大快人心,但也有一些不該落井下石的,表現卻還不如一條狗。

    “我出去找可愛,你不用等我回來。”何雅說著,顧不上起風,便往院子外面走去。

    沈澈心中冷笑,和你最親的那只惡犬怕是再也找不回來了,不然你以為昨夜玉硯為何要敲你?

    他瞅著何雅單薄的衣衫在風中掀起一角,卻沒有說出阻攔的話,正待回到自己居住的東廂,走到院子口的何雅突然發出一聲驚喜的叫聲。

    “沈澈,快來——”何雅聲音興奮。

    沈澈不用走過去也看到了,一只黑不溜秋瘦不拉幾有幾處毛都被啃掉的狗正湊在何雅臉上狂舔,一邊舔還一邊狂擺尾巴。

    這狗……沒死?玉硯你辦事還靠不靠譜了!

    沈澈堆滿笑走了過去,驚喜道:“呀,可愛回來了!太好了!”

    何雅這會兒根本顧不上搭理沈澈,抱著可愛仔細檢查,見可愛身上并無明顯傷痕,失而復得的開心顯而易見。

    爺對你那么好,也沒見你對爺這么熱情過,沈澈心中微有不悅,發現自己這縷情緒時,不由一怔,呸呸!自己想哪里去了!爺是忍辱負重忍辱負重!爺絕不親被狗舔過的臉!

    倒是可愛,乍聽沈澈聲音,突然從何雅懷里揚起頭來,沖著沈澈腦袋低伏,鋒利的白牙上面紅色牙床微微顫抖,從喉嚨中發出低低的咆哮,這……正是進攻前的標志。

    何雅嚇了一跳,連忙拍了拍可愛脊背:“可愛,他是沈澈!”

    可愛充耳不聞,猛地向沈澈沖去。

    何雅來不及阻止,驚呼間眼前竄過一條黑影,對準躍起的可愛橫踢一腳,一個鷂子翻身擋在沈澈前面。

    是玉硯。

    可愛嘴角登時往下滴血,卻也不敢輕易上前,咆哮著扒著爪下土地。

    何雅眼中滑過懷疑,可愛訓練有素,從未違背過她的命令,但來不及細想,她冷喝一聲:“可愛,回來!”

    聲音極度嚴厲,可愛狗軀一震,清醒過來般看了看何雅,又望向沈澈和玉硯,眼有不甘返回何雅身旁,極其冷傲地坐下,不再看兩人一眼。

    “夫人可要看好這條狗,莫傷了老爺!”玉硯眼里帶著不屑道。

    玉硯很討厭何雅,所以何雅月余前缺錢的時候第一個想賣的人就是玉硯,可惜沒賣成。

    “今個兒不是洗浴日,怎么回來了?”何雅先檢查了一下可愛的嘴巴,接著向兩人走去,瞧著兩人戒備的樣子,心中懷疑更甚。

    玉硯擋在沈澈前面:“今個兒十五,窯上結算,我回來送銀子。”

    “哦,你起開。”

    玉硯還想攔,背上被人輕輕一戳,雖不甘心,也只得讓開,反正有他在,且看這位又要如何生幺蛾子。

    “娘子?”沈澈露出一個老實至極的笑,笑得有些勉強,看起來愈發可疑。

    何雅猝然出手:“呀——我都告訴過你了,可愛最受不了茱萸的怪味兒,你還戴在身上!”

    何雅捏著手上的香囊責怪道。

    玉硯緊握的拳頭松懈下來,好險,差點忍不住出手了。

    “這玩意兒誰給你的……還藏在胸口?”香囊做工精美,肯定是女人做的,何雅把眉頭擠出一個川字,不是想一幅捉奸,而是實在想不出來有誰會看上二傻。

    “這、這……”沈澈結結巴巴說不出個所以然。

    “老爺住的東廂陰冷潮濕,有不少蟲子,這是我前幾日專門去藥店尋來給老爺避蟲子用的。”玉硯冷冷道,不知道的人看這主仆兩人的氣度,玉硯更像是個老爺。

    “玉硯,你胡說什么,東廂沒有蟲子,這香囊好看……”沈澈急得臉發紅,一幅我不是嫌東廂又冷又有蟲子的模樣,他本來口齒就不伶俐,越描越黑。

    何雅看他出了一頭汗,還費力咧嘴扯著笑,生怕自己生氣的樣子若有所思。自從發現沈澈不是自己想嫁的沈墨之后,何雅就沒讓沈澈近身過,連被趕出來后,也是讓沈澈住在東廂里,自己霸占了正房主臥,沈澈倒是乖乖聽話,但玉硯話里話外不滿就多了。

    這玉硯倒是個骨氣的,之前她刻意刁難沈家,也不曾壓下他的氣焰,姐還真收拾不了你?林雅眉毛一樣,朝玉硯伸手:“拿來!”

    玉硯臉板得更像一塊石,直愣愣站著不動,沈澈急道:“快給夫人。”

    玉硯憤憤摸出一個錢袋,卻不肯遞給何雅,沈澈一把抓過,眉開眼笑地塞在何雅手里:“娘子莫跟個下人一般計較,他再不聽話我……賣了他。冬日天短,娘子還是早些去買酒,早些回來,千萬莫喝多了,若像昨日那般,真要擔心死我了……”

    殷殷之意盡在沈澈嘮嘮叨叨的話里,何雅想說姐從今日不喝酒了,瞧他笑得傻不拉幾的沒了心情,只嗯了一聲,吹聲口哨喚上可愛。

    沈澈見她帶上惡犬,眸子中陰影閃過,卻繼續把何雅送到大門口。

    “娘子,你早點回來啊!千萬別喝太多!”沈澈努力擠出一朵菊花,看起來就像送丈夫出門萬般不舍強顏歡笑的小媳婦。

    我怎么突然感覺罪惡深重了呢,何雅想。

    沈澈見何雅就要走了,心底預備放聲高歌,冷不防何雅突然回身,險些撞著他挺拔的鼻子。

    “我晚上回來吃飯,要有肉。”何雅說著,從玉硯的錢袋里翻出一塊較大的銀子放到沈澈掌心。

    沈澈……頓時露出極為感動的表情。

    “還有……把你的東西都搬到正房,我回來之前收拾好。”

    何雅說完就走了,自然沒看到沈澈的身子在大門口晃成一根彈簧,左右擺的那種。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最春風
作者 姚穎怡
  羅錦言重生了,可惜早了十年!前世那個兇殘皇帝還是明君,被她恨得咬牙切齒的當朝首輔竟然是個小...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空間之腹黑醫女
作者 無憂
  21世紀的天才女醫生在逛街時得到空間手鐲一個,還以為行了大運,卻被告知自己還有六個小時就要... (馬上閱讀)
3337979_82_823-m
重生之一日為師
作者 千年書一桐
  遭遇背叛,借助外星人重生奮起的現代女漢子,決定做一個低調的土豪。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醫香門第
作者 百里墨染
  用手術刀可以雕出蘿卜牡丹花的女醫生魂穿到一個沒有女人當郎中的時代,該是何等幸事!   明云... (馬上閱讀)
3679134_80_806-m
宅鬥不如御隻鬼
作者 火焰淡黃
  祖母不喜,父親漠視,繼母捧殺,姨娘偽善,庶姐陷害,繼妹敵視。穿越而來的杜芷萱,聽著耳旁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