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羅澤

  • 閱讀背景色

    天嵐帝國,西北。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不久前,這里剛發生了一起小規模戰斗,是一支數十人編制的獸人小隊沖了過來。

    雖然很快就被關卡守軍剿滅,但是獸人的兇猛還是嚇壞了不少新兵蛋子,搬運尸體時士兵們仍一個個臉色發白,顯得心有余悸。

    人群中,羅澤擦著劍上的血走回關卡,回望了眼,嘴里低語道:“都兩年了,總算有點像樣的戰事出現。也好,回去能上報軍功了。”

    想到這少年又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等過些日子,鍍金完畢的自己就要返回帝都了。有了這次的軍功在身,再加上侯爵父親的人脈,想來會分配到一個不錯的官職吧。到時候再被家族安排一場婚姻,娶個可能不太漂亮,但一定是大家族出生的貴族小姐,榮華富貴的平淡度過一生吧。

    風吹過沙,塵散去。

    羅澤已換上了套輕皮鎖甲,系著黑色鐵扣帶,胯側拴著把長劍,劍殼泛著一縷微光,來到關卡前繼續執崗。望著黃昏遠去的天空,少年雙眸漸漸渙散:“這輩子也很無聊呢。”

    不知這時,后方官道上,有一輛馬車正碾壓著石沙朝這里駛來。

    “羅澤.德林。他更適合當一名文官。”

    馬車內,一名頭發微卷的中年男子隔著簾布看向遠處,似乎這簾布根本不能遮擋他的視線。他身材魁梧,一身黑袍在本就弱光的車廂內顯得愈發壓抑。他盯著站在關卡前的羅澤,繼續講道:“據我所知在他十歲之前,德林侯爵一直試圖將他視為未來的政官培養。侯爵是對他報了極大期望的。”

    “羅澤從小就展現出了不俗的聰資。只可惜當一個人太過聰明后,他就不適合當棋子。”說到這里,中年男人玩味的一笑,目光落在了他身旁的女子身上。

    話音散去數秒后,女子仿佛才聽見,身子細微的動了下。她的肌膚十分白嫩,左眼下有著一點迷人的淚痣,那朱紅齒白中傳來了一陣清香,不急不緩:“宮守大人,沒想到你對這人還頗有研究。”

    一句大人的尊稱,倒并沒見得女子口吻里有參雜敬畏,可以說她說話時的情緒平靜如水。

    中年男子聽了也不惱怒,忽然笑了笑:“夏莉爾小姐,這些消息有必要掌握,也值得我們去調查。畢竟羅澤在二個月后些許就是解開你婚紗的男人。他可能成為你的丈夫。”

    也不關心女人的反應,他又加了一句:“你的聯姻對整個計劃至關重要。家族決定,羅澤的兄長杰斯更適合當這一步棋子。以防萬一,不能讓羅澤活著回帝都。”

    “殺了他么。”女人一副平平淡淡的陳述。

    “當然。”

    中年男子猛然瞇眼,目光狹長的如一把刀子直刺羅澤,渾然間有股透明的空氣波紋從他身周擴散,引得簾布飄揚,整個馬車身隱隱顫抖。

    幾乎同一時刻,兩匹拉車的駿馬莫名驚慌嘶啼,受到了極度的驚恐。要不是車夫急忙喝止,這兩匹馬混亂的腳步險些把馬車翻了個頂朝天。

    “隱忍了70年的愛米爾一族,曾經執掌這個帝國的皇族即將再度上位!我等身為那位先生的利劍,絕不能縱容任何一個異變因素存在。”

    “這趟來西北,正好順帶找機會殺了他。”

    ................

    ..........

    一陣陰風迎面吹來,散了羅澤的額發,少年皺了眉頭,有些胸悶,下意識環顧了下四周。巡邏隊士兵一如既往的在附近勘察,沒有異常。

    看了眼天空,不知何時飄來了一大片烏云,偏偏天色更加茫白,顯得旗幟更加鮮亮。這兩年來在西北的經驗告訴羅澤,最遲恐怕不過半個時辰這處邊境關卡就要迎來一場極大的風暴了。在沒有樹林遮擋的西北,暴風雨是可怕的。

    羅澤釋然了,前世的科學經驗雖然學得不多,但也知道這是下雨前空氣間的擠壓造成的胸悶,想到這也就不刻意去在意了。

    “收隊,收隊,把所有營帳的鐵桿往地里加深一公尺。”

    “把箭塔上的旗帆收下來,該死的這座箭塔可是花了一百枚金幣打造的。再磨磨蹭蹭,要是被風刮飛了老子砍了你們腦袋。”

    “..........”雜亂的聲音在風中吹散著。

    西北的風暴還是比較常見的,饒是如此,看著這處關卡的守備在有指揮官的情況下還能亂成這個樣子,以羅澤的話來講便是也算一種本事了!

    這里西北邊境,抵擋的可是曾經無數次來侵略的獸人,盡管70年前獸人被徹底打怕了,至今一直老老實實的,但對方真的就甘愿長期以往的安分下去么?

    比如,前不久不就有一支獸人小隊襲來了么,人數是少了點,但如果不是它們的出現,恐怕關卡士兵們都要以為獸人都死絕了。

    羅澤眼中不免閃過一抹嘲笑,早在他進西北的第一天,他就講了這樣一段話:“這里雖不是前線關卡,但是能腐敗成這個樣子足以見全國上下早就軍心不堅。若是獸人帝國在戰后養精蓄銳完畢,再度傾巢來犯,只怕西北就成了第一道屠場。一個國度的滅亡,往往就潛伏在這個國度百姓自認為和平的年代。”

    風聲愈大。

    遵從號角的歸回聲,羅澤向營帳走去,轉身的瞬間,忽然腳步就踏在了原地沒有再動。冷漠的眸子中,一輛華麗馬車逆著風向駛來,桅桿上插著一面帝國旗幟,獅頭朝右;以及一面蛇身圓頭長著翅膀的旗幟,蛇頭朝左,有點類似部落族群的圖騰旗。

    顯然,這是一支貴族車旅,那面蛇圖騰旗就是其家族旗幟了。

    可就是馬車上的這面蛇圖騰旗幟,居然要做得比帝國旗幟更加大些,桿子也更高些,獅子就像在蛇下匍匐發抖。到底是對方有意無意的把帝國旗幟做小了些,還是把自家旗幟做大了,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這面對方家族的旗幟,它把帝國的皇族旗幟比下了一截!

    這是一個皇權至上的世界,一個分封制度的帝國,身為臣子的爵族縱然再自持高貴在皇權面前也要低下頭顱。而縱觀帝國,能把這種對皇權的挑釁做得如此出格,甚至搞得光明正大的,舉國上下也就只有那個身份微妙的家族了。

    “呵,愛米爾家族的馬車么。”

    羅澤眼中驟然有一抹精光放大,就如看見了獵物的鷹,嘴角又流露了幾分戲弄,那是除了他外沒人再聽到的聲音:“愛米爾族么。卑劣的草原人。走狗屎運當了些年帝國的皇帝,在被推翻統治后居然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704712_21_8-m
牧神記
作者 宅豬
  大墟的祖訓說,天黑,別出門。

  大墟殘老村的老弱病殘們從江邊撿到了一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