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傳言

  • 閱讀背景色

    帕里呆了幾秒,羅澤少爺要去追馬車的決定肯定是對的,但問題是羅澤打算一個人追去,對此帕里就感到不妥了。

    “少爺,不多叫些人?”帕里問道。

    回應的是一聲拒絕,帕里緊張道:“我剛才和那個黑袍人短暫交手,可以肯定他是個非常危險的家伙。退一步講,即使我不愿意承認,那個看起來普通的老馬夫也比我厲害。這兩個家伙都不簡單。少爺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一人前去。”羅澤淡然講道:“一者,調集人手需要時間,白白浪費了追上馬車的最佳機會。二者,夏莉爾出現在西北的原因還沒調查清楚,這件事不能讓外人知道。三者,帕里,你既然明白對方的厲害,就該知道帶得人多也起不到作用,反而還會遠遠的暴露行蹤。”

    羅澤頓了下,瞧著帕里逐漸恍然的神色,接著道;“除非你指望能在這個暴風雨的天氣中立馬調來一個連營騎兵去追捕,可就算追上了,關卡里的這群窩囊廢們敢對愛米爾族動手么?退一萬步,就算真的圍住了也動手了,對方拿刀子架在夏莉爾脖子上威脅,屆時你有好主意應對?”

    “呃,這個...”帕里撓了撓腦瓜子,尷尬道:“還是少爺考慮得周到。”

    接著,帕里一挺胸膛,正色道:“多的人不宜帶,那就額外算我一個吧。我長得皮厚肉糙,到時候真打起來別的不敢說,替少爺您挨幾下還是可以的。”

    面對帕里中肯的目光,羅澤稍一想,點了點頭,很快兩人備來馬匹,期間帕里飛快換了套新的皮甲,兩人兩騎朝著關卡石門外趕去。

    出去的時候,羅澤給伍長交了份口頭申請,大概意思就是讓伍長轉告哈魯上尉他臨時有事要出一趟關卡。當然,說是申請其實也就是個轉告。

    “踏踏踏。”

    馬蹄攪亂了泥濘的濕土,馳騁中的羅澤和帕里可不好受,這會兒狂風大作,方圓十里內連個遮擋的建筑物都沒。雨點劈哩啪啦的一陣陣打來,就跟石子似的,打在皮甲上感到隱隱作痛。

    “糟糕。少爺,這該死的暴雨把馬車輪印全沖掉了。”帕里粗著喉嚨大喊。

    羅澤仔細盯著地面,很遺憾,確實分辨不清了。艱難的抬頭看向遠方,明明是晚上了,卻如同白晝,遠處天地間有兩股顏色深沉的龍形風暴卷著石沙,正在朝這邊靠近著。

    “不,得感謝這場暴風雨。”羅澤揚起了嘴角。

    帕里愣了愣,接著興奮的一拍腦瓜子,嚷道:“對啊!身后是我們過來的方向,一路沒見著馬車原路返回關卡內避雨。而北側和東側又有風暴刮來,愛米爾族那支馬車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迎著風暴去送死。只有西側。”

    “只是那個地方...少爺,我們真的可以去么?”帕里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微微低了下巴,神色中明顯有幾絲忌憚,確切的說是畏懼。

    “向西。”羅澤目光如柱,一揮皮鞭,已經調轉馬頭往西側趕去。

    ...............

    ...........

    西北邊境是龐大的。

    自第一紀元的上古異族消失后,第二紀元人類的第一個開國陛下在把獸人族驅逐到西北后,便日夜動工在這里建立起了一座連綿八百里地的邊防堡壘。

    這座軍事堡壘由數十個關卡組成。其中關卡有大有小,因為地勢的關系分了一線關卡和二線關卡,而羅可達這塊地方,在軍部對它的定義上頂多算是個三線關卡。

    原因有兩點。

    一,羅可達關卡位于要塞的南側最邊緣,獸人帝國距離這邊也最遙遠,兩點一線之間,諸如毒氣沼澤、天山險谷、死灰火山比比皆是。更不用說羅可達關卡外還有一片魔獸森林,里邊有許多危險的魔獸出沒,這些殘虐的魔獸可比獸人強多了。除非獸人們傻了,否則真要進攻也不會走這條最危險又最漫長的路試圖從羅可達關卡突破西北邊境。

    二,因為第一條的原因,所以羅可達關卡是西北諸多關卡里最安全的,加上附近有一些常備軍團的駐扎,所以羅可達關卡內設立的邊境士兵人數并不多。

    于是乎,羅可達關卡成了唯一的三線關卡,你不能不設,盡管明知設了后也不會派上用場。事實上,就算是70年前那場聲勢浩大的獸人侵略中,西北將士血流成河...而羅可達關卡的士兵們一根頭發都沒少。

    這幾乎令羅可達成了一個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雞肋關卡。不過恰恰相反的是,羅可達關卡一直都是最讓人眼紅的地方,不僅僅在于這里是個肥差,更重要的是年輕人謀得一個未來。

    眾所周知,羅可達關卡非常安全,這造就了外界對它一個不太雅觀的稱呼:鍍金關卡。

    每年,都會有各大家族的子弟被派來羅可達關卡鍍金,對于那些沒有背景的士兵來說這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只要在軍中找個對脾氣的主子,好好獻媚討好混個跟班,未來前途不說平步青云,至少也能衣食無憂了。

    羅澤在軍中一直為人低調,除了帕里外沒有收過亂七八糟的小弟。這會兒,兩人兩騎穿梭暴雨中,羅澤在馬背上回頭看了眼羅可達關卡,他忽然有種預感,自己可能要對這處待了兩年的地方提早說再見了。

    “羅可達關卡在很久以前就流傳著一句歷代相傳的警告:在這里你可以不務正事,可以稍微的為非作歹,甚至可以偷偷把一些女人帶營帳消遣。但是,記住不要前往關卡外的西側,如果一定要去,也不要在每年的暴風雨之際前去。”

    羅澤看著西側的地平線,臉色平靜,自語道:“傳言,就算真的是非得在暴風雨之際去西側不可,也千萬別進得太深入。否則,行人會看見一間只會在這種時候出現的酒館,酒館四周有迷霧環繞,進了里邊便是等同邁入了死亡。”

    “據,據說,那個詭異的酒館里是人類與深淵的連接口。里邊有有有惡魔。”帕里的舌頭打結了。

    雨中看不太清,帕里看見羅澤似乎斜了自己一眼,隨即聽到后者開口:“你怕了?”

    “怕。”帕里老實的點了點頭,隨即爽朗笑道:“但我不會退縮。”

    羅澤不會笑話自己這名忠心的跟班,投去贊許的眼神,講道:“你敢陪我冒險,我便不會讓你喪命。”

    說著,羅澤喝停了馬匹。就在方才兩人對話的時候,這頭頂上的暴雨停了,不,整片天空仍是風雨摧城,但偏偏兩人所處的這片區域沒雨沒風。

    這很詭異,兩頭馬不安的低鳴著。

    望著空蕩蕩的前方,帕里遞來請示的目光:“少爺,這一眼看去壓根沒人,再往里邊去的話就是魔獸山谷了。可是馬車行使的速度不會有我們輕騎趕路快,他們不可能已經到山谷里去了。”

    “難道是我們判斷錯誤了。”帕里困惑。

    羅澤不言,下馬四處走了一會兒,捏著下巴沉吟。忽然心有所動,細瞇了眼,只見前方一百步漸漸彌漫開了濃濃大霧,羅澤第一個想到的是水汽蒸發所造成的。

    但是接下來的畫面就難以解釋了。

    大霧沒持續多久,一陣風吹來,這片大霧猶如女子的衣裳輕輕褪去了。

    首先露出的是一片泛著黝黑光澤的屋檐,羅澤駭然一驚,接著又是墻壁憑空出現了,再是窗戶,再是大門、側旁的馬槽、打水的地井等等。是個酒館,其風格奇特,并不是帝國那種傳統的圓形平頂,而是四壁正正方方,頂蓋兩翼,八個菱角掛落著一串串檀木風鈴。

    風中,正響起著一陣輕靈空曠的風鈴聲。

    有那么一瞬間,羅澤恍了神,這種感覺如同在喧雜的大城市厭倦時,突然來到了一個古老的野外鐘堂前,五官有一種超脫凡俗的錯覺。

    羅澤很快回過了神,瞥了眼身旁帕里,只見臉色癡沉沉的,顯然還在陷入這種奇妙的狀態中。

    羅澤右手悄無聲息的按住了劍柄,心跳略微加快,面對這種難以解釋的詭異情況,羅澤首先極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一邊觀察前方,一邊讓自己保持著隨時可以作戰的姿勢。

    目光看向酒館,大門前還有一扇空心的石門,只有框架,掛著布條和裝飾用的棉絮,展現著某種古老的風俗氣息。

    而就在頂端的石框條上,幾個泛著紅色光澤的字引起了羅澤的注意,這并不是大陸的通用文字。確切的說,這幾個字...它們并不屬于如今這個時代。

    而是上個紀元!

    羅澤眼瞳縮成了一根針,自小學文,這種字體他倒是認識,是一千多年前榮耀帝國時代推行的通古字。

    “原來,羅卡達關卡的傳聞是真的。”

    羅澤輕輕嘆了口氣,食指撥了下眉角側邊的幾根發梢,再看向那通古字,語氣間參雜了一絲哭笑不得:“傳聞中令人聞風喪膽的迷霧酒館,沒想到,你的名字會是如此別致,呵居然叫做....”

    話沒說完,一陣慘叫突然傳來,聲音非常近,羅澤暗道不好,立馬回頭只見視線中帕里已經倒在了地上。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