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琉璃鴛昏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琉璃鳶一本正經的為那兩個人類解釋“怕你們到時候被發現,這就是我們貓的人形體,等下跟我來測屬性。”

    林緣陌卻心生疑慮,那位是邀請來的,為何還要怕發現呢?琉璃鳶下意識瞟了一眼林緣陌,面對林緣陌的疑慮,琉璃鳶并沒有作答。只是帶領著那兩人往教室前去。

    一路上琉璃鳶為趙淼淼和林緣陌仔細的講解著屬性這個東西。琉璃鳶的屬性則是——水。

    “到了,請進吧。”隨后琉璃鳶推開教室大門,一些高科技成品一下子印入眼簾。讓兩人看得眼花繚亂。

    “不要動手摸哦!林緣陌,你身邊的是······”琉璃鳶為趙淼淼和林緣陌一一講解著這里的“新玩意”。作為就生活在這里的琉璃鳶,這些東西早已是熟視無睹了,這些成品自然也不是什么新鮮的東西了。

    趙淼淼和林緣陌左逛逛,右瞧瞧。直到把所有東西都參觀完了才進入正題。

    “眾所周知,屬性是相生相克的,有一個好屬性就是有個好基礎,現在林緣陌先來。”隨后林緣陌上前一步,來到琉璃鳶面前。

    兩人盤腿坐下,琉璃鳶則用那兩只軟綿綿的貓爪突然往林緣陌的背打去。

    只見林緣陌身體往前一傾,迅速的朝地上吐了一口鮮紅的血。

    林緣陌把眉皺得緊緊的,滿臉寫滿了掙扎。

    就在林緣陌叫喊的那一瞬間,林緣陌的身上頓時冒起熊熊烈火,如同一支希望的火炬在燃燒。火越燒越旺,持續了十幾秒鐘才漸漸停息。

    林緣陌身上的火光停息時,琉璃鳶頓時向外倒下,速度迅速。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時,林緣陌用他那溫暖的雙手接住了琉璃鳶。

    這時驚奇的發現,琉璃鳶那其軟無比的貓爪流出了鮮紅的血液,漸漸的把她那白色的毛染成了血紅色,那顏色變得格外的醒目,刺眼。

    林緣陌頓時睜大了雙眼,內心格外內疚。他輕輕撫摸著琉璃鳶的身子,感到無比的惋惜。

    隨后,淚水從林緣陌的眼眶了鉆了出來,撒落在了琉璃鳶的身上。

    琉璃鳶睜開雙眼,看見林緣陌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疑惑“你怎么了,我我...”

    看見琉璃鳶醒了,林緣陌用手擦干眼淚,但還是略帶哭腔的說:“琉璃鳶,我對不起你...”

    沒等林緣陌說完,琉璃鳶因為過度疲勞,昏了過去。

    林緣陌突然放開聲音大喊:“琉璃鳶,琉璃鳶,你醒醒,你不要嚇我!”林緣陌猛烈的搖晃著琉璃鳶的身子,希望她能醒來,可是她沒有....

    在病床上躺著的琉璃鳶模模糊糊的睜開雙眼,看見滿屋的白色頓時有點迷茫。

    因為琉璃鳶擺動的幅度過大,驚醒了在琉璃鳶病床旁守著的林緣陌。

    琉璃鳶看著林緣陌的臉,那早已哭腫了的眼睛里布滿了血絲,那黑眼圈十分明顯的涂在眼底,像胎記一樣烙在林緣陌的臉上。

    這幾天,林緣陌不眠不休的守在琉璃鳶的床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祈求琉璃鳶醒來。

    “我怎么在這里?你的臉怎么了?”

    一大早晨醒來的琉璃鳶看見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疑惑。便問了起來。

    林緣陌則是十分激動的叫喊:“你醒了,琉璃鳶你醒了,你終于醒了,你嚇死我了你知道嗎!”

    琉璃鳶則是充滿疑惑,她也感到十分的無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來。

    “琉璃鳶,你已經昏睡了幾天了。是在為我測屬性時過度疲勞昏了過去。”林緣陌用這他畢生最溫柔的語氣為琉璃鳶解釋著,這就像童話里的睡美人,被王子所解救時的那般溫柔。

    “我睡了這么久了!我怎么不知道!”

    琉璃鳶被林緣陌的話嚇傻了。睡?可能嗎?我可不會因為那一點小事所耗盡元氣。讓我失去了修華成人型的機會!好可惡!我等了這么久!而這只有一個原因,有人在阻止我!

    “沒事你就安安心心的睡一覺吧。”隨后林緣陌為琉璃鳶蓋上被子,并不想多說,說多了只能增加林緣陌的負罪感。琉璃鳶看林緣陌并沒有回答的意思也沒有再問。而是配合的閉上眼睛。在床邊的林緣陌直到覺得琉璃鳶真正睡去才起身離開。

    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刻,琉璃鳶突然睜開眼睛,仔細的回憶這當天發生的事,總是覺得有一些蹊蹺。可卻又一切都很平常。有問題,太有問題了!

    就在那一瞬間,琉璃鳶心里頓時涌出另一股氣息,讓琉璃鳶的氣息頓時混亂!一口鮮血破口而出。灑到了那潔白而又溫暖的被子上。那偉和感不是一般呀!

    待琉璃鳶休息好時,這貓貓就立馬動身,為另一位人類辦正事。

    “喵喵,喵,喵,喵!”經過一番咒語過后,琉璃鳶的周邊頓時升起幾丈高的水流,如同一個高壓水槍,把琉璃鳶包裹其中。

    在為趙淼淼運氣時,琉璃鳶明顯感到身體的不適,那眉皺得比趙淼淼還深。

    “喵了個咪,我就不信了!”琉璃鳶那充滿賭氣的話語讓一旁看著的林緣陌一時眉頭緊鎖,感到不安,生怕琉璃鳶再次耗損元氣。

    幾人就這樣沉默不語了許久,直到琉璃鳶再次吐血,才打破了這幾人的沉默。

    “琉璃鳶,琉璃鳶!”林緣陌第一時間沖了過去,扶住琉璃鳶。生怕她再次遭受意外。

    被扶住的琉璃鳶,用她那軟綿綿的貓爪推開林緣陌的懷抱。琉璃鳶推得越使勁,林緣陌就抱得越緊。讓琉璃鳶沒辦法抵抗。直到琉璃鳶‘我沒事’這三個字說出口,林緣陌那緊緊抱住琉璃鳶的手才松一點。

    就在一時間,琉璃鳶頓時覺得胸口悶熱,說不出話來。吞吞吐吐的吐出幾個字:“趙淼淼,恕我無能,無法測,測”

    話還沒說完,琉璃鳶再次昏了過去。

    林緣陌剛準備起身,就被琉璃鳶拉住,林緣陌也沒多想,就讓琉璃鳶躺在自己的懷里。

    暈?可能嗎?只不過是琉璃鳶累了,想睡覺,林緣陌的身體還挺暖和,就想取取暖。

    哎,這如意算盤打得那是一個精!

    林緣陌則是享受著這來之不易的幸福,不管琉璃鳶在他的懷里躺多久,他愿意。趙淼淼更是識趣的走出教室,電燈泡這種東西還是少當為妙。

    第二天早晨

    “喵~”琉璃鳶好不容易睡醒,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嘴里打著哈欠。心里祈禱著:這美妙而又充實的一天又開始了!我要多吃點飯。

    林緣陌則是被琉璃鳶的叫聲所吵醒。看了看懷里的琉璃鳶,臉上流露出了王子般迷人,溫暖的笑容。

    整個晚上,琉璃鳶都是在林緣陌的懷里度過的。她睡得又香又甜,夢里還時不時說夢話。林緣陌卻睡的腰酸背痛。這差別,哎,允許我做一個憂傷的表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54424_84_841-m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作者 陌煙
  24世紀的至尊瞳術師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國鎮國侯府被廢的天才大小姐!修為被廢,雙眼俱瞎,家...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