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情竇初開心難測 亦甜亦澀月朦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晨,一夜沒有睡好的石山起得比以往晚了些,來到教室門口時,剛好碰到低著頭走路的徐京梅。默默跟在徐京梅身後,兩人一前一後來到教室,等徐京梅坐下後,石山輕聲問道:

    “昨晚怎麼沒來上晚自習呢?”

    這是石山第一次主動和徐京梅說話。只是,石山沒有想到,自己普通的一句話,竟然讓徐京梅騰得臉紅起來。有些不知所措的石山,不由想起夢裡的情景來,不敢再看徐京梅如同熟透了的蘋果一樣的臉,低頭裝作找課本,在書洞裡胡亂地翻著。

    “晚飯時突然獨自疼,所以就沒來。”

    半天,石山才聽到徐京梅低若蚊蠅的回答聲。

    石山不知道的是,徐京梅最近一直感覺小腹墜墜不適,不想昨天晚飯時突然來了初潮。一是沒有思想準備,二是的確有些肚子疼,所以才沒來上課。不僅如此,夜裡徐京梅同樣做了一個很羞人的夢,隱約中,覺得和自己親熱的人有些石山的樣子。所以,石山問她為什麼沒來上晚自習時,才忍不住臉紅起來。

    “昨天晚上茶花女跳井死了。”

    “啊?!”

    其實,沒有住校的同學也是在來到教室的第一時間,被告知茶花女跳井的事情,大家都在紛紛議論著,教室裡顯得很嘈雜。雖然徐京梅的這聲驚呼有些大,卻並沒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怎麼回事?為什麼要跳井?跳的那個井?”

    徐京梅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石山看著徐京梅餘韻未退的臉,逐一回答道: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聽在操場裡閑玩的人說,茶花女是遇上鬼打牆了,誰也沒理會,直接走到操場西南角的機井那裡,徑直掉了下去。”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那個機井不是蓋著的嗎?”

    “是啊,沒人知道是誰把機井口上的水泥板掀到一邊的。”

    “真的有鬼打牆嗎?”

    “起立!”

    隨著班長李長的一聲喊聲,同學們停止了議論茶花女跳井的事情,齊齊站起來,大聲對走上講台的代數老師任明遠喊道:

    “老師好。”

    “請坐。先提前跟你們打聲招呼,上午最後的兩節語文課上自習。”

    不用說,同學們也知道錢老師肯定沒有心情來上課。自習課上,教室裡再次亂成一鍋粥,還是在議論茶花女跳井的事情。甚至有同學繪聲繪色地給大家講起鬼打牆的故事來。其中,數馬胖子的聲音最大:

    “我爸爸說過,有一次他在車間值夜班,半夜裡,全車間的車床無緣無故地都開了起來。嚇得我爸爸也不敢在車間待了,也不敢到配電室看看電閘是不是被人推了上去。一口氣跑回宿舍,把和他一個宿舍的車工叫起來,兩人回到車間時,車床還在轉呢。”

    “別瞎說,車床我見過,沒人送電,怎麼會自己開起來的?”

    “騙人是小狗,我爸爸親口和我們說的。車床當然是工人下班前就有斷電的,配電室的閘還是我爸爸落下來的。我爸爸他們回到車間後,把車間的等都開啟,車床才停了下來。仔細看了一邊,所有車床的電閘都是斷開的,包括配電室的電閘也是斷開的。”

    “石山,你相信鬼神嗎?”

    在馬胖子大聲講著從他爸爸那裡聽來的故事時,徐京梅小聲問石山。

    “我也說不上來是信還是不信。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鬼怪,卻的確聽說了很多無法解釋的故事。”

    石山於是把他和石新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講給徐京梅聽。

    “鬼打牆的事情應該真的有吧,我也聽大人們說過類似的事情。”

    兩人沉默了一會後,徐京梅問石山:

    “茶花女死了,錢老師的兩個孩子該怎麼般啊,還都那麼小?”

    石山哪裡知道該怎麼辦,只得岔開話題說道:

    “不知道錢老師要多久才能來上課?”

    第二節自習課的時候,隨著鈴聲響起,一位二十來歲,身材勻稱,臉色靚麗的女教師,站到初一二班的講台上。

    “同學們都知道錢老師家發生的事情,一時不能來給你們上課了,這個學期的語文課由我來替錢老師上。我叫馬娟。”

    說著話,年輕的女老師隨手在黑板上寫下兩個俊秀的字跡:馬娟。

    轉眼來到八月十五,這天是星期二,上世紀八十年代,八月十五是不放假的。石山周六回家時,星期天中午,母親包了頓水餃,算是提前給石山過了中秋節。因為家裡生活困難,石山兄弟姊妹又多,八月十五全家只買了四個月餅,每個人還分不到半塊。說實話,石山並不喜歡青紅絲的月餅,吃到嘴裡有股乖乖的味道。

    這天上午的頭兩節課是英語課,第一節課下課時,石山去了躺廁所,又在教室外面和同學打鬧了一會,才踏著鈴聲回到座位上。見同桌的徐京梅連頭都沒抬,石山沒來由心裡有些悻悻的。經曆過和徐京梅的一場**後,石山開始在意起徐京梅對自己的態度來。石山總想引起徐京梅的注意,像今天這樣,連頭都不抬起來看自己一眼,石山感覺很不是滋味。石山無精打采地做到位子上,好半天都沒有聽到英語老師講的是什麼內容。等下課鈴聲響起,石山往書洞裡放課本時,無意間觸摸到一個紙團。拿出來後,見是用作業本上的紙包著一個圓圓的東西。石山在動手開啟紙包時,抬頭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來準備回家吃飯的徐京梅。見對方依然沒有看自己,自顧自地轉身走了。

    石山不由用力一扯手中的紙包,一個圓圓的月餅掉了出來,啪的一聲掉在課桌上,翻了幾下,又滾落到地上。石山不是不想伸手接住,只是他根本就沒有思想準備。石山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月餅,仔細吹掉上面的塵土,剛要把桌上包月餅的紙團起來扔到,卻看到好像紙有字跡。

    “嘗嘗好吃不?”

    是徐京梅的字,徐京梅給自己送月餅呢。一股無法言語的感覺頓時襲上心頭,獃獃坐在位子上的石山,感覺有些暈眩。等身後的李春喊石山去吃飯時,石山在慢慢站起身來,抬腳間,感覺輕若無物,有些飄飄然起來。

    石山回到宿舍吃著從家裡帶來的乾糧,直到吃飽了,才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手裡的月餅。石山沒捨得一次吃完,徐京梅給的月餅比家裡的好吃多了,雖然是一樣的月餅,石山卻覺得徐京梅給的月餅中的青紅絲沒有了那股怪味,而是十分的香甜。把剩下的一半月餅仔細藏好,石山一改往日總是要踏著鈴聲進入教室的習慣,早早來到座位上等待徐京梅的到來

    徐京梅是和另外一個叫閆秀娟的女同學一起走進教室的,兩人說說笑笑,可是,等徐京梅來到自己的位子前,臉一下繃了起來,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現滿眼期待的石山,漠然坐下後,低頭在書洞裡翻找著課本。

    “真好吃。”

    石山見徐京梅沒有給自己說話的機會,只得微微向徐京梅一邊靠了靠身子,側轉頭輕聲說了一句。

    “什麼?”

    徐京梅頭也不抬地問了一聲。

    “月餅真好吃。”

    石山不得不再次說道。

    “什麼月餅真好吃?”

    從徐京梅臉上,石山能夠讀出她後面省略的四個字:莫名其妙。石山一時錯愕在那裡,愣了一會,剛轉過頭,就聽旁邊的徐京梅噗哧一聲,再轉回頭去時,徐京梅已經趴在課桌上,石山只看到徐京梅不斷抖動的肩膀。這時候,石山才明白,從早晨開始,徐京梅就是故意在逗自己。石山不僅不感到生氣,反而感覺非常甜蜜。渾身的血液似乎流的快了起來,身體暖洋洋的,忍不住想要喊叫一聲。

    “起立!”

    被李長從來沒有變化的喊聲打斷,石山轉頭瞪了一眼班長。整個一節課,石山的腦子裡全都是徐京梅偷笑過後,一臉紅暈的樣子。

    下午放學時,石山故意提前來到校門口,裝作很隨意的樣子,在那裡溜達,一直到徐京梅和閆秀娟兩人說笑著走遠,再也看不見身影后,才返回宿舍吃晚飯。因為今晚是八月十五,學校通知,晚上的晚自習取消。用家裡帶來的乾糧填飽肚子之後,石山拿著徐京梅給自己的,還剩下一半的月餅,獨自來到操場上。一邊毫無目的地溜達著,一邊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手裡的半塊月餅。

    今晚雖然是八月十五,月亮又大又圓,可是天空中有一層薄薄的雲,所以整個操場裡的景物顯得有些朦朦朧朧的。正在邊走邊吃月餅的石山,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正想著什麼,猛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大喊。

    “石山,你去哪裡?!”

    石山頓住腳,低頭一看,不由驚出來一身冷汗。不知不覺間,竟然來到機井邊,機井上的水泥板依然沒有蓋在上面,而是被掀翻到一邊,黑黝黝的井口就在石山腳前不到一步遠的地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1-m
美漫最強戰力
作者 最愛吃肉的魚
  地球,宇宙文明聞之色變的地方。   一拳無敵布魯斯班納;霸氣無雙史蒂夫羅傑斯;百變金剛托...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