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傲嬌的牛鼻老道

  • 閱讀背景色

    “那就三萬,成交吧!”

    看了看笑容和藹的許老,周乾宇幾乎想都沒想便開口道。

    做人不能太過分,這是周乾宇恪守的信條,或許如牛鼻老道所說,這個古幣價值更高,但古玩這物件得看賣主。

    商店賣出,和拍賣出來的價錢能一樣嗎?

    人家許老顯然并不在意幾萬的支出,可自己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價,這已經不是做生意,而是得寸進尺的勒索。

    果不其然,周乾宇敏銳地發現許老笑容更盛幾分。

    剛才周乾宇那樣子,著實讓人不喜,你不開價,也不還價,那支支吾吾的做生意,沒人會喜歡。

    “麻煩小唐了。”

    看著唐宗年叫人拿來一臺筆記本電腦,許老輕笑一聲,當即詢問周乾宇的賬號,當面進行網上轉賬。

    確認收到錢后,周乾宇內心可謂常常松了一口氣。

    不過看著許老滿面歡喜的拿起灰綠古幣,周乾宇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開口問道:“這個古幣,有什么特殊地方?”

    一個不起眼的古幣,又不是什么存世極少的珍品,何以達到三萬?

    難道就因為它是法器?

    “呵呵,年輕人,有些東西很難說清,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能再弄來兩枚,湊齊三枚,我可以開價五十萬。”

    輕輕點點頭,許老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古幣:“如果能湊齊九枚……老朽登門奉上一千萬,美金!”

    噗通!

    腳下一個趔趄,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周乾宇連忙扶住墻,表情僵硬的沖兩人笑了笑,連忙告辭離開。

    “那個許老,唐掌柜,沒事了,我就先走……先走了!”

    逃也似的離開了云水閣,任由雨水打在臉上,周乾宇卻感覺前所未有的喜悅與幸福,三萬塊,加上自己的那點存款,甚至不用借錢,只要把自己那批藏品出手,差不多就能湊足五萬。

    “手術費有了,院長很快就能康復了!”

    喃喃自語間,周乾宇帶著一臉癔癥般的笑容,來到街角的一家飯店。

    這是云水閣的簽約飯店,員工可以一日三餐都在這里用餐,當然了,以唐胖子的摳門性格,自然制定了種種苛刻條規。

    第一:一頓一葷一素;

    第二:每個菜不能超過三十元。

    不需要太多,僅僅這兩條就足夠打擊人積極性,飯店的菜品倒是不少,可低于三十塊的實在不多。

    今天賺了錢,周乾宇也不在乎小錢。

    要了間小包廂,豪氣的點了四菜一湯,等到服務員上完菜后,周乾宇小心的關上包廂門,拿出那塊道士玉雕,不同于以往,現在看著玉雕,周乾宇就是看著牛鼻老道。

    夾了一口菜,周乾宇吃著,同時不忘對著玉佩詢問道:“那古幣,是不是占卜問卦用的?”

    “哼,知道的還不少哈?”

    聽著老道的調侃,周乾宇無奈一笑,不過心中卻越發堅定自己的想法。

    法器是什么?

    法器干什么用的?

    這其中牽扯一些在普通人看來很扯淡的亂神怪力,因此才產生了法器這個比較文明的暗語,不過身處現代社會,畢竟這些事,還是不好明說。許老最后那兩句話,看似是告訴周乾宇古幣的珍貴價值,其實從側面隱晦的告訴了周乾宇這個古幣的用途。

    現代社會,古幣銅錢除了觀賞外,近乎沒有用處,但這個近乎并不絕對,身為行內人的周乾宇知道,有些相師,也就是俗稱街頭算命的,就是用銅龜、銅錢來算。

    當然了,這些街頭算命的大多是騙人,他們所用的銅龜、銅錢都是樣子貨,可這一行中的高手,卻可以實打實通過看面,摸骨等方法進行看相。

    而一旦用上三九之數的法器級銅錢,或者更高級的法器,他們甚至可以達到預測國家命運,王朝更迭,等等其中變數。

    這種高人,真的存在嗎?

    以前周乾宇不確定,但他現在基本確定了,因為沒有一個街頭算命的會為了買一個樣子貨花三萬。

    想了想,周乾宇望著玉佩,嬉笑調侃道:“你認識袁天罡不?”

    周乾宇看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其實暗含機鋒。

    袁天罡,絕對的超級大牛人,那可是搞出推背圖可是神乎其神,幾乎足夠預測華夏命運到星際時代。

    這應該就是那種傳說中的超級相師,甚至是天師。

    牛鼻老道既然能夠從上百古幣中輕松鑒別出其中有法器級別的銅錢,那想必他自己應該也在相術上頗為了得。

    這樣從他對袁天罡的評價,大致就可以可以猜測他的身份、能力,甚至很多很多東西。

    但牛鼻老道是什么人?怎能不知周乾宇的想法?

    當即語氣自信而又驕傲道:“他本人嘛,老道不認識,不過他那一派的祖師,我倒是……我說我認識,你肯定不信。”

    “是滴!”

    “那不就得了?”頓了頓,老道譏笑道:“三年了,你小子什么樣別以為老道我不清楚,想問什么就直白得問,不想問,就別你妹的啰啰嗦嗦。”

    “額……”

    周乾宇被牛鼻老道那句“你妹”給雷住了。

    不過隨即他想到了一個更可怕的現實,撓了撓頭,饒是肚子咕咕叫,但周乾宇卻對眼前豐盛的飯菜提不起任何興趣:“老頭,這三年來,你一直跟在我身邊,不但學會了時髦的網絡用語,你還知道我很多事,是不是?”

    “當然啦,你能看到的,我也能看到,你能聽到的,同理,我也能聽到。”

    驚悚!

    憤怒!

    周乾宇死死捏著玉雕,只要一想到三年來時時刻刻有一雙眼睛,一對耳朵在黑暗中觀察著自己,頓時……

    “你妹的,死老頭,看我不摔死你。”

    唰!

    話音剛落,一道綠光便從玉佩中射出。

    和之前一樣,經過簡單的勾勒,很快牛鼻老道便栩栩如生的浮空而現。

    周乾宇敢不敢摔,牛鼻老道不知道,但他卻并不想和周乾宇關系搞僵,而且三年來,現代社會確實讓他知道的個人隱私的重視。

    所以……

    “非常的抱歉,但這并不是我本人的意思。”

    臉上松弛的皮膚褶皺起來,充滿尷尬的笑了笑,老道表情很無奈:“但你知道,我沒有肉體,我是靈體,其實第一次看到你電腦里傳來島國女人演繹,老道本人甚感荒唐,但……其實如果你逛古玩街,只要你帶著玉佩,我就可以看到古玩街上幾乎所有的古玩,很多東西我不看也不行,不聽也不行,因為我沒有耳朵,鼻子……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靈體?!”

    周乾宇按耐住怒氣,將信將疑的看著眼前綠光道士:“那你是不是鬼?”

    “不是……”

    “那?”

    “我現在的狀態,你可以理解為3D立體全息投影。”

    嘴角抽了抽,周乾宇看著牛鼻老道那雙渾濁,而又真摯的眼睛,一字一頓道:“那我可不可以把你理解為……元神出竅?!”

    “為什么?”

    “道士研究科學,給人感覺很怪異。”

    牛鼻老道很大方的揮了揮手,無所謂道:“按照你看的那些起點小說,我現在和元神出竅一樣,你要這么理解也行。最重要的是你不要誤會,沒有疲憊,沒有饑餓,甚至連最基本的觸感、疼痛也沒有,老道我現在相當可憐。”

    “那按照你的說法,即便沒有肉體,可只要你愿意,你一念可以覆蓋很大的空間對吧?”

    看著牛鼻老道點頭,周乾宇頓時激動了:“商量個事怎么樣?”

    “……”

    “收下我的膝蓋吧!”

    說完,周乾宇毫不猶豫的就要下跪,他看的出,老道應該不像是壞人,更重要的是這家伙鑒寶能力太逆天了。

    甭管他是不是元神出竅,或者曾經是不是修真者,這些都不重要,僅僅他對古玩鑒別能力,足以堪當自己的師傅。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跪下,只見牛鼻老道手臂輕輕一揮,一股無形的屏障徑直擋在身前,讓他無法前進分毫。

    疑惑不解!

    周乾宇抬頭望去,只見牛鼻老道現在很神氣,胡子一抖一抖,滿面嘚瑟道:“拜我玉陽子為師,怎么也得三跪九叩,端茶敬水……”

    “三跪九叩很容易,可端茶敬水你沒法喝啊?”

    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但玉陽子臉上卻傲氣滿滿的甩下一句話,便眨眼間讓自己身形消散,重新回到玉佩中。

    “那就等老道擁有肉體了再說。”

    ……

    周乾宇不由想起一個詞語……傲嬌!

    (PS:第二更送到,票票,推薦,有多少來多少吧!)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02691_4_74-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