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人奇術

  • 閱讀背景色

    “你看,你明明只有一個人,哪來的七個?”閑老頭笑嘻嘻地說道。說罷,他還解下腰間的葫蘆喝了一口酒。

    聶天俞和陶濟都愣愣地看著閑老頭,兩人的眼神都充滿著驚訝,聶天俞更多了五分恐懼。他剛才看得很清楚,被繩索束縛的閑老頭突然發難,化指為劍,以極快的速度用劍氣洞穿每一個同門的眉心,而他的同門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閑老頭能如此輕松的屠殺星海宗弟子,這其中固然是有星海宗弟子猝不及防的因素,但懸殊的實力差距才是主因。聶天俞已經明白,他剛才口口聲聲叫喚的糟老頭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多年的廝殺經驗讓聶天俞可以勉強保持冷靜,而此時他最理智的選擇就是開溜。事實上他也是這么做的,只是他剛要動,三道劍氣憑空出現將他封在原地。

    僅此一招,聶天俞就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和閑老頭的差距。在九州大陸,人類將天地間的能量大致歸結為金木水火土五種元氣以及少量的特異元氣,而修道之人所做的就是利用自身的精氣調動周圍的元氣,使其凝聚成威力巨大的武技或法術。

    要做到這一點修道者首先要培養自己與某類元素的親和力,只有當親和力高到能讓修道者在瞬間能調動足夠元氣時,修道者才能形成戰力。這個程度的元氣數量被世人稱為基點,而基點也成為評判修道者戰斗力的一個標準。

    普通修道者只要肯勤加修煉,大部分都能達到一個基點的水平,即是可以使出法術的最低條件。不過從這個層次向上,修道者的數量就會逐層急劇減少,在萬千修道者中,擁有五個基點戰力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基本上都已經是獨當一面的高手,放到任何勢力中都是長老掌門級別的。目前人類中修為最高的武修道者可以調用六個基點的元氣,這樣的絕頂高手當今只有寥寥八人。而絕大多數的修道者只能在一個到三個基點之間徘徊。

    聶天俞天資卓越,如今的他已經能夠最多調用四個基點的元氣,在年輕一輩中鮮有敵手。他相信只要小心避開附近幾個敵對門派的老一輩高手,以他的修為足以橫行一方。不過現在他知道自己錯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靠運氣獲得太華門長老席位的糟老頭竟然是個貨真價實的絕頂高手。

    剛才閑老頭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招,其中蘊含的元氣已經快接近六個基點,這種修為,即使是星海宗宗主親臨,也未必能討到便宜。

    同樣身處絕境,聶天俞和陶濟的不同在于他一心只想逃命,哪怕明知沒有成功的可能。他暗暗運氣,企圖以最強的武技阻擋閑老頭片刻,好讓自己有逃命的時間。

    閑老頭察覺到聶天俞的小動作,輕輕一笑,說道:“想逃?你覺得能成嗎?不如我發發慈悲給你個機會吧。”

    “什么機會?”聶天俞聞言燃起了一分希望。

    “我允許你出三招,如果你三招之內能殺了陶小子,我就放了你。當然,事情也沒那么簡單,我會先在陶小子的身上下個咒法。”

    “此言當真?”聶天俞不敢置信地問道。他心想自己好歹也有著接近四個基點的修為,不管閑老頭說的咒法是什么,也不大可能讓一個伙夫在瞬間實力暴漲到可以抵御自己的全力三招。

    陶濟聽了這話沒什么反應,雖然他還沒想明白閑老頭打的什么主意,但可以肯定閑老頭不會讓他死,否則之前也不會為他求情了。而且閑老頭也沒打算讓聶天俞活,真要放人,就不會玩這么多花樣了。他倒是很奇怪,聶天俞這樣的沙場老將怎么還會天真地相信閑老頭的鬼話。

    閑老頭笑道:“我騙你干嘛?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不信,然后直接逃跑,如果你認為自己能逃得了的話!快點決定吧,我可沒多少耐心!”說著,閑老頭隨手吸來一把星海宗弟子的佩劍遞給陶濟,“陶小子,別說我沒照顧你,劍在你手上,接下來就看你自己了!”

    陶濟苦笑著伸手接劍,才剛觸及劍柄,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能量從劍柄傳到自己的身上,并和他體內原有的精氣纏繞在一起。維持了片刻后,能量的傳輸斷開,陶濟只覺得身體里到處是亂竄的熱流,整個人好像快要漲破。他用救助的眼神看向閑老頭,但后者卻僅僅是指了指陶濟手里的劍。陶濟無奈只好硬著頭皮持劍迎向實力超出自己數倍的聶天俞。

    聶天俞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地將目光鎖定在陶濟身上,閑老頭讓他選擇,事實上他沒得選。聶天俞不知道閑老頭會讓陶濟變得多強,作為決定他命運的三招,他必須毫無保留地出手,力求用陶濟的命換下自己的命。所以聶天俞直接使出了他的成名絕技;風、雷、破!

    招如其名,聶天俞第一招給陶濟的感覺就是一陣風!普通人修煉劍氣,基本都是努力地將劍氣實質化、凝聚化,力求以點破面。可是聶天俞反其道而行之,盡管他并不會支配風屬性的特異元氣,但他模仿了風勢。他將劍氣更加地分散、虛化,使之猶如一陣狂風,無形無相,無孔不入。這招平日的主要功用在于試探強敵的防御弱點,而對于實力較弱的對手,避無可避的劍氣則是毀滅性的殺招。

    陶濟何曾應付過如此威力巨大的招式,他只感覺到無處不在的劍氣向自己襲來,卻不知如何破解。正當他手足無措之際,他手中的長劍突然失控,一頭插在了地上。此時,異變發生。陶濟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精氣往劍身涌去,同時周圍的元氣也化作綠色流螢聚集于劍身。

    這把原本普普通通的鐵劍好像化作了一顆種子,瘋狂地汲取著周圍所有能量,好讓自己迅速成長。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片刻后,一棵高越三丈,散發著金屬光澤的鐵樹拔地而起屹立在曠野中,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狂風。同時,陶濟也被捎帶著體驗了一把當樹的感覺。他現在能看能聽,但是不能動也不能說,最大的感覺就是他體內的精氣正在飛速消耗。

    “這是什么鬼東西?”聶天俞罵道,同時心里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如同聶天俞預料的那樣,他的劍風沒能取的任何有價值的戰果,僅僅是讓鐵樹的枝葉輕微晃了晃,既沒造成破壞,也沒探知敵方的弱點。

    聶天俞一咬牙,迅速祭出了第二招:雷!聶天俞同樣不會操控雷元氣,不過他的兵器在鑄造過程中加入了珍貴的電髓,讓他得以模仿出雷的暴戾和迅猛。聶天俞執劍在虛空中畫了一道奇特的金色符文,瞬息之間,立刻有無數道驚雷從天而降持續擊中了陶濟幻化出的鐵樹。

    雷霆之威遠非剛才的劍風所能比擬,鐵樹被雷電擊中的地方無不枝斷葉落。聶天俞臉上剛有了點驚喜,馬上又冷了下去。他發現不管樹上的枝葉如何被破壞,馬上又會有新的枝葉長出來補充,結果他還是無法攻破陶濟的防御。

    眼見第二招依然不能得手,聶天俞只好使出了第三招:破!這招的理念很簡單,就是破壞力與爆發力的極限配合,以獲得效果的最大化。不過這招固然威力無窮,可是對出招者也會造成很大的負荷,屬于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那種,所以聶天俞向來謹慎使用。

    第三招兼有第一招的無形和第二招的迅捷,隨著聶天俞長劍一揮,巨大的能量徑直向陶濟沖去。陶濟唯一能看到的是地面突然出現一道寬約半丈的裂縫,并朝自己急速延伸。下一個瞬間,他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沖擊力打在身上,像是被幾千斤的巨石砸中一樣。

    靠元氣凝結的鐵樹在巨大的能量亂流中終于分崩離析,現出了陶濟的身形,巨大的沖力作用使得他倒飛出三丈以外,而那把作為種子的鐵劍,則因承載不了如此巨大的能量碰撞而斷裂了。

    陶濟掙扎地站起來,剛才那一擊對他造成的傷害其實不大,估計大部分的破壞力都被那把劍吸收了。他抬頭看向聶天俞,此時的聶天俞不僅臉色蒼白,同時明顯流露出一中絕望。他的三招已過,既然陶濟沒死,那只好他去死了。

    “你的時間到了!”閑老頭微笑著走到聶天俞面前。看到聶天俞的表情,他笑了笑,說道:“你好歹也是星海宗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別這幅窩囊樣!更何況你殺人無數,對有些事應該早有覺悟才對。去吧!”

    閑老頭話音剛落,一片銀白色金屬已經插入了聶天俞的胸膛,正是陶濟手上斷劍的另一半。處理完聶天俞,閑老頭往北望了一眼,說道:“看起來應該是援軍到了,陶小子,咱們得趕緊把剩下的事做完!”

    陶濟聞言當即露出一個很難看的表情,道:“下手輕點!”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事?”

    “之前你說過我是拼著重傷才殺死聶天俞的,現在我只是受了輕傷,你當然是要替聶天俞補上一招。”陶濟哭喪著臉說道。就在剛才防御被聶天俞攻破的時候,他已經想明白了閑老頭打什么主意,所謂給聶天俞三招機會根本就是為了給別人造成自己和聶天俞曾經拼死搏斗的假象,順便再讓自己受點傷。

    “哈哈,你小子有點小聰明。倒是姓聶的兔崽子不濟事,才給了你點皮肉傷,害得老頭子我要額外加料,否則騙不過其他人。不過你放心,我會有分寸的。”閑老頭笑道。

    “好吧!”陶濟無奈地點點頭,他很清楚自己始終處于任人宰割的位置,不管持刀的是誰。至于閑老頭是如何地有分寸陶濟就不曉得了,他只看到閑老頭在他胸前一點,他就不省人事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673646_21_8-m
黑鐵之堡
作者 醉虎
  大災變之後,世間的一切規則重寫,黑鐵時代來臨,鋼鐵、蒸汽、武力成為人類賴以生存下去的最大依...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