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紙虎出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多日后陶濟學會閑老頭教授的第二招漠流刃時,他終于明白閑老頭所謂“昭仁七式”的實質。漠流刃能聚沙成劍,并抽取周圍的土元氣構成極為精純的劍氣。最初陶濟很是驚奇,也許劍氣的精純并不能直接反映出其威力,但純化元氣是個很能考驗人修為的技術活,在陶濟印象中,能將劍氣凝練到如此地步的一般都是有四個基點以上修為的高手,他很難想象以自己糟糕的修為居然也能做到。

    可是就在陶濟想試試這劍氣的威力時,劍氣卻突然散掉了。接下來他又試了幾次,每次他一動,凝聚起的劍氣就會自動消散,搞得他郁悶無比。

    “不用試了,你難道沒看懂我給你的口訣嗎?”閑老頭似乎有點看不下去了,出言阻止陶濟繼續白費力氣。

    “什么意思?”

    “你修為低下卻能使出如此精純的劍氣,是因為我發明了一種取巧的方法:利用身體的靜止來平和劍氣中的雜質,造成劍氣很精純的假象。所以你一動劍氣就會消散,而且事實上你的劍氣一點都不精純,威力也一般般。

    陶濟這才恍然大悟,嘀咕道:“我就說世上怎么會有如此神奇的方法!”想起昨天那個同樣古怪的招數塵海迷蹤,陶濟腦中靈光一閃,叫道:“嗯?不對!閑老頭,你教我的招數,怎么全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招,好像除了唬人什么也干不了?”

    閑老頭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不是好像,我本來就沒要你打人!不是我打擊你,你的資質那么太差,即使花上一輩子功夫,也還是一只三腳貓。與其如此,不如現在教你一點實用的!”

    “唬人的花招也算實用?”陶濟皺著眉問道。

    “只要是有用的招,就算實用,又何必分打人還是唬人呢?我看這句的話似乎還有所懷疑,不如我帶你去個地方,讓你可以真正體會一下我說的話。”

    閑老頭帶陶濟去的地方是太華門為弟子開辟的練功場,供弟子們平日習練或是切磋。這片廣闊的練功場被劃分成上百個大小不一的練功室,越靠近練功場出入口,練功室的面積也就越大。陶濟以前幾乎不來這里,練功室的作用主要是靠堅實的墻壁來防止練功者的武技對周圍造成破壞,以他的修為用不上這個功能。他不明白閑老頭帶他來此地的用意,他學的那些花招每一樣是有攻擊力的,來練功室干嘛?

    “你先在這自己練一會兒,我去去就回。”閑老頭拋下一句話就走了。

    陶濟不知道閑老頭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他只知道閑老頭怎么說他照著做就是了。不過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連續漠流刃這種純屬唬人的招式,他臉皮暫時還沒那么厚,所以他僅僅是原地打坐入定,靜等閑老頭回來。

    最先將陶濟從入定狀態拉回來的不是閑老頭,而是一聲刺耳的喝罵:“哪來的瞎眼東西,還不快滾!”

    陶濟睜開眼,發現一個年紀稍大他幾歲的男弟子正站在他面前,側身斜視著他。由于其他弟子最近的也站在三丈以外的門口圍觀,所以陶濟很確定這個男子的怒意是沖他來的。

    “這位同門,我們似乎并不相識,何必一見面就如此惡言相向?”陶濟冷冷地問道。換做以前,他或許會狼狽開溜免得吃苦頭,不過今天不行,他已經是太華門聲名鵲起的“英雄”人物,落荒而逃這種事不能發生在他身上。

    那名男弟子看到陶濟的反應,頓時變得警惕起來,轉身正視陶濟,說道:“看來閣下不是瞎子,倒是來挑事的!既是如此就不必廢話了,咱們手底下見真章,看誰配擁有這個練功位。”

    “……”

    男弟子的話最初讓陶濟有些摸不著頭腦,短暫的錯愕后陶濟才想起來這片練功場的位置確實不能隨便亂占的。也許太華門興建練功場的時候并沒有別的意思,可是隨著時間推移,練功室的位置漸漸成為弟子們實力的象征,實力越強的弟子占有的練功室位置就越靠前,面積也越大。這種規矩形成后,練功場三十個練功室變成了一些精銳弟子的專屬,平日里即使他們不在,別人也不可占用,否則便是挑釁。

    至于后面的練功室,則因為排名靠后意義不大,倒是誰都能任意使用。

    陶濟一般不來練功場,加上剛才心緒混亂,一時沒注意到閑老頭帶他進入了第二十一個練功室。想起練功場的規矩,陶濟才明白為何面前的男弟子會充滿敵意,追根究底,還是他的不妥。不過事已至此,他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畢竟能單挑星海之鷹的太華門新秀不能連排位二十以外的練功室都不敢搶,何況門口有十多雙眼睛盯著。

    “也罷,陶某在床上躺了多日,正想松松筋骨。”陶濟輕笑道。當然,他不是真想打,能在練功場占住一席之地的肯定有兩下子,真打起來他就完了。他迅速運氣,企圖爭取在對方出手之前使出業流刃,以此震懾對方,然后逼迫對方退出。如果計策失敗,那然后就沒然后了。

    這回陶濟失策了,他的業流刃比別人的動作慢了一拍,好在動作快的是第三人而不是他面前的對手。一個瘦小清秀的弟子從人群中擠了出來,迅速跑到兩人中間揮手示意兩人停手。陶濟不認識這個瘦小弟子,不過對于停戰他肯定是欣然同意,至于他的對手好像認識瘦小弟子,也依言解除了動手的架勢。

    瘦小弟子對兩個分別作揖,道:“徐師兄,還有這位陶兄,同門之間切磋而已,沒必要如此劍拔弩張!咱們不妨先認識一下,在下姓張名雄。這位是徐岳謙師兄,敢問陶兄大名?”

    “張兄有禮了,在下陶濟!”陶濟微笑回應,心里卻在嘀咕面前兩人名字是不是該換一下,好顯得名副其實。

    陶濟話音剛落,周圍頓時響起一陣竊竊私語聲,門外圍觀的弟子都在交頭接耳,雖然隔得遠,陶濟依稀可辨所有人的話語都是圍繞著“陶濟”二字展開的。這讓陶濟不免有些激動,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名字能引起轟動,同時心頭又有點苦澀,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名聲摻著多少水分。

    “難道陶兄就是日前獨戰星海宗聶天俞并將其斬殺的本門英雄?”張城驚呼道。相比他語氣的驚訝,他的表情顯得平靜許多,顯然對陶濟的身份早有所料。

    旁邊的徐岳謙則完全是一臉震驚,陶濟這個名字對他的沖擊遠超別人。因為半年前他就曾和另一個本門高手慘敗在聶天俞手下,所以能殺死聶天俞的陶濟修為肯定超出他許多。麻煩的是他正面臨和陶濟的單挑,他不知道陶濟“英勇事跡”中的水分,于是按照常理推斷自己必輸無疑。也許輸給陶濟并不丟人,但真輸得太難看的話,也足以讓他很長一段時間內不能抬頭做人了。況且拳腳無眼,萬一弄個缺胳膊斷腿的他這輩子就完了。

    “些許小事,不足掛齒。”陶濟擺手說道。說這句話的時候,陶濟心中十分驚訝自己的臉皮原來也可以這么厚。

    “陶兄太謙虛了。那聶天俞傷了我們不少師兄弟,氣焰囂張得很,如今陶兄將其除去,算是為大伙出了口惡氣!”說著,張城還回頭向徐岳謙叫道:“你說是吧,徐師兄?”

    徐岳謙和張城相識已久,早有默契,哪里會不曉得張城此舉的用意。他連忙接口說道:“是啊,陶兄勞苦功高,我剛才居然對陶兄出言不遜,實在該死。既然陶兄喜歡這個練功室,拿去便是,權當是我給陶兄賠罪!”

    在場的人哪里不知道徐岳謙是在為避戰找借口,頓時噓聲一片。他們本來還盼望著看陶濟出手,也好見識一下殺死聶天俞的高招。周圍人群的反應讓徐岳謙尷尬無比,不過讓他去和陶濟干一場他是絕對不敢的,只好迅速向陶濟抱拳告辭,張城也跟著離開了。

    看著徐岳謙狼狽的樣子,陶濟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畢竟論真實力,該開溜的人是他才對。

    發現沒有好戲可看后,人群迅速散去,這時閑老頭不知從什么地方突然冒出來,道:“那小子真沒膽,光是‘陶濟’兩個字就把他嚇跑了,原本我以為你至少使出業流刃才能蒙混過關呢!”

    “確實,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順利,嚇死我了!”陶濟感慨地說道。

    “這點我能看得出。你應該慶幸你后面沒人,否則,那人也一定看得出!”

    “嗯?為什么?”

    “摸摸你的背!”

    “額……”

    陶濟伸手向后抹去,發現一片潮濕,那是他由于緊張和心虛而流的冷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40740_21_8-m
太古龍象訣
作者 旺仔老饅頭
  太古時代,強者如雲,有妖族巨擘,仰天長嘯吼碎域外星辰,有人族無上大能,揮手斬碎萬古蒼穹。更...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