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命里多劫

  • 閱讀背景色

    一塊臟兒八嘰的白布,左邊寫著易經

    八卦,右邊寫著運程吉兇,中間一幅陰陽八卦圖,八卦圖上放著一個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簽筒,再往白布后面倚著地道橋的水泥墻坐著一個老頭,正在那里以拯救蒼生的姿態微瞇著雙眼裝B,這就是東海市人民鐵路橋下面的一個卦攤。

    “老頭,是誰讓你在這里擺攤的,知道不知道這是我彪哥的地盤。”就在那老頭看上去快要睡著的時候,幾個一頭黃毛,穿著奇裝異服的小混混來到的卦攤前。

    “這不是公共場所嗎?怎么成了你們的地盤了?難道你們把這立交橋給買下來了嗎?”卦攤老頭睜開了雙眼,眼神里充滿了萌萌的不解,只是卻沒有一絲的畏懼。

    “我靠,老小子,你特么跟老子裝是吧,告訴你,這是我彪哥罩的地方,什么JB買立交橋,你腦子有病啊。”為首的一個小混混說話間直接將老頭卦攤上的簽筒給踢到了一邊。

    “那你們想怎么樣?”老頭也沒生氣,而是又問了一個看似很白癡的問題。

    “MGB的,你傻啊,保護費,保護費知道不?你已經在這里擺攤了,就必需先交上今天的一百塊錢保護費,不然老子弄死你個老私孩子。”那帶頭的彪哥一腳踏在老頭的卦布中間八卦圖之上。

    “呵呵,別開玩笑了,幾位小伙子,你們今天命里有劫,千萬不能沖動知道不?不然很容易招來血光之災的。”老頭一臉勸慰的笑道,看那樣子,絲毫沒有因為那彪哥的動作而影響到他愉快的心情。

    “我靠,你這個老私孩子找死,敢咒老子有血光之災,老子特么踢死你。”老頭不怕死的樣子明顯刺激到了彪哥脆弱的神經,說話直接一腳沖著老頭踢了過去,而其他幾個小混混也習慣性的圍上去準備對老頭拳打腳踢。

    楊鳴從網吧里出來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本來剛剛在游戲里被人爆光裝備正準備罵街呢,卻發現老頭比他要可憐多了,年紀這么大了出來算個卦本來就不容易,這幾個小混子還這么欺負人,簡直是叔叔和嬸嬸都忍不了了。

    “我草尼瑪,干死你們幾個二B。”楊鳴只覺得腦子一熱,嘴里罵著幾步就沖到了那為首的彪哥身后,然后直接抬起腳對著那彪哥的屁股蛋子狠狠的踹了上去,隨即又用剛剛撿起來的磚頭直接呼在了另一個小混混后腦勺上。

    “哎喲。”那彪哥本來剛剛跨步上前,就覺得腚蛋子上一陣劇痛,接著腦袋直接跟地道橋的水泥墻來了個親密接觸,一聲慘叫之后,眼前一黑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而另一個小混混更慘,后腦勺被磚頭拍中,還沒叫出聲來就撲嗵一聲像根木棍一樣被放倒了。

    剩余的兩個小混混明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其中一個剛剛轉過頭,就看到眼前一塊板磚離他的眼睛只有零點零一公分,這讓他想起了一段經典的臺詞:曾經有一份真摯的……。可他臺詞還沒想完整,板磚直接拍了下來,接著咣當步上了彪哥的后塵,暈倒之前最后一個念頭就是:混混再牛,也怕磚頭。

    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四個混混被放倒了三個,只留下最后一個轉頭呆呆的看著楊鳴:“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大爺。”楊鳴哪里有心思跟他廢話,剛剛干倒三人,完全是因為偷襲,一會真讓幾個家伙醒了,他恐怕也對付不了,所以一聲怒罵之后,直接舞著板磚就沖了上去。

    楊鳴本身就是一米八多的大個,雖然看上去不是特別壯,但卻著帶著股狠勁,而對面的小混混只有一米七不到,再看到楊鳴那股子猛勁,頓時嚇的撥腿就跑,不過一邊跑一邊還轉頭對著楊鳴發狠道:“小子,你特么等著……。”

    “去你MD,砸死你個小B。”楊鳴沒等那家伙說完,手里的磚頭就直接扔了過去。

    哎喲——那小混混一下子被投中了背部,不過明顯受傷不重,叫了一聲,再也不敢說什么狠話了,直接跟兔子一樣向著遠處跑了。

    路邊行人看到這突發事件,紛紛駐足旁觀,有認識那幾個小混混的,更是暗暗對楊鳴豎起了大姆指:“這小伙子不賴啊,可算是教訓了那幾個畜牲了。”

    而楊鳴這會可沒什么心情當模范,在干跑了最后一個小混混之后,幾步來到了卦攤面前,發現那剛剛差點被揍的老頭,這會正悠哉悠哉的在那數著竹簽呢,一邊數一邊滿意的點了點頭:“嗯,幸好沒少,幸好沒少啊。”

    楊鳴被他這搞怪的動作氣的差點沒笑出來,他不知道這老頭是真傻還是反應太慢,都這會功夫了,竟然還有時間數那幾個破簽:“老頭,你趕緊走吧,以后別在這里擺攤了,找個公園門口,那里不是卦攤挺多的嗎?”

    說完楊鳴轉身就想走了,畢竟他不是警察,能做的都已經做了,也不可能在這里傻B呵呵的等著幾個混混緩過來了找他麻煩,更沒想著這‘不正常’的老頭能報答他什么。

    “小伙子,你等一下,我跟你一塊走。”就在楊鳴剛剛邁出幾步,后面的老頭已經追了上來,手里拎著那擺攤的卦布,里面還兜著他的簽筒。

    楊鳴轉頭看了看跟上來的老頭,以為他是害怕被人報復,也沒在意,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呵呵,行吧,不過我一會要回學校了,你也趕緊回家吧,這兩天別在這里轉悠了。”

    “小伙子,今天謝謝你啦,如果不是你,我還得親自動手揍他們,唉……話說我也好久沒有展示武功了,還真不想暴露我的實力。”老頭一臉的感慨,還拽了兩句詞。

    楊鳴聽了老頭的話,仔細打量了一下老頭的樣子,干瘦的身子,一米七不到的身高,一看就幾天沒洗的臉蛋子,再配上一身破舊的粗布衣服,整個形象挺樸實的啊?怎么就這么愛吹牛逼呢,還展示武功,暴露實力?

    不過楊鳴也沒太在意,這老頭可能是不想太欠自己的情,找個借口吧,所以直接開了個玩笑道:“老頭,跟我說話不吹牛逼也行,而且你這么大年紀了干點嘛不好啊,非要搞封建迷信這一套,遇到脾氣不好的多危險。”

    “唉……小伙子,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什么叫封建迷信,我是真的易術大師,能知過去未來,能卜吉兇禍福,不信我給你算一命咋樣?”老頭一臉不以為然的嘆道。

    楊鳴聽了老頭的話,心里那叫一個郁悶,這貨不是魔癥了,就是裝B裝習慣了,自己好心好意幫他一把,他吹牛不說,還騙到自己頭上來了:“呵呵,老頭,我忽然覺得剛剛他們打你或許是對的,你咋這不聽勸呢,好啦,你早飯還沒吃吧,我請你吃個肉夾膜,你趕緊回家,我真沒時間再聽你吹了。”

    老頭聞言,眼睛頓時直直的盯上了前面不遠的肉夾膜三輪車,用力的吞了下口水,然后點了點頭道:“嗯,我真沒吃,不過我要兩個,還要夾蛋喲。”

    我靠,就這德行還特么大師,楊鳴看到老頭的樣子感覺自己真被干敗了,也不再多話,直接到了小攤前要了三個肉夾膜,在網吧熬了一個通宵,他也有點餓了。

    “老板,兩個加蛋,多放點肉湯,千萬別弄錯了啊。”老頭在一旁要求著,整的楊鳴差點沒踢他一腳。

    沒一會的功夫,小攤老板總算是把肉夾膜給整好了,楊鳴把兩個夾蛋的遞給老頭,感覺一秒也不想再跟他呆在一塊了,轉身就走。

    “哎——小伙子,你別走啊,等等我。”老頭沒等楊鳴走遠就再次追了上來。

    楊鳴只覺得一陣蛋疼,這老頭怎么跟狗皮膏藥一樣呢,不過他實在不想再跟老頭說話了,再次加快了腳步,只是那老頭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一樣,直接步子也大了起來。

    兩人一前一后走了好一會,楊鳴發現那老頭一點也沒落后的意思,這讓他實在有些忍不住了:“你到底還要干嘛啊,老頭,我不是給你買了肉夾膜了嗎?你怎么還不回家呢?”

    老頭看著楊鳴要發火的樣子,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怯意,然后鼓了鼓勁這才開口說道:“我……是說,我還想喝豆漿,這光吃膜實在是噎的慌,特別是一邊跑一邊吃。”

    “擦,真服了你了,好吧,你等著,我買給你就是了。”楊鳴聽了老頭的話,再看看他手里已經吃掉一個半的肉夾膜,感覺像是被人打了一悶棍一樣,這貨得多大的心胸啊,剛剛兩人那速度,他竟然不耽誤吃東西,怎么沒噎死呢。

    找了個小攤給老頭要了杯豆漿,楊鳴氣也消了一半,琢磨著這老頭可能真是餓壞了,也沒再嘲笑他:“好了,現在你吃飽喝足了,可以回家了吧。”

    “那可不行,我說過了要為你算上一卦的,怎么能說走就走呢。”老頭一邊喝著豆漿一邊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的說道。

    “我說老頭,你怎么這樣呢,我給你說過了,不要搞封建迷信,你怎么還沒完沒了了,我根本不相信什么算命,更不相信你是什么大師。”楊鳴這下可有點怒了。

    “唉……楊鳴,你別生氣嘛,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父母為什么死那么早嗎?為什么你十歲不到就成了孤兒嗎?最重要的是你不想知道你為什么這么多年一直不順利嗎?”老頭輕嘆一聲,接著一連問了幾個為什么。

    只不過楊鳴在聽了老頭的話之后卻呆住了,無他,老頭說的正是他生活的真實寫照,三歲喪父,七歲喪母,九歲爺爺也魂歸極樂,他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孤兒,這些年在幾個姑姑家呆過,叔叔也家呆過,成年后更是一邊上學一邊賺錢,本以為努力可以有所回報,哪知道卻每每入不溥出,甚至連朋友都少的可憐,最重要的是他確定跟這老頭從來沒有見過面,可是對方竟然能夠直接喊出他的名字。

    好半天楊鳴才回來神來,盡量的平息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激動:“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好說,我是真正的大師嘛,其實你生活之所以如此波折不斷,兇星長隨,完全是因為你殺破狼入命,身犯孤煞的原因,走,找個地方讓我給你算上一卦吧。”老頭神秘兮兮的笑道。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萬界紅包小農民
作者 不死鳥人
  林峰偶然加入宇宙紅包群,裡面都是宇宙各行各業的精英。 一個紅包,我能搶到星際種子,種出來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