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脫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江省。氣候宜人,冬無嚴寒,夏無酷暑。

    省會陽市的郊區秀溪,更是風景迷人。沿溪兩岸秀峰林立,綠樹成蔭,一年四季,百花爭妍,空氣飄香。

    深夜三點,秀溪有名的第一人民醫院。一間亮堂的病房半開,透出一股子沉沉死氣。

    詭氣填充的冰冷病房里站滿了人。什么表情的都有。

    深陷在病床上的夏雨五官精致,鼻梁挺直高高,小臉清瘦,透著彌留之際的青色,整個人憔悴得令人心酸。她額頭包裹著層層紗布,隱隱綽綽可見渲染出的許些嫣紅。眼瞼半垂,能見的黑黯淡無光。突然眼皮一跳,好似受了驚嚇,秀眉擰成一股繩。迷茫的思緒里,拳腳相加,迷亂了她的眼……

    累了一上午,剛一打開家門,耳畔就傳來一聲男人震天的驚吼。

    “誰?”

    她愕然地抬眸,透過沒關的臥室門就見床上絞纏著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

    一個是她三十多歲的丈夫萬金,另一個卷發的女子她不認識。

    女子桃形臉,濃妝艷抹,二十多歲,體態豐腴,盡管是驚慌之際,那雙眼都蕩漾著一抹浪味。

    她唇角微微向上勾起,一抹嘲諷自然流露,冷臉向廚房走去。

    一連地赤腳跑動聲音,“你沒感覺?”

    正煮著面的女子沒扭頭,視線全落到了小鍋里,沒答話。

    “一點也不吃醋?”丈夫兩眼迸射出怒氣,那張臉看起來愈加地黑了。

    她回頭,眼眸中盡是冰冷,嘴角再次勾了勾,“習以為常!”

    一個狠狠的大耳光抽來。她沒覺得驚愕。

    他咬牙切齒,一把拉轉過她,拖至客廳,再一拳向她頭部擊來,她立即兩眼冒金星。緊接著,他狠狠地朝她踢出一腳。

    這一腳讓她腹痛如絞,下面有水流出的感覺,應該準確地踢中了下腹。

    雖暈頭轉向,渾身虛弱得沒有一點力氣,卻心若止水。安靜得宛如空山幽谷的一株蘭花。

    她慢慢地掙扎著站起,卻又接連倒下。

    空氣在她站起來的這個過程中仿似凝凍,四周萬籟無聲。就連丈夫平日里的謾罵聲都沒有了。

    她突然一反逆來順受的性子,猝然掀開他向臥室撲去。

    “萬哥!”女人往床頭縮去,發出一聲求救的嗲喚。

    憤怒已經填滿了胸腔,讓前行的她絲毫未覺身后的人是如虎狼的丈夫。可還未到床前,就感覺頭皮一緊,整個人馬上就被一股極大的力量拽飛了起來。

    咚一聲沉悶響,頭部與冰涼的墻壁狠狠相觸。

    天旋地轉,兩眼一抹黑。差點背過氣去。會兒后,呼吸暢通,唇瓣有了些許潤色。透過烏黑的薄薄發絲簾,她清晰地看見丈夫此刻的模樣。

    刀疤臉,依舊猙獰可怖。

    她可是懷著他的孩子,他沒看見她身下有血流出嗎?這種不分地點不分時間的狠揍何時是個頭?“萬金!我要和你離婚!”

    萬金臉色劇變,眉頭一擰,有疤導致有些歪斜的嘴翕動,“你說什么?”

    “我要和你離婚!”她眼里燃燒著兩團雄雄火焰,再次重復三年來一直不敢說的話。

    “那你就去死!”

    砰的一聲清脆響,他把裝飾柜上淺黃色的水晶天鵝一把拂下。她嚇得緊緊閉上雙眼,爾后,腰率先疼了一下,身上的痛就密密麻麻。

    。。。

    彌留之際卻驀然看到那一襲白襯衫苦守在學校門口的年輕男子。

    “安南軒!”

    床前圍攏的人一驚,隨后淡漠,心里猜著許是回光返照。

    如縫的眸光再輕移,就看見了湊近好似正伸手摸她頸脈的萬金:

    如果生命能有第二次,她要這男人付出一生的代價!

    。。。。

    “轟隆隆!”

    呃!這是什么地方?還沒死嗎?

    夏雨頭痛如裂,電光閃過時,猝然睜開一雙大大的眸子。

    雷雨交加,狂風肆虐,她跌坐在一條泥濘小道上,一枝斷了的小樹橫砸在她身上。

    三年前的頭一天,三月十四!

    夏雨心頭大震,眸光霍地聚攏。又一道閃電掠過,她清晰地看見四周的環境。

    迤邐連綿的大山,遠遠的山腳,幾戶人家掩映在一片桃樹林中。

    時光倒流了?不是夢吧?

    夏雨惶恐不安地狠狠擰了自己臂間一把,生疼生疼!不是夢!

    三月十四。終生難忘的一天。

    中午,萬金經大表哥介紹,第一次登門。他猝然一見她,就一臉滿意,也就是因為這事,她放了學不想回家。游蕩在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重生初中:學霸女神,超給力!
作者 青湖醉
  【女強爽文,打臉複仇1V1,寵寵寵,爽爽爽!】   閨蜜變成妹妹,毀她的容、斷她的腿,搶走...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