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傻子

  • 閱讀背景色

    “哎呀,造孽呀,這些小日本,就連一個彪子,也不放過。”

    他的耳邊,傳來了幾聲歎息,還有一些小聲的交談。

    “痛,痛,特別的痛。”突然,身上傳來了痛疼的感覺,而且,還相當的強烈,好像,邊上還有人在他身上乾著什麼。

    “太可憐了,看,這是鞭子抽的,這麼大的一個孩子,還是一個彪子,他們怎麼下的去手呢!”

    這是在哪,剛剛,我跟誰喝酒來著,難道,喝醉了,碰上了什麼事情不成。

    他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可惜,眼前一片漆黑,也不是說特別的黑,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睜開了眼睛。

    “隊長,這小鬼子真下得去手,對一個彪子,都這麼狠,鬼子不是一向標榜什麼大東亞共榮麼,這彪子,應該是他們拉攏的對象才對。”

    “你知道什麼,噓,看看,別讓那些二鬼子聽到了,我跟你說呀,你不要看他是個孩子,還是一個彪子,這次,可是給我們隊伍起了大的作用了,我們的一個首長,就是在他的護衛下,過了鬼子的封鎖圈,鬼子也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彪子,才忽視了他的存在,不然,他也不會受這樣的苦了,外面傳進話來,讓我們好好的照顧他。”

    彪子,這是在說誰,說我麼?

    彪子,北方的一種土話,通常是說一些不太精神的人,可是,這種人,離傻子還有一段距離,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個親切的稱呼,彪子,你個小彪子,彪呼呼的,意思就是說,半傻不傻的人,就算是一個半傻子吧!

    “啊,痛,痛。”腦袋要爆炸了。

    他疼的又蜷縮了起來,手,我的手呢?他想抱頭,結果,手竟然沒有動起來。

    “忍著些,忍著些,你現在被捆著呢,你的胳膊,有可能骨裂了,好了,好了,喂,你們還有沒有人性,給送點藥進來,這個彪子,要死了。”

    此時,他已經聽不進去什麼東西了,只感覺,腦子裡面好像給塞進來很多的東西,很多,很多。

    他叫什麼,柳堅強,好名字,可惜,名字不錯,這命運不好,出生,就壞了腦子,而且,沒幾歲上,就爹死,娘死,自己只跟著自己的老奶奶生活,在幾年前,村裡又因為鬧鬼子,老奶奶也被鬼子給害死了,於是,他就那麼迷迷混混的在村裡混日子,東家吃一口,西家吃一口,然後,鬼子來了,也給他吃一口,為啥呢,這樣的人好控制,還能表現出他們的偽善來,就這樣,他竟然也長到了十來歲的樣子。

    直到前段時間。

    “彪子,你來。”是的,人們會直接喊他彪子,而喊名字,他也不答應,反而,喜歡彪子這個稱呼。

    “干嘛,有什麼好吃的,沒有好吃的,我可不干。”是的,此時,他就是這麼活著,誰給他口吃的,他就給誰幹活,而且,幹活,還干一半,所以,人們都學聰明了,一旦想找他幹活,都是先給畫一大餅,“彪子,我這裡有一擔糞,你給他挑到田裡去,等會來,我給你煮雞蛋吃。”

    “你說真的,我要五個,不,我要四個,五個太便宜你了,這可是一擔糞呢,還要走那麼遠。”

    想到這裡,他的臉都給羞紅了,連數都不識,什麼五個沒有四個多,這絕對是一個彪子了。

    還要說,他是怎麼到了這個地方的。

    “彪子,你來,這個大叔,你看到了麼,他比你還彪,他要到那邊去,你跟鬼子熟,你看看,怎麼能讓他過去。”

    “你是彪子,不會吧,哪裡有這麼醜的彪子,你看你,這頭髮,都能夠摔死蒼蠅了,對了,這才對麼,看看,現在這髮型,多麼漂亮,多麼前衛,我看那鬼子的女人,都是留著這樣的頭髮的。”

    完了完了,這真是一個彪子,竟然連美醜都不分,明明人家是漢奸頭,他卻說人家醜,直接給造成了一個雞窩頭。

    那小鬼子的娘們,都是雞窩頭麼,哦,原來如此,都是一些爆炸頭,這個時候,就有這種髮型了?

    “你,你敢對我們首長……”

    “好了,小張,這個小同志說的對麼,既然要裝彪子,就要裝的像一些麼,我們來,不就的要讓他打扮的麼?”

    “不錯,不錯,我們彪子,那可是天下最聰明的人了,我跟你說呀,我這可是學的東洋小鬼子的娘們的最新的造型,那娘們,那胸脯,那屁股,絕對適合生養,就是那臉蛋,太醜了,光滑的都能當成鏡子來用,我跟你說呀,我可經常去偷看那些東洋的小娘們,等什麼時候,我也搶一個東洋娘們回來,給我當媳婦,給我生十個八個的小彪子。”

    羞死我了,人家那叫漂亮,你竟然嫌棄人家的臉蛋長的光滑,不過,這彪子喜歡什麼樣的女子呢,啊噁心死我了,他竟然是喜歡臉上抹了一層厚厚的膩子的東洋女子,什麼,膩子,哦明白了,是涂著粉呢,白白的,一說話,那粉會刷刷的往下落,這審美,唉,我真是無語了,以後讓我怎麼混呀。

    “嗯,不錯,不錯,這才像樣,這一打扮呀,絕對比我漂亮多了,不過,你這是打扮的,我這可是天然的,我還是比你漂亮,好了,走吧,跟我走,你是我的朋友了,小鬼子不會為難你的。”

    “首長,你。”

    邊上的小張有些擔心,就這個樣子,能過去了麼。

    “小張,不要擔心我了,我要批評你一下,你不要瞧不起這些兄弟,這些兄弟,還是很有能力的呢,好了,我不跟你說了,那邊的組織還在等著我呢,我過去了,彪子呀,我們走吧,還有,這樣,鬼子就不查我們了。”

    “查什麼查,鬼子可喜歡我了,可惜,我不喜歡他們,他們見了我呀,都是捏著鼻子過去的,你說,我有這麼大的魅力麼,竟然讓他們捏著鼻子走。”

    彪子洋洋自得的說道。

    什麼呀,人家是嫌棄你臭,這才捏著鼻子走,可是,捏死你吧,又有失他們偽善的身份,所謂偽善,鬼子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就是略吃些虧,又怎麼了,而彪子,是他們最好控制的一個人,也是他們最好實施偽善的一個人,所以,這彪子算是混的如魚得水,這就是鬼子實施偽善的意義所在,你看,就連個傻子,我們都對他很好,你們都快來投靠我們吧,快來投靠我們吧。就是如此,再細思考,好像,實施偽善的,只有鬼子的一個將軍而已,並不是其他人。

    這,彪子如果是個正常人,早就被鬼子抓去做了試驗了,還能讓他這麼活蹦亂跳的,這真是,有的必定有失啊。

    “你的,彪子,又找了一個老夥伴,要西,要西,給,這是我們新運來的糖塊。哈哈,哈哈。”

    遠遠的,幾個小鬼子扔過來一把糖塊。

    “你傻呀,這可是糖塊,還不快撿起來,謝謝鬼子,謝謝小鬼子,你們八輩祖宗,都不得好死。”

    “唉,彪子,你怎麼敢這麼說。”這個首長可是嚇壞了。

    “沒事,他們喜歡我這麼說他們,小鬼子,你們八輩祖宗在地下等著你們呢,你們還不快去。”

    “要西,要西,你的,傻子的,大大的好人,給,再給你一把,哈哈,哈哈。”

    “嘿嘿,這些小鬼子,還真傻呢,比彪子還傻,彪子罵他們,他們都不知道。”邊上幾個偽軍,在一邊竊竊私語著。

    “你們地,好好站崗,最近,聽說有一個八路的大官,要從我們這裡過去,要是出了錯誤,看我不要你們的腦袋。”

    “太君你放心,你放心,我們絕對會看好這條路的,不會讓一隻蒼蠅飛過去的,彪子,說你們兩個呢,還不快滾,再不滾,就把你們當成姦細給抓起來。”

    “快走,快走,這些二鬼子,真不是人,二鬼子,你們不是東西,你們再厲害,就讓你們去陪小鬼子的八輩祖宗。”

    “滾,滾,快滾,臭死了。”

    得,這個首長,就這麼被拳打腳踢的給打過去了封鎖線。

    “彪子同志,你為人民立了大功了,等抗戰勝利了,我不會忘記你的,給,留個紀念,這可是我用了十幾年的金筆了。”

    “金筆,能吃麼,啊呸,是臭的,算了,藏起來吧,總歸是個物事。”沒想到,這彪子,還有小金庫,而且還不止一個,到處都有他的收藏,其實,所謂的小金庫,不過是這邊找個老鼠洞,藏些東西,那邊找個坑,埋些東西而已。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山野雜家
作者 海藍時見鯨
  綁定「諸子百家」遊戲,隱居於深山老林。   閒來種種田,讀讀書,看看病,偶爾做做木工活…...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