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讀背景色

    夜幕下,一切都顯得寧靜安詳。但這一切很快被一聲沙啞的吼叫以及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肉……肉……不……不要跑……”

    只是這聲音并不是什么饑餓的人所喊出的,發出它的是一團黑霧樣的東西。當然,它所追逐的也并不是什么肉塊,而是一個少年。

    “嘖,真是麻煩。不跑才怪!”少年頭也不回依舊飛速狂奔,沒好氣的回了身后那黑霧一句,聲音卻是讓人意外的稚嫩和平靜,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事情似的。

    他明白這只不過是一場戰斗……

    而他只是一個七歲的小男孩……他叫宋成杰……

    但是,他卻出生在了一個不幸的地方。

    時光回到三年前。當別的孩子還僅僅只是學會跑的時候,四歲的宋成杰便已經能與別人進行簡單的對話了。神童、天才,等等的稱號被安置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在一切即將開始的時候,一場巨大的災變徹底摧毀了他所生活的地方,一個村莊,幸存下來的竟然只有三個跟他差不多的同齡人。

    絕望的呼喊、痛苦的表情、不甘的眼神……曾經的一切消亡的瞬間,他甚至天真的以為這只不過是一場夢。

    而令他至今難忘的并不是身邊的慘狀,而是那些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的人。他們穿著統一的白色制服,動作迅捷的搜尋幸存者,默契的配合讓人一看便知他們是長時間一同行動的隊友。但他們并不是什么救援人員,而是……

    “嘖,怎么又又想起這些討厭的回憶了……把你引出市區我也累了嗎?”宋成杰眼中忽的閃過一絲暴戾,猛地轉過身來在胸前雙手結印,緊盯住那團向自己急速襲來的黑霧,口中迅速而干脆的背誦出一道晦澀的咒文,“囊嚒!悉底悉底蘇悉底悉底伽羅!羅耶聚言!森嚒麼悉利!阿森麼悉底!裟婆訶!”

    一瞬間,似乎有一道金光自他手中閃過直掠向那團黑影。下一個瞬間,只聽一聲痛苦的嘶鳴,那黑影只在片刻間便灰飛煙滅,再也尋不見蹤跡了。

    不動明王咒中的“驅魔咒”,這種古老的言靈在這四處充斥著現代感的時代中顯得頗為突兀。但是對于七歲的宋成杰來說,這樣的咒語或許更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長長地舒了口氣,宋成杰似是放松了下來。也就在此時,在街道的陰影中一道家貓大小的黑影突然暴起,如箭般朝他射去。

    這是算準了時機的偷襲!

    然而這偷襲卻并未使宋成杰感到一絲的慌張。他單單揮起右手捏了一個劍指擋在身前,口中大呵一聲“吽”,那已竄到眼前的黑影也旋即在一幕金芒中化作虛無。

    稍稍喘息幾下,他抬起手腕對著通訊器面無表情的匯報著:“已確認低等級魔物影附靈兩只,肅清完畢。是否準許歸隊?”

    自己從那場災難中幸存下來或許并不是什么幸運的事……

    “收到。批準歸隊。”

    因為從此之后自己便與普通的生活徹底無緣……

    “嘖,真是麻煩啊……”

    因為自己已經跟那些救了自己的人一樣,成為了一名能使用自己超出常人的靈力驅逐魔物的驅魔師,整個十字教中史上最年輕的第四首席騎士,封號疾行之風宋成杰……

    十年后。

    公園的長椅上,一位少年正微閉著雙眼享受著午后的陽光。少年雖然并不是多么帥氣,但卻算得上清秀,只是微微帶著弧度的嘴角卻不經意間透射著不似他年紀的成熟。

    秋后的太陽雖然帶些火氣,但畢竟沒那么灼人了,加上習習的秋風,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安逸舒心。

    看著少年閉目養神,一位少女也從建筑里走了出來,頗為文雅的坐在了少年旁邊,似乎并不擔心自己常被同齡人艷羨的皮膚會受到室外陽光的影響。

    少女身穿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并無任何首飾裝扮的臉龐上透漏著惹人憐愛的清純,一雙大而明澈的黑眸正略帶笑意的看著身旁似睡非睡的少年。

    半晌,她也學著少年的樣子閉上雙眼,貝齒輕啟輕聲道:“明天的入學式可不要忘了給我鼓掌哦,我還要作為我們這一屆的學生代表上臺演講呢,學長。”

    少年眉頭輕輕挑了挑,活動了兩下脖子卻依舊閉著眼:“知道了知道了,學霸大人。”

    “才不是學霸呢。你入學的時候也是第一名吧?而且只差五分就滿分了吧?真不知道誰是學霸,每天大半夜還能看到你的屋里亮著燈。”

    聽到這里,少年明顯一愣,倒是睜開了眼睛:“嘖,喂喂,你這算是偷窺我吧?”

    少女臉上微微一紅。是啊,自從這個家伙被老媽以“出國的老同學的孩子”的名義帶回來住到自己家里以來,似乎已經過去了快十年了吧?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關注他的?是他第一次跟自己爭搶電視節目的時候,還是他第一次不敲門闖進自己屋子找漫畫書的時候?平時似乎一直在一起來著,雖說是個毫無親屬關系人但卻總讓人覺得是個可靠的兄長。

    而且作為即將成為宏川一高他的后輩的自己,似乎還在期待著什么更加親密的關系……

    “嘖,你沒事吧,臉怎么突然紅了?不可能中暑了吧?”

    少年的聲音忽然闖入,驚醒了正陷入進自己腦洞的少女。看著因為關心而貼近自己的他,少女慌忙的站起身來搖了搖頭:“沒事沒事,啊……是啊,太陽還真是熱呢。哈哈。”

    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少年也站起身來舒爽的伸了個懶腰,然后長長的舒了口氣道:“以后就算是在宏川一高上學,也絕不能掉以輕心。這里雖然升學率很高,但同樣是要面對激烈的競爭的。”

    答應著點點頭,還不等少女開口,一陣急促的鈴音便自少年的腕上響亮起來。

    “嘖,真是麻煩,過會還打算請你吃點東西慶祝一下的。”少年不耐煩的關掉了腕上手表一樣的東西,溫柔的拍了拍少女的頭,“打工的老板估計是著急發薪水吧。過會見了,拜拜。”

    說罷少年轉身而去,只留下了臉上帶著失落和疑惑的少女一人在其身后遠視。

    然而那一別之后,她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在孤獨中度過了一個夜晚的少女直到第二天的演講結束,才接到自己母親的死亡證明和他失蹤的相關消息。

    新生代表的演講她說了什么已經記不起來了,她只知道,在偌大的會場里她在人潮中找了一遍又一遍卻沒有找到他;他只知道,前一天還跟自己一起嬉鬧的母親離奇的不在了;她只知道,那個被整個學校引以為榮的學生和曾經快樂的生活一起,失蹤了……

    在少女正在進行入學演講的時候,宏川市郊一處堪稱偉岸的宏大建筑群里,正舉辦著令人不敢相信的葬禮,因為在這里,死者甚至比在場活著的人還要多!

    世界分為六洲,最具財富的美洲,貧苦至今的大漠州,悠久古老的中州,極富浪漫的歐洲,四面環海的南洋州,以及終年極寒的冰州。

    而這座教堂,正是十字教設立在中州的支部,亦是整個中州十字教的中心,宏川大教堂

    平日里,宏川大教堂是個十分熱鬧的地方。作為世界第一大國中華聯邦內數一數二的觀光景點,這座占地甚至有十多個足球場那么大的古老教堂,每天都會迎來不計其數的十字教教徒和游客,明朗愉快曾一度是這里終年不變的氛圍。

    然而現在,所有人都一身素服沉默不語的忙碌著。細心的人則會發現,宏川大教堂的外圍似乎遭到了某種破壞,一些平日里對外開放的景點已經暫時關閉,甚至連普通信徒也不能入內。

    與此同時,這里多了另外一批人,一群身著白色制服,看似神職人員的人。

    教堂最中心的鐘塔內,某間辦公室里已經像是毒氣室一樣充滿了煙霧。辦公桌上,無數的煙蒂中趴著一個還在抽著煙的中年人。他一頭黑發,頜下還殘留著一些胡渣,身上的制服在這煙霧的熏蒸下已經難保本色,甚至如果有人突然走進這屋子也難免會當場暈倒。

    但是這個男人卻依舊不聞不問的繼續抽著煙。或者說,如果不是因為他還在抽煙,說他是個死人也不會有人懷疑。

    在他的另一只手里,兩架做工精細,鐫刻著鏤花的銀白十字架被他緊緊抓在手里,滴滴鮮血不斷的從被十字架刺破的手掌中流出來。那是他們這些十字教的成員人手一份的,象征著所有者身份的另靈裝。

    緊握著這兩支靈裝,他只是默默的抽著煙,對掌心傳來的疼痛置若罔聞。

    突然間,他的嘴唇動了動,緊接著他的雙眼中閃過許些情緒,有悲痛有疑惑,有不舍有憤怒,最終無力的斜靠在椅背上,仰頭看著有些模糊的天花板喃喃道:“這一戰……終究是我們敗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打造異界
作者 華任仇
  憑藉神祕系統打造一個屬於我的世界!   我叫假正經,我為自己代言!   額不對,我叫賈... (馬上閱讀)
Sys_7_70-m
拳鎮全球
作者 PeTeR01
  傳奇英雄與武道宗師,誰實力更強?   東方皇朝與獸人祖原,誰國力更優?   武者與文明,東...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法道至神
作者 一顆
  所謂法修,煉天地五行之元力,掌風火雷電之威能,舉手覆掌間能演焚山煮海之法術。   一夜之...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字字千金
作者 禁意
  大城市內存在的廣告標語,電腦內存在的數字洪流,每一個地方,都離不開文字的表達。   鐘瓷,...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神域之無界武皇
作者 百厲千魂
  擁有罕見的隱靈根,還是隱靈根中惟一的廢材靈根,   雖有逆天的至陰之體,修煉難度卻是別人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