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重回故里

  • 閱讀背景色

    雖然兩年間被軟禁在學校里并沒有怎么鍛煉身體,但相對于一般人來說,宋成杰的身體素質依舊很是強悍。以他現在的速度,只花了十幾分鐘便已經來到了宏川大教堂的外圍區域的防護林了。

    “嘖,這兩年似乎又擴建了不少,當年戰斗的痕跡看來也很干凈的抹除掉了。”

    站在幾米高的樹枝上,看著大教堂依舊有些燈火輝煌的意思,宋成杰不禁有些欣慰。

    “元帥犧牲以后,防御工作的任務就該由他接手了吧?這氣息……果然大叔也還留在這里……”靜靜的等了一會,宋成杰索性就直接倚著樹干半躺著休息了起來,雙臂一揮那兩柄利器也消失不見了。

    雖然他體能比一般人要強上不少,但連續十幾分鐘的極速行進也并不是沒有對他造成影響。更重要的是,宏川大教堂雖然看上去是開放式的建筑群,但實際上并不是可以隨意“進入”的。

    作為正義之盾設立在中州的支部,這里的防御水平堪比世界頂級的戰爭要塞,在其最外圍,更是張開了一道范圍夸張的結界。

    這層結界不僅可以把較為弱小的魔物擋在外面,而且在這層結界內,表和里是被完全分開的。也就是說如果宋成杰現在就進去的話,沒有結界的認同,他是看不到真正的教堂的,他的所在也僅僅只是“地點在這里”的表面。

    簡單地說簡直就像是將空間分開了一樣。

    伸了伸懶腰,宋成杰毫無保留的將自身的氣息散發出去。突然而起的狂風幾乎要將四周的樹葉全部吹落。

    也就是這時候,他面前不遠處的空間突然一陣波動,旋即走出來一個叼著半截香煙,年紀看上去沒有四十也有三十九的中年人。這人的臉上雖然棱角分明,隱隱透射著一種英俊和利落的氣勢,但他絲毫不加修整的頭發和下巴上雜亂的胡渣卻又讓人感覺這個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甚至有些頹廢的味道在里面。

    他隨意的將自己的黑色制服披在身上,連同上面的披風一樣的裝飾也是隨隨便便的掛在身后,兩條垂在手臂旁的袖筒隨著漫天狂風隨意擺動。

    “歡迎回來,小不點。”這人說著沖宋成杰一笑,那雙看似無神的眼睛里霎時閃過一絲精光。與此同時他揮手將一條掛著十字架的項鏈拋向了宋成杰,同時轉過身便往回走,“這是結界的‘通行證’,戴上吧。他們也等不及了。”

    “恩。畢竟好久不見了啊……”宋成杰燦然一笑,抬手接住了被丟過來的十字架,略有些顫抖的將它戴在了脖子上。而至于這個男人,宋成杰知道,他正是正義之盾中被靈器“控魂銀鎖”選中的,剩下的四位元帥級驅魔師之一、來自東瀛的木下隼人。

    雖然本身的戰斗力放在正義之盾中的元帥級驅魔師中并不出眾,但是隼人被賦予的能力卻是相當的恐怖:借由靈器控魂銀鎖的鏈接,除了靈魂這種虛無的存在,他可以同調任何具有實體的物品,甚至是敵人的身體。

    當然,所謂的戰斗力并不出眾也僅僅是相對于元帥級的驅魔師。自幼習武的經歷加上十幾年的實戰經驗,想在正義之盾中隨便找到他的對手還是有些難度的。

    跟著隼人走進結界,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

    在結界的分隔下,教堂的作用被重新定義,訓練場、食堂、宿舍、辦公室,就如同軍營一樣的存在才是這里的真實面目。

    還不等宋成杰發表什么感慨,一道破風之聲便從半空傳來,還不待他看清,一道人影便是落在了身前。

    這是一個比他稍矮一點的女孩,一頭烏黑的頭發猶如瀑布般一直垂到她盈盈一握的腰間,腦袋的左后還調皮的扎著一條斜馬尾。而她深邃而潔凈的黑瞳,猶如星空一樣引人注目。她雖然也穿著白色的制服,但那跟其他制服明顯不同的裝飾卻暴露著她不同的身份。

    宋成杰也不多語,只是默默地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少女眼神復雜的看著自己。半晌,少女忽然邁動她短裙下修長的雙腿,一步跨到宋成杰身前把他攔腰抱住,緊接著便是埋頭痛哭。

    “我回來了。”輕輕拍拍少女的后背,宋成杰伏在少女耳邊輕聲說道。而此時的少女只是一邊放聲大哭一邊用力的點著頭。

    隼人并沒有煞風景的打擾他們。兩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壓抑的感情必須只有放聲痛哭才能更好的發泄。少女名叫宋成音,是宋成杰的妹妹。但同時,自從兩年前的那次戰亂之后,她也不得不擔任起了宏川大教堂防御司司長的職務,負責開發新型的防御術式和建設教堂的防御工事。

    過了好一會,宋成音才抽抽鼻子放開宋成杰,輕輕擦了擦眼角的淚痕輕聲說道:“歡迎回來,哥哥。”

    “成音這兩年為了找你可是連個好覺都沒睡過。擔任這里的防御司司長的同時每天都想盡辦法搜尋你的蹤跡……成杰,進去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吧?”隼人在旁邊抽著煙,欣慰的拍了拍宋成杰的肩膀。

    “防御司司長……成音年紀這么小,上面沒說什么嗎?”宋成杰拉著宋成音的小手跟著隼人一同往教堂里走去,“而且似乎應該是您擔任這個職位的吧?”

    “任命剛一下達的時候確實有人反對,不過成音用行動讓他們徹底信服了。現在她的防御司可是鐵板一塊,他們對她這個司長簡直是著了魔的崇拜。”一邊說著,隼人一邊掐了煙頭隨意的丟在十幾米外的垃圾桶里,“至于我的話,既然成了這里的區域主教,自然是不可能再去做其他職位了。”

    點點頭,宋成杰算是知道了大概的情況。但是他也明白,隼人雖然說著輕松,但宋成音的付出絕對不小。

    三人來到一間辦公室前,剛一打開門,一團狂暴的靈力忽然夾雜著十幾塊鋒利的巖塊迎面撲了出來。

    宋成杰一個閃身把宋成音擋在身后,毫無保留的將自身的靈力全部具現化出來,瞬間在身周升騰起一道狂風將那些巖塊吹了回去:“這么久沒見面,歡迎式就不能平和點么。”

    “哼,我這是看看你這兩年不見到底退步了多少。”房間中傳出又一個少年的聲音,旋即一個身穿黑色制服,看上去跟宋成杰一般年紀的少年走了出來站到了宋成杰身前。

    這人衣著相當整齊,除了那雙特別炯炯有神的眼睛之外,他可以說毫無特點,但也正是如此,卻又顯得他很有特點,就如同那種正規的軍隊中的普通士兵與普通人的區別一樣,規整,利落。要說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少年背后的一把用白色布條緊緊纏繞起來的巨大十字架。

    兩人相視一笑,同時沖著對方揮出一拳,強勁的拳風甚至互相吹到了兩人的臉上。但讓人意外的,他們的拳頭卻很有默契的停在了二人之間,隨后兩人輕輕的碰了一下拳頭,兩只手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好了好了,男孩子的純潔友誼先暫且一停。”隼人說話間又掏出了打火機,很是自然的給自己點上一支煙咬在嘴里,“如你所見,這兩年時間我已經把王斌也培養成一名首騎了,怎么樣,是不是感覺自己要被別人超越了?”

    王斌,宋成杰的故鄉發生災變后除了他們兄妹倆外幸存下來的唯一一人。三人年少時所培養出的情誼不可謂不深,用生死相交來形容都毫不為過。當然,王斌是個十分認真的人,無論什么事都百分之百的盡全力而為,宋成杰成為首席騎士之前,王斌一直被公認為是宋成杰最有力的競爭者。

    “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十字架應該是‘退魔銀杖’吧?”宋成杰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相反,他覺得自己所熟知的兄弟能有這樣的成就很值得欣慰。

    “我們的咒術又不是同一個方面的,他要是打算在風系詠唱里超越我,那純粹是癡心妄想。”宋成杰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屋子,直接拿起王斌的茶杯喝起水來。

    王斌故作不服的哼了一聲,身邊憑空又出現了幾塊鋒利的巖塊:“那是當然。不過你也不可能在土系詠唱里勝過我。而且趁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就連你妹妹已經是我的人了。”

    “我才不會傻到跟你比什么土系詠唱……”說著說著,似乎是覺察到了某些被自己忽略的信息,宋成杰猛嗆了一口,“你說什么,我妹妹?”

    “哦,這是半年前的事情。本來只是為了推脫歐洲支部的一些求婚所準備的借口,誰知道他們兩個倒是真的變成一對了。”隼人在一旁邊抽煙邊說著,似乎是想起了許多有趣的事情。

    無奈的嘆口氣,宋成杰只是給王斌一個“要是你敢做什么過分的事我一定饒不了你”的眼神之后便在沒有對這件事情表露什么看法,畢竟這總比讓宋成音答應歐洲支部那群白癡的求婚的好。

    “娛樂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成杰,接下來就匯報一下你了解到的情報吧。”隼人說著不急不慢的的捻滅了手里的煙頭,寬大的袖筒微微擺動著,“我已經在四周布置結界了,不會被別人偷聽到的。”

    說罷,他似是隨意的向窗外看了一眼。而在他目光凝視之處,兩道人影也帶著一絲不甘再次隱匿在了茫茫月色之中……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576898_21_8-m
開掛闖異界
作者 王不偷
  【寒假最火追讀】異界無敵外掛1.0版基礎功能:離線掛機修煉、完美戰鬥、探查。進階功能:神器...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字字千金
作者 禁意
  大城市內存在的廣告標語,電腦內存在的數字洪流,每一個地方,都離不開文字的表達。   鐘瓷,... (馬上閱讀)
Sys_1_62-m
全職死神
作者 十字軍騎士
  在最后一個預言師離去之前留下了一個讓人類幾乎絕望的預言,黑暗開始籠罩在帕米拉梅斯亞爾大陸。... (馬上閱讀)
Sys_7_70-m
網遊之近戰法師
作者 蝴蝶藍
  一個超級武者,在玩網遊時誤選了法師,習慣以暴制暴,以力降力的他,只能將錯就錯,搖身一變,成... (馬上閱讀)
Sys_7_240-m
英雄的百萬種死法
作者 無名之顱
  「英雄的百萬種死法」,全球首款虛擬現實游戲開啟公測,不計其數的玩家蜂擁而入。   超強「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