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孟從良

  • 閱讀背景色

    2025年某月某日,中國,某省某市某街道。

    “哇靠,好翹的屁股,手感一定不錯。”孟從良張著嘴巴流著口水望著路邊花臺邊背身朝著人行道的一名正在自拍的高挑美女,忍不住搓手道。

    翹臀美女忘我的自拍著,不斷的變幻著各種角度,極度自戀完全進入一種忘我的狀態。

    孟從良色瞇瞇的望著美女的翹臀,隨后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副墨鏡戴上,又取出藏在身后打架用的金屬棒,這根棒子跟了孟從良一年多,自從決定混社會之后這根棒子就沒有離過身,金屬棒不長只有兩尺,但卻可以拉出一節,變成四尺長短,這是一根鈦合金棒,輕而結實。

    孟從良戴著墨鏡,一只手握著金屬棒假裝在前面探路,整個人微微貓著腰,另一只手肆意亂摸著,一到美女身前,一把握住那挺翹美臀,再用力一捏。

    手感綿軟中帶著恰到好處的彈力。

    “啊!”美女失聲驚叫,俏臉上先是驚愕,隨即轉變為憤怒,轉身正要怒罵,“抓流……”

    可是當美女看到墨鏡男時,整個人愣了一下,聲音也是戛然而止,小聲啐了一口道,“原來是個瞎子。”

    孟從良背著美女深深吸了一口手掌上若有似無的香氣,臉上浮現出濃濃邪笑,又裝模作樣的走了十多步,隨后收起墨鏡和鐵棒,扭頭想看一看美女此刻的狀態,誰料,四目相對,美女一直都沒有挪開視線。

    更悲劇的是,還是個熟人。

    “老師?”孟從良臉上的邪笑剎那間變為一種苦澀,尼瑪,剛才怎么老是感覺背影有點熟,竟然是班主任古瑤,孟從良一學期也上不了幾節課,因此不留意之下卻是沒認出來。

    “孟從良!”美女頓時瞪大眼睛嬌喝一聲。

    “那個,我還有事,老師,再見。”孟從良丟下一句話,撒腿就跑。

    “回來!”古瑤大叫一聲追了上去。

    “回個屁,老子這學期都不回了。”孟從良小聲嘀咕一句狂奔而去,五分鐘后便將古瑤甩的沒了影子。

    孟從良又跑了一段路,四下看了一下,確認了一下的地方,隨即轉入另一條街道,這條街道一邊是這座城市最為出名的海浪湖,另一邊則是小區和一些商鋪,走不多遠,一名小年輕正蹲在路邊抽著煙。

    “良哥你來啦!”小年輕有些緊張的起身問候道。

    “嗯,來了,人呢?”孟從良隨即問道。

    小年輕向對面街道撅了撅嘴道,“都在對面,就等著我們的人過來。”

    孟從良一把搶過小年輕嘴上的半根煙猛吸一口丟在地上,一臉狠辣的說道,“不會有人來,就我一個,走。”

    “啊!”小年輕大吃一驚,整個人都不好了,而孟從良已經朝著街對面走去,小年輕硬著頭皮跟上,心卻是沉到了最底端。

    孟從良與小年輕剛一過道街道對面,早就候在街道邊的八名小混混立刻取出鋼刀,鐵棒,將孟從良和小年輕包圍在中間。

    孟從良有些殘忍的舔了舔唇邊,小聲對身邊的小年輕道,“小輝,一會形勢不對的話,你先跑,我幫你擋一陣。”

    小年輕雖然很害怕,但還是鼓起勇氣道,“良哥,要上一起上,要跑一起跑。”

    八名小混混,一臉陰笑的望著孟從良二人,雙方對峙兩分鐘,其中一名混混,突然大喝一聲,“兄弟們上,他們沒人了,廢了他們。”

    八名小混混頓時拿著手里的鐵棒鋼刀撲了上去。

    孟從良狠狠吐了一口吐沫,背后金屬棒早就在手中,沖著第一個沖上來的小混混的腦袋就是一棒子,下手穩準狠,毫不猶豫,沒有一點顧忌,對方悶哼一聲,一擊放倒,隨手一甩對著旁邊另一名小混混的肩膀又是一棍子,那小混混頓時彎腰坐在地上起不來。

    砰,孟從良后背重重的挨了一鐵棒,只覺氣血一陣猛烈翻騰,痛的是齜牙咧嘴,孟從良眼中閃過一道狠辣光芒,忍住劇痛,反身奮力甩出一棒子,又將偷襲自己的第三名小混混放倒。

    另一邊的小輝拼了命的放倒一個之后,自己也被打倒在地,另外三名小混混立刻一涌而上,對著倒地的小輝拳打腳踢,鐵棒鋼刀不時落下,很快小輝滿身是血,卻是沒有叫出一聲。

    “馬勒戈壁的,敢打老子兄弟,老子今天把你們都廢了。”眼中布滿血絲的孟從良大吼一聲沖了過來,手中金屬棒對著其中一名混混的背后就一悶棍。

    小混混大叫一聲倒地不起,八名小混混一下子就倒地五個,其中四個是孟從良放倒,還站著的三名小混混一臉忌憚的望著兇猛無比的孟從良,三人心中竟然均是涌動出一絲膽怯。

    “這小子剛才挨了一棍子,沒多少氣力了,一起上。”其中一名小混混壯膽大叫一聲,一馬當先。

    其他兩名小混混頓時精氣神一震,也跟著沖了上去,三人中兩人是鐵棒,一人是鋼刀。

    孟從良兇狠的迎上,可是想要揮出手中金屬棒時,脊背上卻是傳來一陣鉆心痛楚,頓時一棒落了個空,肩膀和胳膊上卻是結實的挨了兩棒子,用上了吃奶的力氣才勉強躲開劈來鋼刀。

    孟從良一個踉蹌差點沒站穩,憑借著心中一股狠氣,硬是支撐著沒有倒下。

    “住手,你們在干什么?我已經報警了。”

    街對面忽然傳來一聲急切的嬌喝。

    三名正準備二波進攻的小混混,愣了一下,只見街對面一名樣貌極為美麗的女子氣喘吁吁的怒視著這邊,手里拿著手機一路小跑過來,俏臉上滿是焦急之色望著搖搖欲墜的孟從良,后者明顯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一只胳膊有些奇怪的彎曲著,肩膀也高高隆起,嘴里滿是鮮血。

    美麗女子自然是先前一路追過來的班主任古瑤。

    “小心。”

    就在古瑤橫穿馬路時,孟從良大吼一聲,隨后整個人瘋狂沖向古瑤,三名小混混驚恐的望著孟從良,這個家伙是鐵打的嗎,受了這么重的傷,竟然還能跑這么快。

    這一聲吼將古瑤的注意力拉了回來,這才發現一輛混凝土攪拌車呼嘯而來,速度極快,駕駛員也發現路中有人,但已經遲了。

    孟從良沖到路中很想一把推開已經徹底呆住的古瑤,可是他的一只臂骨已經折斷,根本無法發力,另一只手也因為肩膀上的傷勢使不了多少氣力。

    在那一瞬間,孟從良的腦子竟然很清醒,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也是唯一有可能讓古瑤有機會活下來的決定,混凝土攪拌車簡直就是馬路坦克,就算是空車也有十五噸左右的自重,這種速度之下要是被撞之后再被碾壓,直接就成肉泥了,絕無生還的可能。

    上高中的這兩年,孟從良也給這位剛轉正的美女小老師惹了不少禍事,操了不少心,這一次就算是還債了。

    孟從良滿是鮮血的嘴唇微微揚了一揚,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邪魅微笑,急速沖上去一把撲抱住古瑤,斷臂上劇烈的痛楚絲毫未能阻止孟從良做出這個動作,沖刺之下抱住古瑤跳了起來,用自己的脊背面對橫沖而來的混凝土攪拌車的車頭。

    孟從良的運動神經一向很好,即使抱著古瑤的情況下,這一跳的高度也達到了小半米。

    司機急打方向盤也是來不及,速度太快了。

    砰!

    一聲震耳的撞擊聲。

    孟從良和古瑤被撞飛了出去,前者完全承受了全部的撞擊力,頓時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三名小混混的眼中,孟從良抱著古瑤被撞飛出去,至少飛出三十多米遠,如斷線的風箏一般落入街道另一邊的海浪湖中,而湖中正有一道莫名而起的漩渦急速轉動著。

    二人一落湖水,立刻消失不見……

    ----------------------------

    咳咳咳……

    孟從良在急促的咳嗽中蘇醒過來,模糊的意識逐漸清晰,只是眼前的一切讓他有些疑惑,綠水青山,茂密叢林。

    孟從良艱難翻了個身,旁邊還躺著一個人,古瑤?

    不對,是個男的。

    孟從良甩了甩腦袋,打架用的金屬棒子還死死握在手里,用金屬棒支撐艱難坐起身來,仔細端詳躺在自己身邊的年輕男子,準確的說還是個少年。

    我的媽呀!孟從良差點沒從地上跳起來。

    躺在身邊的這個年輕男子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連脖子上一塊肉紅色的小痣都一樣。

    見鬼了?孟從良抓抓頭,又看看四周,哪里還有什么城市街道,前方是一條水流很急的大河,對面是懸崖,自己坐在河灘上,后面則是森林。

    就在孟從良疑惑不解之時,密林中傳來一陣斷斷續續的交談聲。

    “劉老,你說少主也真是的,有什么想不開的,不就是被退婚了嗎,退就退唄,以少主的身份想要什么女人沒有,何必跳崖自殺呢。”

    “小虎,別胡說,我們做下人的做事情就可以了,其他任何想法都不能有,你這話說給我聽也就罷了,若是被其他人聽見,有你好果子吃的。”

    “知道啦,少主平時對我還算不錯的,我這不是為少主不平嗎,我們都找了兩天兩夜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我看是兇多吉少。”

    “哎,少主從小就命苦,家主雖然對他關愛有加,但也無法改變少主天生絕脈的廢體命運,退婚只是一個誘因而已,少主身為孟家第一繼承人身份尊貴,卻無法修煉任何武技功法,如今十六年華,連個七八歲的小孩都打不過,以后如何執掌孟家大業,少主早在三年前就有過輕生的念頭,當時被人發現才得以幸免。”

    “這個少主確實當的夠窩囊的,還不如咱這些下人,好歹也能練到個武氣境一二層的。”

    “小虎,你這張嘴還真是口無遮攔,少主身份何等尊貴,就是不能練武,也不是我們這些下人能比的,不如下人這樣的話,要是被孟家人聽見,你定然要被亂杖打死。”

    “知道啦,我就只敢在荒郊野外說說而已。”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771445_21_8-m
大周皇族
作者 皇甫奇
  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

  命魂住胎,衍化七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