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蛟魔斗(屏蔽補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章是劇情拉開的重要節點,沒有任何可疑情節,發布至今四十余日,從未有過不妥,只因個別用詞就被某些人舉報,慘遭屏蔽,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何必呢,何苦呢?)

    (暫時重發,對各位大大造成閱讀上的不便,無奈致歉!)

    石園,它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隱藏著深邃的隱秘,也是靈鯨島上所有血仇爭端的源頭。

    它是福,也是禍。

    它令人癡迷,也令人恐懼。

    秦玄由死轉生后不久就有族人在石園的井水里投毒,目標是他,卻害死了十幾位家仆丫鬟,歷經三百年富榮繁華的龐大石園自此無人當差,日漸變成一片蛇蝎繁多的荒廢竹海。

    石園的西廂院是一棟深宅大院,院內有一口靈泉石井,為了控制水源不再被別人下毒,木隱、秦玄和老管家秦福都住在這里。

    進入大院,秦玄抬眼看見老邁的福伯被人攆到柴房門口蹲著,哆哆嗦嗦的抱著一桿竹帚,渾渾噩噩。

    一襲錦緞黑袍的秦膺身形高大,昂首虎踞的坐在大堂里的金赤木雕太師椅上,一手端著青瓷茶盞,就像是這棟石園的主人。

    四名秦家堡壯丁守在大堂門外,飛揚跋扈,瞥著緩緩進入院中的木隱和秦玄,一副等著要看他們舅甥出丑的惡毒模樣。

    不等木隱、秦玄進門,秦膺的眼簾微縮,一股強悍霸道的蛟血脈氣息從體內沖涌而出,就像是兇殘恐怖的黑色巨蟒張開血盆大口。

    鏗。

    木隱殘缺羸弱的身體里涌出鯤血脈的厚重氣息,在周身化作一只藍色巨鯨,雙鰭舞動,鎮壓住秦膺的蛟氣。

    兩人用彼此的天道血脈氣數相斗,比起秦膺無爪無角的蛟血脈,明顯是木隱的血脈氣數更完整。

    “石園果然是我們秦家的風水寶地,賢弟隱居石園短短六年,修為就已經能和本島主并駕齊驅,堪稱進步神速。”秦膺陰冷怪笑一聲,收回氣息。

    秦玄收縮雙眸,正視著這位幾次三番謀害他的惡賊。

    他很平靜,繼續推著木隱的輪椅進門,一聲不吭,心中的仇恨之火無聲燃燒。

    “木賢弟,本島主素來不喜歡說沒有用的客套話,我今天既然來了,就是要你給一個明確的答復。”秦膺站起身,負手而立,透過門窗環視整座石園,感悟這里的氣息,仿佛這一切都應該歸他所有。

    “不知道島主想要什么樣的答復?”木隱神色淡定,手中羽扇輕搖。

    秦膺目露回憶光芒,道:“當年為了避免你們木家奪取秦玄的家業,我和秦氏的四位家主聯手,迫使秦玄將名下的萬畝上等茶田和三十畝靈田沽售給我們。后來是你回來了,為免秦木兩家交惡,我們才退讓一步,和你定下十年之約。”

    “是啊,一晃都是六年過去了!”

    木隱感慨一番,他當年回來的稍晚一步,秦玄的家業大多都被秦氏的各大宗伯家主霸占,只剩下一棟石園,經他一番周旋,才讓各家簽訂這份十年之約。

    按照這份約定,秦玄名下的靈田茶園劃分為六份,木家、秦膺和秦家的四大家主各得一份,十年之后,如果秦玄能晉階煉血境,就可以按照約定的價格贖回六份家業。

    “還有四年時間,希望島主能遵守當年的約定,以免毀了秦木兩家的三百年交情。”木隱拱手抬扇,明知秦膺不可能束手就擒,還是好言相勸。

    “可笑,這天下終究是強者為尊,秦玄實力孱弱,即便他能凝結血種也不過是一介廢物小修,根本不配擁有青提茶園,更不配擁有石園!”秦膺冷冷的一抬眼簾,一股殺氣直沖秦玄和木隱,“你們根本不懂石園意味著什么,也無法得到它的庇護,更無法守衛此地。”

    木隱雖是殘疾之身,只斗修為也不怵對手,輕輕拂扇而去,身前一道靈光宛若流水東去,須臾之間將對手的殺氣化解于無形。

    秦膺此刻才意識到木隱在石園這種寶地隱修六年,修為早已勝他一籌,眼中兇光凝縮,心中對石園的覬覦也更強烈緊迫。

    他惡狠狠的威嚇道:“凡事都要有實力支撐,你有鍛靈境的修為才敢和本島主當面對峙。秦玄實力卑微,憑什么能擁有靈鯨秦氏的半壁祖業?”

    木隱笑而不答。

    秦玄咬牙切齒的厭恨,但也知道對手是翻掌就能滅殺他的鍛靈修士,沒有輕舉妄動。

    “畢竟還有四年時間,我們暫時不用為此糾纏!”秦膺似乎改了主意,又道:“木賢弟,秦玄今年已滿十五歲了吧?”

    “不錯。”

    “那再過幾年就要行冠禮,該訂親了……時間過得可真快,我家艷兒也十七歲了。”秦膺露出陰森的冷笑,“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今天就由本島主做主,為艷兒指定這門婚事招秦玄入贅我家。等到那時,石園和青提茶園既是秦玄的,也是本島主的,你我化敵為友,一起掌控靈鯨島豈不更好?”

    “哦?”

    木隱神采淡定的輕盈揮扇,問身側秦玄:“玄兒,你怎么看呢?”

    “我覺得不太好!”秦玄毫無興趣,他的前生閱歷雖不算豐富多彩,秦艷那種自恃有點姿色的小丫頭還進不了他的眼界。

    何況他和秦艷在巨木道院早已形同水火,他斗智,對方斗體。

    此女年僅十七,卻是賣弄風月的老手,和幾名師兄有染,又和某位師叔不凈,秦玄一直想抓住后面這件事的把柄,可惜遲遲未能成功,而他對此女的評價很簡單——不知自愛,目光短淺。

    “本島主卻覺得很好!你祖父留下的家業太大,石園更是靈鯨秦家的半壁祖業,你這種可憐蟲根本不配擁有這一切。”秦膺不以為然的冷嘲。

    他的神態變得更加傲慢冷漠,沉聲威嚇道:“本島主不會一直等下去,入贅為婿,在本島主和艷兒身邊當一條聽話的家狗,這就是你唯一的選擇!”

    秦玄推測此賊的計劃是先逼他入贅,利用十年之約將當年一分為六的所有家業都收入囊中,再將他殺掉,永除后患。

    他恨自己的弱小。

    他已經很努力,只是修行這種事既要勤奮不懈,更需要時間和資源,他也沒辦法在短短幾年里改變現狀。

    “島主,既然玄兒不同意,此事以后就不用再提了!”木隱借勢下坡,拒絕了秦膺的提議,又一字一句的沉聲反逼,“木某身殘,很難有后,家中兩姐三妹都死于海匪之手,如今身邊就玄兒一個外甥,視若己出,希望島主多加慎重,不要逼人太甚。島主也別以為木某只是一介心慈手軟的書生,真要比起下毒謀害各家子孫的手段,木某未必輸給你。”

    “好,話不投機半句多,本島主不做口舌之辯,告辭了。”

    嘭!

    秦膺話音剛落就突然一拳沖向木隱,全身蛟影浮動,殺氣兇殘。

    一聲暴響。

    木隱一掌擋住,周身浮現巨鯤,整座大堂里都迸發出一股狂流。

    秦膺一擊未能得逞便不再糾纏,轉身如蛟神行的沖出大堂,居然沖著庭院門口的福伯而去,想要殺之泄恨,將此視作對秦玄舅甥的警告。

    福伯癡傻,只是抱著手中的竹帚哆嗦,嘴里含糊不清。

    木隱早有提防的抬手射出一道碧波流光刺向秦膺后背,迫使對手返身一拳擊退流光,保住福伯一命。

    “木隱,你終究只是一個先天殘缺的廢人,縱是殊死一搏也不是本島主的對手,好自為之吧!”秦膺怒氣而去,聲音宛如雷鳴,響徹整個靈鯨島。

    秦膺的那四名親信仗著有島主撐腰,素來不將秦玄舅甥放在眼里,各自冷笑,也起身一躍追隨秦膺離開。

    等他們逐漸遠去,木隱噗哧一聲吐出憋在胸口的淤血,臉色慘白。遠處,福伯繼續抱著竹帚呢喃不休,仿佛在念一種神秘瘋癲的咒語,渾濁的眼眸卻盯著木隱。

    秦玄關切的上前詢問:“舅父,你怎么樣?”

    木隱抬手示意秦玄不用擔心,道:“此人在走你父親的舊路,看似霸道絕倫,卻很可能在四五年間入魔瘋癲。”

    “四五年?”

    秦玄分析局勢,苦笑,“他恐怕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一反常態的急于求成,想在短時間里除掉我這個心腹大患。”

    木隱慎密的沉思著,心中所想的都是秦膺此前的那番話。

    真正洞悉石園隱秘的人,在這座島上并非只有長脈嫡傳出身的秦膺,木隱身為靈鯨島木氏家主,其實也知道一部分。

    石園,石園,這是一切隱秘的根源。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絕品廚仙
作者 面紅耳赤
  他不是煉丹師,但他的一碗長壽麵,可以讓壽元將盡之人延壽十年;   他的一道菜,可以讓重傷...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大巫紀元
作者 葉天南
  傳說,他從天而降,乘風而來,降朱雀,踏......

  每當聽到這句話的...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太上章
作者 徐公子勝治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世稱太上,我為道祖!

  人神妖魔共處相爭,巫祝仙修...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超級系統人生
作者 嗨這里
  距離高考還有一個月,渣渣周飛獲得了大抽獎系統。   打架不行?形意拳、太極拳、八卦掌、金鐘... (馬上閱讀)
Sys_2_30-m
幸福武俠
作者 啃魂
  一代宗師,武俠小說作家金庸老爺子在《射雕英雄傳》中講黃裳抄輯道藏,精通了道家學說,自悟內功...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