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楊家灣

  • 閱讀背景色

    富順的思緒還是得回到現實。

    楊家灣村五組那塊奇特的大石頭上長滿了青苔,幾株頑強的松樹歷經滄桑,已經剝離出歲月的痕跡。巨石長、寬約30米,高約20米,遠看猶如一尊酣睡的石牛。巨石的下面是寬闊的石洞,潺潺的溪流,在此匯聚成一譚清澈的明珠,滴滴答答的水滴聲在洞中縈繞。洞口的田里種上了小麥,綠油油的讓黃牛和沉睡的石牛直看著嘴饞。

    富順摸摸肚皮,他知道,再不回家楊澤貴的黃荊棍會打的更重。

    “順娃子,你個砍腦殼的,喊死你都不答應,看到你坐到大石頭田那里,你不餓哇?”說話的是楊澤貴的婆娘,“快去吃飯,紅苕稀飯在中間鍋里,炒的白菜遭你大姐她們吃完了,你整點冷咸菜快吃了,晚上不吃夜飯哈!”

    還好楊澤貴那個瘸子不在家,要不然這頓狠打肯定是跑不掉的。富順趕緊把黃牛關進牛圈,抱上草就跑到黢黑的廚房在鍋里端出飯來,狼吞虎咽的刨下去,這一天確實餓壞了,13歲的小男子漢還在長身體。

    富順不喜歡這個瘸子老爹,他對楊澤貴斷腿的事兒也不感興趣。楊澤貴在生產隊和大隊卻是名人,斷腿前干農活是把好手,上過高小,算盤打得好,字也寫得好,一直都是楊家灣大隊的會計。楊澤貴在家排行老四,父親是個迷信的巫師,戰爭年代又躲到廟里做過和尚,幸好成分是貧農,在那個年代才幸免于難,命好的老巫師生了七個兒子,個個都算是在楊家灣有頭有臉的漢子。

    楊澤貴當大隊會計的時候才22歲,大家都叫他“楊算盤”,不管是剛剛解放的時候分土地,還是后來吃大鍋飯的時候記工分,“楊算盤”都是一碗水端平,楊家灣的人個個見了都豎大拇指。“楊算盤”十八歲娶了淑芬她娘,二十歲生了大姑娘淑芳,精明的“算盤”怎么也沒有算到,自己這輩子就沒有生兒子的命。

    開始鬧饑荒的那年,淑芳她娘終于又懷上了,“楊算盤”盼星星盼月亮,做完楊家灣的賬又去給謝家壩的謝會計做賬,就為了老謝能給點兒救濟。這回,爭氣的淑芳娘終于生了個兒子,老楊家的大院里炸開了鍋。因為,楊巫師自己總覺得自己是吃過齋的人,有了七個兒子都是宿命用盡,“楊算盤”的幾個兄弟早就娶了媳婦兒,個個肚子都不爭氣,要么一個不生,要么全是丫子,老二楊澤華生了個小子,沒到半個月還給夭折了。

    老巫師抱著這個足有八斤重的胖小子,滿是老繭的手不斷地撫摸著孩子的額頭,嘴里念念有詞,楊澤貴知道,這是娃他爺爺在給他做法事,念完一段保佑平安無災無難的經之后,巫師才算松了一口氣:“老四呀,這個娃兒不容易,四媳婦也懷了好幾個,除了淑芳一個都沒活成,好生帶他,我和太上老君打了招呼,娃兒大富大貴!我給他取了個名字你看要不要的——健華,健健康康,榮華富貴。”“楊算盤”沒說話,抱過孩子表示默許,心里嘀咕著,爹也就只知道榮華富貴、招財進寶幾個成語,他們兄弟七個就是依次排開,要真有個老八,非得叫楊澤寶不可。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宿命用盡,在楊澤貴接二連三生下兩個女兒淑芬、淑菲之后,健華非但沒有享受什么榮華富貴,一場意外,六歲的小子命喪黃泉。楊巫師病倒在床一個月沒有出門,他后悔自己生了七個兒子,最恨的是自己居然拜了太上老君又去拜如來佛祖,還俗了就遭了這么多孽。做夢的時候總在對老四說,老四呀,你要注意呀,東方你去不得!

    上過學反過孔拆過廟推倒過菩薩的楊澤貴不信巫師老爹的這一套,兒子沒了可以再生,現在正是搶水的時節,自己是村里的干部,正在修建的楊家大水庫就在東邊,不去帶頭修水庫豈不是落人話柄。可是就是這么巧,“楊算盤”點燃了炸石頭的炸藥,自己的腿卻被那塊兒大石頭壓成粉粹性骨折。楊家兄弟齊心協力,把受傷的楊老四行到了行署醫院,右腿截肢,好在命是保住了,代替楊老四右腿的將是巫師打出來的一枝枝木拐,老四知道,這輩子他再也別想要兒子。

    “楊算盤”從醫院回到楊家灣,轟轟烈烈的生產運動他不能參加了,精打細算的伙計還在,可公社反而撤了他的會計職務,一分錢沒補償還給他扣了個激進冒險主義的帽子,公社顧不上表揚這位會計英雄,因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北京與世長辭了。楊老四誰也沒有抱怨,干不了肩挑背磨的活兒,不讓自己打算盤,日子總還得過,三個女兒還眼巴巴的看著要吃飯,孩子她娘不離不棄的照顧他。楊澤貴只用了一年時間,站起來杵著拐杖同樣挑大糞,俯下身子編出來的背簍和簸箕同樣掙工分。可是,他想健華了,或者,他確實太想要個兒子了。

    楊澤貴的往事富順當然不關心,他只知道楊瘸子生了三個女兒,死了兩個兒子,自己不過就是楊老四兒子的替代品。可是富順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是怎么來到楊家灣的。

    懵懂的富順和富家還不知道哥哥的眼淚代表著什么,那一夜,他早早的睡著了。炎熱的天氣讓小孩子特別貪婪盛夏早晨的那一絲清涼,在父親編織的竹席上,富順揉著眼睛叫著大哥和富家。大伯卻領進了一個女人,對富順說:“順娃子,你娘來接你了。”小順子猛然睜開了眼睛,他害怕自己是在做夢,他早就記不起娘的模樣了。富順眼巴巴的看著大哥,富強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富順的親娘,但是從今天開始,至少富順有一個娘了。

    “順兒,她就是你娘,以后都要叫她娘。是大哥沒得出息,你也不小了,去楊家灣,你娘會疼你,二天長大了再回來看大哥和你弟弟。”兄弟三個哭成了一團,小富家還不知道二哥要去哪兒,可是他知道,大哥要帶著兩個弟弟真的太難了。富強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但他曉得瘸子楊澤貴是個好人,楊澤貴的婆娘很能干,富順去了楊家不會吃虧。

    就這樣,八歲的小富順跟著這個陌生的“娘”翻過了三座山,跨過了四條河,從早上走到傍晚才到了這個破舊的瓦房里。他恨大哥,狠心的大哥寧愿把富家留在身邊也不要他。這三間破舊的矮房子遠遠比不上劉家的大院,三個滿臉泥土的女娃娃一點都不逗人喜歡,可他還得喊姐姐妹妹,除了中間的堂屋,爹媽睡一間,兄妹四個擠一間,兩張窄窄的破木板床,淑芳帶著兩個妹妹睡,富順單獨睡。

    四年里,他也曾好幾次要跑回爛泥溝,可每次都被“狠心”的瘸子揍一頓。他不知道大哥和富家怎么樣了,也不曉得這么多年他們為啥從來沒有來楊家灣看過自己。

    在楊家,富順最喜歡的還是淑芬,和他同歲的淑芬每天背著個帆布包包往大隊的學堂跑,頭上扎著兩個小辮子,隨時都是干干凈凈的,說話細聲細語,漂亮的瓜子臉隨時都露著微笑,學堂的先生喜歡,楊巫師心疼,楊老四也覺得這姑娘遺傳了他不少東西。所以,看上去笨笨的淑芳早早的就不上學了。小小的淑菲自從二姐去石橋中學念書了之后,就跟著“生產隊”的小伙伴兒們去村里學堂念書。

    可是富順不喜歡生產隊的長輩們拿他和淑芬開玩笑,在他的眼里,自己不過是淑芬的哥哥,哥哥和妹妹之間是不能有什么情愛的。懵懵懂懂的孩子卻又懂得一些東西,漂亮的淑芬已經上初中了,她也不喜歡這個每天在泥巴里面跑的哥哥,她是要念書的,將來要去城里,要當干部的。

    “她媽,你說淑芬這個書這么繼續念下去我們怕也遭不住喲?娃兒越來越大,老大今年子還是要把婚訂了哇?”吧嗒著旱煙的楊老四坐在床沿問自己的婆娘。

    “是呀,就我們那幾塊田里的糧食,繳了上繳款,也就是我們一家人吃了,想賣也賣不出來幾個錢。我喊人去謝家說了一下,人家倒是沒有嫌我們窮,就是那家兒子多,你曉得的噻,謝家壩的謝經峰家。后天趕場在街上會個面,看熱了今年就把酒辦了!”賢惠的女人總是能想得那么周到。

    “要得。只是……可能老二就這個書怕是讀不成了,老大嫁出去了,屋里活路又多,劉家的娃兒倒是能做好多活路,畢竟是個男娃兒家家,耕田挖地挑東西還差不多,家里豬牛和自留地總要人來做。”楊瘸子把煙斗在床邊的拐杖上抖了抖,轉過去把被子提了提蓋住靠在床頭的女人的雙手。

    女人把滿是繭子的手拿出來,擦了擦眼睛。“澤貴呀,不要二女子讀書怕是要她命喲,活路我來做,富娃子也可以做嘛,還有三女子呢?老大嫁出去,少一個人的上繳款了,田地也要少一份,我們活路也做不了那么多了!”

    楊瘸子挪了挪那半條腿,也在床上躺下了。“莫說了,老二不讀書的事情我去和田老師說,你后天去街上看一下謝家那個娃兒,要得我就喊人來做嫁聯,要不得我們又喊王老婆婆去幫到說下另外一家。”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都市至強仙尊
作者 日照香爐
  【最爽火爆免費小說】一代修真奇才轉世來到都市。   在這個混亂世界一竅不通的他只懂仙術。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