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冬日的天空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前兩日艷陽高照,河水潺潺,土都松了,轉眼間,灰幔籠蓋了天際,冷風無休止地刮,那日的夜風似乎又來了,應該說不是似乎,是的的確確來了,來的更加犀利,迅猛。小李莊盡管處在小山窩窩里,但是只要是這冬日,哪里都避不過去,他的侵略性可想而知。更令人擔憂的是過些時日就要過年了,富人家過年,門頭大紅燈籠高高掛,鞭炮齊鳴,滿堂的熱火朝天,整桌的美味佳肴,大人孩子喜氣洋洋;窮人家過年,再看冷冷清清,大人們的臉如同這寒冷的天空,到處結著冰,心都冷酷到了底。

    大隊長張作友沒有出門,他站在門里望著院內高大的棗樹以及遠處被它遮蔽的天空,棗樹上孤零的幾片樹葉打著旋還是那樣頑強地不肯脫離樹枝,它們抓得牢靠,好像是手在起作用。冷風沖到院落內,遇到了墻壁折過來,與后來的冷風重合,疊加后形成一個強大的氣旋卷起地上的塵土沒命地吹,有三四米高,因為大隊長仰起頭看著了。

    “秀爹,快過年了,村里也沒有什么像樣的東西可以發下來了,即便是一袋地瓜,兩袋玉米,可是那些怎能作為年貨。”

    “可以換些肉了,酒了,白面了。”

    “怎么可能,即便是換了,不吃不喝了。”秀娘說這些的時候,大隊長剛才舒緩的眉宇緊蹙著,他的手緊握著放在墻上,他仍然在望著窗外。

    “別人咱就不管了,可是咱家里怎么過年,你有打算嗎?”

    “什么打算?”

    “上爹那里要些白面、帶魚,興許還有可以熬油的肥肉┅┅”

    “不行!”還沒有等秀娘說完,大隊長打斷了她的話,“做小的還沒能孝敬老的,小的便要占老的,不要說我心不安,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死。絕對不行,想都不用想。”

    “你說怎么辦,總不能喝西北風嗎?”秀娘顯然生氣了,帶著點哭樣,“自從跟了你,一天好日子沒有過過,‘四清運動’總日里跟著你擔驚受怕,動亂的時候我挺著大肚子忙里忙外,孩子生下來了,‘特殊時期’又來了,整日里你批我,我斗你,你們‘大聯合’與造反派拼個你死我活,好歹沒有鬧出個人命,算是萬幸了,可是這罪吧,沒有少受,我也聽說‘特殊時期’結束了,按理說好日子應該開始了吧,為什么還這樣,我是一個女人,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看我們娘幾個跟著你穿的是粗衣,吃的險些是西北風。鬧革命,鬧什么革命,吃飯還是真正的道理。”

    大隊長不想聽秀娘埋怨,他想走出去,正思考到哪里去,可是秀娘的話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說完了,他竟然記著秀娘說的話來了。他哀嘆了一聲,是啊,從他十六歲做大隊長,這小李莊并沒有消停過,難道他從出生就是鬧革命的嗎?再說,這是鬧革命,老一輩鬧革命不是這樣的吧,他們簡直是有些胡鬧的成分。如果說初衷是好的話,那么孫發明那些‘造反派’更是不得民心,比胡鬧更為嚴重。秀娘最后一句話說的在理,吃飯還是真正的道理。他將秀娘的這句話反復說了幾遍,想刻在心里一樣。

    大隊長還是走出了這間草屋,一出屋門寒流頓時包圍了他。他裹緊了棉衣,這件棉衣倒挺暖和,新棉花,是秀娘做的,秀娘會針線活,采樣子,納鞋底,做衣服,套棉衣都是她的拿手好戲。他與孩子們在這里從沒有憋屈過,穿得干干凈凈,利利索索。他將雙手交錯插在袖內,還不行,腦袋受不了,于是,他轉身回到屋內。

    “你要到哪里去?”

    “我四處走走。”大隊長從床上撿起棉帽戴上,嘴角的兩條棉繩也結結實實地系好了。

    “誰不知道你心里想得什么,要不你就在他們家過年吧,我帶著孩子回娘家。”

    大隊長知道秀娘在生氣,秀娘不會舍下他就走的,當然他出門也是想尋個法子。他的身體有些臃腫,像個大馬猴,但是倒挺暖和,冷風與寒氣沒有什么地方可以鉆進去,索性放棄了。他沿著墻角走,村間的小路上冷冷清清,不要說沒人,連平日里轉悠的野貓、野狗也沒有了。地上倒是被寒風肆虐的亂七八糟的樹枝、玉米秸、麥草以及大大小小的石塊、磚頭。大隊長先到王奶奶家,他推了推門,門在里面銷上了,他想“五保戶”王奶奶也許還沒有起床,但是忽然不祥的念頭還是閃現一下,于是,原本邁出幾步的雙腳又折了回來,他敲門喚了幾聲“王奶奶”,王奶奶竟然答應地干脆,她說這就來。大隊長心里踏實,安穩下來了。他并沒有久等,門開了。王奶奶往日的笑容又展開在他臉前了。

    “秀爹,進來坐吧!”

    “不了,王奶奶,我是想問問,這過年的東西準備妥當了嗎?”

    “妥了,有白面,有肉,有帶魚,不是昨天你送來的嗎?”

    “那就好,那就好!”大隊長邊說邊要走,王奶奶喚住了他,她說她一個老婆子,哪里能吃那么多白面、肉,拿走一些。大隊長張作友聞聽,雙腳快捷得厲害,幾下就出去幾十米了。

    “不可,王奶奶,那是公社照顧你的,誰也不能占這點便宜。”無論王奶奶在后面怎么呼喚,大隊長已經走出老遠了。

    也就在大隊長出門的時候,小鬼——峰也出門了。他和幾個好朋友有約。峰穿得也是暖和和的,不過沒有棉帽,娘沒有做,棉花、棉布又少,只做一個棉帽就可以了,誰出門誰戴,當然大多數還是爹出門居多,理所當然棉帽屬于他了,峰兒也不會跟爹掙。但是冷風直往脖子里鉆,他縮著腦袋像個烏龜。

    幾個小伙伴早就在墻角蜷著呢,他們見峰來了,都站起來嚷著,“怎么這么晚才出來,等你許久了。”

    “不行啊,我爹才剛出門,這么冷的天,爹是不許出門的。”

    “快,快跑,你爹轉到這里來了。”

    峰果然看到爹從王奶奶家前的胡同出來向這里轉來了,他隨著其他伙伴折向后跑,跑過幾個曲曲折折的胡同,他們就不見大隊長了,他們停下來了,小伙伴們喘著粗氣。

    “你爹去做甚?”

    “去‘五保戶’家唄,還有邵老頭、劉老頭┅┅”

    “管他呢,鋼彈,快拿出來吧!”

    峰這才看到鋼彈從懷里揣著的煎餅,他數了數人數,“一,二,三,”,他沒有算他,峰說算上你應該是四個。

    “好的,總共就四塊豬頭肉,咱們每人一塊。”

    “豬頭肉,哪里來的?”峰聽到“豬頭肉”三字,眼睛頓時發亮了,饞蟲也從肚子里鉆了出來。

    “你管他從哪里來,反正不是偷來的,搶來的!”狗小等不及了,他嚷著要吃。

    “就是不給你吃,你個饞死鬼,有本事讓你爹也弄豬頭肉去。”毛四說話了,“鋼彈他爹在礦上上班,我經常見人家有豬頭肉吃的。”

    “哦,原來在礦上上班就有豬頭肉吃,”峰恍然大悟似的說,他的眼睛也離不開鋼彈手中煎餅展開的四塊豬頭肉了。

    “都有份,都有份,來,自己拿。”鋼彈展開的時候,他并沒有自己先動手,而是讓著他的這些伙伴們。

    峰、毛四、狗小還有鋼彈,他們四個每人手中都有一塊豬頭肉了,峰兒并沒有急著吃,他先嗅了嗅,一股馨香迅速傳遍了他的五臟六腑,每個毛孔都散發著肉香,他咽了一口唾液,他感覺那唾液也沾著肉香了。狗小吃的快,像豬八戒吃人參果,一吞而進,可是沒有辨出什么味道。眼巴巴地望著其他三個小伙伴細嚼慢咽,吧唧吧唧著嘴。

    “好吃嗎?”鋼彈問。

    “好吃!”

    “真好吃!”

    峰與毛四都說好吃,唯獨狗小委屈著臉望著他們。他們吃過豬頭肉,又將一塊煎餅分著吃了,這煎餅也是沾滿了豬頭肉的香味了。

    “鋼彈,給你商量點事?”狗小說話吞吞吐吐起來。

    “什么,快說?”峰兒都有些不耐煩了,“怎么像個娘們!”峰的話有些大人的味道,他常聽大人們這樣說。

    “再去拿幾塊來,我們還沒有吃到什么味呢?”

    還沒等鋼彈提出反對意見,毛四、峰兩人連珠炮似的便責備起來了。

    “行了吧,你,這已經夠給我們面子了,興許他們家碗里也沒有再剩幾塊呢。”

    “能吃上一塊就已經不錯了,我姐姐還從來沒有吃過呢,我不該吃的,該給我姐姐留著。”說的時候,峰兒有些感傷,但是轉瞬間這感傷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像忽然而至的冷風。

    幾個小伙伴們吃完東西也有勁了,不知在誰的一聲提議下,他們便開始圍著村子沒命地瘋跑了,從東頭到西頭,又從南頭到北頭,他們的笑聲將這寒冷的冬日擊碎了,凌亂一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極品島主生活
作者 神一小嘎
  一個男人和六個女人在一個荒無人煙的海島會發生什么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