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恬靜生活

  • 閱讀背景色

    雨后的第一個上午,陽光如同金色的晶凌一般灑向整個大地,小小院落之外的街道上,人聲也開始多了起來。

    孩子的嬉戲,大人的呵斥,牛兒馬兒踢踏聲,鳥叫蟲鳴,匯成人間最為生機勃勃的一副圖畫。

    冬兒穿著秦澤那件灰色的長衫,腰間系著一小段草繩當做腰帶,摟起長衫的下擺,坐在一個小木墩上,抱著一個大大的木盆,在洗衣石上賣力的揉搓著她昨天的那件臟了的衣服。

    衣服臟了,便不能穿了,不然出去會給少爺丟人的,一定要洗的干干凈凈的,才可以穿呢,這似乎是那個小丫頭心里唯一的固執了。

    秦澤瞇著眼睛躺在一張破舊的躺椅上,身上穿著一襲白色的衣衫,頭上帶著一頂書生四方巾帽,雖然因為傷病而顯得臉色略微的慘白,但在上午金色的陽光里,卻有種難以明說的倜儻。

    這個時代,似乎是跟前世的宋朝相仿,以文人治天下,但是歷史似乎也出現了偏差,根據冬兒的講訴,這個世界并未出現過隋唐,即便屬于那些朝代的時間已然匆匆而過,但是此時的朝代也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趙宋,官家雖然姓趙,但是國號卻是叫做嚴朝的。

    當然,具體的形式,冬兒一個小小的丫鬟懂得也并不很對,所以他對此時的形式也不甚明了,但是據說自己還是個有功名的,是個秀才,這個身份的話,到是有些用處,似乎可以有點作為,畢竟作為一家之主,他總是要為自己和身邊的人打算一下的。

    心中如此想著,輕輕的轉頭,便看到旁邊正在賣力搓洗著那身襦裙的冬兒,她那小小的身體躲在自己灰色的長衫里,使得長衫有些空曠,高高挽起的袖口里,伸出兩條白藕似得胳膊,抓著襦裙的一腳,洗的專心致志。

    絲毫都沒有注意,她那提起來的長衫衣擺之下,已經露出了一段如玉般的小腿,白嫩的耀眼,甚至是清風徐過之后,還可以看到更加深處的美景,然而此時的秦澤的目光卻不在那里,而是落在了冬兒那清純美麗的臉上。

    她的臉上,因為用力搓洗,而變得微微紅潤,鬢間的發絲被汗水濕潤的已經成了一綹,貼在她水嫩的臉頰邊,讓秦澤甚至是產生了一絲的錯覺,仿佛自己和冬兒,便是這繁華世界之中的一對貧窮的夫妻。

    自己是個落魄的書生,也可能是個學堂的先生,每天在學堂里交完了那些蒙學的孩子,便掏幾個錢,沽一點小酒,切上一些熟肉,用荷葉包了,提在手里,帶回家。

    而冬兒便是自己那剛剛過門兒的小妻子,雖然稚嫩,害羞,卻很勤勞,每天當自己放工回家,她都會站在門口迎接自己,然后兩個人便坐在這小小的院落里,支起一張小木桌,放兩個圓墩,就著自己帶回來的熟肉,一邊吃飯,一邊聊聊家常。

    飯食過后,冬兒便會拿著一些家里的零活來做,而自己則是躺在這張微微有些破舊的躺椅上,拾一本古書,品一杯香茗,享受著這陽光沐浴之中的淡淡的寧靜。

    偶爾會抬起頭偷看一眼那愿意和自己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小妻子,看著她那微微紅暈的小臉,偷偷的笑笑,直到白頭。

    “那會是一種多么平淡的令人向往的幸福啊。”秦澤想到此時,忍不住喃喃自語。

    不遠處的冬兒似乎聽到了他的話,停下手里的伙計,朝著他扭頭看了過來,當看到他正用一種令人不敢直視的眼光望著她的時候,她的小臉騰地一下,就趕忙低下頭來,嚅喏的說道,“少,少爺,您有什么吩咐……”

    “恩?沒事,我在背書。”秦澤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不是他不想說實話,只是在此時這樣的環境中,面對的是冬兒這樣單純的小姑娘,自己說出心中所想,恐怕她又該像昨天一樣以為自己要對她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所以只能隨便的說個借口。

    “啊!少爺你又背書了!還是大嚴律法么,上次你問冬兒的家法,冬兒就只記得那么一點點了,其他的都不記得了呢。”

    冬兒聽到秦澤說自己在背書,一雙大眼睛都高興的瞇了起來,嘰嘰喳喳的說了一通。

    可是說完,卻突然發現少爺的手里也沒有書啊,頓時小臉兒一垮,“少爺也沒有拿書啊,你又騙我?”冬兒坐在那小小的木墩上,如此說到,之后就委屈的,小嘴微微的有些撅起,都可以栓頭小驢了。

    看著冬兒滿臉不開心的模樣,秦澤的臉上卻帶著絲絲的笑容,沒有任何的反駁和惱怒,只是問道,“冬兒,我從前是什么樣?”

    冬兒本來開口下意識的想要回答,可是接著便死死的捂住了她自己的小嘴,不停的晃著小腦袋發出嗚嗚的聲音,卻說什么都不肯說。

    秦澤臉上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繼續瞇起眼睛,仰著頭,感受起了天空的溫暖來,他知道的,每次只要自己問這個,冬兒就會傻傻的捂住小嘴,便不會在想著自己是不是騙了她的問題了。

    果然,冬兒看著秦澤不再問自己了,才放下心來,轉身拉起長衫下擺,認真的洗起衣服來,早忘了剛才她想要問少爺,是不是騙她的事情了。

    天色將近正午時分,冬兒已經做好了飯菜,便將旁邊的小木桌在秦澤的跟前支起來,扶著他,打算喂他吃飯,其實秦澤這個時候,雖然走動成問題,但是拿個碗,其實還是可以的。

    可冬兒并不這么想,于是秦澤再次用出了殺手锏,就是那個自己從前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的問題,果然,冬兒下意識的去捂嘴,差點把飯碗都扣了,而秦澤則是趁機將碗抓在手里,拿著筷子,微笑的看著冬兒,一邊慢悠悠的吃了起來。

    冬兒此時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被秦澤給計算了,頓時捂住嘴的小手,直接落了下來,跺跺腳,帶著哭腔的模樣說道,“少,少爺,你,欺負人……”

    秦澤卻不出聲,反而快速的撥了兩口白米飯,然后一呲白牙,對著她無聲的笑了。

    冬兒看著秦澤如此賴皮,更是羞惱,撅著能栓驢兒的小嘴兒好半天,見秦澤只顧著吃,根本不看她,才是跺跺腳,端起自己的飯碗,夾了菜,然后躲在一旁,不搭理秦澤,就那么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顯然是和他鬧別扭了。

    “嘿!”秦澤對著冬兒笑了一下。

    冬兒不理,直接轉過頭去,將那瘦小的纖弱的后背留給他,幾天的接觸,冬兒雖然還是害怕秦澤的,但卻不像之前那樣死板了,而是有了少女應該有的摸樣,現在也已經知道要跟秦澤耍小脾氣了。

    秦澤微笑,本是想著要什么辦法哄一哄她來著,在他的眼里,冬兒還真是個小孩子而已,是應該有些天真爛漫的舉動的,可就在這時,兩個人聲旁不遠的院門處,突然傳來“碰碰”的砸門聲。

    秦澤微微一愣,朝著身旁的冬兒看了過去,冬兒也轉過了身來,但臉上卻也帶著一絲迷惑不解的模樣,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看著秦澤一會兒,似乎才笨笨的記起,少爺已經失憶了,而且下不得地,才連忙放下手中的碗筷說道:“少爺別動,奴婢去開門。”

    站起身來,忙走了兩步,忽然又停了下來,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的是少爺的長衫,頓時有些臉紅,害羞了一陣,卻還是挪動著步子,朝著門口而去。

    秦澤坐在躺椅上看著冬兒那里,神色平淡,心思卻以百轉而過,自己受傷醒來也已經六七天了,如果有人要過來拜訪的話,恐怕早就已經來過了,不會等到現在,而且也不會如此粗魯的拍門,想必是有什么事兒了吧。

    但是他也沒有怎么在意,畢竟,就算是有什么事情,既然之前都沒有過來找麻煩的話,應該問題不大,沒有什么好擔心的,而且就算是有事兒,他雖然現在還動不了,但是擺平些許小事兒,還是可以的,所以并沒有起太大的波瀾。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209_5_226-m
德意志崛起之路
作者 終極側位
  穿越者站在新天鵝堡的露臺上,遙望著柏林的方向。那裡是帝國的中心。
  「總有一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