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意外之外(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相對起在第一個房間的火爆表現來說,劉為在第二個房間的表現則完全呈現了另外一種風格,毫無誤差的走位和精確的時間捏拿讓他顯得那么從容不迫,而來自左手沙漠之鷹的4下點射更是證明了1+1絕不等于2這個射擊中的真理。

    所有的觀眾都恨不得多生一對眼睛,因為他們總是自然地去看邊上的電子屏幕,以確定劉為確實沒有被靶子瞄中,因為他沒有回避任何一次與靶子正面接觸的機會,完全是憑借著自己超人的瞄準速度和左右開弓的能力,行云流水般地一掃而過,所過之處所有的靶子都被輕易擊倒。

    終于到了令人期待的最后一張紙靶了,劉為到底會以什么樣的方式來回應曹虎的表演呢?從他壓倒性的勝利來看,他的表演應該也是驚世駭俗的吧。

    劉為果然沒有讓大家失望,在連續4發子彈從同一個洞中穿過最后一張紙靶后,他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難以置信的動作:兩支槍的空彈夾一起彈出,同時兩手分別抽出分插左右的兩個新彈夾,并將他們拋在空中,然后握實手槍向彈夾迎去,只聽“咔、咔”兩聲輕響,兩把不同規格的手槍的彈夾就都換好了。

    然后,清脆的槍聲再次響了起來,只見紙靶上規則地排出了一個“井”字格,每一條直線都無可挑剔。

    劉為微笑著回到了觀眾席上,就好像剛才在場中發威的并不是自己一樣,可所有人都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他,秦勇更是圍著他轉了好幾圈。

    “……四十七秒……”剛剛從看完統計數字的裁判這次并沒有多做解釋,僅僅報出了劉為所用的時間,卻足以讓安靜的觀眾席變成嘈雜的菜市場了。

    剛才還巴不得看劉為出丑的各路軍官把劉為圍在中間,開始了他們無休止的提問。而劉為,則只是笑著客氣地應付著,并對一些專業技術方面的問題做出了回答,關于自己的身份,依舊避而不談,當然,現在絕對不會有人再想逼問他了。

    半個多小時以后,劉為才勉強找到一個開溜的機會,拉上從他出來就一直默不做聲地跟在他身旁的曹虎,和驕傲得夠戧的秦勇一起,從靶場逃了出來。此時,他們正在士官餐廳的一個小包間里。

    “劉大校,請問你是不是‘紅箭’部隊的?”終于等到了和劉為獨處的機會,曹虎迫不及待地問出了憋了半天的問題。

    “是的。”這次劉為出人意料地沒再掩飾,干脆地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更做出了進一步的說明,“我是‘紅箭’部隊的槍械教官,不過處于半編外情況,所以基本不在部隊里。如何,輸在我手里,不算怨吧?”說道最后,劉為忍不住開起了玩笑。

    “不怨,一點兒都不怨……難怪首長說我實力差距太大,讓我斷了申請紅箭的念頭。”曹虎心悅誠服地說。

    劉為看著他頗有深意地笑了笑道:“其實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從你剛才的表現看,你的射擊水平也已經達到了一個比較高的程度,所欠缺的只不過是一些小技巧和一個比較新穎的理論指導罷了。”

    不等面露喜色的曹虎答話,劉為就繼續說了下去:“我剛才用的雙手槍在‘紅箭’里也沒幾個人會,但是‘手瞄’確是他們必須具備的能力——不禁能夠省下許多寶貴的時間,更是戰場上的第二生命!

    “所謂‘手瞄’,其實原理非常簡單,就是習慣成自然,一拔槍,就已經是三點成一線的狀態對著目標。這一點,只要有恒心,有毅力,時間長了,自然而然就練出來了,相信你的射擊水平這么高了,應該也有一定的感覺了吧。”

    聽到這里,曹虎若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腦勺道:“在劉上校面前我怎么敢說射擊水平高,不過練了這么些年了,手上是有點準了,50米大概能保證在8環之內吧(別小看了8環,這就是說曹虎能夠在50米之內打中一個15厘米直徑的圓,比人的腦袋小多了,用流行的話說,手槍暴頭哎!)。”

    “那要是移動著打移動靶呢?”劉為問。

    “……”曹虎沒有說話,只是直直地看著劉為,慢慢地搖了搖頭。

    劉為安慰地笑了笑說道:“沒關系,那不是一天兩天練出來的,移動手瞄,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手瞄,只有到了這一步,才能算是多了一條命……可惜,這個不是有毅力就練得出來的……

    “我不是很清楚你挑戰我的原因是什么,不過從你早已猜到我的身份來看,應該也算是早有預謀的吧……”看到曹虎有些尷尬的表情,劉為嘿嘿笑了兩聲,并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繼續說,“沒什么,每個人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我又沒怪你。聽你剛才的話,是想申請加入‘紅箭’,我給你一個電話號碼,等你把移動手瞄練個差不多了,再聯系他吧。”

    說著,劉為取出紙筆,寫了一串號碼遞給曹虎,同時鄭重地說道:“當然,打這個電話的前提是你能練出移動手瞄來,如果不行的話,你打了應該也不會有任何作用,反倒會讓你以后都失去進入‘紅箭’的可能。”

    曹虎漲紅了一張臉,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只知道一手緊緊抓著那張紙片,一手握住劉為的手使勁捏,直捏到劉為呲牙咧嘴了才不好意思地放開了。

    劉為反倒重新握住了曹虎的手,用力搖了搖道:“我在‘紅箭’等著你,加油!”

    然后,就拉開門,將繼續激動著的曹虎送了出去。

    劉為關上房門一轉身,就發現秦勇一副“高,實在是高”的欠揍樣子在那里看著他點頭。不禁背上一陣惡寒,皺眉道:“小子,你想干嘛?”

    秦勇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繼續保持那個表情又點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說道:“看不出老大你還真有領導天分,平時在公司里一副‘和普通職工打成一片’的樣子竟然是假的……你看你剛才和那個曹連長那一出——都快趕上中央領導人了……”

    劉為苦笑道:“你以為我裝成那個樣子不累?曹連長心里應該有點什么事兒,剛才又讓我打擊了一下子,我怕他那么好的射擊天賦就這么被打擊掉了積極性,才強充著鼓勵了他一下。”

    “這也就算了,可是老大,現在你應該招了吧?你這個特種部隊大校教官的身份,水青知不知道?而且怎么放著高薪厚職不干,去開什么累得要死的廣告公司?”秦勇還上了一副“你不告訴我,我就告訴嫂子”的表情繼續問道,可惜,小人就是小人,一樣的面目可憎。

    “哎……”這個問題像是勾起了劉為的心事,放過了眼前欠揍的人,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其實兩個問題可以一起回答:在我的心目中,家人的幸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甚至國家也不能與之相比——當然這不是說我不愛國,這兩者都比我的性命重要,但是讓我舍棄一個選擇另一個的話,我選擇家人。”

    看到秦勇臉上難以置信的表情,劉為自嘲地笑了一下道:“有些違反正常的價值觀是嗎?可這正是我真實的想法,我們家是個愛槍世家,從我爺爺開始,就是八路軍里槍王,到了我這輩,15歲就參軍了,18歲就加入了‘紅箭’,一直到22歲,認識你之前不長時間,才爭取轉成半編外人員——為了這個事兒,我爺爺都快不認我了。

    “不過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既然認識了水青,就要給她一個幸福的生活,如果我繼續在部隊待下去,隨時都有送命的可能……”說道這里,劉為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飲而盡,沒有再說什么。秦勇也沒作聲,兩人之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對了,秦勇,你怎么總叫我老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比我還大兩歲呢。”劉為率先打破了沉默,聊起了另一個話題。

    這個問題秦勇顯然沒想過, 他撓撓頭打了個哈哈道:“呵呵,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你對我太好了吧,從以前再盈通公司你當我主管的時候你就照顧我,后來還支持我追到了娜娜,再后來拉著我一起開公司——我都習慣了把你當老大了。”

    劉為聳聳肩道:“得了吧,看你胡子拉查的,我都被你叫老了,以后還是叫名字或者‘阿為’得了,你總這么叫,說話的時候又好像總是低我一等似的,我好別扭,大家是朋友,何苦來——況且娜娜估計也會有意見的。”

    不等秦勇回答,就接著道:“都四點半了,我們也該回去了,不然水青她們等急了該。”說完,拉起秦勇就走。

    看著逐漸遠去的綠色307cc,王成有些擔心地對孔華斌說:“華斌,我們這樣做好嗎?該不會真出什么事兒吧?”

    “哎呀,你怎么這么婆媽,不是說不會出大事故嗎?就是在剎車碟上做了些小手腳,只是會反應慢點兒而已,又不會真的失靈,頂多算是對他囂張的小小懲戒罷了。況且我們做得那么隱蔽,要用一陣子才出問題呢,他們也不會懷疑到我們的。走,咱吃飯去。”孔華斌一臉得意地說完,拉著面色還有些猶豫的王成向餐廳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重生之超級學帝
作者 狐狸尼克
  身為屌絲,他一直幸福的做著女神的備胎,總盼著能有喜當爹的那一天,直到被玩弄女神的惡少害死。...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