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認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個字:“背”!兩個字:“真背”!三個字:“他媽的”!

    石方蹲在河邊,抄著河水胡亂在臉上抹著,心里郁悶的直想吐血。

    “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我!我招誰惹誰了,怎么這種‘好事’老沖我來啊!這不,方才還念叨‘護城河’來著,現在就真的溜達到河邊來了。我%¥#%¥%¥……”老石狠狠的在心里發泄著,手卻不停的在臉上搓揉。

    玉蘭是越來越看不明白這位“熟悉”的莊主了。想想方才他那副狼狽樣,不由得一絲笑意掛上了臉龐。趕緊止住,還好,莊主沒看見,俏丫頭偷偷的吐了一下小舌頭。不過,他怎么老也洗不好啊,看他那股狠勁,玉蘭真擔心莊主會把臉皮給搓破了。有心提個醒吧,可他明顯心情不好……算了,還是隨他去吧。

    石方終于停下了,看得不遠處的玉蘭長出了一口氣。緊接著老石又輕聲嘟囔了一句什么,她卻沒聽到。沒辦法,有點遠了。

    “還真他媽的疼!”……

    “撲通”,可能是河里的魚無意間躍出了水面,水面上逐漸漾起幾圈波紋,悠然朝著四方涌動開去。看著波動的水面,老石又思索上了。

    “不是說鯉魚躍龍門嗎?小小的鯉魚都會變成龍,老子那么大一個活人還不如它?再說了,兄弟現在好歹也是個‘莊主’啊!嘿嘿,起點不算低啊。”想著想著,石方的心情又好了起來。真不愧是“飽經考驗”的樂觀主義者,承受能力就是不一般啊。

    “對了,還有玉蘭呢。”想到玉蘭,石方的心里還真有那么一點慚愧的意思。一起相處了那么多天了,到現在都沒了解人家的具體情況。“情報工作很不到位!”老石很客觀的在心里給自己下了評語。

    走到一棵柳樹下,石方靠著大樹坐了下去。手一招:“玉蘭,過來,我們聊聊。”

    看到近前的姑娘迷茫的眼神,老石暗自呻吟了一聲:怎么把這口給忘了。趕緊改口道:“我們說會話。”

    玉蘭還是一臉的迷惑。天,還讓不讓人活了!這也不懂?

    其實老石誤會了,玉蘭聽得懂。可聽是聽懂了,姑娘還是壓根就沒想明白,莊主和自己哪有什么好說的。

    “玉蘭,你家里還有什么人嗎?”我們石同志管不了那么多了,自顧自的問道。

    “回莊主,從莊主買下奴婢的那日起,奴婢就是莊主的人了。奴婢生是莊主的人,死是莊主的鬼。”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誰讓你表忠心了。老石連忙又換了種問法:“我是問你,你家里的父母還在嗎?有兄弟姐妹嗎?”

    “回莊主,奴婢爹娘早已過世多年了,惟有一個兄長,月前也已亡故。”

    “對不住,對不住,你可真夠可憐的。”老石一連聲的道著歉,心中更是憐意大起。

    “你剛才說,我買的你?誰賣的你啊?你自己嗎?你是賣身葬父?還是賣身葬兄?”老石的想象力又充分的被調動起來了。

    “回莊主,都不是的。是奴婢的兄長把奴婢賣給了莊里。”

    “你說什么?你兄長把你賣了?”石方心里的火騰的一下就上來了。轉念一想,現在這個社會,什么情況都有,說不定家里實在沒活路了呢?

    “你兄長為什么賣你啊?家中活不下去了嗎?”

    “回莊主,奴婢兄長年前相了門親事,只因家中無有長物,無法成親。無奈之下,這才把奴婢賣了,得了些銀錢,娶了嫂嫂進門。”玉蘭一副認命的語氣,可眼角卻分明溢出一絲不甘。

    “什么?混蛋!混蛋!那個混蛋在哪?老子砍了他個王八羔子!”石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哥哥把妹妹賣了,為的是去給自己討老婆?回過神來的他,忍不住跳了起來,暴怒的像頭野獸,旁若無人的在那里大叫。

    “對了,那個兔崽子死了。死的好!死的太好了!這種混蛋不死,那就太沒天理了!玉蘭,你那混蛋哥哥怎么死的?”

    玉蘭心里一酸,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充斥在胸中。雖說莊主對死去的兄長大為不敬,可自己心里竟隱隱點有些快意。“回莊主,奴婢兄長好酒,月前酒醉,不慎失足落水而亡。”說完,強忍不住的眼淚,終于掉了下來。

    “別哭啊,玉蘭,為這種哥哥,實在不值得。這樣死已經便宜他了,不然,老子非剁了他不可。”想了一下,接著又說:“人生在世,父母親情。你那哥哥所作所為,在我看來,就是一個畜生。不對,是連畜生也不如!”

    一見姑娘還是一臉的悲切,石方心里開始發毛了。沒辦法,都是前世里被妹妹給折騰出來的,一見女孩子掉眼淚,就渾身不自在。

    “別哭了玉蘭。”

    還是沒什么效果,好像排水量還有增多的趨勢。

    “這么著吧!要是你不嫌棄,打今兒起,我就做你哥哥了。”心里一著急,石方脫口而出了一番建議。

    “奴婢不敢。”玉蘭估計是被嚇得不輕,撲通一下就跪那了。

    老實說,石方剛說完那番話,心里就對自己暗罵不已。這什么年代啊?身世可憐的海了去了!要是趕上就認個姐姐妹妹的,那自己還不忙死啊。不過,此刻一見玉蘭嚇得跪在那了,石方的心里反而堅定起來了。一切都是緣份,自己都開了口了,哪還有往回縮的道理!往后注意了就是。

    “好好的干嗎跪下啊,起來說話。再說了,什么敢不敢的,我說行就行!”石方開始真心勸解玉蘭了。這一刻,他真的把眼前的這個姑娘,和腦海里的那個妹妹重疊起來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玉蘭更害怕了,跪著不算,人也趴了下去。

    “玉蘭!你先起來,也別害怕。我是認真的,我說行就行!往后,誰要是欺負了你,你就說是我石……實……實在在的妹子。”好像是過于投入了,差點順口把“石方”的大名給報出來,還好醒悟得及時。

    “奴婢不敢,奴婢怎么配啊。”

    “玉蘭,你看你,怎么又來了。我說了,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哥哥了!我不是莊主嗎?那我說的你就得聽!不然,我會生氣,會很生氣的!”根本不讓姑娘有什么反應,緊接著又說:“來,玉蘭,把眼淚擦了,叫聲哥哥來聽聽,叫啊。”

    玉蘭依舊跪在那,茫然的張了張嘴,卻什么聲音也沒發出來。

    石方卻不氣餒,也不說話,就那么站著,僅靠眼神鼓勵著她。

    “哥哥!”玉蘭一聲悲泣,聲音未絕,人已拜了下去,就那么趴伏在地上抽泣起來。

    老石立馬手忙腳亂起來,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偏偏還不知怎么辦才好。上前攙扶?別,古時候的人可跟咱們不一樣,特別是女孩子,哪能瞎摸瞎碰的,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躊躇了半天,石方還是走上前去。你想啊,不能老讓她那么跪著啊。老石一探手,扶著姑娘的肩膀,想把她扶起來,楞是沒拽動……郁悶!沒見這躬著腰了嗎?使不上勁,也不敢使勁。沒辦法,老石也在姑娘面前跪下,厚著臉皮,往那一趴,嘴里叫道:“妹妹,快起來吧,你不起來,哥哥也陪你跪著了。”

    “啊”的一聲,把老石嚇的一激靈。但見一道人影嗖的“飛”了老遠。定睛一看,不就是玉蘭嗎?老石發誓,像那樣“飛”出那么老遠,自己絕對辦不到。難道是傳說中的“輕功”?“忍術”?不過看玉蘭那嬌弱的模樣,不象啊!再說了,她臉紅什么啊,不至于激動成這樣吧。我褲子拉鏈開了?很自然的,老石低頭看去,哪來的什么拉鏈啊。等等,壞了!老石這才想起,剛剛在人家姑娘面前下跪、磕頭,兩個人加在一起,可不就和拜花堂沒什么兩樣嗎?想到這,老石的臉上也開始抽筋了……

    老半天,兩個人就那么互相干瞪著,誰也不好意思說話。關鍵的時候還是咱老石出馬,廢話,男人嘛!

    “咳!”聲音粗壯洪亮,老石咳了一嗓子。

    “咳!”脆生生的一聲輕咳,女孩的嗓子好象也有問題了。

    “咳!”老石又是一嗓子:“我說玉蘭妹子,你平常都干些啥呀?”剛說完,老石就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這不廢話嗎?都那么多天相處下來了,怎么還蠢得問這個呀。

    “噗嗤……”小姑娘終于忍不住了,一下子笑了起來。

    紅紅的臉蛋;含羞上翹的嘴角;隱約顯露的珍珠一樣的細齒;明明綻露笑意的眼角,卻還生生掛著幾顆剔透的淚珠。

    “小丫頭長得不錯啊!”老石覺得自己的眼都花了。

    “想什么呢我!”石方猛然一驚,趕緊收回眼光,借著拍打身上塵土的樣子,暗暗努力平復著自己。一旁的玉蘭見了,也急忙過來幫手。

    “對了,莊主,你不是要去看馬嗎?”玉蘭問道。

    對了,還有這事呢,差點忘記了。“是啊,看我這記性。對了,玉蘭,你怎么還叫我莊主啊。該叫哥哥才是。”

    “莊主……哥哥……”玉蘭的聲音像蚊子哼似的,臉又紅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末好女婿
作者 任國成
  「崇禎,別急著上吊,只要把女兒給我,我帶你殺出北京!」   「李自成,這座北京城就留給你...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