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致命誘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 致命誘惑

    對于天使的事情,許云感到有點不能消化。天也不早了,許云有點困,伸了個懶腰對畢畢說道:“我困了,洗完澡我就睡覺了,你繼續看吧。”

    畢畢一聽洗澡,兩眼放光,拉著許云問:“哪里洗澡?這里都是硬硬的土塊,沒有溪流,沒有山泉,怎么洗啊,我都快發臭了。”

    “熱水器啊。”許云把畢畢拉到衛生間,打開熱水器,無數水柱從蓮蓬頭中噴出。畢畢一聲歡呼,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紗裙扒了,流水順著畢畢玲瓏的曲線往下淌。許云只感到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集中到鼻子處,腦中嗡嗡響個不停。

    “你發什么呆啊,我們一起洗吧。”畢畢伸手來拉許云。許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拉開門逃一樣地離開了衛生間。飛奔到廚房,許云對著自來水龍頭狂沖自己的頭,好半天才把頭從水龍頭下面縮回來。

    許云大口地喘著粗氣,久久不能平靜下來,畢畢的裸體占據了他腦中的任何一個角落,無論怎么沖也揮之不去。渾圓的乳線,纖細的腰伎,豐碩的臀部,修長的大腿,一浪高過一浪地沖擊著許云大腦的神經。

    嘩嘩的水聲中夾雜著畢畢天籟般的歌聲。許云看著電視屏幕發呆,眼中沒有任何電視的圖像。也不知過了多久,畢畢在腰里束了一條毛巾就出來了。

    “你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洗呢,你現在可以去洗了。”

    畢畢雖然腰里擋住了一點點,上身還是一絲不掛,許云回過頭,看到這種景象,再也忍不住,鼻血汩汩地從鼻子中流出。

    畢畢大驚,順手就把腰上的毛巾拉下來給許云擦,越擦血越多,眼看收勢不住,畢畢急得都快哭了。

    許云扶住椅子,虛弱地對畢畢說道:“你快去我房間抽屜里拿點紗布。”

    “紗布是什么啊?”畢畢焦急地問道。

    “就是布,什么布都行。”許云叫道,“快,快去,再不去我要七孔流血了。”

    “哦。”畢畢答應一聲,快步走進許云的房間。

    許云總算緩過一口氣,恢復了一點力氣,掙扎著走進另一個房間,把一套準備自己穿的衣服拿了出來。畢畢急急地拿了床上的一塊大毛巾過來,在門口差點和畢畢撞個滿杯。看著畢畢的兩丸突起在自己面前晃動,許云兩腳發軟,鼻中剛剛放緩的鮮血又一次噴涌而出。

    畢畢一把把許云抱住,手忙腳亂地給他擦鼻血。

    現在是盛夏,衣服單薄,畢畢整個人都貼在許云身上,許云感覺自己都快爆炸了。

    “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你流了這么多血,就不要管我了,先止住血再說吧。”畢畢哭道。

    “你快穿上衣服,穿上我就好了。”

    “怎么會呢,別開玩笑了。”畢畢淚流滿面。

    “相信我,快把衣服穿上。”畢畢此時坐在地上,許云躺在她懷中。看著兩點櫻紅就在眼前,絲絲縷縷的乳香飄入鼻中,許云沖動地想把它們含在嘴中,說話是如此地艱難。

    畢畢半信半疑地把T-恤褲頭艱難地套到身上,果然,許云鼻子中血的流速大為減緩。

    “你看你的電視吧,我去洗澡。”許云拖著腳步走進浴室。

    “真的沒事?”畢畢走過來問道,“看你這么虛弱,要不要我幫你搓背。”

    “你趕緊看電視去吧。”許云感覺到鼻中的血味又一次加重,趕緊把畢畢關在門外。

    “真是怪人。”畢畢不解地走開,電視畫面上一副海天一色的景象。

    衛生間里面,許云正難受得死去活來。一團火正在心中熊熊燃燒,怎么澆也澆不滅。許云把水調成涼水,嘩嘩地對著蓮蓬頭猛沖。

    半個小時后,許云疲憊地從衛生間中走出來,畢畢關切地想要扶他,被許云阻止住。“我沒事,你,你看電視去吧。”

    畢畢撇撇嘴道:“怪人,怪病。”

    許云苦笑,回自己屋睡覺。

    一夜無眠。只要一閉上眼睛,畢畢裸露的完美身軀就顯現在他的面前。

    第二天還要上課,許云滿眼血絲,活像一個殺人魔王一樣。賣油條的阿姨結結巴巴地說道:“這位大哥,油條你拿去吧,也不要幾個錢,歡迎下次再來。”

    許云愣愣地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照了鏡子才明白過來,把自己當強盜了。

    徐強關切地拍了拍許云的肩,語重心長地說:“小許啊,年輕人體力是好一點,也不能這么折騰自己啊。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可不能這么快就把本錢給花光了啊。”

    許云都懶得搭理他,一到學校就趴下了。終于,在上課老師枯燥乏味的講解中,沉沉睡去。老師上課也不是一點作用也沒有嘛,如果把老師的上課錄音,不知道能治好多少人的失眠,許云的很多朋友對此都堅信不疑。

    一覺睡到吃午飯,許云感到總算恢復不少。老豬抓著他不放,讓他老實交代怎么回事?許云苦著臉回答昨天皇馬和巴塞羅那的比賽夜里三點半才開始。老豬狠狠地在許云的頭上敲了一下道:“少胡說八道,周四怎么可能有西甲聯賽,再說,皇馬和巴塞羅那上周才打過,怎么可能這周又交戰。”

    許云吃驚不小:“哥們,你怎么現在對足球也這么熟。”

    老豬得意洋洋地笑道:“馬上打世界杯了,不懂足球哥幾個說話根本插不上嘴,我惡補了一個月了,甭想蒙我。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好吧,我說,”許云嘆了口氣道,“我站在陽臺上發呆,突然天上掉下個林妹妹,和我聊了半宿。大半夜賈寶玉來了,說我泡他馬子,和我又打了半宿。”

    “好啊,你小子交桃花運了,對哥們兒守得這么嚴實,說,”老豬死卡著許云脖子道,“什么時候認識的,年齡,性別,家庭住址,直系親屬還有誰?”

    許云笑著把他推開:“他媽的居然還問我性別?”

    “當然要問。”老豬一臉地理所當然,“誰不知道你和龜公亂搞,你的性取向廣著呢。”

    “別胡說八道了。”許云邊走邊笑道,“我趕緊吃飯,吃完飯還要回去補一下覺。”

    匆匆吃完,許云買了一點饅頭肉包之類的帶上,被老豬一把逮住。“哈哈,看你這次還怎么說?”許云結結巴巴地回答是夜宵,由于事情太過突然,許云一時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忽悠,繼續忽悠,看你還有什么鬼話說出來。”老豬一臉奸詐。

    “好吧,我說,我說還不行么?”許云無奈地回答道,“我表妹來看我,現在住在我那個房間。”

    “表妹,哪來的表妹,表妹和表哥的關系永遠是不清不白的。好了,我也不為難你了,瞧你一副苦瓜臉的樣兒,沒出息,金屋藏嬌這可是為我們露臉啦。”

    老豬終于肯放過許云,條件是什么時候要給他們認識認識。許云只得答應周日請他們吃飯,逃一樣地回去,一路走一路罵老豬,到家了才覺得解氣。仔細想想,又不禁為難起來,這事該怎么說,怎么做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347_4_151-m
明星爸爸寶貝妞
作者 沉入太平洋
  「妞妞。」「嗯?」
  「你愛不愛爸爸?」「愛!”
  「有多愛?」「...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