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讀背景色

    話說自姜尚岐山封神之后,周武王得了天下,通天教主戰敗,天下就此太平。各路神仙度了那一千五百年的殺劫,亦各安洞府清修。一日,那碧游宮內,通天教主著童子喚來無當圣母,“你那大師兄已在玄都洞磐壓多日,你去問他,何時還我?”說畢閉目不語。

    玄都洞內,老子靜臥蒲團,忽心血來潮,掐指一算便知因果,自忖:“那多寶是通天的大弟子,道行高深,離那混元大羅金仙也只有一步之遙,乃是截教的一大助力,若要還他,日后我教弟子必受其害。欲不還他,卻無借口,老師也素來偏心向通天。若殺了這廝,通天必定打上門來。也罷,那西方靈鷲山的燃燈道人,以二十四定海珠化釋二十四諸天。接引道人化身佛陀,西方沙門正興,我可送他一個人情。”

    因那多寶道人法力高深,是闡、截二教門下眾弟子中的第一人,離那混元大羅金仙之位只有一步之遙,誅仙陣后一直鎮壓在風火蒲團內。老子化作一老者,帶那風火蒲團,騎青牛出了玄都洞,徑直向西,剎那間已至函古關外。

    老子抖開風火蒲團。多寶道人被壓的筆直,見蒲團大開,一躍而下,欲架金光縱走。老子展下太極圖,多寶陷入此圖,便覺四周渺渺茫茫,風云變幻。心無定見,如夢寐一般百事攢來,想山來山,想水來水。正胡思亂想,老子丟金剛圈,套住多寶道人,右手一指,放出萬千光華,照定多寶。

    老子使出莫大神通,圈內多寶道人身上金光四射,五色祥云涌出,有千萬朵金花,瓔珞垂珠,絡繹不絕盤繞其身。多寶道人滾來滾去,身影漸漸模糊,變成一團五彩云光。一聲雷響,多寶渺然不見,圈中現出一顆白色舍利。

    釋迦牟尼佛陀正與眾弟子在靈鷲山講《法華經》,忽然停住,笑曰:“多寶佛來了!”化出一身,手托黃金塔而去,徑向東方見了老子。接過舍利,裝于黃金塔中,向老子施了一禮,回轉西土,將舍利投入接引池中。

    老子仰天大笑三聲,接著吐了一大口血,神色萎靡,暗想,“這次卻是虧大了!沒想到化胡為佛要耗我萬年道行。”倒轉青牛回了玄都,大把大把狂吞金丹,閉關修練欲早日恢復道行。

    昆侖玉虛宮內,元始早有感應,命童兒將那慈航道人,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喚來,“你們三人,今日與我師徒緣分已盡,可速去西方入沙門。”三人如晴天霹靂,不知所以。呆跪半晌,元始已經離去。少時南極仙翁轉出,嘆曰:“因你三人收了金光仙三人,那截教圣人定不肯罷休。且截教門下高人無數,又豈能善了?鴻鈞老祖向來偏心通天,定要老師和大老爺相讓與他。老師豈能失了身份與截教門人相爭?你三人在此早晚必遭截教門下毒手,還是早日離去吧。” 

    慈航道人稽首道:“我們三人愿將金光仙、靈牙仙、虬首仙奉還截教。請道兄稟告師父,不要趕我們離去。” 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也點頭稱是。

    南極仙翁搖手道:“此三人俱是兇惡之輩,你放了他們,他們必找你麻煩。且通天素來護短,若再賜他們三人些許法寶,怕是你們死的更快吧?還是速速離去。”言畢轉身而去。

    三人無奈,各回洞府收拾了行禮,聚齊后帶著大包小包,好似畏罪潛逃一般,不一日來到西方靈鷲山,受了釋迦牟尼佛陀接引。

    佛陀見是三人,已知前因后果,心中有些不悅:“元始這廝奸猾,卻讓通天轉恨與我。那鴻鈞最是維護這個小徒弟,通天犯錯只是呵斥,若是他那師兄老子與元始犯錯,早不知被鴻鈞壓在哪個山旮旯里。這三人早晚是個禍胎!”本不想收留,但闡截二教封神時,接引和準提混水摸魚,尋了不少截教門人當炮灰,雖說大半是批毛戴角的畜生,佛門卻顯得好生興旺。

    釋迦牟尼佛陀沉吟片刻,笑曰:“善哉!三位就請留下,我卻怠慢了。前日多寶道人已經轉世,你們既入我佛門,亦需轉世重修,方能得我佛門正果。”

    三人見釋迦牟尼此不爽快,卻也無可奈何,只得隨佛陀入了接引池。那接引池卻是佛門輪回的門戶,不同于人間六道輪回,非大功果者不能入內。

    多寶道人轉了一世,三十三年即得正果,先成多寶佛。后為與通天擺脫干系,在西方涅盤,又三十三年為沙門阿彌佗佛,替釋迦牟尼接引眾生。而那慈航道人,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轉了四五世,也只是被迦牟尼佛陀分封為觀音、文殊、普賢三菩薩,合稱三大士,那慈航道人更是轉世為女兒身。因迦牟尼佛陀前一念,三菩薩10萬年成不得佛。也虧得三人道、佛二法皆通,法力高深,卻也不容小覷。

    因在中土道教根深蒂固,千余年后佛門才得以發揚。卻因世間俗人爭名奪利,遠無上古的民風純樸。世人皆業障深重,大好人間界幾乎靈氣全無。周朝八百年后滅,天下復起刀兵,道佛兩教均起遷徙之意,遂在人間界與清凈天之間開辟通道。

    清淨天靈氣充沛,原有億億萬里土地,億萬大好大河山川,分為四大部洲: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贍部洲,北俱蘆洲。有數不盡的良辰美景,奇花仙草,怪樹靈果,千萬計地仙、精靈、妖怪,且有億數子民,民風樸實。釋迦牟尼在那極西之地靈山建了雷音寺,自封佛祖如來。

    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各選海外靈地落腳。人間界各大小修真門派、道法精深之士均搬遷于清凈天,只留少許人看守人間基業。

    五大教主又關閉了清凈天通道,傳下法旨:人間苦修成仙佛者,方可自行破開虛空,進入清凈天樂土。只苦了那些沒來得及搬走地修真人士,坐地嚎啕大罵,卻也無法,只好潛身苦修。

    清凈天卻因此起了變故:因那天庭諸神大半均是闡、截二教門人,就是玉皇,亦奉三清為尊,那玉皇便有好些事做不得主。那玉皇權欲重,有些不滿,便示好于佛門。因那三十三天的人、物、資源名上還是天庭管轄,那阿彌佗佛、如來亦想借天庭之力助弟子修行,兩下一拍即合, 玉皇與三清便有疏遠之意。三清看的明白,卻不言聲,準備尋個機會給玉皇好看。

    元始天尊坐下弟子懼留孫因修煉千年,始終不得大道,羨慕西法妙法,欲投準提道人。哪知如來見準提始終不肯眅依佛門,欲自立門派,不免有些不滿,遂派三大士截住俱留孫。因四人原是同門,懼留孫被三人說動,上靈山入了接引池。

    準提佛、道皆通,道行高深,豈能不知?當下笑曰:“安敢欺我!”遂帶門人將洞府遷下了靈山,隱居一處,自稱‘靈臺三寸山’

    又二千年后,正逢仙佛九千年一歷的天地大劫將至,道佛兩教協商再次封神。準提道人默算乾坤,知自己門人多要應那劫數,心中不喜,自忖此次封神關鍵是在三清把持的天庭,自己坐下難免吃虧。不如尋一至人前去攪局,乘混亂之際度化些門人,消消兩教的勢力,豈不快哉!

    清凈天高手如云,不好掩人耳目,不如去那人間界尋人,再使出遮天的神通,想必天下無人能看破。準提有了主意,吩咐童子關了洞門,不許一人進出,化身菩提祖師破開虛空,向人間界而來。

    來到人間界仔細觀瞧,那眾生如螻蟻一般,在那紅塵中混混噩噩,陷入名利紛爭之中,有慧根著少之又少。準提不喜,正有些發悶,忽見東方有一道煞氣沖天,準提急忙趕去,撞見一人,不由大喜:此子正是攪局之人!便化作一個道人前去點化。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44-m
在仙界當漫畫家
作者 尋霧者
  「大家好,我是食神,前幾天《藥王之靈》大火,天帝看了之後整天懷疑我在他妃子的菜裡下藥怎麼破...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