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筑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慶立國五百載有余,百載承平使得國朝民風慵雅。

    建筑亦是別致精巧,頗有秀柔之美。

    攬月別府占地三百畝,距攬月亭不過三五里路程。殿宇樓閣隱于山林,每逢霧起,恍若仙境。

    正直子時,整個別府燈火通明,唯獨西北角靶場被一片陰霾籠罩,鬼氣森森,不禁讓人心里發毛。

    靶場內,云無悲盤膝坐于正中。

    在其身前丈許處,各有七座長寬七尺的小型祭臺,分別按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星排列。

    按理說《生殺道》七殺祭陣只需這七座祭臺輔之秘法即可,然而若將云無悲身前的七殺祭陣看作是天樞星位,再按照七星布局放眼望去,整個靶場內鑄造著整整七七四十九座祭壇,赫然是七座完整的連環七殺祭陣。

    祭臺之間以血為紐,連成一片,最后匯聚在七星點位,散發出陣陣血光。

    約莫一個時辰之后,靶場內的四十九座祭臺已經布置完畢。

    緊接著驚云衛將云烈空等五十余人,分別押解放置于祭壇之上,而后十二人俱照云無悲吩咐盤坐于大陣之內,屏息凝神。

    話說云無悲十余年來無數次血祭,皆以十四人為祭品,不曾敢疏忽大意。

    每次血祭的確然他受益匪淺,可儀式完畢之后,他總有意猶未盡之感。十四人之精血魂魄,盡數攝取之后也未如秘典所言,有那種魂力難以為繼之感。

    隨著血祭次數越來越多,云無悲愈發的肯定,這十四人血祭遠未到自身極限!

    而這次血祭之后自身必然晉升筑基之境,這最后一次血祭不妨放手一搏。

    七座七殺祭陣首位相連,如若功成,必將為自己鑄下遠勝于旁人的雄宏根基。

    云無悲沉思之際,手中把玩著一個墨色玉瓶,忖道。

    這云烈空當真是雪中送炭,此玉瓶出自司州皇室,內中筑基丹竟多達九粒。若將這九枚筑基丹碾碎融入祭陣之中,風歌等人筑基有望矣。

    云無悲略一思忖,卻又驚疑道:御府令,屬少府,秩六百石,由宦者任。雖位卑職小,卻是天子近臣。這九枚筑基丹也的確恰如其分。

    只是,這區區云烈空,怕還不足以讓皇室之人下此重注吧?

    思及此處,云無悲果斷將這瓶筑基丹收入懷中,不再多想。口中念念有詞,手掐法印,須臾之間偌大的靶場被血色籠罩。

    四十九座祭臺在血色中乍起白光。

    起初微弱如燭火,祭臺之間四十九道血河隨之緩緩流動。

    驚云衛十二人駕輕就熟的祭起渾身法力,凝于指間,隨后紛紛打至祭臺之上。口中宛若入定老僧,神色虔誠,生殺道經詠頌不絕。

    就在驚云衛眾人將法力打入祭臺之后,祭臺間四十九道血河流速驟然暴增,一條條血河乍起波瀾,奔涌翻騰,流轉間竟發出嘶嘶厲嘯之聲。

    而那薄如蟬翼的血色霧氣,不知不覺間已經是稠密如漿。

    云無悲見狀,舌尖輕咬。

    一口精血匯聚于掌心,糅合一身練氣十二層大圓滿的法力,毫不猶豫的對著祭臺遙遙連點,繼而識海之內魂力發出一聲巨嘯。

    嘯聲猶若出海龍吟,攪動識海風卷云涌。倏忽之間以沖出體外,直撲祭臺之上四十九人而去。

    旋即,這四十九人詭異的浮空而起,最后呈跪伏狀,俱面朝云無悲跪伏于地。不過瞬息,云無悲浩瀚的魂力以飛掠而至,在四十九人頭頂呼嘯一圈之后,竟是裹挾著一道道虛影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這四十九人中男子盡皆發出陣陣詭異的笑聲,面帶笑意;女子恰恰相反,抽泣之聲不絕于耳。

    細看之下,這四十九人眸中卻再無神采,三魂七魄俱已不在。

    若是正道中人在此,定然會驚駭欲絕;而若魔道中人,只怕更會驚喜莫名。

    這正是魔道傀術之中的上品材料,陰陽哭笑尸!

    這些上等尸材,若被魔道中人所得,埋于絕陰之地,布上聚煞之陣,不出百年,定然普通法器難傷,不敢說能飛天遁地,卻也可憑這些陰陽傀鬼笑傲一方。

    只是這《生殺道典》,修煉之法殺生血祭,樣樣似墮魔道,卻實不屬魔道。

    靶場正中巨型祭臺之上云無悲身形一陣晃動,神色頗為疲憊,勉力壓制周遭煞氣之余,分神抬頭。

    只見天際間驟起風云,皓月隱去,依稀之間,天際北斗大亮,壓的周天星辰暗淡無光。

    隨著其魂力卷起的四十九道虛影,懸浮于攬月別府上空百丈處,恍惚間,先是天樞星遙遙打下一道光輝,繼而天璇亮起。

    盞茶功夫,七星輝耀,七道通天徹地的星光從九霄云層直落大地。

    虛影在星光中冰消瓦解,濃密如漿的血色轟然炸開四散,卻被一股不可名狀的力道牽引,紛紛沖入云無悲體內。

    祭臺之上的四十九俱陰陽哭笑尸,面部似有解脫之色,對著云無悲遙遙一禮,而后這些尸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轉眼間只剩一件件衣物灑落靶場之內。

    便在此刻,靶場方圓百米被星光寸寸照過,血色霧氣一掃而空,最后悉數會聚于云無悲頭頂百會穴。

    云無悲默運秘典心訣,體內殺道法力瘋狂搬運周天,分神收回外放的魂力。只是這魂力入體之后竟是比放出時足足漲了倍許!

    云無悲暗嘆一聲,果然如此,便謹守靈臺清明,任由魂力入體。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之后,一股發自靈魂的撕裂之感席卷全身,只覺自己恍若滔天巨浪中的一葉扁舟,搖曳飄零,隨時傾覆。

    雪上加霜的是,源自四十九俱哭笑尸的全部精血法力,在被北斗星數凈化之后也分涌而至,在云無悲體內盤旋一圈后,四散沉入其四肢百骸之中。

    由于氣血大漲,云無悲面部漲紅,渾身青筋暴起。

    純凈的法力不過瞬息便被屬于云無悲的殺道法力吞噬殆盡,法力洪流所過之處,經脈強行擴張倍許,隱隱有裂紋浮現。

    外人看來,電光火石之間云無悲已成血人。

    在無盡痛苦中掙扎的云無悲,此刻卻被激起了兇性。

    棄守靈臺之后,調運魂力透體而出,直沖云霄。浩瀚的魂力在星光洗練之下愈發得精純,伴隨而來的痛苦卻讓云無悲幾欲崩潰。

    云無悲咬牙再運渾身法力,催發的極致,毅然決然加入到攝入體內的法力洪流之中。

    一鼓作氣將肉體奇經八脈、四肢百脈盡數貫通。而這些經脈再即將破損之際,北斗星宮輝耀自百會穴而入,緩緩流向周身。

    一陣清涼之感拂過,滿布裂紋的經脈徒然一頓,奇跡般的飛速愈合。血肉骨骼在星輝洗練之下,居然隱隱透出一股金屬光澤,極具質感。

    。。。

    不知過了多久,云無悲心念一動。

    原本澎湃的魂力再次回歸識海,體積卻縮水足足三成,卻一改霧狀,竟若液體般盤踞識海,匯而成川。

    而其肉體再神念掃過之后,竟宛若黑洞一般,攬月別府方圓數里的靈氣在近身的剎那就被扯入體內,吸收殆盡。

    “這便是筑基大修的神識么?這便是屠戮至真玄冥圣體么?”

    不知何時星光悉數散去,殘留攬月別府靶場一片狼藉。

    云無悲感受著筑基境的變化,感受著這屠戮至真玄冥之體,不經意間掃過左臂七星痣,赫然印入眼眸的竟是,七星痣天樞星位竟一改前貌,變得一片腥紅!

    與此同時,識海內突兀響起一聲悠揚浩蕩的聲音。

    “帝出乎震,震卦在東。圣體初成,貪狼宮開。”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195551_22_64-m
造化之門
作者 鵝是老五
  這是一個支離破碎的角落,這是一個被遺忘的世界。

  那一天,是寧城最失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